三重県木本で虐殺された朝鮮人労働者の追悼碑を建立する会と紀州鉱山の真実を明らかにする会

三重県木本で虐殺された朝鮮人労働者の追悼碑を建立する会と紀州鉱山の真実を明らかにする会

「海南新增九个“中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

2020年02月24日 | 海南島
http://hnrb.hinews.cn/html/2020-02/24/content_17_1.htm
「海南日报」 2020年2月24日     文\海南日报记者 刘操
■海南新增九个“中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
 有一种美叫黎村苗寨

【相片】鸟瞰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什运乡光一二村。海南日报记者 陈元才 摄
【相片】昌江黎族自治县叉河镇排岸村的木棉水田景观。 张王明 摄
【资料图片】陵水黎族自治县文罗镇坡村的红军客栈。
【资料图片】俯瞰乐东黎族自治县万冲镇抱班村。
  
  春节前,国家民委正式批准命名了第三批中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海南有9个村寨榜上有名。至此,我省共有23个黎族苗族村庄获评“中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
  我省最新获评的少数民族特色村寨各具特色,正成为海南建设美丽乡村的旅游名片。

1  万宁桥南外村:
  黎族风情浓郁
  田园风光怡人
  南外村位于万宁市西南部南桥镇,2004年列入万宁市级文明生态村建设,并按黎族传统习俗,在房屋、戏台、路牌等建筑物嵌上黎族“大力神”“甘工鸟”“稻穗”等图腾,体现民族特色,保留了民族礼仪、黎锦织造的传统习俗,彰显黎族风情。
  村庄周边有水田、桑园、小河、瀑布、池塘、树林、橡胶林、槟榔林、竹林等,村中树木苍翠,户户种植黄皮、菠萝蜜树和各种花卉,道路整洁,生活污水集中排放,尤其是村子东南面有一条小溪自西向东绕着村子流淌,村前有农田和池塘,田园风光怡人。

2  东方马龙村:
  库区移民村
  民俗有传承
  马龙村位于东方市大田镇西南6公里处,是一个库区移民村,环境优美,交通便利,以村为中心30公里半径内有东方动车站、环岛西线高速入口,毗邻225国道。
  马龙村依旧传承着黎族织锦技艺,60多名织女曾参加东方市千人织锦活动,挑战吉尼斯纪录;黎族哈方言民歌在村民中也广泛传唱;村子仍保留着“三月三”“顶竹杠”“拉乌龟”“打柴舞”等节庆文化活动,民族特色鲜明。
  马龙村主要以种植花梨、甘蔗等为主,已有花梨12万株,2013年马龙村还建起了“黄花梨艺术培训加工基地”,鸟瞰马龙,整村掩映在绿荫之中,生机盎然。

3  澄迈新兴苗村:
  深山生态苗寨
  寻求产业升级
  新兴村位于澄迈县仁兴镇东南,是澄迈县唯一的苗族聚居村庄,特色产业有豪猪、蜜蜂养殖。新兴苗村集民族特色文化、田园风光、山水景观于一身,是仁兴镇特色旅游资源最丰富的村落。
  2016年,当地政府投入1800万元整村改造,建成62套有苗族文化元素装点的三层别墅型楼房和2套五保安置房,2018年初正式入住。
  凭借自身的生态环境优势,新兴苗村正在进行传统农业升级,以文化旅游、养生旅游作为发展方向。

4  白沙高石老村:
  挖掘黎族文化
  发展特色产业
  高石老村位于白沙黎族自治县七坊镇区,传统产业以橡胶、甘蔗、木薯为主,2015年启动易地扶贫搬迁后,被打造成集旅游度假、民俗演绎、农业体验、休闲观光为一体的乡村旅游区。
  在特色民居建设上,注重收集和挖掘黎族文化图腾、民族特色建筑符号和民间传说,如:“大力神”“甘工鸟”等文化符号,采用墙体彩绘等方式生动展示了黎族传统生活场景。
  在高标准规划建设的同时,高石老村还因地制宜发展黄牛养殖、特色瓜菜和黄金地瓜种植、乡村民宿等产业。

5  昌江排岸村:
  自然景色优美
  星级民宿问世
  排岸村位于昌江黎族自治县叉河镇东部,有独具特色的木棉红景观点,木棉树集中生长于水田边上,花开时节,花红稻绿,景色优美。村庄不断完善旅
  游基础设施建设,有木棉红景观道路1.6公里,有停车场、卫生间、戏台等旅游设施,近年来排岸村配合县政府全域全季旅游规划,承办了全县人居环境现场会、木棉植树爱情园相亲等大型现场会议和文旅现场活动。
  2018年,排岸村建成全县首家民宿,以“企业+农民”的方式运营星级民宿,结合绿皮火车、木棉红景观,吸引游客。

6  乐东抱班村:
  打造美丽黎村
  实施民生工程
  抱班村地处乐东黎族自治县万冲镇,是一个黎族聚居的村寨,主要经济作物有水稻、橡胶、槟榔、益智、山栏稻等。
  2018年,乐东以“脱贫攻坚+特色产业+民宿”的模式精心打造抱班美丽乡村,建成集村文化阵地、乡村卫生室、农村淘宝店、便民服务中心为一体的综合大楼,实施路网、管网、电网、危房、饮水、灌溉、景观等工程,解决村民一系列生产生活难题。同时,采取“公司+贫困户+合作社+扶贫专项资金”的发展模式,引导46户贫困户加入合作社,发展养蜂、金菠萝、火龙果、百香果项目。

7  陵水坡村:
  挖崛红色文化
  发展乡村旅游
  坡村位于陵水黎族自治县文罗镇东北部,农作物以水稻为主,经济作物主要有圣女果、芒果、莲雾等。
  近年来,坡村深度挖崛黎族文化和红色文化,发展乡村旅游。自2015年以来,相继建成黄振士烈士纪念园、黄振士展室,集休闲、观光、科研于一体的人工湿地公园和具有民族特色的公社食堂。
  坡村百米浮雕刻画了黎族先民耕种、打猎、歌舞、纺织的生活场景,展现黎族人民的勤劳勇敢与热情奔放。

8  陵水常皮村:
  发展光伏产业
  助推村民增收
  常皮村位于陵水黎族自治县隆广镇东南面,四季如夏,具有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光照充足,雨水充沛,土地肥沃,是发展热带作物的绝佳之地,全村主要经济来源以种植水稻、冬季瓜菜、热带水果和养殖小黄牛为主。
  2016年7月,常皮村开始启动分布式光伏电站项目,如今,依托村里61户民居楼房的屋顶,共安装2146片由汉能控股集团自主研发的薄膜太阳能光伏组件。

9  琼中光一二村:
  村民能歌善舞
  文化传承不息
  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什运乡光一二村已实现自来水入户率、无害化污水管网覆盖率、主次干道硬化率、通电率和电话、网络、广播电视“三网”通户率均达到100%;村级文化室、乡村大舞台、卫生室、栈道、历史长廊、人文景观和休憩活动场所等公共服务设施建设完善。
  光一二村以发展种桑养蚕、冬种瓜菜、林下养蜂、食用菌等产业为经济收入来源。
  光一二村具有浓厚的黎族风情,村民能歌善舞,自建村级文艺队,较好地传承了黎族婚俗、歌舞、纺织技艺和美食等传统文化,同时,也通过黎族传统文化展示红色文化,弘扬军民互帮互助、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
コメント

「公式的出路在哪里? 救公式只有红军旗 ——黎族民歌中的琼崖革命斗争史 」

2020年02月23日 | 海南島
http://hnrb.hinews.cn/html/2018-10/08/content_16_1.htm
『海南日报』 2018年10月08日 文\本刊特约撰稿 陈立超
■公式的出路在哪里? 救公式只有红军旗 ——黎族民歌中的琼崖革命斗争史
 
【相片】1950年黎族同胞喜迎解放。
【相片】解放战争时期黎族妇女慰问解放军战士。
【相片】被日军征用的黎族劳工。 本版资料图片均由陈立超提供
【相片】黎族民歌简谱。
  
  黎族是能歌善舞的民族。男女老少人人善唱,“开口就是歌,歌有千万箩”。黎族人民用黎族民歌传情、祝愿、贺喜、致哀,婚节喜庆和拜亲会友,对歌是必不可少的娱乐活动。男女恋爱,民歌是引情之媒,平时劳作也因兴之所至而唱。清代至民国时期,因受汉商传入的民间唱本影响,黎族产生了长篇叙事歌,大量历史事件通过黎族人民编唱的山歌在五指山区传唱。这一时期的黎族民歌内容深刻反映了黎族社会的变迁和琼崖革命形势对黎族的影响,印证了黎族人民的生活步步跟随共产党走向光明,见证了琼崖革命走向最终胜利。


  《打仗不论男与女》: 陵水县第一个人民政权的建立
  忆起民国十六年,大刀长矛齐上战,
  陵水人民不可欺,打仗不论男与女。
         ——《打仗不论男与女》
  新中国成立前,黎族人民在封建王朝和国民党政权的压榨下,生活极为困难,这也激发了他们勇于反抗的斗争意志。1927年7月18日,黎族共产党员黄振士率领琼崖讨逆革命军第八路军800余人(其中大部分为黎族战士),兵分三路对陵水县城发起总攻击。经过两个小时的激战,国民党陵水县保安队和陵城中区民团很快溃不成军,纷纷向陵城北门逃窜。此次战斗击溃国民党守军300多人,击毙10余人,缴获枪支、弹药一批。讨逆革命军第八路军无一伤亡,顺利攻克陵城。
  7月21日,中共陵水县委在陵城召开群众大会,宣布成立琼崖第一个人民自治政权——陵水县人民政府,由欧赤任主席,黄振士、王昭夷、何毅、陈贵清、谭玉麟、陈荣年等人任委员。随后,中共陵水县委、琼崖讨逆革命军第八路军、琼崖肃清反革命委员会陵水分会、陵水县农会筹备处等联合贴出《安民布告》,宣布查封国民党反动官僚及反动地主、资本家的住宅等财产,没收浮财达万余元。陵水人民群众奔走相告,欢呼胜利!
  《打仗不论男与女》生动地记录了攻城作战时,黎族人民群众踊跃参与的场景。尽管当时黎族群众手中的武器十分落后,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他们迸发出无比的勇气,不论男女纷纷参战。据《中国共产党陵水历史》第一卷记载:“在主力部队的掩护下,黄家连带领攻城先头部队第一小队悄悄地潜行到南门城外,在靠近城墙后搭起‘人梯’,越墙强攻,形成内外夹击之势。城内守军一片混乱,主力部队乘势冲杀入城。”中共陵水县委领导琼崖讨逆革命军第八路军占领县城,建立工农民主政府,对国民党反动派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日本鬼子心肝黑》:
  日军在黎族地区的暴行
  日本鬼子心肝黑,稍有迟慢被鞭抽,
  外国劳工当他奴,奴役劳工如耍猴。
  恨日本鬼子,
  公式们住在深山里,
  深山里(耶)。
  住在深山站不稳,
  恨死日本鬼子来捣山。
         ——《日本鬼子心肝黑》
  1939年,日军入侵琼崖,琼崖沿海各市县陆续沦陷。1940年3月,日军分别占领保亭县城和乐东县城。黎族人民聚居的五指山区不断遭到日军的侵扰,日军犯下的累累罪行,给黎族人民带来深重的苦难。1941年2月间,驻儋县和舍圩日伪军由汉奸带路第一次窜犯五指山腹地白沙元门、什运、红毛地区,杀人焚村后撤退。7月21日,日军窜扰黎母山区,途经水上市(圩)、榕木铺、岭门圩骚扰后撤退。8月,日本海军舞一特部陆战队占领松涛、合救、腰子、新村溪(新林)、榕木铺,并建立据点驻兵,强拉民夫修筑炮楼碉堡、开凿军用公路,设立封锁线。
  在今天的保亭县六弓乡,日军诱杀六弓村黎族村民的历史成为当地群众心中极为惨痛的记忆。1940年夏季的一天,日军以发枪支为诱饵,引黎族人民上钩。全村所有在家的青壮年男子共73名都坐上日军3辆卡车往陵城,一到日军营地,日军立即将受骗的73名黎胞捉起来,三人一串五人一群连绑,押到离营地不远的刑场,日军用军刀劈、刺刀扎,73名黎胞被杀害了72人,留下一个活口回村寨报信,这位被惊吓过度的幸存者回到村寨报信后,不久也离开人世。六弓村几乎所有的青壮年男子都惨遭杀害,剩下的人只好离开家园,投奔别的村寨谋生,一个平静安宁的村寨,从此荒无人烟。
  黎族人民虽然久居深山,但也难以逃脱日军的毒手。日军在黎族地区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激起黎族人民的愤恨。这首歌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创作出来的。当时,日军铁蹄所到之处,实行“杀光、抢光、烧光”政策,在黎区制造的血案、惨案各地皆有,骇人听闻。据《海南省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抗战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报告》记载,仅在琼中地区,日军就造成人口伤亡总计为12715人。其中直接伤亡为8934人。

