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糖

あなたは私だけでは一人で成長して、私はあれらのボタンの物語についても私の成長に従って。

活到現在最長的假期

2013-10-10 11:20:31 | 生活百事達

畢業,每個人都在忙跳槽。工作也跳,愛情也跳。我,原地踏步,像個呆子。

假期,上學的孩子們盼,上班的人們盼,家長們盼,景區也盼。我卻怕了。在家足足宅了三個月,不出門,不去逛街,不去訪親看友,還有被草吞噬的home furniture青菜,其實,我完全可以在三個月中的一周,把所有的事情都辦完。

比如,一天用來逛街,當然要選個天氣好,心情好的時候,買點爸媽愛吃的菜,照著菜譜忙碌一兩個小時,然後花半小時跟爸媽邊說笑邊吃完。兩天用來去別人家走走,其實沒地方可去,那些憤青的小青年都北漂了,沒北漂的也在別的地方漂著,再沒漂的都結婚生孩子陪老公了,最常去的還是姥姥家,騎車十分鐘就到了,天氣給力的話還可以溜達著去,很久沒有一個人走很多的路了,去了蹭吃蹭喝,不用自己在家懶得做飯,忍受肚子從早晨餓到晚上還一點肉不掉的生氣。兩天用來清理菜地的雜草,拔拔幼苗,培培新土,澆澆水,然後等著收獲純天然色的iphone otter case蔬菜,吃不完就送給左鄰右舍,再吃不完我就扔掉,心情好了,幹什麼都來勁,浪費也無從可說了。兩天用來大掃除,我最見不得屋子裏亂,可以髒,但東西擺的不到位,心會抓狂。其實住宿舍時候,東西都擺的恰到好處,別人的就管不了那麼多了,我自己的屋幹淨也好髒也好,我自己住的舒服看的順眼。給媽的窗臺上放了一盆吊蘭,她說突然看著多了一盆色總覺得哪裏別扭,我說你生活缺少美感的時間太久了,給你換點兒新鮮。其實,我知道她是覺得屋裏的東西挪了位置她不習慣。還剩兩天,我確實想不起要幹什麼。書櫥的小說看了個遍,新買的兩本也已經啃完,支付寶裏的資金已無力再支持我去買一本打折的書。那這兩天我就開始適應宅的生活吧。

果然,一直宅到現在。我不知道我是怎麼過來的,雖然陸陸續續的完成了那一周的計劃,但也沒有多麼的心喜。生活像白開水,索然無味,卻又不得不喝。

兩周前去了一趟濟南,被通知去的前一周一直在糾結到底去不去,那天下午什麼都沒拿就去車站坐車去濟南,我怕再猶豫我就真的會不去了,上車檢票的時候總有種被賣的感覺,想下車,又心疼車費又恨自己的優柔寡斷,狠狠心,咬咬牙,走了。待了一晚上,第二天坐最後一班車回家,牙齦腫了。

其實,這半年誰都過的不好。 包括我自己,從來沒有這麼多的絆腳石。但是一切都會挺過去,我奶奶沒文化,跟我說的最多的是“車到山前必有路”.那些讓我想到心酸的孩子們,慢慢混,好好的。有個人跟我說過“最窮不過討飯,不死終將出頭”,他也在過自己不喜歡的生活,不過沒辦法,不服輸不低頭,想從頭再來。希望我們每個人都是。我最討厭等待,什麼事都是。在家待三個月,真的不知道是怎麼過的,果然就到十月了。我把六七十歲年紀的生活提前過完了,希望等我真的到六七十歲的時候可以完成今年本該做卻沒做的事。你們都說,錢多錢少先幹著點唄,就當換個心情體驗生活了。但說服不了自己,不想隨便的開始,了了的結束,最怕熟悉了以後沒有交集。在家陪父母吧,自從上幼兒園開始,除了放暑假寒假,真的沒有這麼久陪過爸媽了,到了結婚的polo衫年齡,成家以後最怕很難再這樣死皮臉的住在家裏。說保姆我也不生氣,畢竟是給爸媽做飯洗衣。她愛上了手機鬥地主,吃完飯就坐在沙發上鬥,不時的蹦出一句“又贏了四倍的分”;他還是那樣,看著電視就打呼嚕,叫醒他還接著看,看一會接著呼嚕,直到電視劇結束。那一段時間我們一起看完了文章的《小爸爸》,奇怪的是我爸第一次癡迷這種類型的電視劇。

生活待我不薄,我還得跟它好好過!
コメン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