円はカラフルな夢

祝福の彼らを早くその根絆の糸はばたくことを願って、彼らは毎日楽しんで、遠くへ来た、丸いカラフルな夢!

你的手,刻畫我的憂傷

2014-08-07 14:23:12 | 生活百事達


月亮的冰冷殤了太陽,陰沉的天幕,向我訴說淡淡的憂傷。時間凝結在我的心跳,孤單的安靜,傷感而美麗,我在和星星,一遍一遍數我的寂寞。指間跳動閃爍的旅行團煙火,灼傷了我的眼,淚水順著臉落到對你說的每一句我想你。

我們的快樂,在夢中重播的那麼蒼白,我伸出雙手用力的抱住你,是多麼真實的虛幻。你撫摸著我的臉頰,我的心,隨著你手指的滑動顫抖著,我想抓住你的手,不放開,可我怕驚了你,夢會醒......

我想上帝是公平的,他在我們相遇的時候賜給我一把鑰匙,讓我打開你的心,而賜給你的,是一把匕首,要你在我進入你世界的那一刻,刺向我。然後他給了我夜晚,無窮無盡的夜晚在我的世界中行,讓我盡情享受你留給的痛。我可以在我的世界裏歇斯底里的呐喊求你愛我,然後安靜地舔我的傷口。

你總是在我哭的時候摸摸我的流動數據頭,告訴我堅強點。直到你甩開我緊握你衣角的手之前,我還相信你的手會一直那麼溫柔、

我狼狽不堪的望著你離去的背影,慢慢蹲下,蜷縮著,希望讓自己顯得沒那麼可憐。我對自己說,沒什麼的,你不需要她的手了。跌倒了,也不再需要她扶,把眼淚收回去,你不需要誰同情。

我該怎麼忘記你手心的溫度,我該怎麼習慣一個人走下去,我該怎麼相信這世界沒那麼冷漠。你什麼都沒有做,只是把手插進口袋裏了而已。我什麼都不怕,只是還沒有學會放棄而已、、、你在我的世界裏徘徊了太久,留下那麼多的腳印,還有傷痕,怎麼能說走就走......

終於,寂寞到最後的周向榮醫生結局,是你已經冰冷的手,狠狠地在我手心刻畫著傷害!

コメント

夕陽無限好,最美黃昏時

2014-07-17 01:51:23 | 生活百事達


黃昏的暮色唯美柔軟,夕陽從指縫中穿堂而過,黃昏的夕陽,灑落一地的挽留,籠罩舊日的時光,這個暮春的黃昏;夕陽無限好,最美是黃昏時。

-----------那轉身後的落寞

眸子滴落深情,夕陽無限魅力。落日紅極惹上彩色的畫面,黃昏的maggie beauty 暗瘡夕陽化了妝,紅紅升騰灑遍各個角落,一種美麗的惆悵安詳端坐,獨享這份安樂。歲月的泛黃,散落的往事像夕陽光芒萬丈,黃昏柔軟,夕陽無限美,誰人說過一句“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漫步詩情畫意四月,落日紅滿山頭。黃昏有時,夕陽短暫,仰望歲月斑斕,深刻的年少時光,曾深深回憶瓊瑤劇情中的主角何慕天,李夢竹幾度夕陽。攤開的落日,晚霞佈滿落日四周的雲彩,那海的岸邊,夕陽映照餘暉戀人的背影,那熟悉的木格窗戶,那落日裏行走的歡笑,在霞光的片段溫馨回眸。

落日流光盛滿殘紅,獨留一人徘徊的街道,感受夕陽靜靜流淌的眷念,回首舊日的時光,生活片段的歡笑,印記在腦海的水墨畫卷。黃昏傾聽斜陽的過往,空落落的望著遠山,倦鳥歸去,這一季流年,守望那一抹夕陽的人,漫天靜謐的弦音緩緩鋪開,是那樣靜美柔軟,穿過歲月滄桑的額頭,黃昏的笑靨,夕陽灑落一地的挽留。

映照黃昏,輕輕挽起額頭的秀發,紅色的夕陽,似笙歌,似曼珠沙華,那麼美,那麼柔,美極的畫面,呼吸著,快樂著。一陣風飄過淩亂的發梢,開始輕輕移動著腳步,悠悠長長的餘韻,這黃昏悲催著的寂寞。斜陽,小窗,遠方的景色,淺淺輕吟如花的芬芳,開始散漫著步履,靜靜的斜看,這安靜的夕陽在黃昏裏美到了極致。

目光醉,時光碎,四月的黃昏,滿是潮濕的味道,空氣中淡淡的花粉,在夕陽的晚照中粉透出一絲金亮,深的楊柳潤色成透明的暖色,在這個春天的季末,久違的依戀氣息,眺望夕陽中的嫵媚,我遠遠的望著,靜靜的感傷,這一抹風景,黃昏的夕陽,為我停留的嗎?