  《狗兵害百姓》:
  国民党顽固派对黎族人民的盘剥
  放屎饲狗遭狗咬,饲狗养兵害百姓,
  缴粮养兵被兵打,这是哪朝新规定?
         ——《狗兵害百姓》
  日军侵略海南岛后,国民党琼崖当局执行蒋介石的片面抗战路线,虽然拥兵数千,但只在海口、府城等地稍作抵抗后,便纷纷溃逃。他们躲进五指山区。当时紧随国民党琼崖警备司令部、专员公署、守备二团、游击大队溃逃到五指山地区的还有儋县、临高、昌江、感恩、乐东、崖县、陵水等多个县的逃亡政府及其武装人员5000多人。
  国民党军政官员连同他们的眷属涌进五指山区以后,一切军需费用全部由广大黎族、苗族人民负责,加重了人民的负担。尽管如此,从团结抗战的角度出发,黎族人民还是尽可能地满足国民党琼崖当局的要求,节衣缩食支援抗战,期盼着国民党部队能够赶走日军,使黎族人民重新享受和平。然而,国民党顽固派对少数民族群众肆意欺凌,无节制的压榨和索取,使黎族人民没有活路。
  国民党巧立名目的盘剥之多难以数计,众多官衙还各自立刑法对黎、苗族人民进行奴役。《黎族人民斗争史》记载:黎族群众王开法因交不出公粮,被抓去毒打,还要罚款。他的妻子在万般无奈之下,被迫忍痛将唯一的儿子卖了,换成40块光洋交去将丈夫赎回。这首民歌深刻反映了当时黎族人民的愤怒和不解,“饲狗养兵害百姓,缴粮养兵被兵打”,国民党顽固派对养活他们的黎族群众毫无感激之情,反而穷尽敲诈勒索之能,恩将仇报。因此,黎族人民在民歌中把国民党顽固派的这种行为比作狗犬,好心养狗被狗咬,好心支援抗战,却被国民党顽固派肆意虐杀。

  《狂飚七月卷白沙》:
  白沙起义的全景式记录
  狂飚七月卷白沙,如同江河咆哮时。
  弓箭粉枪杀国贼,海南斗争留壮举。
  什阳奋战九昼夜,白沙人民击敌师,
  激战临高伪县府,威震敌胆初奠基。
  消息传到红毛乡,狗急跳墙施诡计,
  国兴首领等被捕,玉锦果断来当机。
  三路义民来搭救,队伍集中在毛西。
  约定半夜鸡叫时,攻打伪县府驻地,
  月暗星稀摸黑起,敢死队员赤身躯。
  悄悄布下包围圈,天罗地网水难泄,
  草木皆兵刀剑影,敌溃如同破竹势。
  战斗历时十多天,敌心不死仍寻机,
  卷土重来第二次,义民三路来迎击,
  敌众我寡退山区。残酷国贼大屠杀,
  乌云布满白沙地,国兴坚守鹦哥岭,
  昼夜为民深忧虑。天苍苍啊地茫茫,
  公式的出路在哪里?牢记父亲的遗嘱,
  救公式只有红军旗。国兴梦见五彩云,
  彩云下边人欢歌,阳光照耀新天地。
  派出代表寻救星,爬山涉水几百里,
  越过敌人封火线,终遇特委冯白驹。
  琼纵急派工作组,开辟白沙根据地,
  斗争从此党领导,鹦哥岭上飘红旗。
  红旗飘啊红旗扬,今天我把红旗举,
  踏着先辈的足迹,开辟白沙新天地。
         ——《狂飚七月卷白沙》
  这首民歌是这一时期少有的长篇叙事歌,已经十分接近于史诗的体裁,通过民歌全景记录了白沙起义从发动到受挫再到找寻共产党,开辟白沙抗日根据地的全过程。民歌虽然较长,但其记录准确,唱起来朗朗上口,既有黎族人民在起义受挫后的困惑,又表达了黎族人民在共产党领导下建设新生活的决心。其中关于起义前夕王国兴被捕,王玉锦果断决定武力营救的记载,具有十分重要的史料价值。
  1943年8月12日,白沙起义发动。这天,白沙一区的白沙乡、牙叉乡、元门乡等4000多黎、苗族群众揭竿而起。他们以弓箭、钩刀、粉枪等原始武器,向驻什空的白沙县中队发起攻击,揭开了起义的序幕。
  国民党白沙县二区公所得悉黎、苗族群众起义的消息,8月16日,以开会名义逮捕了王国兴、王玉锦等人。王玉锦机智逃脱后,带领敢死队救出了王国兴等人。白沙起义从1943年8月12日至26日,为时半个月。起义的黎族、苗族群众达2万多人次,共打死打伤国民党军政人员300多人,缴获机枪1挺、步枪90多支及一批弹药物资。国民党军政机关和部队几乎被全部赶出白沙县境。9月,国民党顽固派纠集1000多兵力,分四路向起义群众发动反扑。由于众寡悬殊,起义受挫。
  据《中国共产党海南历史简明辞典》(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记载:起义领导人王国兴、王玉锦等率领起义群众撤退到鹦歌岭和什寒山坚持斗争。10月,王国兴召集起义首领会议,决定派出黎族代表寻找共产党,同年冬在儋白边区找到共产党和琼崖独立总队,并接受共产党的领导。白沙起义为创建五指山中心革命根据创造了条件。王国兴的儿子王家贤后来回忆,在见到特委派来的同志时,王国兴热泪纵横。他拉着联络员廖之雄的手,喃喃地重复说:“父母军来了,黎人有救了。”

  《送子参军》《送郎上前线》:
  掀起备战支前的热潮
  去参军后要放心,
  莫畏山高与海深;
  山高海深也要去,
  勒带挺腰作精神。
  送你去吧不用气,
  去参军后都有味;
  杀敌解放还热闹,
  今后回来担红旗。
  ——《送子参军》
  我来送你去参军,
  在家劳动我不闷;
  杀敌立功靠勇敢,
  胜利解放才回巡(团圆)。
         ——《送郎上前线》
  1948年6月6日,琼崖纵队占领乐东县城,乐东县全境宣告解放。至此,白、保、乐三县连成一片,五指山革命根据地正式形成。广大黎族群众立刻投入到备战支前、参军参战的热潮中去,为解放海南全岛贡献自己的力量。《送子参军》《送郎上前线》这两首民歌是反映这一历史事件的代表作品。
  1948年9月初至1949年7月,琼崖纵队相继发动秋季、春节、夏季三大攻势。黎族人民在“一切为了前线”的战斗口号下,青壮年和民兵广泛参军参战,还组织运输队、担架队上前线,掀起了支前运动的热潮。
  琼中县在支前运动中,做了很多工作,取得显著成绩。琼中县、区、乡政府都成立了支前委员会,县长、区长、乡长兼任支前委员会主任,同时县、区、乡都组建支前工作队。这样,全县很快就掀起支前运动的热潮。白沙县解放区的黎族人民在人力、物力和财力方面也给予部队大力支持。县民主政府组织庞大的运输队伍随部队作战,帮助部队运输粮食、弹药、物资和伤病员。同时,还发动广大黎族及其他民族青年参军参战,补充部队的兵源。
  《送子参军》在今天的琼中中平一带流传较广,这首民歌最早是由支前工作队员创作的,原歌名叫《有子要送去参军》,后来在流传中为传唱方便,歌名随之简化。1948年底,中平乡的支前工作队队员抓住黎族人民能歌善舞的特点,在走村串寨的时候,编唱了这首的民歌,使黎族人民认识到要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就要送子参军上前线彻底消灭反动派的道理。
  经过深入的宣传工作,加营乡、中平乡很快出现妻送夫、父送子参军上前线的动人场面。以加营乡的什猿村(今琼中营根镇高田村)为例,当时全村31户,100多人,20多个青壮年都报名参军。他们要上前线时,全村男女老少都来送行。参军的青壮年胸前戴着大红花,随着锣鼓声列队。后来被称为“黎族歌后”的王妚大,当时刚刚结婚不久,她临时编唱了这首《送郎上前线》的民歌,边唱歌边送自己的丈夫参军。

