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し通す

不思議なのは、どこからか、一秒から、私は全身の痛みが突然消え。

正是柳絮風起時

2014-06-11 14:51:30 | 瑪花纖體



陌上風雨向天嘯,壺中日月十裏悵。光陰荏苒,風,攜著秋的蕭瑟載來初冬的涼寒,而落葉紛飛的日子總給人些許傷感、莫名惆悵。在每個脆弱的Maggie Beauty店黃昏光陰,在深秋初冬,遊蕩著纏綿。許是季節導演了這場淒美片段,又許是歲月繪就了這幅煙雨畫卷,讓我的世界頓然失去色彩。初冬的風裹著絲絲沁涼的寒意,路邊的花木瑟瑟發抖,偶爾有幾片殘留黃葉無奈地從枝頭跌落,此情此景,不由得心生感慨。


期待著冬雪會在某一個莫名的早上突然之間降臨在這座讓人感到溫柔的城市,降臨在自己的眼前,放眼望去,在雪後的晴天的微弱陽光之下一眼望不到頭的街道盡頭,也許在那個街道的轉角會有一個漂亮的孩子,拿著一本喜歡的書,心裏也許想著一個並不確定的地點,快樂地前行著,什麼地方似乎都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在那一瞬間踩在的是一片皚皚的雪,是一個從未被人涉足的地方,至少是在那個平凡而平靜的早上。

這樣的早上,需要這樣的人,需要這樣的快樂心情來點綴一番。時光,若一灣寧靜的水倒影著過往流年,淌過春秋冬夏,浸透每一個白天和夜。歲月不停的旋轉,四季交替輪回,掛曆又剩下了最後一頁。千百年來,多少文人墨客觀雪揮毫,留下了許多膾炙人口詩篇。可謂詩情百轉,風姿千態,韻味頗多,各領風騷。

初冬的黃昏,那一抹殘陽映紅了朵朵雲彩和遠方的座座山崗,偶爾一只孤雁飛過,顯得格外的淒涼。不由感慨滄桑變遷、人世薄涼,或許,從此便倦了紅塵、皈依青燈,自此無欲無求。華年似水,那些走過的青春漸已淡去,唯有記憶裏有些無法忘卻的雪纖瘦點,連成一條條憂傷的線,在四季更替中譜寫一曲曲淒婉動人的旋律,那麼動聽,卻又那麼催人淚下。仿若遠了紅塵,淡了相思,從此,放逐自己在歲月長河中隨波逐流,而孱弱的筆下,顯得那麼蒼白無力。

多想,在漫長歲月裏攜一壺淡然看盡雲卷雲舒,於細水長流聲中沏一盞濃茶賞盡花開花落,只是,歲月太遠,我終抵不了光陰的彼岸。而飄零在風裏的那份執著和款款深情,依然向四季訴說著不離不棄,和歲月生死相依,爾後,隨時光漸漸老去。踩著時間的節拍,蹣跚而行,時光在日月星辰的交替中,匆匆而過。步入晚秋的初冬,看零落的落葉飛舞,聽蕭瑟的風吹過,看露珠舞在秋草的枯蓬上,呢喃著楓的絢麗。靜靜地看滑落的秋,看著時空交替中凋零的晚秋,和急急到來的初冬。

用眼看、用心讀,親身體味和感觸季節的Maggie Beauty好唔好變換,心中湧出別樣一番滋味,酸酸的暖暖的。古今詩人多有詠雪之作,是因為雪的潔白,雪花的俏麗,雪景的壯觀,以及觀雪引起的遐想和情思。我乃一草芥,無甚文化,也不敢攀風附雅,只好借古人一句“一片雪白紛紛飄,正是柳絮風起時。”我仿佛看到春天一點點靠近我,好像一個人由遠及近,遠處時最美,越近反而更模糊······

コメント
  • Twitterでシェアする
  • Facebookでシェアする
  • 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する
  • LINEでシェアする

刺痛的是幽幽的舊時光

2014-04-30 16:52:04 | 瑪花纖體



一場華麗的邂逅,凋零在闌柵的流年中,往事一幕幕,殘Maggie Beauty破了詩情畫意,半生紅塵繾綣,今夜,冬雨若散落的薄愁,凋謝了繁花,落寞了繁華,譜一曲舊時的樂章,輕揚起一道相思的清愁,借風散去,跌落在你無眠的夜裏,你若靈犀,是否會攜著一縷來時的花香,涉過煙水寒亭,走入我湖光Maggie Beauty汩汩的水鄉,聆聽我發著低燒的思念。

一盞孤燈,燃盡了我所有明媚的青春,一壺老酒,燙傷我所有悲喜的歲月,我的半生都在匆忙的路過,與你峰迴路轉的相逢,與你剪燭私語的情衷,看似遇見,宛若重逢,其實都是在錯過,其實都是在錯愛,你我的情緣不過是一場早己寫好結局的劇本,朝著各自不同的命運,一路狂奔,所有的交集,都是為了最後的窮途末路,我仰天長歎的唏Maggie Beauty噓。

