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に别れを過去のあいさつをしている

未来に别れを過去のあいさつをしている

相見與你

2016-07-11 15:08:17 | 生活情感

五月的野薔薇,正在盛開,只那麼幾簇,就嫣然了整個淺夏,就有如你我的遇見,於千萬人之中,只此一眼,便是永遠。

   你可知,為了這場前世今生的邀約我一個人在這紅塵喧囂中,孤獨了好多年,你的到來,點亮了我眸中的量膚訂製明媚,如果可以,我願意在這姹紫嫣紅裏,關上心門,攬清風入夢,只為你一人,低眉這煙火人間。

   歲月是首詩,我提筆落墨,於淺淺的回眸中與往事相擁,用筆端獨品靈魂深處的寂寞和美麗,書眉間清風,也書人間煙火,讓時光的輕盈,和生命的厚重, 在淺淡的流年裏相融。

   若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我定用最虔誠的韻律, 將你我的遇見寫成刻骨;若人生最美是初見,我定用深情的筆調, 將初見的驚豔定格,我用溫馨的詞章,記下歲月的痕跡,對每一個生命片段,淡淡微笑,於紅塵中默念,淺喜,深愛。

  時常感謝,生命給我的饋贈,能讓我於文字中修籬種菊,於陽光嫋嫋中,隨著風的腳步,將雨落寫成詩意,讓心境如白雲一樣輕盈,將光陰於安靜中守成清喜。

   人生的平平仄仄中,因為有了遇見的溫暖,所有的日子都沾滿了露水和花香。守一份心之約定,在歲月輾轉中不驚不擾,用微笑將美好收藏,既便有一天發絲如雪,回憶中依然會寫滿,你給的蔥蘢。

   流年,是一首無字的歌,那些與風邂逅的日子,讓一朵花開有了溫婉的美麗,讓雨落有了清新的詩意,遇見,豐盈了人生底色,是歲月素箋上最美的綻放,溫暖,如掌心的記憶,描繪了生命的五彩雲朵。

   有愛的日子,心自成暖;有你的日子,溫婉綿長,最好的情感,不是山盟海誓的承諾;不是刻骨銘心的期許,長久的陪伴,才是最溫柔的善待。 我將思念,婉轉於眸裏,向著遠方,遙寄一份欣喜, 眉間心上,便是淺淺的笑意。

  常想,這世間最美好的事情,就是在生命的路上,遇到一個懂你的人,於文字中相依,於流年裏做夢,於歲月中相伴,無論經過多少風景,走過多少風雨,回眸,仍是那個初相遇的你,一朝遇見,此生,你再沒有走遠。

   你說,紅塵有愛,且行且惜;我說,時光輾轉,只為你低眉,生命的路上,遇見了你,就遇見了所有的美麗。風輕撫著靈魂,雨潤澤著心靈,我知道,這都是上天的賜予。陽光,在心底增長,遇見,就是最美的流年。

   我把你,藏在心中,心中便多了一份安暖;我把你安放在文字中,便豐盈了我的文字;我把你放在夢裏,夢裏便是嫣然,我用五彩的墨筆為你,描繪愛的心語;我攬天邊的雲朵,為你織就夢的彩衣,任年華染春素秋,與你對坐光陰的門扉,聆聽風花雪月的延缓衰老呢喃,踏蘇堤春曉,臨世外桃花,循著花香,聽風沐雨,共一路旖旎,用真情綣繾,寫就心靈最美的詩篇。

   我用心,於五月的芳菲中,裁一朵明媚,邀你入畫,畫一幅相遇如花,看花兒在風中嫵媚,為你清新淡雅,為你姹紫嫣紅;畫一幅折柳寄情,相思的渡口,聚散兩依依,百轉千回,續寫愛的輪回;畫一幅江南煙雨,那油紙傘下望穿秋水的期盼,散發著丁香一樣的芬芳,唯美了千年浪漫的詩篇;畫一場浮世清歡,彈高山流水,挽薄風入弦,素心若雪,相依雲水間。

   我歡喜,於一朵花開的時光中,遇見了你,然後,可以安靜的讀你,讀你的詩情畫意,讀你的深邃綿遠,讀你的白衣勝雪,能夠於淺淡的流年裏,隨著一場雨落,搖曳翩翩舞姿,如清風會意白雲的靈犀,永如初識。

   為一份塵煙裏的相惜相契,我用明媚裝點唇邊的嫣然,與你相依相隨。想念,如清晨的露珠,晶瑩,剔透,依如我對你的那顆初心。記憶在心底生長著婆娑的感動,演繹著心與心的一曲呢喃,散發著溫暖,循著花香,穿過我的長髮你的眼,婉轉成你眸光中的一首清詞,書寫紅塵最美。