  《革命同志好无比》:
  投身土改分田地
  革命同志好无比,
  和公式黎胞同饥饿。
  打倒地主得翻身,
  感念同志万年恩。
  我和同志亲无比,
  革命永远不分离。
  生同战壕战一起,
  死去同埋大路圯。
  绒绞绒来丝绞丝,
  同志疼咱咱疼他,
  同志消灭顽固贼,
  海枯石烂不分离。
         ——《革命同志好无比》
  《革命同志好无比》既是一首叙事民歌,也是一首经典的抒情民歌。这首民歌具体创作时间已经不可考证,但从其描写的内容来看,应该是创作于1947年至1949年间的一首作品。这首民歌在叙事方面,集中反映了黎族地区解放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开展土地改革的历史事件。
  据《海南省民族志》(第一轮)记载:1947年至1948年年初,在琼中县、白沙县和乐东县、保亭县的一部分地区,党组织广泛发动群众,组织农会、贫农团,积极反奸斗霸和土改分田,废除山租、旧债。
  到1947年底,琼中县境内的解放区基本完成了土改工作,工作队的这一行为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的欢迎。此后,在1948年5月,随着解放区社会秩序的稳定,党组织发动黎族群众开展减租减息,废除旧债运动。1949年下半年,党组织又在黎族地区开展清匪反霸运动,没收恶霸地主的土地、粮食、牛、槟榔树和银元。经过民主改革,衣食无着的4万多黎族群众获得了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
  在土改运动中,广大土改工作队员和贫苦黎族人民同吃、同住、同劳动,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黎族人民贫苦的生活使许多土改队员深受震动。他们通过一切方法帮助黎族人民翻身解放,黎族人民反过来视这些年轻土改队员为好友至亲。因此才有“我和同志亲无比,革命永远不分离”的感叹。民歌的最后几句,充满了抒情意味。土改分得田地后,如何保证胜利的果实,当时海南岛还没有彻底解放,国民党军盘踞在沿海市县,随时准备进攻五指山解放区。要保卫黎族人民的土改果实,必须和革命同志团结在一起,“生同战壕战一起,海枯石烂不分离”。黎族人民这种朴素的感恩之情和当时党组织面临的革命任务相得益彰,黎族人民成为解放海南岛的坚固后盾。

  《五指山五条溪》:
  欢庆海南岛彻底解放
  五指山上五条溪,你知哪条流水多?
  你知哪条流下海?你知哪条流回来?
  五指山上五条溪,西边那条流水多,
  蒋家(国贼)兵败流下海,红军胜利流回来。
         ——《五指山五条溪》
  1950年5月1日,当海南全岛解放的喜讯传来,黎族人民奔走相告,欢欣鼓舞,沉浸在一片欢乐之中。此时,在黎村苗寨欢庆解放的地方,人们手舞足蹈,情不自禁地放声歌唱这首《五指山五条溪》。这首民歌虽然篇幅不长,但是充满了历史的唯物主义,哲理深长,耐人回味。
  黎族人民世代居住在五指山区,这里峰峭林密,地势险要,溪流众多。长期以来生活于此的黎族人民僻居深山老林,过着刀耕火种、半农半猎的艰苦生活,加上他们深受国民党统治者的奴役之苦,不断举行各种形式的反抗斗争。但是,由于没有先进的政党和理论作为指导,黎族人民自发的反抗斗争纷纷失败。黎族人民的苦难重重。在彷徨和苦闷间,黎族人民最终选择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使黎族人民的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在解放海南岛战役中,人民解放军兵分三路,快速追击国民党残军。大批国民党残兵猬集在八所、新村等港口,乘船四散奔逃,人民解放军势如破竹,仅半个月就全部解放海南岛。故此在民歌中,黎族人民形象地比喻“蒋军流下海,红军流回来”。此外,这首民歌中也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中“九九归一”的哲学理念,无论是任何政党,只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才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否则只能像溪水一样,流入大海踪迹全无。它标志着黎族叙事民歌不仅能够发挥记录历史的功能,还能够从历史发展中提炼出经验和教训,从而教育更多的黎族群众。
コメント

「六连岭:青山不语抱丰碑」

2020年02月18日 | 海南島
http://hnrb.hinews.cn/html/2020-01/06/content_13_1.htm
『海南日报』 2020年01月06日   文\海南日报记者 刘梦晓
■六连岭:青山不语抱丰碑

【相片】六连岭革命根据地。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资料图】荔枝炮。
  
  在万宁市北部有一座山,从南至北并排着名为带尖顶、太师椅、石狗咀、三支香、鼻谷架、第一架等六座山峰,一直延绵至五指山,因而得名六连岭。
  千百年来,六连岭因六峰并排,峰峰耸翠而闻名,被文人墨客赋诗撰文吟诵,是古万州八景之一。进入20世纪,六连岭成为革命根据地,又被冠上“秀丽之山、英雄之山、红色之山、伟大之山”的美名。

◆美不胜收的山景
  “极目青山耸太清,连峰突兀翠相迎。高擎碧落真难混,秀邑浓烟绘不成。声阔禽飞常唤侣,林深兽走莫知名。高低胜景看无厌,斗酒呼朋意尽倾。”这是清代诗人游览六连岭时留下的美妙诗句。
  从六连岭东麓登山,沿着小道向六连岭主峰太师椅攀登,一路拾级而上,但见这里山势忽高忽低,绿叶成荫,古木参天。木质藤从这棵树爬到那棵树,往返穿梭,把林间的树木都缠了起来。
  在半山腰,有一个天然石堆拥成的山洞,古人称为“石室”。洞内有山泉,洞顶树木丛生,洞口有野藤攀绕垂挂,使山洞隐蔽不裸露。
  今年已经93岁的琼崖纵队老战士梁文友介绍,这就是六连岭上的“红军洞”,“这是一个连环洞,能容纳300多人,因革命低潮时红军战士常住这个山洞而得名。”“红军洞”里的条件非常艰苦,红军战士缺衣少食,但即使条件这般艰苦,也没有战士投降。梁文友说,革命进行到1929年夏天时,六连岭上的红军战士只剩下27个人,但仍然坚持战斗,为琼崖革命保存了火种。
  沿着崎岖的山路继续向上,越走林越密,秋枫、枫树、古榕及诸多等不知名的树木,林林总总。山岭之间,一支山泉潺潺流淌。泉水叮咚,绿叶沙沙,猴叫鸟啼,汇成一曲动听的山林奏鸣曲。
  登上主峰,虽精疲力竭,双腿酸麻,但放眼望去,群山起伏,云缭雾绕,林木苍莽。再望向海边,烟波浩渺的南海与天空汇成一色,天地之大,令人心胸顿开。

◆红色传奇永流传
  六连岭青山不老,亦是一座被赤色浸润血脉深处的山脉。
  六连岭革命根据地创建于1927年,是党领导人民群众在海南坚持对敌斗争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的革命根据地之一。在周边人民群众前赴后继的支持帮助下,我党坚持二十三年红旗不倒开展武装斗争,直到1950年5月海南解放。
  六连岭上的红色传奇,至今仍让人深刻铭记。
  抗日战争爆发后,1940年8月,中央派李振亚来琼任琼崖抗日独立总队参谋长。第二年,琼崖特委决定在六连岭下创办“琼崖抗日军事政治干部学校”,任命李振亚兼任校长。李振亚带领200多学员割茅草,搭建教室、宿舍、办公室、食堂等生活设施,为学员传授军事与政治知识。同时,他率领学员奇袭兴隆日军据点和万树峒炮楼的伪军,打死打伤敌人32名,缴获了一批枪支弹药。
  日寇和伪军遭受失败后,集中兵力围攻六连岭革命根据地,李振亚组织学员和群众奋起反击,苦战五天五夜,因弹尽粮绝,被迫撤退到六连岭密林里。休整一段时间后,琼崖特委又任命李振亚兼任第三支队队长,他带领部队在六连岭下的南蛇村埋伏,歼灭日伪军30多人,鼓舞了士气。
  当抗日的烽烟刚刚散去,内战的烟云密布全国。1948年9月27日,李振亚带领侦察兵到万宁牛漏炮楼附近侦察敌情,拟在黎明前发起总攻,不料被敌人发现,敌人开枪击中他的胸部,抢救无效后英勇牺牲。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国家为了让后人了解海南及六连岭革命根据地的斗争史,在国家军事博物馆中曾设过“六连岭”军民开展武装斗争展厅,陈列红军用过的六连岭上自然生长的三件“宝物”:一是用荔枝树干制作的“荔枝大炮”;二是用“牛弄芙”叶煎水给红军伤病员消炎的“消炎药”;三是用香蕉树皮制作手术捆带给红军战士包扎伤口的“医用绑带”。
  在六连岭这一片红色热土上,莫同荣、徐成章、官天民、王文明、杨学哲、熊侠、杨树兴、郭天亭、王白伦、李振亚,和许许多多无名的革命先烈,在这里前仆后继、冲锋陷阵、奋勇杀敌,书写了六连岭革命斗争史上不屈的英雄篇章,树立起革命的不朽丰碑。

◆新时代的六连岭
  六峰相连,逶迤磅礴。六连岭上地势险要,山高林密,易守难攻,在长期作战中有着地理位置上的优势,最重要的是这里人民群众基础深厚。
  1957年党和国家领导人朱德、董必武等同志来海南视察工作时,曾在六连岭下缅怀先烈们的光辉业绩,并分别赋诗抒怀:“六连岭上现彩云,竖起红旗革命军,二十余年游击战,海南人民树功勋。”“六连岭树红旗日,五指山防白匪时,二十三年根据地,一心革命贵坚持”。
  中国作协主席、国歌的词作者田汉也曾赋诗抒怀:“紫燕归三岛,红旗忆六连,荒原今乐土,争取大丰年”。
  为了纪念海南岛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牺牲的2000余名革命烈士,党和政府于1961年在六连岭东麓兴建纪念碑和纪念亭。1976年扩建为六连岭烈士陵园,占地面积242亩,园里有赣湘闽粤琼5地百县青年代表栽下的10多亩纪念林。1989年8月20日,国务院批准六连岭革命烈士陵园为全国重点烈士纪念建筑保护单位。2011年,六连岭被国家列入红色旅游景区和国家A级景区。
  2019年7月,以讴歌六连岭革命先烈事迹、传播六连岭革命精神的音乐影片《英雄六连岭》在各大视频网站上线,迅速在网络上传播开来。
  “六连岭上红旗扬,琼崖革命枪声响。山不藏人人藏人,艰苦卓绝好儿郎,青山佑忠良。”《英雄六连岭》导演黄健文介绍,歌词根据六连岭革命根据地上的真实事迹创作,如实记录琼崖纵队以六连岭革命根据地为依托,不屈不挠开展武装斗争的艰苦历程。
  为进一步凝聚共识,鼓舞干劲,万宁市委还重点打造六连岭红色主题教育课堂,深入挖掘红色文化内涵。经过历史的沉淀,如今,高耸巍峨的六连岭更加迷人。


http://hnrb.hinews.cn/html/2020-01/06/content_13_2.htm
『海南日报』 2020年01月06日  文\海南日报记者 刘梦晓
■庄田: 转战千里戎马半生
【资料图片】1980年,庄田在海南。  
  在万宁市万城镇红专中街万宁革命烈士陵园内,坐落着庄田将军纪念馆。
  生于万宁龙滚文渊村的庄田,1926年在新加坡加入中国共产党,1929年入苏联莫斯科步兵学校学习,1931年4月回国。他参加过中央革命根据地反“围剿”斗争和两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第一队队长等职。
  据庄田之子庄祝胜回忆,庄田参加了1934年11月底至12月初进行的湘江战役,对战争惨烈程度记忆深刻。当时我军撕开了敌重兵设防的封锁线,但也付出巨大代价。庄田曾对庄祝胜说,此役战士们的鲜血染红了江水。
  1940年9月,中共中央派庄田回琼协助冯白驹工作。回到海南后,他很快率部粉碎了国民党军队对美合和琼(山)文(昌)抗日根据地的进攻。1942年5月,日军决定对琼崖抗日根据地进行大规模的“蚕食”“扫荡”。革命面临最困难最残酷的时期,琼崖特委决定由庄田指挥抗日独立总队,广泛开展独立自主的游击战,粉碎日军阴谋。
  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庄田历任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总队副总队长、琼崖特委常委、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纵队副司令员、琼崖区党委常委、中国人民解放军琼崖纵队副司令员等职,后又任粤桂边纵队司令员、桂滇黔边纵队司令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庄田历任云南军区副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高级步兵学校教育长、副校长、海南军区司令员兼第43军军长、广州军区副司令员等职。
  从1926年参加革命到1985年离休,半个多世纪的戎马生涯,半个多世纪的革命历程,庄田的光辉业绩在人们心中竖起了一座光焰照人的丰碑。在和平的今天,庄田的雕像矗立在万宁市革命烈士陵园里,望着他深爱的这片土地。
コメント

