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風遠行

隨著風遠行

広告

※このエリアは、60日間投稿が無い場合に表示されます。記事を投稿すると、表示されなくなります。

漫懷的傷雨

2016-04-26 15:54:23 | 日記
一直想逃離,逃到無邊無際,或許是喜馬拉almo nature 好唔好雅山最高峰,或者雅魯藏布大峽谷,或者只是一杯茶濃的深處,或者烈酒讓人麻醉的遠方。
逃離這一片蒼翠的春天,不嚮往四季,因為無邊無際,沒有誰能看到,才是自己知道的地方,深藏無數的夢囈,點懶一池的慵影。逃離一個亙古不變的傷城,或是逃離一場江湖的廝殺,帶著面具微笑,卻摘下麵具沒有了表情!
逃離,那一刀的溫柔,逃離,那一曲的溫歌華,麗美滿江的水,沉默不再見的光陰與流年。逃離,那盞燈,倒影千重影,自己何時能逃離,他們又何時能逃離,一個光年或者一個瞬間,這裏沒有草木皆兵的故事,卻有紛擾複雜的無處安放,放在哪懷孕便秘里,何處凋零著習慣一直在束縛著什麼樣的樂壇,當有一天,逃離總是迷宮時,迷宮有了地圖,找到了出口了麼,或許,找不到不是不想或是不能,而是,無力逃離了,也記不得了~
曾幾何時,想逃離一個滿懷微笑的地方,這裏青草匆匆,卻埋了一條條雜亂無章,心緒煩亂的根;曾幾何時,想逃離一本滿腹經綸的詩書,這裏字字珠璣,卻書寫了一段段悲憫或是沒有結局的故事;曾幾何時,想逃離如影隨形的我的影子,這裏滿滿的陽光照射,卻投射出一種似是非是的溫度與情懷。握酒一杯,曾幾何時想醉忘笑,醉忘書,或是醉忘影;抿煙一口,吞吞吐吐一個不能釋雨奔騰的心海,飄然的時光旅遊管理課程盞茶之間,幽逝;漫懷的傷雨,滴滴答答揣度出一個無法捉透的世界,世紀在輪回,人生的流轉,逃離在繼續,我在幹什麼呢~
コメント

一個能說服他的理由

2016-04-14 11:43:59 | 日記
一個人是怎樣就悄悄的住進了另一個人的心裏,然後言語治療肆意擴張自己的領地,開始的時候自己不知情,對方更不知情,等到發現的時候卻已經生根,想要拔掉的時候卻不得不忍受連根拔起,心被撕開的痛楚!
  她不知道他怎麼就駐紮在她的心裏了,是因為她無助的時候他恰到好處的援助,還是他處理工作問題時的魅力?和朋友聊天,她也跟她們的看法一樣,他並不是一個適合做男朋友的人,不夠貼心,有點大男子主義,甚至有點利益至上……除了個夠高,長相完全不符合她的顏值標準,而且她心裏知道他們之間應該沒有什麼可能的,但是卻還是會期待,期待有一絲光亮。
  因為怕失去現有的那點朋友關係,因為怕坦白以後上下級相處的尷尬,生生的把他放在心底裏,這一煎熬就是兩年。實在扛不住的時候,她問朋友怎麼辦,朋友不知道狀況,只知道她有個暗戀的人,勸她說鼓起勇氣說清楚,至少要個答案,哪怕死心,總好過煎熬!那晚,她嘗試著微信說,但是他聰明的根本不接下她的話茬。她回復朋友說她已經知道答案了,從他巧妙的迴旋裏。
  她嘗試著忘記,接受那個一直在追她的人,那個會開車給他送早餐,早上開車送她上班,送她去見客戶的人。然而,忘掉一個人終究不是找到另外一個人 代替就是可以的,她不想傷害無辜的他,那個對她百般好,但是卻始終無法讓自己動心的人。她曾經期望聽到她談戀愛了,他會有所反應,但是從來沒有,她看不出 他有任何異樣的表情。
  她生日,他剛好過來了。和同事一起聚餐,唱歌給她過生日。她終於還是沒忍住,大哭。大家夥一起哄她,她說除非他答應他一件事:給她唱首歌!從來不唱歌的他竟然沒有拒絕。可是,他終究不知道她的大哭是為了自己,而不是為了剛剛的失戀!
  她努力工作,看書,努力的把自己填滿,期望能趕走那個不nuskin 如新知不覺就佔領自己心的那個人。也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他已經生根!偶爾的時候,還是會趁機偷襲,然後扯得自己撕心裂肺的疼。友說:7月辭職出去旅遊,去不去。還沒等她說是去哪里,她已經答應。哪里都好,出去喘口氣。於是請假,56個小時的硬座,去了西藏。她以為那個最接近天堂的地方會洗盡鉛華,包括洗掉心裏的那個人。
  然而,回來之後,腦海中卻不斷的出現他的畫面。她報班,學習吉他,極盡努力的忘記他,甚至不顧家裏現狀提出離職,他百般挽留,卻沒有一個理由是他喜歡她,希望她留下來;他讓她給一個能說服他的離職理由,她也終究沒能說出口。
  後來,他傳出來了戀愛、結婚的消息,幸好此時的她身邊有人陪伴。那個在閨蜜的婚禮上遇見的跟她一樣喜歡旅行,有著共同愛好的人,那個可以把她捧 在手心裏的人,那個可以讓他看得見未來的人終於漸漸替代了那個不可能的他。可是來到那座有他的城工作出差,看見那個人,心裏還是會有些許難過,畢竟曾經深深的紮根在自己的心上,就算已經拔掉,但是傷口也需要時間癒合。
  喜歡到忘記的距離有多遠?終究無可丈量。喜歡得越深,愛得越深,大概距離就越遠,遠到自己也無從知曉吧!
コメン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