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に别れを過去のあいさつをしている

未来に别れを過去のあいさつをしている

學習如何巧用乳液

2016-07-28 10:36:50 | 美容

  皮膚干直接用面霜,皮膚油只塗爽膚水?你落伍了,乳液既含水分又含油分,是最實用的保養品哦,下面就來學習如何巧用乳液。未體驗過new Beauty hk嘅修身療程前,以為New Beauty 只專注於美容,估唔到佢嘅瘦身療程同樣咁出色。今次體驗嘅係「TRF終極溶脂修身療程」,唔單止可以溶解脂肪,配合唔同機頭,仲可以用係面上,緊緻肌膚、撫平細紋添!

  很多MM護膚時都會選擇忽略乳液,油性肌MM喜歡用嗜喱或精華代替乳液;干性肌MM總是跳過乳液這一步使用滋潤效果更好的面霜,其實乳液是最為重要的保養品了。沒有化妝水和乳液兩者的配合使用,就無法使肌膚達到長時間潤澤的效果。所以無論你是什麼肌膚類型的MM,都應該有一瓶心水的乳液,它可以幫你解決很多冬季帶來的肌膚問題。乳液才是護膚王道,這個冬天讓乳液無處不在!

  秘籍一:乳液三明治

  在兩枚化妝棉上盡可能多的倒上乳液,然後將它們疊在一起,做成「三明治」,放入冰箱冷藏,在感到肌膚乾燥的時候拿出來擦拭,可以快速緩解乾燥,潤澤肌膚。如果能配備一隻小型便攜冷藏包就更方便了,這樣一來,可以隨時隨地護膚,比如在飛機機艙中,也能安心應對肌膚問題。new Beauty hk美容中心整個脫毛療程是無痛的,在療程過程中只會感覺到涼涼的,一會的功夫就將身上多餘的毛毛清除乾淨了。而且脫毛的部位的肌膚變得嫩滑,水潤。對於普通毛髮量的愛美人士來講,只需要一次的療程就可以將多餘的毛髮全部的清除掉。

  秘籍二:面霜前使用乳液

  使用化妝水後,立即塗抹面霜的話會難以吸收。而如果先塗抹乳液,則可以迅速融合之前塗抹的化妝水,在面部形成油狀保護膜,同時使肌膚紋理也得到調整。在此基礎之上塗抹美容液、面霜,或再次塗抹化妝水,吸收效果都會加倍的。這是只有乳液才能做到的,因為它的結構和皮脂膜十分相近,具有極佳的親膚效果,且乳液滲透進硬化的角質中,還能促進角質的自然剝離,進一步加速吸收。

  秘籍三:基礎底妝以後也可以使用

  認為乳液只能在妝前使用的人,你們還不能被稱之為「美容高手」哦。想要打造水嫩光彩肌膚的時候,或者感到肌膚乾燥的時候,都可以在帶有基礎底妝的面部再輕輕拍一層乳液上去,這樣還有意想不到的局部提亮效果,而且要比高光粉顯得更有水嫩感. New Beauty HK美容中心整個脫毛療程是無痛的,在療程過程中只會感覺到涼涼的,一會的功夫就將身上多餘的毛毛清除乾淨了。而且脫毛的部位的肌膚變得嫩滑,水潤。對於普通毛髮量的愛美人士來講,只需要一次的療程就可以將多餘的毛髮全部的清除掉。

  秘籍四:乳液橄欖油護膚組合

  乳液和橄欖油是護膚組合中的最佳搭配,即可以卸妝,也可以用作平時美容護膚。卸妝是在化妝棉上倒上橄欖油,再到少許乳液,可以輕鬆的卸除眼唇妝,橄欖油的油性可以溶解彩妝污垢,而少許的乳液不會讓化妝棉給皮膚造成拉扯感。將適量橄欖油加入到乳液中,混合進行按摩,既能補充水分,又可以補給油份。另外,還能和粗鹽混合,給身體去角質。

コメント

大城市裏死與生

2016-07-18 10:49:41 | 星座



前段時間看美劇《紙牌屋》,男主人公的妻子每天都有晨跑的習慣。有一天,她非常自然地跑入了社區的公墓當中。

  這個鏡頭讓我印象很深刻。

  我曾經看過一個建築設計德國西部的迪倫鎮,鎮東部墓園已開放成公園,公園的墓地間修了一個咖啡館,人們在那裏或交流,或回憶。咖啡館四周都是反射玻璃,墓地景觀投射在玻璃上,生者被逝者包圍,兩者融為一體,只覺得清新和溫柔。

