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邊口袋

写真付きで日記や趣味を書くならgooブログ

古城襄陽的花韻

2013-07-31 11:37:39 | 日記


在古城襄陽久居或者遊歷,你會發現這個 “南船北馬”、“七省通衢”“外攬山水之秀,內得人文之勝”的都市,不論是市花紫薇,還是名不見經傳的冬青,<a style="color:#666666; text-decoration:none;" href="https://www.welend.hk/tc/money-lenders-ordinance">貸款</a>還有屈居一偶的梧桐,都別有一番韻味兒。

紫薇花

古城襄陽多日沒有下雨了。這天晚上淅淅瀝瀝滴滴答答地下了一夜。第二天一早,雨過天晴,我按部就班地去晨練。只見街道兩旁的紫薇,比起平素越加嬌媚了。翠碧的葉子像是被明礬水洗過的,淺紫的、粉紅的花瓣上掛著雨珠,像一個個羞澀的少女,在微微的晨風裡輕盈的搖擺著身姿,讓人一下子著了迷。

留心觀察良久漸漸地發現,紫薇很普通,普通得就像一個素面朝天的鄉姑,屈就在熱鬧非凡的街市。紫薇很平常,算不上什麼名貴花木,也難登大雅之堂。但是,紫薇適應性強,生命力強。冬末或者春初,你在地上隨便插上一根紫薇樹枝,春天裡就會蓬勃出一樹新和枝繁葉茂的生命來。<a style="color:#666666; text-decoration:none;" href="http://www.askunow.com/wedding-photo-hk.html">如新nuskin產品</a>由於花期特長,6月至9月花開不斷,故名百日紅。所以,在襄陽古城隨處可見的、最多的花木要數紫薇了。峴山腳下,護城河畔,春園路上,每到一處都有紫薇的身影。我想正是因為紫薇的這些特點,當年它才被遴選為襄陽市花的緣由吧。

流火的7月,正是紫薇揚花吐豔的季節,大大小小紫晶石、絨球般的花朵,粉紅的、淺紫的,一咕嘟、一咕嘟地綴滿枝頭,在微風中搖曳,地上撒滿了或紅或紫的花瓣,人和車穿行在落英繽紛的林蔭大道,恍如進入了夢幻般的世界。晨曦裡,落霞中,紫薇花開滿樹,姹紫嫣紅,如火如霞,所以人們又稱它滿堂紅。

古代的遷客騷人多有墨蹟描述紫薇。唐朝詩人杜牧的《紫薇花》就讚頌道:“曉迎秋露一枝新,不占園中最上春。 桃李無言又何在,向風偏笑豔陽人。”紫薇開花是夏秋之際,桃李雖豔,已無蹤影。這一句是用桃李來襯托紫薇的獨特之處,以桃花李花來反襯紫薇花的美及花期之長。杜牧因寫了這首《紫薇花》,詠物抒情,借花自譽,人稱其為“杜紫薇”。而白居易也有《紫薇花》流傳至今,“絲綸閣下文書靜,鐘鼓樓中刻漏長。獨坐黃昏誰是伴?紫薇花對紫微郎。”

宋代詩人楊萬里留有“似癡如醉弱還佳,露壓風欺分外斜。誰道花紅無百日,紫薇長放半年花。”來讚頌紫薇不與群花爭春,一枝獨秀的品格。明代薛也寫過:“紫薇花最久,爛熳十旬期。夏日逾秋序,新花續放枝。”

不曾想,一個小小的紫薇花牽動了不知多少人的心境,尤其是雨後的紫薇更加嬌媚、更加怡人,更加讓人流連忘返。

冬青花

古城襄陽街道兩旁栽著兩行鬱鬱蔥蔥的冬青樹。多少年了,我竟沒有去留意到那些可人的冬青花兒。

這天,一群放學的稚童,在街邊的人行道上追逐嬉戲。忽然,幾個孩子大聲叫道:下雨了——下雨了!我迷茫地抬頭看了看天,朗朗晴日,哪兒來的雨呢?循聲看去,兩個孩子一左一右地搖晃著一棵冬青樹,那樹立馬淅淅瀝瀝地下起了“花雨”,濺了他們一頭一身,也撒落了一地,金黃金黃的一片。

我這才注意到那枝青葉茂花繁的冬青樹來。

端午時節的街道兩旁,冬青樹影婆娑,枝幹像人的臂膀舒展開來,由低向高,狀若華蓋。萬葉疊閃中,正盛開著一串串、一簇簇的冬青花兒。因為那花兒一點也不豔麗,也不招搖,如果你不單獨地細細地去打量它,你是無法知曉和領略這些個很不起眼的小花兒的。