「山東艦海南出港 服役後首過台海」

2020年01月02日 | 海南島
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191227/00178_003.html
「東方日報」 2019年12月27日
■山東艦海南出港 服役後首過台海
【本報綜合報道】距離明年的台灣總統大選僅剩半個月。台國防部周四表示,大陸第一艘國產航空母艦山東艦,當日在護衞艦伴隨下,由南向北駛經台灣海峽,為服役後首次。

◆山東艦  設備比遼寧艦先進
  衞星圖片顯示,山東艦周二從南海出港,在護衞艦的伴護下直接北返,周三下午抵達東沙島附近海域,隨後沿華東沿海進入台灣海峽。台國防部強調,台軍運用聯合情監偵系統,全程掌握監控。
 山東艦於二0一三年十一月開工,二0一五年三月開始塢內建造,其外形雖與遼寧艦相似,惟不論排水量、可搭載戰機數目,乃至艦上搭載的雷達等設備,均比遼寧艦先進。至本月十七日,在海南三亞正式服役中國海軍。山東艦在服役前已經過多次海上試驗,並曾於上月在服役前首次駛入台灣海峽,引起外界關注。


https://www.singtaousa.com/sf/9-中國/2633432-台灣總統大選前夕+國產航母山東艦駛入台海/
「星島日報」 2019年12月27日 02:14
■台灣總統大選前夕 國產航母山東艦駛入台海

【資料圖片】「山東艦」日前在海南入列服役。
【照片】中國國防部發言人吳謙公開一款「山東艦」的紀念郵封。

  (星島日報報道)台灣的總統大選前夕,上周二在海南由國家主席習近平主持入列儀式的中國第一艘國產航空母艦「山東艦」及其所率領的艦隊,昨日由南向北進入台灣海峽。台灣的國防部證實,台灣軍方透過聯合情報監偵系統,全程掌握「山東艦」航母編隊動向。有內地軍事網站分析認為,「山東艦」一個月內兩度經過海灣海峽,和台灣大選或是「巧合」,主要還是和「山東艦」入列服役及其迅速形成戰鬥力的訓練有關。
  有台灣媒體昨日透露,本月十七日剛在海南三亞入列的「山東艦」,周二即離港沿中國海岸線北上。台灣的國防部證實,「山東艦」伴隨護衞艦,昨天由南向北航經台灣海峽北駛。台灣軍方強調,軍方運用聯合情監偵系統,全程掌握監控與應處,「確保國家安全與維護區域和平穩定,請國人放心。」
  在昨日大陸國防部舉行的記者會上,發言人吳謙特別公開一款「山東艦」服役紀念郵封。但被問及「山東艦」的部署及動向,吳謙則僅表示「一切順利」。他稱,該艦入列以後將按計畫繼續開展試驗工作和編隊訓練,通過訓練來形成體系作戰能力。中方將根據形勢任務需要綜合考慮山東艦的部署。
  台灣的國防部沒有具體說明「山東艦」所率艦隊規模,不過據內地媒體透露,上月十七日,「山東艦」穿過台灣海峽南下時,水面上有兩艘導彈驅逐艦護衞,水下還有一艘潛艇伴行。按照「山東艦」姐妹艦「遼寧艦」的艦隊規模,「山東艦」率領的艦隊,應包括三艘驅逐艦、一艘護衞艦、一艘核潛艇和一艘大型補給艦。
  「山東艦」昨日駛經台灣海峽,在兩岸都引起關注,特別是台灣即將在十多日後舉行總統大選。不過,有內地軍事網站的分析指出,之前美國衛星拍攝到駛經台海南下及停泊在海南的「山東艦」,其艦上的艦載機僅有七架。習近平主持「山東艦」入列儀式登艦視察時,迎接他的飛行員也僅十名,顯示「山東艦」的艦載機還沒有全部上艦。這次「山東艦」北上,相信其主要是要到青島港完成總共約三十架戰機的接收,或進一步和目前在青島港的「遼寧艦」進行首次的雙航母艦隊協同訓練。
  「山東艦」是中國第一艘自製航空母艦,滿載排水量約七萬噸。其外形和「遼寧艦」(中國改建自前蘇聯的「瓦良格」號航母)相似,但中國對其作了大量的優化改進提升戰鬥力。艦上除了裝備了最新型的雷達、防空、反潛等系統外,艦載機的數量也大幅增加,最多可載三十六架。



https://hd.stheadline.com/news/realtime/chi/1667961/即時-中國-山東艦入列後首次通過台海
「頭條日報」 2019-12-26 19:08
■山東艦入列後首次通過台海

【資料圖片】中國第一艘國產航空母艦「山東艦」上周二在海南由國家主席習近平主持入列儀式。

  台灣總統大選前夕,上周二在海南由國家主席習近平主持入列儀式的中國第一艘國產航空母艦「山東艦」及其所率領的艦隊,今日由南向北進入台灣海峽。台灣的國防部證實,台灣軍方透過聯合情報監偵系統,全程掌握「山東艦」航母編隊動向。有內地軍事網站分析認為,「山東艦」一個月內兩度經過海灣海峽,和台灣大選或是「巧合」,主要還是和「山東艦」入列服役及其迅速形成戰鬥力的訓練有關。
  有台灣媒體透露,本月17日剛在海南三亞入列的「山東艦」,周二即離港沿中國海岸線北上。台灣的國防部證實,「山東艦」伴隨護衛艦,昨天由南向北航經台灣海峽北駛。台灣軍方強調,軍方運用聯合情監偵系統,全程掌握監控與應處,「確保國家安全與維護區域和平穩定,請國人放心。」
  台灣的國防部沒有具體說明「山東艦」所率艦隊規模,不過據內地媒體透露,上月17日,「山東艦」穿過台灣海峽南下時,水面上有兩艘導彈驅逐艦護衛,水下還有一艘潛艇伴行。按照「山東艦」姐妹艦「遼寧艦」的艦隊規模,「山東艦」率領的艦隊,應包括三艘驅逐艦、一艘護衛艦、一艘核潛艇和一艘大型補給艦。
  「山東艦」今日駛經台灣海峽,在兩岸都引起關注,特別是台灣即將在十多日後舉行總統大選。不過,有內地軍事網站的分析指出,之前美國衛星拍攝到駛經台海南下及停泊在海南的「山東艦」,其艦上的艦載機僅有七架。習近平主持「山東艦」入列儀式登艦視察時,迎接他的飛行員也僅10名,顯示「山東艦」的艦載機還沒有全部上艦。這次「山東艦」北上,相信其主要是要到青島港完成總共約30架戰機的接收,或進一步和目前在青島港的「遼寧艦」進行首次的雙航母艦隊協同訓練。
  「山東艦」是中國第一艘自製航空母艦,滿載排水量約7萬噸。其外型和「遼寧艦」(中國改建自前蘇聯的「瓦良格」號航母)相似,但中國對其作了大量的優化改進提升戰鬥力。艦上除了裝備了最新型的電達、防空、反潛等系統外,艦載機的數量也大幅增加,最多可載36架。


http://chinanews.sina.com/bg/2018-09-17/doc-iuupafpc5869945.shtml
「大陸新聞」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17日 04:27 鳳凰網
■央視曝光一批臺灣間諜案後,山東海南等四地再通報8起
  “小姐姐主動示好成戀人、當嚮導自掏腰包陪吃陪喝陪玩、以有償收集公開資料套取機密……”9月15日,《新聞聯播》、《焦點訪談》開始對“2018-雷霆”專項行動破獲百餘起臺灣間諜案件進行報道。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注意到,9月17日,包括遼寧、陝西、山東、海南等省份在內,又有一批臺灣間諜案通過地方媒體公之於衆,目前已有8起。

◆海南、山東有軍港被拍
  《海南日報》9月17日報道稱,近日,海南省國家安全機關公佈兩起發生在百姓身邊的臺灣間諜案,打工男子周某、黃某在三亞爲臺灣間諜情報機關蒐集情報被判刑,他們在網上尋找兼職時,卻先後被臺灣間諜情報機關勾聯策反,最終分別被法院判處11年和7年有期徒刑。
其中,周某是在三亞一旅行社做旅遊司機的黑龍江籍男子。
  有天晚上,他在瀏覽QQ時,看到一位叫“調研”的網友在“三亞交友羣”裏發消息,詢問有沒有在三亞開車的師傅,周某便QQ私聊聯繫“調研”。“調研”告知周某,其是某房地產公司的負責人,公司購買了三亞某直升機基地附近的土地準備建酒店,但目前還沒在三亞派駐人員,需要招聘一位兼職員工對地塊周邊地區進行調研,主要是觀察直升機基地附近的土地有無大型貨車傾倒渣土,並承諾每報告一次就給100元補助。
  周某覺得這是個兼職的好機會。在收到第一筆1000元經費後,他按照“調研”的要求,每天觀察某直升機基地有無大貨車經過,後來用手機拍攝基地內直升機停靠照片,通過微信發給“調研”。不久“調研”以工作調動爲由,介紹“海蚌”接手對周某的指導。此後,“海蚌”向周某提出更加明確的工作意圖,要求他對三亞某軍用機楊、碼頭開展搜情活動,併爲他購買望遠鏡、手機、DV錄像機、行車記錄儀等器材。
  另一起案件發生在青島,但同樣涉及軍港。
  據《大衆日報》9月17日報道,2013年的一天,在青島打工的景木接到一個陌生電話,邀請他兼職拍攝“海港風景”。但沒想到的是,這通電話卻將他帶入了犯罪的深淵。因貪圖錢財,景木接受了臺灣間諜的指令,偷偷潛入青島某軍港拍攝照片並報送給對方,嚴重危害了國家安全。2015年3月25日,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以爲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祕密罪判處景木有期徒刑11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並處沒收個人財產3萬元人民幣。
  報道稱,2013年的一天,景木接到一個陌生電話。來電人自稱“李永田”,是某雜誌社編輯,正在做國內海洋發展的系列專題,邀請景木給他們做兼職攝影師,拍一些周邊海港的照片,報酬是每天500元人民幣。
  爲了儘快賺取外快,第二天景木便前往青島某港口拍了幾張船舶的照片。很快,“李永田”打來了600元拍攝報酬,同時表示,景木的照片太普通,他需要一些“軍用船”照片。
  就這樣,2013年10月的某一天,景木來到某軍港周邊,非法爬過山上的防護網進入軍港內部,歷時5小時,拍了28張照片,包括軍港大門、內部建築物、公路、標牌等內容。對方對景木的拍攝“成果”十分滿意,很快給他打來了800元人民幣。此後,景木又對港口周邊山上鐵絲網架設情況、港口內部沿途景物、部隊建築物和航母碼頭站牌等內容進行了拍攝,包括照片20張,視頻4段。這次,“李永田”更大方了,很快把4000元人民幣打到了景木的賬戶上。