沒來由的喜歡這個黃昏,喜歡夕陽,喜歡它緋紅的面目,就如喜歡我日誌的文字。憶起黃昏曖語的溫柔,夕陽透明的暖色,我的臉上有芬芳的潮意。想起雪小禪那個走丟的黃昏,那個安靜到一個人聽著布列瑟儂的憂傷,靜靜的,努力張望著藍天,說不出的惆悵,需要這樣的一個黃昏,與自己近近的感傷。

每每思念來襲,寫意幾度夕陽,喜歡這樣靜靜的maggie beauty 暗瘡看著血紅的餘暉,安靜的如一頁文字。離開人群的喧囂,坐在一處,關掉手機,任思緒靜靜的腐爛,孤芳自賞榨幹回憶。這個黃昏,停留已久的愛情,在微醉的夕陽背後,只是再找不回那熟悉的聲音,我迷失了,用髮夾挽起額前淩亂的頭髮,餘暉裏踏過自己的背影,夕陽如此安靜。

靜靜流淌的時光,微風吹動起衣衫,金色的黃昏,斜陽把影子拉的好長,玫瑰花園邊,樹影叢林旁。斜陽映照黃昏下的長椅,相互偎依的戀人,相濡以沫的陪伴相攜。浮雲貼近霞光,落日殘留著淡雅的晴朗,夕陽下的黃昏,成一道亮麗的風景線,我伸出雙手採擷這難得溫馨的沉靜,突然希望黃昏永遠停留在這一刻。

彩霞滿天,海鷗飛處,喜歡瓊瑤筆下的黃昏。暮色蒼茫,流水卷去時光,黃昏謝去,夜幕低張,清歌吟唱,潮生潮落,夕陽黃昏,唯有海鷗飛翔。

晚霞燒紅的天空,夕陽有詩情,黃昏有畫意。晚霞為一天最後的時光點綴一道絢麗的風景,一曲弦音柔和的蒙上美好,我想起有沉魚落雁般的大海,海面層層波動,迎風滑翔的小鳥,聲聲啼叫。不由得喜歡這樣的景致的黃昏,喜歡這樣遠離塵世的喧囂,海岸空曠的沉醉,殘陽與海面相銜,海面波影嫵媚動人,讓人傾訴成詩。

光陰在眼前打馬而過,靜靜把昨日的滄桑收藏在袖口。開滿山花的路上,有一陣涼意拂過,飛舞的蜂蜜,在夕陽的淺影裏隨風搖擺,夕陽短暫,黃昏有時。落日黃昏,倦歸的鳥兒搖曳著黃昏的恬靜,河畔四月的櫻花雨,插落了季節的美姿。寂寥的落日夕陽,不知屬於誰的溫柔。

夕陽,柔柔的散落在窗臺。這冬盡春來後的黃昏,在春意闌珊的時光裏,安逸昔日的絮語。美麗的夕陽下,一數又一樹的花落,在黃昏裏吹長著寂寞裏的回憶,多少柔情歲月了然在夢裏。夕陽裏的黃昏,不時的回頭看著,身披滿身的落日紅,寫懷詩意黃昏的素影,悟讀生命的真諦。

黃昏裏的夕陽,在那一瞬間,天地萬物改變了模樣,梧桐傘一樣的紅,小鳥歌聲唱,五彩霞光,是夢一樣的衣裳,日月星辰,在霞輝斑斕裏放歌;時光留不住,春去已無蹤,潮來又潮往,聚散苦匆匆。幾度青山在,幾念夕陽紅。

夕陽無限好,光陰去何長;夕陽是晚開的花,夕陽是陳年的酒,夕陽是遲到的愛,夕陽是未了的情。蕩漾著如歌的歲月,一副愧力輝煌,古老的油墨畫。輕輕的maggie beauty 暗瘡,黃昏過了,夕陽走了。

此刻,想起了現代散文家徐志摩的名言“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我輕輕的招手,作別西天的雲彩。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陽中的新娘;波光裏的豔影,在我的心頭蕩漾。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コメント

天上的街市

2013-05-22 14:41:28 | 生活百事達

在遼闊的土地上,我可以做一棵樹嗎?在浩瀚的天際,我可以是一顆星星嗎?沒有你的影子映襯,我只能蜷縮在暗的角落裏,等待紅日噴薄而出。你曾告訴我,這一眼望不到盡頭的天空上坐落著一條繁華安靜的街市,那裏藏有你的愛,藏有我對你的情。只有在天上的街市上,我才能買到你的愛。可我等了幾個世紀,街市也未出現。就這樣,我一直仰望,等待著,把脖子等成了崎嶇的懸崖峭壁,把黝的青發等成了一片片白雪,把深情的眼等成了兩個深深地现代医学美容中心寂寞空洞。

不,還有我一身的皮肉,它們在不經意間萎縮,幹涸,已經脫離了我的身體。它們去了,把我的時間也帶去了。我,只剩下一副森森白骨,但是,我還站在天空下,等待人間煙火焚燒――把我焚燒成思念,飄飛到天上的街市,去尋找你的愛。風雨依舊,霜露乍寒,暗夜成空,寂寞成塚。我又聽見了,誰婉約的心事隨著秋雨飛舞,打濕了行人的衣襟。我靜守在紅塵陌路上,將沉浮的思緒糾結成千千心結,任其痛苦的纏繞,掙紮。