冬青樹蒼翠欲滴、密密匝匝的枝葉上,自下而上開始是圓圓的乳白色的花蕾,後來就漸漸地綻放成一朵朵純白色的花骨朵來。你定睛細瞧,在翠碧的花莖上,每朵花兒有四匹白色的花瓣擁著兩根粉黃的花蕊,像女孩的眼睫毛。一點一點,一串一串,一簇一簇,鋪天蓋地,竟汪洋成一片花的海洋了。輕風襲來,葉湧動,推擠著無數雪片般的冬青花兒,熙熙攘攘的。葉叢花間,蝴蝶在翩翩的起舞,蜜蜂在忙忙碌碌的采蜜。於是,滿街巷彌漫著一陣陣淡淡的、甜甜的、撲鼻的花香,隨風潛來,清香馥馥,令人陶醉,給當下心情浮躁的人們帶來了一絲清涼的快意。

放眼望去,在夕陽的輝照下,由近及遠,冬青樹層層疊疊,墨色的枝葉上綴滿了潔白的雪似的冬青花。開始像鍍上了一層金箔,慢慢的淡下去、淡下去,最後漸漸融入了茫茫的夜色,也深深地烙在了我的腦海。

有人會說筆者過於誇張過於矯情。在古城襄陽的大街上、社區裡、庭院內到處都是一株株、一排排、一片片的冬青樹,一種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花兒,倒成了一道妙筆生花的風景線。我不為然,也許是我在古城襄陽呆的時間太久,情人眼裡出西施,一樹一花總關情吧。

梧桐花

清晨,我在古城沿江大道上散步,發現靠近江邊的矮牆外筆挺挺地站著幾株梧桐樹。在大樓林立水泥覆地蔭點點的城市能有這樣一些自然的、野性的東西存在著實不易。

春天已近遲暮,桃花紅了,杏花白了,芭蕉了,這個時候梧桐花才粉墨登場了。起初,梧桐的葉片還很小,碧的一牙一瓣一葉,而那一串串、一堆堆的已經吹著粉紫的喇叭的梧桐花兒,不知怎的就拽著了我的腳步。

定睛細細打量,只有桐花,只有桐花呵,一樹一樹,像一個個素面朝天落落大方的鄉村女子亭亭玉立於樹冠。在淺淺的淡中,粉紫的桐花,燦爛而從容,那麼的素淨優雅。淡定與從容,就是內在的優雅,這是我剛剛感悟出來的。可是我什麼時候才能擁有這樣的一份優雅和清靜呢?<a style="color:#666666; text-decoration:none;" href="http://www.douban.com/note/146875354/">如新集團</a>時而江面上彌漫過來一陣陣霧汽,那一樹的桐花立刻變得朦朦朧朧起來飄渺起來,在春風的吹拂下,搖曳出迷人的春光,讓人陶醉在無限的遐想之中。我突然想起了白居易的詩句“春令有常候,清明桐始發”和宋朝方回的詩句“等春過三分二,憑伏桐花報與知”。

是夜,嘩嘩啦啦地下了一場大雨,風也嗚嚎了半宿。再去看那桐花,已是一地落英,讓人感到有些淒然。梧桐花濺落了一地,四月人間,年年花謝,樹上夜鶯,聲聲悲泣,宛若一首首葬花詞,在慰藉那粹白的梧桐花,只有風兒來安撫落英的滄桑?難怪唐朝李商隱有情而發“十歲裁詩走馬成,冷灰殘燭動離情。桐花萬里丹山路,雛鳳清於老鳳聲。”

宋朝詩人陳翥在詠桐花時寫到:吾有西山桐,桐盛茂其花。香心自蝶戀,縹緲帶無涯。白者含秀色,粲如凝瑤華。紫者吐芳英,爛若舒朝霞。古代先賢獨有情鐘,把個桐花刻劃得如仙如詩如畫,可見對桐花的傾情與心儀。

董嗣杲把桐花則描述得更加煽情,“清明疏雨洗芳天,爛積霞英漲曉暄。香藹路陰埋古井,枝纏瓦影接頽垣。”而清王士禎把桐花比喻為“憶共錦衾無半縫,郎似桐花,妾似桐花鳳。”說的郎是梧桐,而妾像棲於梧桐的鳳凰。古人的想像確實豐富,沒見著鳳凰棲於梧桐的景象,不好妄加隨和了。

再回首,已近燈火闌珊滿江流彩時。城市五顏六色的燈火照射在梧桐樹上,婆娑下一地斑斑駁駁的花影,把那一對一對在樹下戀愛的人兒照得影影綽綽的,讓人眼羨不已。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 心靈自由之大境界,豈不美哉! | トップ | 簡•愛是我的人生導師 »
最新の画像もっと見る

コメントを投稿

日記」カテゴリの最新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