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風景

写真付きで日記や趣味を書くならgooブログ

広告

※このエリアは、60日間投稿が無い場合に表示されます。記事を投稿すると、表示されなくなります。

它們一定能找到回家的路吧

2014-02-15 10:12:28 | 牛欄牌奶粉


晦澀的街道,昏暗的路燈,星月慘澹,煙霧迷蒙。我看不清她的臉,只看到她烏的頭髮隨著步伐一起一落,灰色純棉帽衫兒和桃皮絨緊口運動褲隨身輕動,腳上一雙紅白相間的帆布平板鞋閃爍前行。

她走的很快,平板鞋輕盈的踩在柏油路上一點聲音都沒有。手裡的包一會拎著一會甩上肩頭。她好像一點都沒有察覺到我,我偷偷的尾隨她,在這分不清是深夜還是黎明的街道上走著。路上空無一人,暗色的垃圾桶孤獨的蹲在路邊,偶爾有一張廢紙被風裹著前行,它走走停停,消失在暗的街角。街兩邊的石牆上長滿了青苔,電線杆上殘留著一些小廣告。經過一盞壞了的路燈下,她的身形被一小片暗吞沒,然後又被吐出來。Travel to Italy

我們一前一後的好像走了很遠,當我的腿有些發麻時我甚至開始懷疑這條街有沒有盡頭?我看見她快步上了一段石階,也趕緊跟了上去然後迅速隱蔽在一個石墩後。她在石階的盡頭停下來,靠在一處欄杆上休息,還從包裡掏出口香糖來嚼著。她左右張望了一下,好像在等什麼人?她伸手理了理額前被風吹亂的頭髮,然後掏出手機開始打電話。她滿面笑容的說了幾句什麼,然後笑著聽電話那頭的男人說話,然後又笑,笑出了聲。我忽然感覺自己離她很近,甚至能聽到她清脆的笑聲,那麼近,那麼真實。她掛了電話把包背在背後,一腳把一塊小石頭踢出老遠。然後開始在長長的石階上跳上跳下,一會雙腳,一會單腳,玩的不亦樂乎。

我躲在石墩後急促的喘息,伸手拍死一隻在我胳膊上吸飽了血剛要起飛的蚊子。抬頭再看她時,她已經玩累了,坐在一條長椅上休息,她點了根煙深吸了一口,把煙吐向夜空。她雙腿不停的晃蕩著,紅白相間的帆布鞋像兩顆不知疲倦的流星。

她突然扔掉手裡的煙雀躍著向牆角跑去。牆角處一個高高瘦瘦的男人正沖她微笑。她跳起來撲到男人懷裡,雙手勾著男人的脖子笑出了聲。男人緊緊的摟著她低頭在她耳邊說了句什麼,她嬌嗔的用手打著他。男人將她裹在懷裡,擁抱,親吻。暗淡的星光下,我看到一股褐色的東西在她們之間慫恿、盤旋,散發著濃重的麝香味,那味道濃郁的讓人窒息。那股褐色源源不斷的從暗中湧出來,流進她的身體。她潔白透明的身體一點點被那褐色灌滿、侵蝕…我看到她慢慢變得痛苦不堪,身體淹沒在無盡的褐色裡,只剩下一隻纖細的手伸向夜空,她的身體逐漸被那一團褐色穿透,然後撕裂…不!我大叫一聲從石墩後跳出來…

從睡夢中驚醒,我通身是汗。坐在床上發了會兒呆。看看表,七點三十五。

匆匆洗漱完畢背起包下了樓。天陰的很沉,灰濛濛一片,所見之處皆是焦黃色。樹葉微微晃動,陣陣涼風襲來,很舒服。我想:秋天是真的來了。

我快步出了社區,大街上車流人流熙熙攘攘,亂哄哄一片。主路上擁堵的汽車焦急的按著喇叭,甬道上趕著上班的人們腳步匆匆。有三位年輕的姑娘貌似是幼稚園的老師,正護送一幫小孩子穿馬路。那幫孩子高高矮矮環肥燕瘦,小的只有三五歲,大的也不過十來歲,統一都穿著印有廣告字的鬆白體恤,每人身後都背著一塊碩大的畫板,看樣子是要到公園裡去寫生。三個姑娘排成一溜展開雙臂示意車輛慢行,嘴裡沖孩子們喊著:“排好隊…一個一個走…慢點…注意腳下…!”孩子們排著隊踉踉蹌蹌依次過了馬路。Flowers shop

孩子們上了甬道,三位老師一位在隊前領路一位在隊尾壓陣,另一位在隊伍旁邊沖孩子們大聲說:“小朋友們,我們一邊唱歌一邊走好不好?”

“好…!”孩子們大聲回答。

老師說:“大家聽好啊,我來起頭啊…逛公園,寶寶笑…預備…唱!”