◆遼寧、陝西:兩學生被策反
  臺灣間諜情報機關策反發展的目標不止於上述普通人。
  據《半島晨報》消息,日前,遼寧大連市國家安全局破獲一起臺灣間諜情報機關策反發展我在校大學生,意在我重要軍工企業安插“釘子”的李某某案件。
  李某某現就讀於大連市某重點大學,原本是一個品學兼優的大學生,在校期間一直從事兼職工作。爲便於尋找兼職工作,李某某加入多個校內兼職QQ羣。2016年末,兼職羣內一個名爲Jake的人發佈了一條兼職招聘信息,稱有一朋友從事船舶海運方面的研究,需該領域相關學術資料,可以提供豐厚薪酬。隨後,李某某主動應聘,與“Jake的朋友”建爲好友,並在對方高額報酬的誘惑下,接下了這份“兼職”。李某某此時還未意識到Jake等人都是臺灣間諜,自己已經被髮展成爲臺諜“情報員”。
  爲賺取報酬,李某某在臺諜的指使下,通過到學校圖書館借閱圖書等方式,將蒐集到的相關資料使用手機拍照後發給對方。臺諜還要求李某某想方設法蒐集內部、涉密的期刊、學術研究類的成果資料及引薦部隊和造船等方面的人員。爲達到長期搜情目的,臺諜主動引導李某某畢業後到發展潛力較大的軍工企業應聘,並承諾其畢業後若進入軍工企業,雙方可以進行更好的合作。當李某某與瀋陽某大型涉密軍工企業簽訂了就業協議書後,臺諜表達了長期合作的強烈意願,並許諾待李某某入職後,每月給予不低於工資的高額報酬。一心期待賺大錢的李某某,最終等來的卻是國家安全機關對其的審查。
  報道指出,近年來,臺灣間諜情報機關,以互聯網爲主渠道,採取關口前移的方式,在我重點院校物色、策反、發展在校大學生,並立足長遠,引導指揮被策反人員向我重要軍工領域鑽深爬高,如不及時採取破案措施,勢必會對我核心利益造成極大的危害,長期潛在威脅難以估量。案件的及時破獲拔除了臺諜擬安插在我重要軍工企業的“釘子”,消除了涉我國防軍工安全的重大隱患。
  9月17日,《華商報》報道的4起案例中,也有涉及軍工企業。
  1971年出生的周偉(化名)是陝西閻良某軍工單位職工,負責一些軍用裝備的裝配工作,案發前已經在該單位工作了20多年。
  2015年8月中旬的一個週六,周偉到單位加班,中午休息時覺得無聊,便用微信搜索“附近的人”,發現附近200米左右有一名名爲“羽晴”的女網友,微信頭像很漂亮,周偉以爲是工廠裏的同事便添加了對方,並和對方聊天。羽晴稱,她是廈門人,今年28歲,當時正在閻良出差做市場調研,兩三天後就會回福建。
  第一次聊天期間,羽晴詢問周偉的姓名、工作單位、具體崗位等信息,周偉如實回答了對方。得知周偉的工作內容後,羽晴表現得很崇拜,也很感興趣,便進一步詢問當時周偉正在做什麼工作。周偉感覺到自己的工作好像非常吸引對方,出於炫耀,便告訴對方自己正在從事飛機某部件的裝配工作,對方提出想看看他的工作場景,周偉便拍了一張某部件的照片發送給對方。對方表示對周偉的工作很讚許,這讓他心裏非常受用。
  報道稱,經過一段時間交流,周偉發現對方對其個人好像並不是太感興趣,反而一直詢問他工作方面的事情,懷疑對方像間諜人員,跟自己聊天好像有特殊的目的,於是周偉將羽晴從微信好友中刪除。可過了幾天,羽晴又主動添加周偉。周偉質疑對方是間諜,羽晴表示她不是間諜,她只是對周偉的工作很感興趣,他們聊的內容根本沒有什麼價值。在羽晴的安撫下,周偉再次相信了對方,雙方再次建立起了聯繫。
  2015年9月,周偉被臨時抽調對某軍用飛機進行改裝工作期間,羽晴多次聯繫周偉並詢問該飛機的數量、新老型號的區別、裝備變化等信息,周偉都如實地告訴了對方。同年9月底、10月初,羽晴還詢問了其他機型的數量、裝配等信息,周偉也都告訴了對方。
  辦案人員表示,周偉知道他的工作是涉密的,羽晴過度關注其工作內容以及頻繁追問軍事設備的具體信息,讓周偉對羽晴的身份產生了懷疑,但羽晴堅持自己是做市場調研工作的,周偉在對方的誘惑下抱有僥倖心理,認爲就是與對方隨便聊聊天,應該不會泄密,便逐漸放鬆了警惕。

◆早前案例不在少數
  央視新聞客戶端9月15日消息指出,臺灣間諜情報機關瞄準大陸赴臺青年學生羣體,利用兩岸擴大交流交往的有利條件,組織安插大批間諜情報人員在島內高校活動,以各種掩護名義哄騙利誘赴臺學生,利用學生從事間諜情報活動,性質極爲惡劣。
除了近期曝光多起針對大陸赴臺學生的間諜案以外,澎湃新聞梳理髮現,被臺灣間諜機關滲透、引誘、策反的案例不在少數。
  據《法制時報》2017年4月17日的報道稱,2014年8月,海南某縣19歲男子輟學打工後,在五指山市一家網吧上網,一網名叫“風騷小女人”的人申請加他爲好友,並附信息:“你想發財嗎?有份好工作等着你”。
  李某某隨即將對方加爲好友並聊起來。後來,李某某用“老闆”匯來的錢購置數碼相機和摩托車,發展海南某縣中學高二、高三級學生王某、劉某、陳某、洪某4人爲下線,按“老闆”的要求對我國某軍用機場飛機和設施進行偷拍,至2014年底,前後多次通過互聯網給“老闆”傳送相關照片數百張,得到境外匯來的報酬。2015年1月,國家安全機關偵破此案,李某某受到法律懲處。
  報道的另一案例披露,王某大學畢業後,到三亞一家環境科技公司工作。2014年10月,王某在招聘網站發帖尋求兼職,很快有人給他發來招聘信息,對方自稱是“海軍某裝備雜誌社”人員,要招觀測員,觀測報送三亞軍港艦船進出情況。對方聲稱收集這些情況只用於艦船研究,如接受這一工作,除薪酬外公司還將支付觀測點的租金。王某按對方的要求,在軍港附近租房,購置望遠鏡,對軍港進行觀測,先後多次用對方規定的暗語,將各類軍艦和工程船隻進出軍港的情況,通過手機發給對方。
コメント

「探访海南“万人坑”遗址 亲历者讲述日军暴行」

2017年12月08日 | 海南島
http://hi.people.com.cn/n/2015/0830/c231190-26175335.html
「人民网海南视窗」2015年08月30日08:20 来源:中国新闻网
■探访海南“万人坑”遗址 亲历者讲述日军暴行    黄艺 王晓斌
【解说】位于海南省东方市八所港南边的“日军侵琼八所死难劳工遗址”是70多年前日本侵略者累累罪行的铁证,近日,记者探访该遗址,倾听亲历者讲述那段血雨腥风的历史。
  “日军侵琼八所死难劳工遗址”占地约80亩,破败的劳工监狱立在黄沙土上,附近“侵华日军侵琼八所死难劳工纪念碑”正在建设中。海南省东方市文物管理所所长秦巍介绍。1939年秋至1942年底,为掠夺海南昌江石碌铁矿的矿产资源,日本侵略者强征、诱骗、押解中国劳工和多国战俘,修建八所港和铁路。工程结束时,3万多人被折磨致死。这些惨遭迫害的劳工被日军埋在八所港旁的荒滩上,被称“万人坑”。

【同期】(海南省东方市文物管理所所长 秦巍)
  当时是采用欺骗还有强征的形式,从中国的东北、青岛、江苏的南京、句容县、还有上海、厦门、汕头、湛江、广州等地,强征诱骗了很多劳工,大概有3万多。到了1941年之后,太平洋战争发生之后又把一些在太平洋战场上俘虏的澳大利亚、英国、荷兰、印度加拿大等国的几千名战俘,一起押解来这里。

【解说】海南东方市八所村91岁的张老桃老人是那段历史的见证者,当年十几岁的她曾给侵华日军做工,负责挑水、搬砖。回想起70多年前日军将劳工推进万人坑烧死的一幕,张老桃仍心有余悸。

【同期】(亲历者 张老桃)
  拿来烧,不死的就跳出来,跳出来就再抓进去,残忍,真的是。

【解说】据东方市文物管理所、东方市铁路博物馆的资料记载,1940年至1943年间,日军在海南西部修建了全长240.9公里的铁路,连接矿山与港口,疯狂掠夺铁矿资源。仅在八所潭这片荒凉的沙滩上建沙岸人工港的劳工就有两万多名,这些劳工遭遇日军的残酷迫害,绝大多数累死、病死、饿死、或被杀死,工程结束时,仅剩1960余人。加上建设铁路死难运入“万人坑”内埋葬的劳工,逾3万多名劳工的尸骨埋满了这个被称为“万人坑”的整片沙丘。据了解,东方市政府计划在万人坑所在地建设罹难劳工纪念园,警醒后人牢记历史,勿忘国耻。


http://finance.chinanews.com/shipin/2015/08-15/news591619.shtml
「中新网 视频」2015年8月15日 22:28 来源:中国新闻网
■日本侵华时期制造的最大“万人坑”遗址修缮完毕对外开放
【解说】经过近一年的修缮,由日本侵华时期制造的最大“万人坑”遗址——阜新万人坑遗址,于8月15日修缮后重新开放。
  当日,辽宁地区各界逾千名人士相聚于修缮后重新开放的阜新万人坑纪念碑广场,对惨遭日军屠杀的同胞进行公祭并举行了重新改造后的阜新万人坑纪念馆的开幕仪式。上午10时许,公祭活动正式开始,人们通过朗诵祭文、敬献花圈等方式缅怀死难同胞。现场沉浸在一片悲哀当中。
  与大多数参加此次公祭的人们不同,已经有80岁高龄的高多贤老人是一名矿工幸存者的家属,其父亲曾在阜新万人坑附近的矿场上遭受了非人一般的奴役。

