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醺中放逐自己

2011-06-29 16:37:27 | Weblog

夏季給人的感覺總是燥熱的:烈日如火,陽光如飢似渴的吮吸著空氣中的最後一絲清涼,灼烤的大地融化了所有的柔情,沉悶的天空偶然刮起一陣風卻像火一般炙熱,令人煩躁,令人窒息,此時惟有保持著心態的平靜與柔和,在平靜與柔和中尋求心靈的涼爽與超脫。就如一朵出水盛開的蓮花,脫離了俗氣的底子,略帶著淡淡的清香,在幽靜與散中尋求著一份清涼。

此刻只想听一曲柔軟的音樂,帶著淡淡的憂傷,帶著淺淺的柔情,如訴如泣,如夢如煙,讓歌聲伴著淒美而感動的文字來傾訴心中那一縷無法釋懷的情愫;在這個世界上,也許每個人的心底都珍藏著一段故事,一份無法忘懷的情感,都有著寂寞時的心靈,只是不與人訴說,把它藏在心靈的深處,就像夢一樣,偶爾出來曬曬太陽,對著鏡中的自己讓回憶美麗一下心靈,讓人重溫一下幸福,然後再靜靜地和往事說再見……

此時我似乎有點莫名的討厭自己,無奈的心總是被一種莫名的情懷糾纏著放不開,感覺這不是原來的我,這也不是我的風格,可又是誰讓我變得如此不堪?多少個靜靜地夜晚,很想伸出雙手投入蒼穹的懷抱,讓心靈感悟宇宙的廣,世界的博大,讓指尖點擊生命的節奏,讓夜的旋律多一節奔放和自由,讓人生多一點快樂和幸福單面超市架

風月潛藏在夜色裡,曾經與單純的心偶然相遇。那一抹繾綣的柔情,在文字的孤影中希冀的游弋。文字裡的幸福並不遙遠,更無需太多言語,只是在某一刻,在寂靜的背後忽然想起。當往事的塵煙慢慢退去,激動的脈搏悄然平息,曾經的美好沉澱成了一道無法逾越的傷痕,在歲月的輪迴中隱隱作痛,撕裂痊癒。曾經的約定,也許只是一句話,一段情,又有誰能真正當成諾言來守護?幾度風雨,幾度纏綿,愛與恨的糾纏令多少有情人一世追求?一生哀怨?

匆匆而過的時光裡,多少背影,多少記憶,如蜻蜓點水般,拂過我迷茫的雙眸。那些點滴的影像,卑微的縮小於我的瞳孔,那遠遠的溫度,闡述的依舊是遺憾,我好像躺在寂寥的夜色中,在每一個夜深人靜的暗夜裡,都會吟唱著那首沒有結尾的歌曲。既然無法忘記,不如就讓記憶保持恣意的糾纏,掀起塵封已久的嘆息,還原癡情顛簸流離的荒跡。既然無法忘記,不如就讓宿醉狂妄的演繹,放縱思念痛苦的紛擾,盤點寂寞淌過坎坷的聲音。

人的一生中會有許多感動與悟覺,或是緣於人與人之間的真情流露,或是與大自然之間毫無芥蒂的親暱碰觸。愛的奉獻讓人淚盈滿眶,而春日里嫩黃的小草也會讓人感嘆生命的偉大,事物無大小負離子曲髮、輕重,會在某個特定環境、特定心情不經意間觸及心靈底蘊,讓人為之動容為之回味,幾欲夢迴,絲絲纏繞,欲罷不能忘。就如盛開於心底那些纏繞經年不曾乾涸的雨花。

其實每個人都知道:人的生命也是一個等待的過程。在我們的旅程中,總是在不斷地發現和等待,生命的每一個驛站都有一個謎,破譯的密碼是必須走進去,這樣的等待因此多了份動力和激越,不管是愉和驚喜,還是無助和憂傷,在無法企及的日子裡,都讓我們學會給它著色,給予它屬於幻想的絢麗舞台。

所以我很感動那些讀我文字的人,高山流水遇知音,相逢何必曾相識。有時,一些瑣碎的文字真難以表達一切無形無際的東西,然而卻是一些瑣碎的點滴文字方能慰藉一片孤寂的心懷。如此的於文字裡沉醉類風濕性關節炎 ,沉浮。卻也時時的生出逃離這本就是平​​靜卻壓抑窒息的人生之心思。然而,活著只能如此的慢慢的走過,遲遲的挨忍。我早已清楚,也總是安慰著,攜一份恬淡來拯救所謂枯渴的心。既然彼岸,不能跨越,不能騰升,但我卻用心靈與目光去跳躍,在那樣蒼茫深邃的時空裡,總讓我會覺得它們是如此的浩瀚曠達.

就用這種方式來珍藏心中點點滴滴的過往,不論是快樂如歌還是寂寞如花,只想把所有不能忘懷的東西用文字來銘記,也許只有這樣才可以讓心靈更從容的面對生活,面對今後的人生。

揮別一些人,記住一些人。當我們還沒有謝幕,我們願意始終留在一些人的身邊,默默的望著他,陪著他。我能拿什麼來表述我對你們的牽念呢?我將自己跌入由文字釀造的酒中,在微醺中放逐自己。在靜默無聲中,祝福你,直到天荒地老!

ジャンル:
ウェブログ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 面對我們萬紫殷紅的夢 | トップ | 與平凡的男人過日子 »
最近の画像もっと見る

コメントを投稿

Weblog」カテゴリの最新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