“逛公園…寶寶笑…東瞅瞅,西瞧瞧…花兒香,鳥兒叫…小草,小樹搖……”孩子們背著畫板一邊走一邊七上八下的唱著歌,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燦爛的童真,如初春的花草般嬌嫩欲滴,很感人,枯木見了都想逢春。

天陰的越來越沉,好像隨時能滴下水來。下了公車,耳邊的涼風比剛才吹的更急了一些。離公司還有一段距離,我隨著人流快步往前走。不一會兒,一個冰涼的雨點落在我臉上,緊跟著兩個…三個…無數個雨點落下來。路上的行人們都紛紛從包裡掏出五顏六色的雨傘撐了開來,分分鐘馬路上就花開朵朵,像極了一片瞬間滋生的蘑。

我把包頂在頭上擋雨,沿著斑馬線穿過馬路往公司跑,沒跑多遠衣服就濕了一半。

肖子正站在公司門口叼著煙盯著街上慌亂的行人看熱鬧,見我衣衫襤褸的跑進來就嬉皮笑臉迎上來調侃:“洗澡不脫衣服啊你?落湯雞似的!”

“是啊,男女混合浴,沒好意思脫!”我放下包掏出紙巾擦臉上的雨水。

肖子笑了:“哈哈,您也有矜持的時候啊?成,下午咱倆就找樂子去,我請客。就為試試您這矜持到什麼火候了!”

“嗯,我看行。不過,讓你請客大出血,少說也得二十年後!”

肖子雙手一拍:“好!那就二十年後再見吧!”

“二十年後見!”我倆學著武俠片裡的樣子同時做“縱身一跳”狀,然後分別打開電腦各忙各的。

天依舊陰的很沉,小雨滴滴答答的沒有停的意思,街上行人稀少,偶爾一輛汽車飛濺著積水駛過。路邊化帶的小樹被雨水沖刷一新,伴著點微風輕輕搖晃,仿佛絲毫沒有察覺秋天已經逼近,那滿身的葉子即將凋落。我望著窗外的迷蒙的景象,分不清這是上午還是下午,甚至有那麼幾分鐘我分不清這是在夢裡還是醒著。我恍惚在半夢半醒之間。

日升月落,夏去秋來。多少人和多少情感多少故事都淹沒在平淡無奇的歲月裡。在時間的長河裡我要努力去分辨夢境和現實,然後小聲的提醒自己。有時候我覺得生活就像一杯白開水,它淡然無味沒有營養我們卻又不得不喝。有時候又覺得它像一本流水帳,記滿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當我們老去的時候,翻開帳本卻發現裡面除了年輪之外一無所有!我們不甘平凡,卻生死于平凡。

我冷笑著對自己說:當生活沒有了跳躍的音符趨於平淡時,夢境和現實沒什麼分別!

正如早班和晚班沒什麼分別一樣。今天是早班,失魂落魄的轉眼就到了下班的點,天還大亮著,還好雨已經停了。機械的來到在公交站等車,大腦一片空白,很想找點什麼事來琢磨一下或者計畫一下。可惜生活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完全不需要我勞神費力。按照流水帳記載:下班後就該買點吃的然後等車回去,路上接幾個同事的電話聽售票員報幾個站名,到了住處打開電腦上網偷菜,然後就是抓耳撓腮茫然無措,在屋裡徘徊遊蕩在床上輾轉反側,然後失眠,然後入夢,然後從夢裡驚醒然後洗漱完畢去上班……

我想我是脫離了自己的人生軌跡,在歲月的森林裡迷路了吧。

在公車上,我看見一隻白色的蝴蝶和人們一起被關在了車裡。不同的是我們是自願的,它是不小心的。它慌慌張張的在車窗前飛上飛下,不時的輕聲撞著玻璃。另我驚奇的是,車窗外也有一隻顏色相似蝴蝶在隨著跑動的公車飛行,兩隻蝴蝶就這樣一裡一外呼扇著翅膀焦急的碰撞著車窗,一個想進來,一個想出去。它們是也許是一對戀人吧?這透明的玻璃隔擋了它們的一切。它們看不到也不明白是什麼阻撓了它們在一起。

前方路口紅燈,公車嘎然而止。乘務員快步走到窗前打開了窗戶,車裡的白蝴蝶閃身而出。兩隻蝴蝶小別重逢歡喜異常,一起盤旋著飛了兩圈轉眼便消失在眼界。

紅燈變,公車轟然起動,我探身往車後望去,已經看不到蝴蝶的影子。心想:它們一定能找到回家的路吧……

stacking organizers

ジャンル:
ウェブログ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 到了一年一度的春節返鄉季 | トップ | 一簇暖陽漫上項脊軒的青苔,細碎的花影在... »
最近の画像もっと見る

コメントを投稿

牛欄牌奶粉」カテゴリの最新記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ing-URL
  • 30日以上前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送信元の記事内容が半角英数のみ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このブログへのリンクがない記事から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ブログ管理者のみ、編集画面で設定の変更が可能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