  比起西方國家,中國城市卻少見墓地。

  可能有人會說這就是中西方文化的差距,是西方篤信基督教的緣故。可是在東方的日本,東京隨處可見沒有圍牆的一小片墓地。日本的墓地上立著方柱形的石碑,後面還插著象徵佛塔的長條木板。

  在中國的大城市,不僅看不到墓地,甚至沒有什麼公共悼念的空間。

  我第一次有公共悼念的概念,是去年到愛丁堡的某個公園,看到隔幾步就有一個長椅,長椅上刻著“紀念我的愛妻/亡父……”字樣,這才發現“哀思”這件事不必淒淒慘慘戚戚。死亡為生者提供便利,這事並不晦氣。

  城市裏的人,距離死亡越來越遠了。“死”淪為修辭學的意義,而在日益鮮亮現代的城市裏,除了冬夜街頭偶現的路有凍死骨,死亡已不見其具體體現了。

  古人以“春秋多佳日,山水有清音”為挽聯。天地間的逍遙山水、清流茂林、良辰美景,生者與逝者共用。現代人,在人死後燒些紙糊的豪宅豪車以及劣質得可笑的大額冥幣。與其說是為了逝者,倒不如說是為了欺騙自己:死者生活在另一個比三體星還要遙遠而未知的世界裏。

  人是否覺得死亡可怕,在於與它的親近程度老年黃斑病變。作家三毛曾經寫過自己翹課去墳場讀書,因為墳場安靜。她寫道:“世上再沒有跟死人做伴更安全的事了,他們都是很溫柔的人。”

  越逃避死亡,就越恐懼死亡。

  一個生活在北京的作家,曾經講述:“在北京,最怕去八寶山那個方向。回老家最害怕看見癱坐在村口曬太陽的老人和病人。”他去八寶山為謝世的老作家送行。回來後連續三個晚上失眠煩惱,“後悔不該去那個到處都是‘祭’字、‘奠’字和黑花、白花的地方”。

  小時候,爺爺逝世,我回老家參加他的葬禮。不知出於什麼緣故。我始終哭不出來,後來我父親一把掀開蓋在爺爺遺體上的白布,我看著他蒼黃瘦削的臉,一下子就哭出來了。這淚水不是出於悲傷,而是出於恐懼。死亡對我來說,因為陌生,所以驚悚。

  可是,我們對死亡真的陌生嗎?

  它每天都在我們周遭發生,緩慢侵蝕著生的力量,生命的虛弱、乾涸、消遁一刻不停。生命短暫且無常,永遠如是。可是我們願意去向往光明的生的情景,而逃避著死亡的念頭。我們厭惡思考從“死”裏獲取對於我們的生有價值、有意義的東西,而把它束縛在壓抑的潛意識中。

  如何看待死,決定了我們如何看待生。讀日本中世紀武士道的原典《葉隱》,有四個字在我腦中一直揮之不去:“向死而生。”我想,不以延長壽命為目標的人生,大概會有些不同吧。三島由紀夫對此的解讀我謹記在心:“我們汲汲以求生之美的同時維他命補充劑
,倘若過於倔強於生,我們須了然我們恰可能背離我們生之大美。”

コメント

相見與你

2016-07-11 15:08:17 | 生活情感

五月的野薔薇,正在盛開,只那麼幾簇,就嫣然了整個淺夏,就有如你我的遇見,於千萬人之中,只此一眼,便是永遠。

   你可知,為了這場前世今生的邀約我一個人在這紅塵喧囂中,孤獨了好多年,你的到來,點亮了我眸中的量膚訂製明媚,如果可以,我願意在這姹紫嫣紅裏,關上心門,攬清風入夢,只為你一人,低眉這煙火人間。

   歲月是首詩,我提筆落墨,於淺淺的回眸中與往事相擁,用筆端獨品靈魂深處的寂寞和美麗,書眉間清風,也書人間煙火,讓時光的輕盈,和生命的厚重, 在淺淡的流年裏相融。

   若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我定用最虔誠的韻律, 將你我的遇見寫成刻骨;若人生最美是初見,我定用深情的筆調, 將初見的驚豔定格,我用溫馨的詞章,記下歲月的痕跡,對每一個生命片段,淡淡微笑,於紅塵中默念,淺喜,深愛。

  時常感謝,生命給我的饋贈,能讓我於文字中修籬種菊,於陽光嫋嫋中,隨著風的腳步,將雨落寫成詩意,讓心境如白雲一樣輕盈,將光陰於安靜中守成清喜。

   人生的平平仄仄中,因為有了遇見的溫暖,所有的日子都沾滿了露水和花香。守一份心之約定,在歲月輾轉中不驚不擾,用微笑將美好收藏,既便有一天發絲如雪,回憶中依然會寫滿,你給的蔥蘢。

