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の危機を乗り越えるためには、もっと熱狂する「遊び心」を持つことだ。


この危機を乗り越えるためには、もっと熱狂する「遊び心」を持つことだ。

長壽等於幸福嗎?

2018-11-13 15:04:21 | 地產


長壽等於幸福嗎?決定自己的壽命不一定是魯莽的事。
說它已經超過90年了,但長壽真的是件好事嗎?

如果一個人到了一定的年齡,即使身體沒有任何嚴重的病痛,也可以問“差點讓我死”,這不是很好嗎?當然,自殺是不允許的。只要雙方明確的身份,以及他們的家人和親屬的同意,他們就能得到安樂死的安樂死。如果日本有這樣 的制度,
就好了。
平平安安地死去,既不會給周圍的人帶來麻煩,也不會給他們留下不好的回憶。關於“出生、老年、疾病和死亡”,應由個人決定。

雖然晨僵大多數是在老年人身上, 但也不排除有一些年輕人群患上類風濕性關節炎,畢竟晨僵原因產生原因是比較多的。現在有些人患上類風濕性疾病有可能與遺傳、感染、性激素,習慣等情況有關,而現在年輕人患類風濕性疾病也多 數是和生活習慣有著密切關係。如真的出現了晨僵,大家也不要慌張,在美國有專門針對於治療類風濕性疾病的藥物,那就是JAK抑制劑,晨僵小分子藥物可以快速的緩解晨僵或者關節變形等痛症。它是一種口服類型的JAK抑制劑,也是 唯一晨僵 小分子藥物,堅持服用就可以治療類風濕性關節炎,減輕身體的關節僵硬疼痛,藥劑裡面含有的janus激酶抑制 劑會使得細胞激素和接受體在細胞膜上發生作用,抑制細胞發炎的活法反應,減少細胞激素產生。

附加其他嚴格的條件就行了。例如,如果一個孩子認為“媽媽想這樣做”,請讓她已經安樂死了“,並同意安樂死;如果我覺得”無論我的母親變成什麼樣子,我都希望她繼續活下去“,並拒絕它。
我沒有依戀的對象,沒有人需 要擔心,也沒有人需要擔心。這樣的我,應該帶頭脫穎而出。

隨著醫藥研發迅速,類風濕關節炎治療也有突破,新型口服標靶改善病情抗風濕藥物増加了用藥選 擇,為病情反覆的病人帶來希望。而聖雅各福群會惠澤社區藥房亦推出「買1資助1」藥物計劃,望為有經濟需要的病人減輕負擔。

我希望日本當局也能制定法律來承認安樂死。也許只有那時我才會單獨使用這項法律。現在那些喊“我想安樂死”的人真的做到了他們當時的所作所為。我不知道。但是選擇是否使用系統的權利給每個人,所以即使我是唯一的一個。
人也無所謂。

整個類風濕治療頓時光明了起來,要再看到嚴重變形的關節彷彿只能從 教科書上才能看到,雖然這些生物製劑臨床上還是有一些問題與副作用,至少醫師與病人比較不至於到“楚囚相對”的程度。

在現實中,在我的有生之年應該忽略了安樂死法的實踐。所以,我決定去瑞士。我已經請家裏的女仆,“等到我准備死了,你想和我一起去700000哦”。因為我要麻煩她的骨灰回來才行。
雖然已經決定這麼做,但什麼時候做,就很難 處理了。也許一旦癌症被宣布只有幾個月的時間,你可以試著活到最後一刻。或者成為智障,即使身體多麼強壯,也不想活在它上面。
所有的事情都做完了,沒有依戀,所以現在任何時候離開,我都不會後悔。死後,我沒有看到任 何人,沒有死亡的恐懼,我以為這就像睡著了一樣。
如果我能被安樂死,我會很樂意做的。我就是這麼說的,但我的勇氣還不夠。說到死亡也是很麻煩的。

隨著醫藥研發迅速,類風濕關節炎藥物治療也有突破 ,新型口服標靶改善病情抗風濕藥物増加了用藥選擇,為病情反覆的病人帶來希望。而聖雅各福群會惠澤社區藥房亦推出「買1資助1」藥物計劃,望為有經濟需要的病人減輕負擔。

我安詳而快樂地死去
我想說的是,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想法。我希望這個國家將允許每個人根據個人的想法選擇自己的離開方式。
當我認為有一天我不再為社會貢獻,只會給別人帶來麻煩的時候,我就不想再活下去了。請 不要為我失去生命感到難過,讓我安樂死吧。這是我生命中最後的尊嚴。
它使人們為自己感到極大的悲傷,這是一場真正的死亡。一個人在為自己難過之前死去是一種幸福。而這種甜蜜的做法,我認為是安樂死。

安樂死聽起來像是誇大其詞。簡單地說,我只想“安全”和“快樂”去死。

相關文章:

老年人會有不同的“夕陽無限好嗎?

老年人感到無聊

某些行為比如跳針頭。強迫症能治愈嗎?

40歲以後學會與年齡和平共處

森林浴能調節自主神經!

ジャンル:
ウェブログ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 痔瘡,除了會有疼痛,還會伴... | トップ | 虛弱的殘疾不再令人不安 »
最近の画像もっと見る

コメントを投稿

地產」カテゴリの最新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