【同期】阜新被日本奴役矿工家属高多贤:
  大部分都是累死的多,累死的,吃不好穿不好,吃不好,住不好,劳动时间又长,他(高多贤父亲)一看这坑里面啊,天天往里埋人,天天往里扔人,特别野狗还非常多,一群一群的,把那尸体啊,特别是冬天,扯得乱七八糟。

【解说】此次重新修缮的阜新万人坑遗址新增了万人坑遗址陈列馆,该馆是全面展示日本侵略者掠夺阜新煤炭资源,造成大量矿工死亡的罪恶史、矿工的屈辱史及反抗史的综合展览馆。

【同期】阜新市博物馆馆长胡健
  万人坑遗址陈列馆,这个遗址陈列馆它的主要功能啊,就是收集或者整理,大量的文献资料和文物资料,通过这些文物资料和文献资料,来佐证当时日本侵华期间,对阜新劳工迫害的这样一些个史实。那么对于这个残害劳工也是一个佐证,目前我们整个展览工作已经布置完毕。

【解说】据了解,此次阜新万人坑遗址的修缮,其重点在于遗骸的保护管理上。目前阜新万人坑遗址上的出土遗骸都得到了妥善的保护。

【同期】阜新万人坑死难矿工纪念馆馆长张宝石
  我们这个遗骨,保存的非常完好,它的形态保持的非常好,它的面部有表情,肢体有语言,仿佛让人们能看到能听到,它们在呼喊,它们在呐喊。

【解说】据了解,在阜新地区共有4处“万人坑”,总占地面积达50多万平方米,所埋葬的死难矿工约10万人。目前仅有最大的一处埋有7万遗骸的“孙家湾万人坑”被较为完整的保留下来,并被建成阜新万人坑纪念馆,它也是目前在中国境内最大保存最完整的一处由日本侵华时期造成的“万人坑”。2014年,阜新万人坑进行了修缮,于2015年8月15日重新开放。


http://hi.people.com.cn/n2/2017/0731/c231187-30552481.html
「人民网」2017年07月31日22:08 来源:中国新闻网
■文物局拟规定观众参观万人坑等纪念地时应衣冠整齐
  据国家文物局网站消息,国家文物局在相关课题研究基础上拟订了《抗战文物保护利用导则(征求意见稿)》,现征求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文物局(文化厅)意见。意见稿适用于抗战文物的认定、保护和利用。意见稿指出,参观抗战文物特别是抗日英烈墓地、万人坑、大屠杀、细菌战、大轰炸、无人区或相关纪念地时,应衣冠整齐,庄严肃穆,禁止大声喧哗和打闹嬉戏。

  意见稿指出,各地文物部门应在组织详实调查和专家评估的基础上,将重要的抗战史迹认定为文物。并根据文物价值,报请各级人民政府核定公布为相应级别的文物保护单位。
  意见稿指出,下列抗战史迹可以认定为文物:
    (一)抗战有关重要事件发生地,重要战场的遗址史迹及战时重要纪念性建筑。
    (二)见证抗战历史的重要建筑物、构筑物,抗战期间各级抗战组织和著名人物从事抗战
     相关活动的场所和居所,抗日英烈墓葬。
    (三)反映日本侵略者经济掠夺、残暴统治和反人类罪行的重要遗址史迹。
    (四)战时重要土木工程及军事工事;与抗战具有明显关联的市政建设和基本建设遗存。
    (五)其他国家、国际组织或人士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于中国境内进行反法西斯战争
     及相关活动的重要遗址史迹。
    (六)其他具有重要意义的抗战史迹及相关纪念设施。
  意见稿指出,体量巨大的战场遗址、抗战公路、抗战航线、工矿企业等相关遗存,以及因事件、生产等形成的具有紧密内在关联性的抗战文物群组,可以认定为包含多个文物点的一处文物。
  意见稿指出,具有重要价值但主体不存或遗存稀少的露天战迹地、事件发生地、烈士殉难地、日军暴行地、集团部落、抗联密营(址)等抗战遗址史迹,应依据详实的历史记载、深入的现场勘查和亲历者的口述史料等综合评估和认定。抗战史迹和环境特征物证已全部消失的,不宜认定为文物,但应设立说明牌进行标识。
  意见稿指出,与抗战有关的文物如果具有多方面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且其他方面的价值更为突出的,可认定为其他类型的文物,在其文物档案和对外展示中应体现与抗战有关的内容。
  意见稿也指出,著名抗战人物的出生地(故居)和抗战期间的居所,应根据其与抗战的关联性确定是否为抗战文物;抗战期间建立、已经迁址的抗战烈士殉国纪念地、烈士墓、抗战纪念设施等,其原址可视同为抗战文物。
  意见稿指出,抗战文物的保护,以不改变文物原状为原则,以真实、完整地存续抗战历史信息及其价值为目的。
  意见稿指出,万人坑、惨案遗址、日军实施人体试验和细菌战场所等侵华日军反人类罪行遗址,应在科学、规范的考古调查和适当的发掘基础上进行保护。对发现的遗骨、遗物等进行严格的科学技术鉴定,确保证据效力。对遗骨、遗物的保护应有利于证据效力的持久存续。
  意见稿指出,抗战文物的利用应坚持社会效益优先的原则,充分发挥抗战文物印证历史、缅怀英烈、警示后人、教育人民、服务大局的作用。
  意见稿还指出,国有抗战文物应尽可能向公众开放,有条件的地方可以依托抗战遗址史迹建成遗址公园或专题博物馆、纪念馆等对公众开放的场所。
  意见稿提到,万人坑、大屠杀、细菌战、无人区、惨案遗址等,利用方式应以教育功能为主,不宜用作其他利用方式。
  意见稿指出,规范和加强观众参观的引导工作,参观抗战文物特别是抗日英烈墓地、万人坑、大屠杀、细菌战、大轰炸、无人区或相关纪念地时,应衣冠整齐,庄严肃穆,禁止大声喧哗和打闹嬉戏。
  意见稿最后提出,各级文物部门应组织开展对抗战文物的定期巡查、动态监测和评估,发现保护利用问题的,应及时整改,并接受社会监督。对因建设破坏、自然侵蚀、保护利用不当而导致抗战文物严重损毁或灭失的,应依法依规予以处理。
コメント

「蔡美娥:不随叫随到就杀她全家」

2016年05月14日 | 海南島
http://news.qq.com/original/survivor/s10.html
「腾讯网」2015-05-29  作者:李晓方
■蔡美娥:不随叫随到就杀她全家
  蔡美娥,生于1927年,海南省琼海市龙江镇红星大队红森村人。14岁那年嫁人当童养媳。15岁被日军绑到石壁镇的炮楼里。一个日本小队长对她拳打脚踢,还用两只手拽着她的耳朵把她给提起来。趁蔡美娥昏死过去,霸占了她。此后,她白天给日军修路,晚上陪队长睡觉。一个星期后,队长就把她让给了那些日本兵,有时整整一夜都被他们糟蹋。
  公路修好了,日本兵就把蔡美娥放回五里路以外的家。但日本队长把她和村长叫来,让她必须随时为他们服务,随叫随到,如不听话就杀了她全家,并叫村长立下字据。过去的梦魇使蔡美娥变为一个沉默寡言的老人。
  直到17岁那年,日军换防,才不叫她了。而那时,蔡美娥已经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终身不能生育,落下一身病。如今她的老伴已经去世,她跟养女一起生活。养女和家人工作都很忙,老人主动承担起了家务。

【幸存者自述】
  我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刚13岁母亲就去世了,父亲身体不好,养不活我们姐妹兄弟,就把我送给我舅舅去养。14岁那年我就嫁了人家当童养媳。1941年日本兵过来后,我的命就更苦了。15岁那年的一天,日本兵到了我们的村子,把有劳动能力的人都抓去修路,我也被日本兵绑到石壁镇的炮楼里。炮楼里住着十几个日本兵,我被关在了炮楼里。一个日本小队长进来了,他上来就扒我的衣服,我不从,他就用脚踢我,用拳头打我,还用两只手拽着我的耳朵把我给提了起来。我咬着牙,忍着痛,就是不从。小队长非常生气,就叫人反绑着我的双手吊在树上。小队长拿着指挥刀在我的脖子上划了一条血口子,顿时,红红的血就流了出来,我当时就吓得昏死了过去。
  我干净的身子给他霸占了。后来,我白天给他们修路,晚上就陪队长睡觉。一个星期后,队长就把我让给了那些日本兵,有时我整整一夜都被他们糟蹋。
  公路修好了,他们就把我放回五里路以外的家。但日本队长把我和村长叫来,告诉我们,让我必须随时为他们服务,必须随叫随到,如不听话就杀了我全家,并叫村长立下字据。
  他们几乎每个星期都通过村长叫我到炮楼里供他们淫乐。我感到无脸做人,多次想自杀。但我想假如我死了,他们肯定会对我的家人下毒手,只有顺从他们。记得当时,村里和我同样遭遇的妇女有五人。
  直到17岁那年,他们换防了,才不叫我了。而那时,我已经被他们折磨得骨瘦如柴,终身不能生育,落下一身病。我的老伴已经去世了,现在我跟养女一起生活。
コメント

「海南104岁黎族“慰安妇”受害者黄珍妹去世」

2016年02月16日 | 海南島
http://www.chinanews.com/sh/2016/02-10/7753573.shtml
「中国新闻网」2016年2月10日 22:24 
■海南104岁黎族“慰安妇”受害者黄珍妹去世

【相片】海南104岁黎族“慰安妇”受害者黄珍妹去世 海南“慰安妇”受害者、黎族阿婆黄珍妹2月7日在家中逝世,享年104岁。10日,家人为老人出殡。黄珍妹阿婆家住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什保村。1940年3月中旬,28岁的黄珍妹与其他女子被日本兵抓去充当性奴隶,在日军的慰安所中遭受折磨近一年时间。1941年,她逃离魔窟与亲人团聚。&