   流年,是一首無字的歌,那些與風邂逅的日子,讓一朵花開有了溫婉的美麗,讓雨落有了清新的詩意,遇見,豐盈了人生底色,是歲月素箋上最美的綻放,溫暖,如掌心的記憶,描繪了生命的五彩雲朵。

   有愛的日子,心自成暖;有你的日子,溫婉綿長,最好的情感,不是山盟海誓的承諾;不是刻骨銘心的期許,長久的陪伴,才是最溫柔的善待。 我將思念,婉轉於眸裏,向著遠方,遙寄一份欣喜, 眉間心上,便是淺淺的笑意。

  常想,這世間最美好的事情,就是在生命的路上,遇到一個懂你的人,於文字中相依,於流年裏做夢,於歲月中相伴,無論經過多少風景,走過多少風雨,回眸,仍是那個初相遇的你,一朝遇見,此生,你再沒有走遠。

   你說,紅塵有愛,且行且惜;我說,時光輾轉,只為你低眉,生命的路上,遇見了你,就遇見了所有的美麗。風輕撫著靈魂,雨潤澤著心靈,我知道,這都是上天的賜予。陽光,在心底增長,遇見,就是最美的流年。

   我把你,藏在心中,心中便多了一份安暖;我把你安放在文字中,便豐盈了我的文字;我把你放在夢裏,夢裏便是嫣然,我用五彩的墨筆為你,描繪愛的心語;我攬天邊的雲朵,為你織就夢的彩衣,任年華染春素秋,與你對坐光陰的門扉,聆聽風花雪月的延缓衰老呢喃,踏蘇堤春曉,臨世外桃花,循著花香,聽風沐雨,共一路旖旎,用真情綣繾,寫就心靈最美的詩篇。

   我用心,於五月的芳菲中,裁一朵明媚,邀你入畫,畫一幅相遇如花,看花兒在風中嫵媚,為你清新淡雅,為你姹紫嫣紅;畫一幅折柳寄情,相思的渡口,聚散兩依依,百轉千回,續寫愛的輪回;畫一幅江南煙雨,那油紙傘下望穿秋水的期盼,散發著丁香一樣的芬芳,唯美了千年浪漫的詩篇;畫一場浮世清歡,彈高山流水,挽薄風入弦,素心若雪,相依雲水間。

   我歡喜,於一朵花開的時光中,遇見了你,然後,可以安靜的讀你,讀你的詩情畫意,讀你的深邃綿遠,讀你的白衣勝雪,能夠於淺淡的流年裏,隨著一場雨落,搖曳翩翩舞姿,如清風會意白雲的靈犀,永如初識。

   為一份塵煙裏的相惜相契,我用明媚裝點唇邊的嫣然,與你相依相隨。想念,如清晨的露珠,晶瑩,剔透,依如我對你的那顆初心。記憶在心底生長著婆娑的感動,演繹著心與心的一曲呢喃,散發著溫暖,循著花香,穿過我的長髮你的眼,婉轉成你眸光中的一首清詞,書寫紅塵最美。

   美到極致,終無言;藏在心中的那抹情愫,唯心知,我願化蝶飛,棲於你的掌心,於千山萬水的相隔,赴一場宿醉,以素心素顏,展開羽翼,不為飛過滄海,不為驚豔韶光,只為以最完美的姿態,棲於你的手指間,讓瞬間的綻放,妖嬈整個愛的流年。

   等待,如光陰中的那抹姻紅;愛戀,如開在韶光中的花朵,淺淺的時光,深深的謄戀,牽著你的手,傾聽花開的聲音,終不負,與你的這一場傾心的遇見。

   用一支淡筆,把相遇的故事書寫成詩,提筆是天長,落筆是地久。那繾綣的詩行中有風,有雨,有你,有我,還有一種溫暖叫深情款款。

   好想化作一顆蒲公英的種子,不貪戀煙火,不在意浮華,以一襲灑脫,隨風流浪,走過萬水千山,踏遍紅塵驛站,待到將風景都看透,便和你相守天涯,用愛將流年坐老,共渡指尖蔥蘢的時光。

   多麼希望有一天,能與你手牽手,走過那條古樸的小巷,天空是大朵的白雲,空氣中飄著淡淡的野花香,那裏,沒有紅塵喧囂,沒有世事紛擾,只有兩個人,兩顆心,還有共經歲月風霜洗禮後,所鐫刻在心中最深的情意。

  即便日子可以簡單到只剩下一缽一飯,一份守候,眉間的清風,和窗外的智能護膚機光陰,因為有愛,我仍然可以在你的懷抱中開的繁花似錦。
コメン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