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県木本で虐殺された朝鮮人労働者の追悼碑を建立する会と紀州鉱山の真実を明らかにする会

三重県木本で虐殺された朝鮮人労働者の追悼碑を建立する会と紀州鉱山の真実を明らかにする会

『真相:海南岛近现代史研究会海南岛17年(27次)调查足迹』

2017年09月13日 | 海南島近現代史研究会
http://item.jd.com/11759819.html
「图好价」 2017-06-18 06:33
■真相:海南岛近现代史研究会海南岛17年(27次)调查足迹
  出版社: 南海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15-08-01
  页数:384
  字数:295000
  正文语种:中文

★产品特色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文件,被评为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优秀出版物。

★编辑推荐
  适读人群 :社会群体
  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优秀出版物 百家书城联合展示图书之一

★内容简介
  他们是富有正义感的日本学者,他们从1998年6月起,17年来,27次亲历海南岛,开展日军侵琼罪行实地调查,通过寻访日军侵华时期暴行下的幸存者和目击者,探查当时的各种遗址遗迹,并搜集、整理、研究了大量历史资料,从而让过去那段过往的真相逐渐清晰起来。他们客观、真实、多角度地记录下日本侵略海南岛犯下的滔天罪行,以及当年海南人民抗日斗争的历史。他们当中有日本人、在日本生活的韩国人,为了让更多日本民众了解日军在海南岛的所作所为,他们无情地揭露日军当年的残暴行径。
  本书讲述了海南岛近现代史研究会的沿革和创立过程,并讲述了研究会在创立之前以“三重县木本被虐杀朝鲜劳工(李基允、裴相度)追悼碑修建会”的名义就日本三重县“木本事件”的调查情况,再到以“查明纪州矿山真相自治会”的名义到海南岛调查日本石原产业在田独铁矿犯下的罪行及“朝鲜村”的情况,最后到以“海南岛近现代史研究会”的名义,深入到海南岛各市县,调查日军在侵琼期间的所作所为。
  17年间,他们坚持实地调查,足迹遍布海南岛无数偏远乡村,只为揭示、还原历史的真相。

★作者简介
  南海出版公司成立于1988年,主要出版社会科学、文学艺术、翻译作品、摄影美术类图书。南海出版公司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始终如一地秉承“坚持党的领导,坚持社会主义方向”“出书育人,服务社会”的出版宗旨,出版了一大批文化蕴意高、编印质量好、综合影响大的图书。

★目录
  代序
  第一章 海南岛近现代史研究会的沿革与创立
    第一节 三重县木本被虐杀朝鲜劳工(李基允、襄相度)追悼碑修建会
    第二节 查明纪州矿山真相自治会
    第三节 海南岛近现代史研究会
  第二章 查明纪州矿山真相自治会·海南岛近现代史研究会海南岛实地调查足迹
    第一节 调查田独铁矿和“朝鲜村”发掘工作
    第二节 旦场村“九·廿三”大惨案
    第三节 月塘村“三·廿一”惨案
    第四节 “沙土峒惨案”
    第五节 对日军在海南岛实行“慰安妇”制度真相的调查
    第六节 对日军侵琼军备旧(遗)址的调查
    第七节 “确认每个死难者的姓名很重要!”
    第八节 步履不停寻找真相
  第三章 查明纪州矿山真相自治会第26次·海南岛近现代史研究会第13次海南岛实地
     调查足迹
  第四章 查明纪州矿山真相自治会第27次·海南岛近现代史研究会第14次海南岛实地
     调查足迹
  第五章 海南岛近现代史研究会主要成员文章摘选
    调查文昌市昌美村“九·廿二”惨案/佐藤正人
    第一次参加调查日军侵略海南岛活动/佐山和子
    第一次访问海南岛的想法/竹本升
    参与海南岛的调查/日置真理子
    参加海南岛的调查/崎久保雅和
    海南岛记事/金智媛
    观看纪录片《日本占领下的海南岛60年前如昨日》/足立正生
    站在“侵略犯罪没有时效”立场的历史证言——看摄影集
    《日本侵略海南岛与抗日反日斗争》/太田昌国
    抗日志士邢诒壮/邢越
  附录
    附录一 报告集目录展示
    附录二 三重县木本被虐杀朝鲜劳工(李基允、襄相度)追悼碑修建会·查明纪州矿山
       真相自治会《会报》
    附录三 音像制品介绍
    附录四 脚印——随行海南岛近现代史研究会第26、27次海南岛实地调查工作小札
  后记
    我在海南岛的所思所想/佐藤正人
    海南岛与我/金静美
    由海南岛实地调查引发的感想/齐藤日出治