誰聽信了風,以為是離別的歌,在掌紋裏刺痛了流年,遺失的美好豈止是錯過;誰藉口,不經意的一個凝眸,在時光裏留下纏綿的溫柔,悄然逝去怎能是宿命的操縱;誰夜半倚窗,默默無語,遺棄的溫婉情愫,續寫的悲情詩篇,穿透遙遙遠去的時光,那幽幽窗櫺,關不住芭蕉滴雨,那瀝瀝雨聲,帶不走深院寂痕。錦瑟年華,止不住悲傷的流淌,在這個冬初發,春還遙遙無期的僱傭中心日子裏,守候一季的落寞與荒涼,與我一起凝聽夜落和心碎的聲音。

コメント
  • Twitterでシェアする
  • Facebookでシェアする
  • 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する
  • LINEでシェアする

美的不真實

2014-04-22 15:58:37 | 瑪花纖體



也許我們對自己的身體有著多多少少的不滿,但這是天生瑪花纖體 hk的,不可改變的。不過這,已是歷史。現在這個社會,有太多的不真實,假貨,假名牌,假的令我們害怕。人,也有假的。有心裏,有外貌。許多對自己外形不滿的人都會選擇—整容。

是,整容以後的人可能會得瑪花纖體幾錢更加光彩,但這只是外在,大家都會怎樣看待?有的人說這很正常,而有的人倒看不慣,說做作。我呢,屬於中立派,畢竟這是塑造出來的美,有些不自然也和情理。

但既然不真實,那做一個真真實實的自己又何妨?許多marie france bodyline明星們都為了更加奪大家的眼球,有的隆了胸,修了腿,吸了脂……這些都不太真實吧!走在紅毯下的他們光彩耀人,但實際上呢,是這樣嗎?他們也許會擔心自己的胸會不會換位?鼻子會膽固醇不會跑到別的地方?

與其這樣,還不如真實一點。當然,我不是批判他們,而是提出我的個人建議,如果演員,需要演技好,但是哪一個明星是歪瓜劣棗的呢?所以一些演員,包括歌手都有過整容,目的也只有一個:做一個‘十全十美’的演員(歌手)。

說到這裏,我又想起前些日子,在網上看到了一些人對某些‘零整容’明星的看家務助理法,有的變相謾罵那些整容的明星,有些則是讚揚‘零整容’,但也同情那些‘躺槍’的明星們……

コメント
  • Twitterでシェアする
  • Facebookでシェアする
  • 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する
  • LINEでシェアする

生活的老歌

2014-03-26 14:26:03 | 瑪花纖體






有人說生活就像一首歌女傭,聽著聽著就厭了,過了很久再次聆聽,又是另一番滋味。俗語說: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其實一首歌也是如此,你喜歡它,或多或少它都牽扯著你的生活。


最近心亂亂的,亂的沒有了思緒,問問自己是什麼如此傷神,自己搖搖頭,笑了笑。泡了一杯奶茶,靜靜的聽著自己喜歡的音樂,可是原本膻味的奶茶不知為何我品出的是甜的。生活,又有多少事改變了他原有美容專科的味道。

曾經我們不遺餘力的去相信一個人,為其改變了自己原有的生活軌跡,想像著似乎完美的旅程,前行,願意踏破自己的鞋子。微笑,只因那接近完美的想像。可是,還來不及放肆的享受,夢被急促的消息打醒,甜甜的微笑,被謊言撕碎了臉。

明明傷痕累累的我們,不願意就這樣認輸,不想承認自己輸給了謊言。我們把自己偽裝起來交友平臺,小心翼翼的樣子,總因為自己無堅不摧。可是,總有那麼一個小小的縫隙洩露了你的傷疤。有時候,我們早已經知道結局,可是我們還要試著去改變,幻想著,什麼都靠改變獲得,可是根本不知道,真正屬於你的,不需要你改變,順其自然就好。曾經我們害怕寂寞,可是時間久了,不知不覺中我們習慣了寂寞,我們把寂寞築成一道圍牆,不願意讓別人走進我們。

當我們帶著受傷的的心走在人來人往的十字路口的時候,我們虛偽的說著,我根本沒有在乎過,其實只有自己知道自己有沒有真的在乎過。對於我們愛的人,我們不敢潘紹聰走近,因為怕走近失去自我,受傷的是自己。對於愛我的人,我們總是保持朋友的距離,的確,朋友的距離是最合適的,因為我們不想傷害別人,朋友,真的是我們最好的選擇。

其實,我們對家人說的謊話最多,每一個電話裏都會有一個隱瞞了故事的謊言,有時候,我們想著簡單的生活,想著外面的風風雨雨累了,對於家人可以坦然了,可是真的不願意讓他們為我們擔心,我們又一次把謊言寫在臉上。

更多僱傭服務的時候我們欺騙自己,明明知道不可能,可是還是不停的追捉著,告訴自己,寧願錯了,也不能錯過。就因為這樣,我們在欺騙自己和被人欺騙中穿梭。謊言,我們不想揭破他的面孔,因為知道,不揭開或許我還可以繼續欺騙自己,或許他還可以繼續欺騙我。因為一個至少還有人願意去騙你,至少還有一點點幻想的空間。希望自己一再的容忍。原諒可以換回一個人坦誠的心,可是原瑪花纖體價格諒一個人容易,可是再次去相信一個人真的很難。

謊言,曾經湮滅我們過我們心中的火花,再次燃起已不是開始的亮度,生活就像一杯茶,再去注滿水,可是已經失去了最初的味道。生活中離不開謊言,至少明白,還有人肯為你撒謊,你就是幸福的。

コメント
  • Twitterでシェアする
  • Facebookでシェアする
  • 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する
  • LINEでシェア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