  中新社海南保亭2月10日电 (记者 张茜翼) 海南“慰安妇”受害者、黎族阿婆黄珍妹2月7日在家中逝世,享年104岁。10日,家人为老人出殡。
  黄珍妹阿婆家住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大保村。黄阿婆育有一女,生前老人和女儿黄月美居住在一起。老人是“慰安妇”受害者,身体状况一直欠佳。
  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特约调查员、多年在海南保亭做“慰安妇”调查的志愿者陈厚志不定期过来看望黄珍妹老人。陈厚志介绍,1940年3月中旬,28岁的黄珍妹与其他女子被日本兵抓去充当性奴隶,在日军的慰安所中遭受折磨近一年时间。之后,她逃离魔窟与亲人团聚。
  陈厚志说,老人十分勤劳,很少闲下来,前几年还自己做饭洗衣,甚至还去田里割猪草。由于年事已高,她的身体每况愈下,腿部、腰部、头部也经常发病,在大多数时间里,她很少外出走动。
  “当年遭受日军侵害的‘慰安妇’大多病痛缠身,晚景凄凉。”陈厚志言语中难掩悲痛之情,“目前在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和陵水黎族自治县,还剩下不到10位‘慰安妇’事件受害幸存者。”
  上海师范大学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苏智良告诉记者,目前全国还有20余位“慰安妇”老人。从2000年以来,该中心开始对全国的“慰安妇”老人进行资助。今年春节前,该中心组织爱心团队前来保亭看望黄珍妹老人并对其进行资助。(完)


http://hnrb.hinews.cn/html/2016-02/12/content_2_10.htm
『海南日报』 2016年2月12日
■保亭104岁黎族“慰安妇”黄珍妹离世
 目前海南在世的“慰安妇”受害者还有8人
  本报保城2月11日电 (记者易建阳)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二战受害妇女幸存者”(也称“慰安妇”)、黎族阿婆黄珍妹春节期间在家中逝世,享年104岁。昨日,老人的家属以及亲朋好友为老人出殡。据悉,目前海南在世的“慰安妇”事件受害者还有8人。
  据了解,黄珍妹生于1912年,家住保亭县大保村,她育有一女,丈夫患病于1993年去世,老人生前和女儿黄月美居住在一起。老人是“慰安妇”事件受害者,身体状况一直欠佳。
  据黄珍妹老人生前讲述,1940年3月中旬,日军侵占保亭后,28岁的她与其他女子被日本兵抓去充当性奴隶,在日军的慰安所中遭受折磨近一年时间。日本人白天放她们出去干活,旁边派人看管,看到哪个不顺眼的就往死里毒打。晚上把她们带回据点里,受尽非人的折磨和凌辱。之后,她乘天日本人换岗不注意,摸出据点拼命往山上跑,逃离魔窟与亲人团聚。
  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特约调查员、多年在海南做“慰安妇”调查的志愿者陈厚志不定期过来看望黄珍妹老人。他告诉记者,黄珍妹老人十分勤劳,很少闲下来,前几年还自己做饭洗衣,甚至还去田里割猪草。由于年事已高,她的身体每况愈下,腿部、腰部、头部也经常发病,在大多数时间里,她很少外出走动。
  “当年遭受日军侵害的‘慰安妇’,大多病痛缠身,晚年过得比较凄凉。从2000年以来,国内一些公益机构对这些老人进行了救助,在生活上给予关照。”陈厚志说,“目前全国还有20余位‘慰安妇’事件受害幸存者在世,其中海南还有8位。”
コメント

「见证·她们  海南最后九位“慰安妇”幸存老人」

2015年12月01日 | 海南島
http://hnrb.hinews.cn/html/2015-11/23/content_13_1.htm
『海南日报』 2015年11月23日
■见证·她们  海南最后九位“慰安妇”幸存老人
  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暨中国人民抗战胜利已经过去70年,但战争的梦魇却一直缠绕着她们。她们过去遭受非人的待遇,如今大多面临着疾病与贫穷的折磨,身心饱受摧残。据统计,到目前为止,二战期间国内遭受日军暴行的“慰安妇”受害者仅有20人在世,其中海南9人,她们年龄最大的96岁,最小的88岁。


http://hnrb.hinews.cn/html/2015-11/23/content_14_2.htm
『海南日报』 2015年11月23日
■新闻背景  海南“慰安妇”
  海南、山西是发现国内“慰安妇”幸存者最多的区域,到目前为止,亲身见证这段苦难历史的慰安妇受害者仅有20人在世,海南有9人,分别居住在澄迈、临高、陵水、保亭四地,年龄最大的96岁,最小的88岁。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军在中国建立了1000多个慰安所,强征超过20万中国妇女充当从军慰安妇,中国被认为是受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1939年日军入侵海南,作为进攻东南亚的重要基地,日军在此大量驻军,并于第二年陆续占领海南的大部分县城和乡镇,并在交通要道、重要村庄建立起军事营地和军事据点,到1941年共有据点360余处,日军围绕这些据点实施蚕食、扫荡。除正规慰安所外,日军还在这些星罗棋布的营地、据点、炮楼里和流动军营里建立临时慰安所,配备大量的“慰安妇”。
  根据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师范大学教授苏智良的调查,海南的“慰安妇”主要有三个特点:
  第一,日军将海南作为日本进攻东南亚的大后方,因此,除本国妇女之外,还从中国、朝鲜半岛、东南亚等亚洲各地强征的大量年轻女子充当性奴隶,海南是中国受害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第二,海南本土的“慰安妇”基本上是在村子里被日军强掳,或者是以招工的名义诱骗至军营,绝大多数妇女除被性侵外,还从事体力劳作;
  第三,海南本土的“慰安妇”有多民族的特点,汉、黎、苗、回等民族的都有,绝大多数妇女被性侵时仍是未成年少女。  
       (徐溪)


http://hnrb.hinews.cn/html/2015-11/23/content_14_1.htm
http://hnrb.hinews.cn/html/2015-11/23/content_15_1.htm
『海南日报』 2015年11月23日  文:见习记者 徐溪 图:易都
■她们――二战海南“慰安妇”幸存者
【相片】郑亚洪,陵水祖关镇祖孝村人。现已瘫痪,每天靠孙子把她抱到屋檐下休息,老人看到我们走进院子,情绪特别激动,抱着来看望她的钟惠明痛哭不已。
【相片】卓天妹,1926年生,陵水祖关镇宿风村人。戴着钟惠明先生赠予的围巾,在家门口与我们交谈,精神气略显饱满。
【相片】陈亚扁,1925年生,黎族人,陵水祖关镇祖孝村人,现居陵水县本号镇养老院,是海南第二位赴日出庭起诉的老人。
【相片】陈连村,1926年生,保亭加茂镇毛立村人,一生的经历都刻画在了脸上。
【相片】黄有良,1927年生,陵水英州镇乙堆村人,双脚已瘫痪基本不能下床,手腕有严重创伤。

  日军侵华期间,在中国建立了1000多个慰安所,强征超过20万中国妇女充当从军慰安妇,中国被认为是受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据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师范大学教授苏智良22年的调查,中国已经公开的“慰安妇”共有200多人,其中海南、山西是发现“慰安妇”幸存者最多的区域,到目前为止,亲身见证这段苦难历史的“慰安妇”受害者仅有20人仍活在世上,海南占了9人。
  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已经过去了70年,战争的梦魇却一直缠绕着她们。
  她们曾是村子里最漂亮的姑娘,乱世中的美丽却成了阿喀琉斯之踵。
  她们过去遭受非人的待遇,如今面临着疾病与贫穷的折磨,身心饱受摧残。
  历史不仅仅是一连串事件和人物的记录,她们就在我们的生活之中。
  她们就是曾被日军施暴的“慰安妇”,当中也有海南的女子。

  11月初,海南日报记者跟随香港惠明慈善基金会的志愿者团队,探访澄迈、临高、陵水、保亭四县的9位“慰安妇”。领队的是位70岁的老先生,瘦小的身躯,斑驳的头发,身着棉布衣衫,拿着国产华为手机,朴素低调,又满脸祥和,他叫钟惠明,自称是个普通的中国人。
  钟惠明是位有故事的老人,在港经商、热衷慈善、生活简朴,这些都不足为奇。令人肃然起敬的是,11月5日,70岁的老人一下飞机,9个小时没吃东西后,简单吃碗路边的馄饨,就驱车前去看望这些老人,冒着雨,马不停蹄地路。他一个一个市县地走,匆忙的脚步,只为看望这些曾遭受风霜的老人,他给每位老人送上一个红包、一条丝巾,然后陪着老人坐一会儿,他说,这些老奶奶跟他妈妈的年龄差不多。
  从2005年第一次为“慰安妇”捐款,到2007年第一次来海南看望这些老奶奶,从此,他每年都会来海南看望她们。他坚持了9年,然而,他却告诉记者,做这些不需要理由。

★她在床头放了一把刀
  1926年出生的林爱兰,现居临高县南宝镇敬老院,右大腿筋骨被日本士兵打断,双腿已不能走路,每天坐在门口的塑料椅子上,一日三餐都需人照料。这位不能正常行走的老人,在1942年12月,参加了革命,曾是一名琼崖纵队抗日女战士。根据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师范大学教授苏智良的调查,林爱兰是已知的、整个亚洲唯一一名沦为“慰安妇”的抗日女战士幸存者。
  老人是打仗的时候,在海口市的某条公路上,被日本兵抓住,成了战俘,继而被日本兵性侵。老人不太愿意提起这段往事,她说,她被抓的时候还不到二十岁,记不清那么多了。
  作为89岁高龄的长寿老人,政府给80岁以上的老人每月300块钱的补助,这是老人目前最主要的经济来源。敬老院的房子是一个单间,里面放了一张桌子、一张床与几把塑料椅子。一张床已经占了大半个屋,大概因为老人行动不便,外加海南气候潮湿,床上散发出一股刺鼻的味道,凑近一看,枕头边放着一把刀,一把生锈的刀。
  老人的养女告诉记者,“几十年了,她一直在床头放把刀”,从她记事起,就一直有这么一把刀,她认为这是老人用来防身的,有刀在手边,晚上才能睡得踏实。
  老人喜欢孩子,但由于那段经历,永远的丧失了生育能力,她只能领养孩子,又可惜天不遂人愿,领养几次,都没成功,直到有个接生婆给她送来一个孩子。孩子体弱多病,好多人都劝告她养不活,她不信,这个孩子就是我们看到的这位养女,她如今也是一位母亲了。
  在她还是孩子的时候,老人会给她讲抗日的故事,讲自己怎样英勇地与日本鬼子打仗,所以妈妈林爱兰在她心里一直是个飒爽英姿的女战士。老人有一枚纪念章,只要有人来看望她,她就会拿给别人看,给大家讲当年抗日的事情。
  这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2005年,在隆重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向全国所有健在的抗战老战士、老同志及抗日将领或其遗属颁发这枚纪念章,当年,县里的工作人员把它送到了林爱兰的手中。
  这枚纪念章是她的宝贝,冬天,她藏进贴身口袋;夏天,她放在盒子中。这是她愿意选择铭记的历史。
  那段遭遇,老人从未向女儿提起,“她只告诉过我她做过女战士,不知道她那件事”,“来了很多人采访她,我才知道”,林爱兰的养女告诉记者,直到现在,林爱兰也未曾主动给她讲过那段往事,是有人来访时,别人听不懂海南方言,她给来者翻译,才陆陆续续得知过去的事情。原来林爱兰被俘后,被关进日军的据点,日军用木头塞住她的嘴巴,双手吊起,“往死里打”,并且奸淫了她。
  这并不是一个特例,在记者采访的9个老人中,没有一个老人主动给孩子讲过这段历史,她们的子女、家人跟林爱兰的养女一样,直到有人来访,方知这段触目惊心的历史。
  如果说那枚纪念章是她愿意选择铭记的历史,那么这把刀就是她想忘却忘不掉的过去。