   美到極致,終無言;藏在心中的那抹情愫,唯心知,我願化蝶飛,棲於你的掌心,於千山萬水的相隔,赴一場宿醉,以素心素顏,展開羽翼,不為飛過滄海,不為驚豔韶光,只為以最完美的姿態,棲於你的手指間,讓瞬間的綻放,妖嬈整個愛的流年。

   等待,如光陰中的那抹姻紅;愛戀,如開在韶光中的花朵,淺淺的時光,深深的謄戀,牽著你的手,傾聽花開的聲音,終不負,與你的這一場傾心的遇見。

   用一支淡筆,把相遇的故事書寫成詩,提筆是天長,落筆是地久。那繾綣的詩行中有風,有雨,有你,有我,還有一種溫暖叫深情款款。

   好想化作一顆蒲公英的種子,不貪戀煙火,不在意浮華,以一襲灑脫,隨風流浪,走過萬水千山,踏遍紅塵驛站,待到將風景都看透,便和你相守天涯,用愛將流年坐老,共渡指尖蔥蘢的時光。

   多麼希望有一天,能與你手牽手,走過那條古樸的小巷,天空是大朵的白雲,空氣中飄著淡淡的野花香,那裏,沒有紅塵喧囂,沒有世事紛擾,只有兩個人,兩顆心,還有共經歲月風霜洗禮後,所鐫刻在心中最深的情意。

  即便日子可以簡單到只剩下一缽一飯,一份守候,眉間的清風,和窗外的智能護膚機光陰,因為有愛,我仍然可以在你的懷抱中開的繁花似錦。
コメント

男女之間重要的是互相欣賞

2016-06-10 14:50:39 | 生活情感



有人說,男女之間最重要的不是相愛,而是互相欣賞。

男女之間重要的是互相欣賞創富也還記得自己曾經對一個女孩說,今生你可以遇上許多愛你的人,但也許你再也不會遇見一個比我更懂得欣賞你的人了。

  欣賞是一種更高層次的愛。大多數的愛,都是以佔有為目的的。而欣賞,已不在乎是否能夠佔有。男女一到了彼此欣賞的境界,那種相愛就到了美的極致,就都不忍心敗壞它。所以有人說,不要跟你最愛的人結婚,說的就是進入了這種境界之後的某種朦朧的感覺,並非完全是在發燒說胡話。而男女一旦進入彼此欣賞的境界,倘若還要進一步的走近、結合,往往就能造就出愛的最大愉。

  大多數的男女,也是在兩情相的情形下結合的,但是硬要說是進入了彼此欣賞的境界,恐怕多半只是自欺而已。一個女子在一篇文章裏寫到:一次和准男友去喝咖啡,結賬時她說:讓我來付款。男的連聲說“不行不行”,接著就是一通男的就該付賬的收細毛孔大道理。這個女子接著寫道:我很想告訴他我並不以為男人付賬才有風度,而女人付款就無自尊。我很想告訴他,有時付款也是一種樂趣和灑脫。然而我什麼也沒說,我知道,他欣賞不了一份快樂和灑脫。

  欣賞是一種遠離世俗觀念的眼光,不在乎是不是有人認同或產生共鳴。懂得欣賞的人必得是有情調的人,他能從在別人看來索然無味的言語舉止裏咀嚼出一種叫做“味道”東西。當女孩走近櫃檯為他們的早餐付賬時,他不會想到搶著付賬來顯示男人的風度,而是安靜的坐著,從女孩輕盈的腳步中,欣賞女孩內心的那一份快樂;他會滿心歡喜的傾聽女友在電話那頭的隻言片語,或是惡作劇的弄出各種古怪的聲音,感受那當中蘊蓄的一份美麗的牽掛;他像欣賞名家的字畫一樣欣賞女友的塗鴉之作,品味到一種名家的字畫裏所沒有的一份溫馨與熨帖。至於那種把女友的塗鴉之作當成一份公司的檔塞進抽屜裏的男人,我們也沒有必要去苛求他們――那種男人還根本不懂得欣賞。

  一個女子可以長得不夠漂亮,一個男子可以窮困潦倒到沒有一個女孩子願意嫁給他,但是不可以從不被欣賞,或是從來不曾欣賞過他人――因為,有一個女子說過這樣一句話:“只要你能欣賞這世界一半的另一半,你就會毫無保留地擁抱一個完整的世界。”

コメン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