★精彩书摘
  第二章节选:
  幸存者的控诉
  2007年1月,自治会第12次海南岛实地调查期间,佐藤正人等人又一次来到月塘村。这一次,自治会成员们见到了年过古稀的“三·廿一”惨案幸存者朱学平。
  朱学平得知有日本的学者不远万里来到月塘村采访搜集日军暴行的罪证,便特地推迟了自己的务农时间,在家等候着他们的到来。“三·廿一”惨案给朱学平留下了永远无法抹去的阴影,他回忆道:“那年我才12岁。一大早,日军突然闯入家里,一言不发就开始杀人。日军杀死了我10位亲人。我的父母、2个哥哥、1个姐姐、2个叔母、2个堂弟,甚至连我6岁的妹妹朱彩莲也被杀害了。后来,日军还把我们家的房子烧毁,亲人的遗体也被火焚烧了。日军战败离开后,我无数次挖掘房子旧址寻找亲人的遗骨,可不管怎样找也找不到,被烧的骨头应该是在土中碎裂了。”朱学平一边讲述一边站起来指着月塘村集会场的方向,说那里以前有一块月亮形状的池塘,是月塘村的中心,也是他们家的旧址,现在那里只剩下一块基石。
  2007年5月,自治会再次来到月塘村开展实地调查。这次调查结束后,自治会已将几乎所有“三·廿一”惨案幸存者的证言搜集完毕。
  朱秀容(1936年生)的祖母和三伯母是在家被日本士兵杀害的,她站在祖母和三伯母的房屋旧址上说:“那天,日本士兵抓住祖母、三伯母、我以及另外一个人,用枪对着我们,让我们排列到一起,让我们鞠躬。日本士兵砍了跪着的祖母的头。在日本士兵杀害三伯母的瞬间,我逃跑了。我穿过自家和邻居家的细小缝隙跑了出去。我一直逃着,内心非常害怕。我逃到山里后暂时没有回家。没有食物,没有可以穿的衣服。当时万宁一带在闹饥荒,饿死了好多人。不久后日军战败撤离海南,我当时非常后悔没有杀日本士兵的机会。我一直恨着日军。”
  幸存者朱光清(1943年生)向自治会成员们讲述了他当时亲历的场景:“那时候天还没亮,突然闯进家里的日本士兵用刀砍向了我腹部的右下方。血喷得到处都是,肠子都喷出来了。我用手捂着腹部逃跑时,又被砍伤了右脚。血一直流个不停。母亲被杀死在门旁边,那时母亲才43岁。父亲在日军来之前就去世了,所以我失去了双亲。”朱光清站在他家的旧址上,望着远方,以低沉而平静的语调讲述着。朱光清的腹部至今还残留着深深的伤痕,右脚脚脖子上也留有细长的伤痕。
  有些伤痕是不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淡去的,就像“三·廿一”惨案对亲历者造成的心理和精神创伤至今都无法治愈一样。2014年11月,研究会再次回访月塘村时,朱学平已经去世了,和那块基石一起长眠在月塘村这片土地上,只剩下时间在继续控诉。