閉上眼,我於雲水間拾起禪心,鏤空塵世所有的愛戀。突然間,我聽見了嫋嫋的餘音,是誰在吟唱呢?這清脆的歌聲難道是來自天上的街市?我在傷感的心野上找到了一池叮咚清泉,輕輕地掬起冰冷刺骨的泉水,洗滌空靈的心房。瞬間,明眸瀉出我三生的柔情,穿透了那厚厚的九重雲霄。我相信,自己的腳步能征服那兒,成為街市上的王。那時,我要占盡天上的美,然後把它們囚禁在流年裏,等待季節輪回。

時常在想,今生的凝眸注視會是前世我多少次的回首?不管我如何的追尋,錯開的緣分把風塵撕碎,讓我獨自在天海海角兌現著海枯石爛的承諾。我該如何的轉身,才不會驚擾你的美夢,才不會打破天上街市的酒窖安靜。我靜默的佇立在天空下,將陽光和快樂種植在天上,希冀守望你的一生幸福。

如果沒有遇上你,那該多好,我就不用插上蝴蝶的斷翅,做一個蒲公英的自由夢。但我盼望,欲用盡年華,苦度歲月。自我麻痹,是我證明自己活著的唯一途徑。我不能再蹣跚而行,不能再茫茫人海中漫無目的追逐你的芳蹤了。我的眼神已經憂鬱成傷,愁眉再也無法舒展。可望不可及的緣分終究難以逾越現實,人世間不知為何物的“情”也愈發蔥鬱嫩,裝飾著寂寞的街市。

街市上空空的的深巷再也掩飾不住一夜的繁華,流光四射,將街市倒影在了我的心房裏。我按捺不住亢奮的心緒,仰天長嘯,宣布這條街市的主宰權。我知道,我的心萌動了希望,它在低聲啜泣。喜怒與哀樂霎時泛濫,把我曾經的腳印都烙印在了天上的街市。我踏著塵世芬芳,將幽香飄散,驅趕著那些流浪的搬運服務顧客。我憂心忡忡的凝望著你,怕你於紙醉金迷中沉醉,怕你於燈紅酒中迷路。

霓虹燈還在散射著徹骨的光芒,將我寂寥的背影鐫刻在了漆的暮夜上。我無法掙脫,身體及靈魂在瞬間被束縛。此刻,我似乎沒有了自由,失去了天上的街市。但我還能看見,還能聽見街市,街市倒立在天上,砰訇的車馬轟轟而過,逡巡而不敢進的懦夫徘徊在心愛姑娘的門外,優美的歌聲被叫賣聲淹沒...

是誰褪去了天上的街市安靜的外衣?又是誰把嘈雜的喧鬧和靜謐的繁華捆綁成了一種哀傷?欲哭無淚,始終無法種下一顆紅豆,將其培植成一棵相思之樹,用一樹的樹蔭覆蓋天上的街市。從此,街市安靜的只剩下你的愛。於是,我用粗糙的雙手刨盡天荒地老,將自己的情掩埋成一世的等待。只有等待,我才能用雜亂的腳印疊成天階,通往天上的街市。

躺在凋零的花瓣上,我做了一個天上街市的夢,夢中,我在街市上拖著疲憊的身軀,將轆轆饑腸緊緊的纏在腰上。街市上,山珍海味和瓊漿玉露散發著誘人的香味,幾乎浸入了我的骨髓。我加快尋找的步伐,在眩暈中欣賞傷感的美。熙熙攘攘的行人匆匆而過,擦了我的肩,踩了我的腳。我感覺不到一絲疼痛,只能將離愁別緒一一卸下,渴盼你的愛浮現在我的愁苦中。

你,分花拂柳,款款而來。我以為這是愜意的邂逅,可你卻踏上了陌路,與我擦肩而過。難道我前世忘了回眸,所以才與你擦肩而過。我惆悵滿懷,心野堆滿哀傷。我低下頭,猛然發現,天上的街市原來一直在我的腳下。

於是,我飛越紅塵,幻化成一條街市,將愛情隕落成緣分,印在明月上,凝結成一滴滴不哭泣的眼淚。我知道,月落時,我就要在黃昏深處寂寞成一棵衰草,映著殘陽的餘暉,染紅一片片慘白的雲彩。可能只要一絲陽光,我就會被雕刻成陌生人,站在你的面前,無法與你相認。又或許,我在認識你之前就丟失了對你的眷戀之情。此刻,芳菲未盡,紅顏未老,可你我只能相忘於江湖。

時間錯了,因而距離只能無限的延伸拓展。天上的街市已非淨土,只能將時間盡付煙火,荒蕪多情塵世。

後記:寫的太雜亂,毫無詩感。天上的街市這個題目用來寫生活感悟最合適不過,但此刻心裏有情,也只能讓蚊子頹廢下去,墮落成一種無奈,墮落成一種傷感,墮落成一種悲愴的情懷。
コメン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