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し通す

不思議なのは、どこからか、一秒から、私は全身の痛みが突然消え。

正是柳絮風起時

2014-06-11 14:51:30 | 瑪花纖體



陌上風雨向天嘯,壺中日月十裏悵。光陰荏苒,風,攜著秋的蕭瑟載來初冬的涼寒,而落葉紛飛的日子總給人些許傷感、莫名惆悵。在每個脆弱的Maggie Beauty店黃昏光陰,在深秋初冬,遊蕩著纏綿。許是季節導演了這場淒美片段,又許是歲月繪就了這幅煙雨畫卷,讓我的世界頓然失去色彩。初冬的風裹著絲絲沁涼的寒意,路邊的花木瑟瑟發抖,偶爾有幾片殘留黃葉無奈地從枝頭跌落,此情此景,不由得心生感慨。


期待著冬雪會在某一個莫名的早上突然之間降臨在這座讓人感到溫柔的城市,降臨在自己的眼前,放眼望去,在雪後的晴天的微弱陽光之下一眼望不到頭的街道盡頭,也許在那個街道的轉角會有一個漂亮的孩子,拿著一本喜歡的書,心裏也許想著一個並不確定的地點,快樂地前行著,什麼地方似乎都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在那一瞬間踩在的是一片皚皚的雪,是一個從未被人涉足的地方,至少是在那個平凡而平靜的早上。

這樣的早上,需要這樣的人,需要這樣的快樂心情來點綴一番。時光,若一灣寧靜的水倒影著過往流年,淌過春秋冬夏,浸透每一個白天和夜。歲月不停的旋轉,四季交替輪回,掛曆又剩下了最後一頁。千百年來,多少文人墨客觀雪揮毫,留下了許多膾炙人口詩篇。可謂詩情百轉,風姿千態,韻味頗多,各領風騷。

初冬的黃昏,那一抹殘陽映紅了朵朵雲彩和遠方的座座山崗,偶爾一只孤雁飛過,顯得格外的淒涼。不由感慨滄桑變遷、人世薄涼,或許,從此便倦了紅塵、皈依青燈,自此無欲無求。華年似水,那些走過的青春漸已淡去,唯有記憶裏有些無法忘卻的雪纖瘦點,連成一條條憂傷的線,在四季更替中譜寫一曲曲淒婉動人的旋律,那麼動聽,卻又那麼催人淚下。仿若遠了紅塵,淡了相思,從此,放逐自己在歲月長河中隨波逐流,而孱弱的筆下,顯得那麼蒼白無力。

多想,在漫長歲月裏攜一壺淡然看盡雲卷雲舒,於細水長流聲中沏一盞濃茶賞盡花開花落,只是,歲月太遠,我終抵不了光陰的彼岸。而飄零在風裏的那份執著和款款深情,依然向四季訴說著不離不棄,和歲月生死相依,爾後,隨時光漸漸老去。踩著時間的節拍,蹣跚而行,時光在日月星辰的交替中,匆匆而過。步入晚秋的初冬,看零落的落葉飛舞,聽蕭瑟的風吹過,看露珠舞在秋草的枯蓬上,呢喃著楓的絢麗。靜靜地看滑落的秋,看著時空交替中凋零的晚秋,和急急到來的初冬。

用眼看、用心讀,親身體味和感觸季節的Maggie Beauty好唔好變換,心中湧出別樣一番滋味,酸酸的暖暖的。古今詩人多有詠雪之作,是因為雪的潔白,雪花的俏麗,雪景的壯觀,以及觀雪引起的遐想和情思。我乃一草芥,無甚文化,也不敢攀風附雅,只好借古人一句“一片雪白紛紛飄,正是柳絮風起時。”我仿佛看到春天一點點靠近我,好像一個人由遠及近,遠處時最美,越近反而更模糊······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 Twitterでシェアする
  • Facebookでシェアする
  • 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する
  • LINEでシェアする
« 刺痛的是幽幽的舊時光 | トップ | 孩子,我為什麼打你 »
最新の画像もっと見る

コメントを投稿

瑪花纖體」カテゴリの最新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