【相片】王志凤,1928年生,澄迈县中兴镇土龙村人。耳聋。
【相片】符美菊,1929年生,澄迈中兴镇土龙村人,现已双腿瘫痪,靠家人推着轮椅移动,但老人有着积极乐观的心态。
【相片】林爱兰,1926年生,现住临高南宝镇敬老院。她向我们展示抗战胜利60周年的纪念章。
【相片】李美金,1920年生,澄迈中兴镇土龙村人。热情乐观的老人,在家门口一直以笑容迎接我们。

★人言可畏
  每个老人心里都有这么一把刀,“我们是来探望老人的,再追着问,我们就结束吧”,惠明慈善基金会理事长钟惠明,制止了同行的一家媒体的记者向老人们追问过去,“你们不要让她听见了,这是她们的伤心事”,“我们有志愿者了解情况,你们问陈厚志吧”。
  钟惠明是特地从香港飞来,探望这些老奶奶的。他称这些老人为“老奶奶”,他告诉记者,“没有什么理由,碰见了,有能力就管了”。事实上,钟惠明和他的团队坚持做这件事,已经有十多年了,每年至少来海南探望她们一次,除了海南,他们还去山西。他们关心老人的身体状况,每年会带着老人做全面检查,出钱给她们看病,支持她们对日诉讼。
  这一次,他们给每个老人发了3000元的红包,并送给每个老人一条丝巾。钟惠明亲自给每个老人系上丝巾,丝巾的颜色绚丽,这个时候,老人们满是皱纹的脸会笑成一朵花。“她们跟我母亲的年龄差不多”,钟惠明告诉记者,“慰安妇”的慈善项目每年要花费20万,即便如此,还是留不住这些老人,她们每年都在消失。
  海南的受害老人中,有很多黎族、苗族的女性,她们本是家里的宝贝女儿,如果没有遭受这些,她们应该会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会有一个疼爱她们的丈夫,会子孙满堂。可惜她们生在了乱世,又偏偏天生丽质,出众的外貌带给她们无尽的痛苦。
  “她们的脸型、轮廓都很美。”惠明慈善基金会的志愿者易都是位摄影家,以拍摄人物出名,“如果填充起来,年轻时,一定是个美人”,回程时,易都忍不住感慨。“就是因为长得漂亮,她们才会被日本人抓去,有些是被汉奸出卖献给日本人邀功”,志愿者陈厚志补充道。
  这些当年如花似玉的“慰安妇”,现在已是身患残疾、满脸风霜的老阿婆了,平均年龄在90岁左右,长期生活在偏僻山区,常年被头痛、腰痛、腹痛、肢体残疾等病魔缠绕,生活艰难。虽然悲剧已经过去70多年,但在她们身上留下了很多创伤,好几位老人都瘫痪在床,生活无法自理,病痛时时折磨着她们。
  其中一位老人60多岁的儿子告诉记者,他记得小时候,他妈妈的口头禅是,“你再不听话,就让日本鬼子把你抓了”。
  有些老人有丈夫,有儿子,有孙子,甚至有重孙,面对过往,不愿意开口,家里人也不太愿意提起这段往事,亦不愿意公开自己的信息,只想让自己的母亲安安静静的安享晚年。
  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中国,因为人言可畏,有的受害者在自己的村庄无法嫁人,她们的父母只能把她们嫁到几十公里以外的地方。“村里人骂我是‘日本老婆’、‘日本妓’”,陈亚扁老人告诉记者,无奈之下,她只好躲进了吊罗山里,过着野人般的生活,直到解放后,她才被政府找回到村里,分得土地。

★控诉罪行
  每一个敢于站出来揭露当年日军暴行的老人,勇敢之举的背后承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更多的老人则是默默忍受着不可说的伤痛,甚至不敢承认自己曾经是“慰安妇”,害怕伤害到现在的家庭。
  陈亚扁老人是勇敢的,作为海南最早起诉日本政府的“慰安妇”之一,她曾三次赴日本出庭,控诉当年日军的罪行。
  这位勇敢的老人,今年90岁,家在陵水县祖关村委会祖孝村,现居当地养老院。被抓的时候,还不满15岁,在日军不同地方的慰安所中遭受非人的折磨长达四年之久。在这四年里,每天晚上,她都要遭受日本官兵的轮奸,有时两三个,多时有四五个不等,稍有不从就会遭到毒打,不管她怎样痛苦地哀求和拼命挣扎,他们都不理睬,直到昏死过去才罢休。
  除正规慰安所外,日军当年还在据点、炮楼里和流动军营里建立临时慰安所,里面的“慰安妇”几乎都是海南本地妇女。她们不仅是日军的性奴隶,还是日军的劳工,被迫做苦力。
  日军占领保亭南林峒后,开始修建三亚到南林桐的公路,据了解,已经去世的老人谭玉莲,就是第一批被征集的劳工。当劳工的第二天,她就被日军强奸,随后她与另外三名女性成为日军的慰安妇,白天晒盐、煮酒,还要为日军洗衣服、打扫卫生。晚上则随叫随到,稍有不从便会遭到毒打,被日军奴役直到抗战结束……
  解放后,村里人都知道她们做过“慰安妇”,没有人愿意娶她们,甚至,还有人在她们背后指指点点,背地里称她们“日本娘”。
  1957年12月,32岁的陈亚扁嫁给了同村的一位鳏夫,然而婚后不到一年,丈夫便去世了。三年后,陈亚扁再次嫁人,因曾饱受日军摧残,患了严重的妇科病,她先后9次怀孕,其中8次或流产或死产,到40岁时才生了一个女儿。
  现在,老人们大多浑身是病,头、颈、腰、腿等多个部位伤患疼痛,几乎每个人都有风湿病,有些已不能行走。对她们而言,日本鬼子是魔鬼般的存在,日军的暴行仍历历在目,她们中的大部分人至今生活在70多年前耻辱的阴影中,心灵备受煎熬。

★无言抗争
  96岁的郑亚洪,现已瘫痪,不能行走,每天靠孙子把她抱到屋檐下休息。她是陈亚扁的同村,现居陵水县祖关村委会祖孝村。她是陈厚志整理陈亚扁的口述时发现的,原来郑亚洪也曾是“慰安妇”。也许是日子太苦了,看到我们一行人,老人的情绪特别激动,抱着来看望她的钟惠明先生痛哭不已。老人只是大哭,并没有说什么,熟悉情况的志愿者陈厚志介绍道,老人的儿子已经不在了,白发人送发人,孙子尚小,全靠儿媳一人支撑起整个家。
  记者此时想上厕所,同行的志愿者告诉记者,他刚刚找过,附近没有厕所。
  老人家没有厕所,老人卧室的居住环境,更是难以想象的简陋,与其说是卧室,不如说是卧“棚”,一间低矮、狭窄的茅棚。屋里放着一个梳妆台,陈厚志告诉记者,这是之前的爱心人士赠送给老人的。
  没有生育能力,疾病缠身,这对女人来说,尤其农村的女人,没有后代,没有劳动力,就等于没有一切。
  生活,甚至活下去本身,都很艰难。
  虽然难,但她们没有放弃,70多年前,她们都挺了过来,现在更要好好地生活。我们在敬老院看到陈亚扁老人的时候,她向我们吻手问好,她拉着记者的手,放在嘴边,吻了一下,让记者坐在她身边。
  她一直拉着记者的手,看着我们,眼睛里似乎有千言万语,但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用手握住记者的手,时不时的摩挲记者的手背。同行的摄影师看见这一刻,纷纷举起相机拍照。
  那一刻,时间似乎静止了,唯独感觉到一只骨瘦如柴却又苍劲有力的手。
コメント

「旦场抗日遇难同胞纪念碑落成」

2015年04月11日 | 海南島
 以下は、東方市人民政府のウェブサイト「海南・東方」に3月31日に掲載された旦場抗日遇難同胞紀念碑が除幕されたことを伝える記事です。
                                    佐藤正人

http://dongfang.hainan.gov.cn/jrdf/201503/t20150331_1540998.html
「海南・东方」2015-03-31 【作者】记者 冯丽英 符天斌 【来源】东方市广播电视台
■旦场抗日遇难同胞纪念碑落成
  3月29日,由海南岛近代史研究会、四更镇旦场村爱心人士捐资修建的“旦场抗日遇难同胞纪念碑”落成,为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献礼。
  市有关部门、社会各界人士、遇难同胞亲属、学生代表及日本友人参加了落成仪式。
  据了解,1939年8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侵入北黎,建立维持会,烧杀抢虐,无恶不作,当时人民在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之下生活极其艰苦。1939年11月4日(农历9月23日)早晨,驻北黎日军以“抗令拒申”为名,在汉奸的带领下包围了旦场村,杀害旦场村村民93人,烧毁民房38间,抢劫财物无数,制造了震惊琼崖的“旦场九•廿三”大惨案。
  为了纪念缅怀在“旦场九•廿三”大惨案惨遭屠杀的中国人,海南岛近代史研究会及爱心企业捐资,与旦场村村民一道建设了旦场抗日遇难同胞纪念碑。
  据悉,这是我市第一座由民间出资建立的纪念碑,对警示和教育后人,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具有积极而深远的意义。


【参考】
■视频: 旦场抗日遇难同胞纪念碑落成
http://v.youku.com/v_show/id_XOTIzODIzOTI4.html
「优酷」
コメント

「乡亲自筹资金建抗日遇难同胞纪念碑」

2015年04月10日 | 海南島
 以下は、3月29日に旦場抗日遇難同胞紀念碑が除幕されたことを伝える『海南日報』の3月31日の記事です。

                                      佐藤正人

http://hnrb.hinews.cn/html/2015-03/31/content_4_6.htm
『海南日报』2015年03月31日 本报八所3月30日电 (记者李英挺 通讯员蔡王云)
■乡亲自筹资金建抗日遇难同胞纪念碑
    【相片】3月29日,东方市四更镇旦场村乡亲在抗日遇难同胞纪念碑前举行悼念活动。 本报记者 李英挺 摄
  3月29日,东方市四更镇旦场村,乡亲们自筹资金建抗日遇难同胞纪念碑落成,并隆重举行落成揭幕仪式和悼念活动。
  据《东方县志》记载,旦场村村民不甘当亡国奴,拒领“顺民证”。1939年11月4日(农历9月23日),日军包围了旦场村,杀害同胞乡亲93人,其中孕妇5人,烧毁民房38间,制造了当年骇人听闻、震惊琼崖的旦场九·廿三惨案。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为了铭记血泪斑斑的苦难历史,教育子孙后代勿忘国耻,旦场村乡亲决定筹建“抗日遇难同胞纪念碑”,外出的乡亲捐资13万元人民币。日本海南岛近代史研究会创始人佐藤正人在海南岛调查日本侵琼史,获悉此事也捐赠48.4万日元。
  70多岁的佐藤接受媒体采访时说,10多年来,他走过海南200多个村庄,但是在旦场采访却是最难忘的,历史让人痛心,日军侵略罪行不可饶恕。


【参考】
■旦场抗日遇难同胞纪念碑
http://221.182.218.184/post-233-41160-1.shtml
天涯社区 > 天涯论坛 > 东方    楼主:破秀道人 时间:2015-03-29 23:42:09
コメン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