  第三章节选:
  南海出版公司随行工作人员(以下简称“工作人员”):你们是什么时候加入海南岛近现代史研究会的?契机是什么?
  佐藤正人:1998年6月,我们第一次来到海南岛,目的是调查日本纪州矿山被强制劳动的朝鲜人的动向。在日本的纪州矿山,有一批被矿山经营者——石原产业强征到矿山进行劳动的朝鲜人。而这批朝鲜劳工中,有一部分又被强行带到了海南岛。于是,我们前往海南岛调查这些被带来的朝鲜人的情况。原本是打算只来一次的,调查清楚被强行带来海南岛的朝鲜劳工的动向就结束了。可是,来到海南岛进行调查的时候,发现在田独铁矿有许多人在开矿作业中被杀害。我们又发现,在田独铁矿附近有个“万人坑”,还有个“朝鲜村”。再继续调查,就发现了日本政府、日军、日本企业在海南岛做的许多坏事。这些事情我们都想了解,于是,就一次又一次地来到海南岛进行实地调查。
  在海南岛近现代史研究会成立之前,我们成立了查明纪州矿山真相自治会。在查明纪州矿山真相自治会之前,还成立了三重县木本被虐杀朝鲜劳工(李基允、裵相度)追悼碑修建会。说起这3个会的成立和沿革,要追溯到1988年。1988年的时候,我们3个人本来是做不同工作的,但是因为调查熊野市木本被杀害的朝鲜劳工而走到了一起,成立了三重县木本被虐杀朝鲜劳工(李基允、裵相度)追悼碑修建会;为了调查被强征到纪州矿山的朝鲜劳工,我们在1997年的时候成立了查明纪州矿山真相自治会;为了调查日军、日本政府、日本企业在海南岛所做的坏事,2007年成立了海南岛近现代史研究会。
  金静美:成立三重县木本被虐杀朝鲜劳工(李基允、裵相度)追悼碑修建会是在1988年,成立查明纪州矿山真相自治会是1997年,成立海南岛近现代史研究会是在2007年。
  工作人员:你们所做的一切对日本普通民众有什么影响吗?
  佐藤正人:在日本的小樽,也就是我的故乡,还有京都,偷偷举办过展览。这些研究结果还是会刺激到日本民众的,还是有比较大的影响的。
  随行人员:来海南岛的时候每次都有翻译陪同吗?语言和交通都怎么解决?
  佐藤正人:第一次和第二次来的时候是没有翻译的。我学了一点中文,不懂的时候就在纸上写汉字,比画比画。第三次来的时候,有一个中韩翻译,是韩国MBC电视台请来的。第四次也没有翻译。大概从五六年前开始就是邢越陪着我们了。
  金静美:在没有翻译的时候,就是写汉字。在认识邢越之前,是一个名叫林彩虹的海南姑娘与我们一起开展调查工作。还有两个会韩语的女生也有帮忙担当翻译,但没有翻译陪同的情况还是很多的。
  工作人员:采访对象知道你们是日本人的时候,有没有产生抵触情绪?
  佐藤正人:大概有几次是有这样的情况的。记得有一次,我们在琼海采访的时候,村民都很热情,招呼村里的一位亲历者来为我们讲当时的情况,但是那位老人却说“我不想和日本人说话”。
  金静美:有一次我们去采访一位“慰安妇”,那位老人姓林。我们想跟她了解点情况,她却只流泪,什么都不说。那次,我们对那位老人说了“对不起,打扰了”后就离开了。
  佐藤正人:在抱罗采访的那位来自石马村的阿婆,之前和《海南日报》的记者来采访,想要拍照她都不允许。
  金静美:还有一位住在天尾村(现新海村)的老人也是,什么都不愿意和我们说。

  第五章节选:
  第一次海南岛访问的想法 文/竹本升
  查明纪州矿山真相自治会已经进行过11次涉及调查日军侵略海南岛事实的访问了。对于我来说,这次是第一次到海南岛访问。这里的“第一次”不仅仅是指我第一次到海南岛,还是指作为有加害者责任的我第一次面对被害者。
  我们这次调查取证的重点是日本军队、日本企业对海南岛的虐杀和掠夺事实。以下是访问后石村时了解到的事。我们被当地村民带到了村外的树林。这里是突然袭击村落的日本军队以不听军队命令为理由把100名村民集中起来,并用刺刀杀害了其中50人的地方。
  一位抱着幼儿的母亲被日军用刺刀杀害了。
  我们听闻当时被母亲抱在怀里的幼儿现在已是超过60岁的老人,他还住在村里。于是我们去拜访了他。这位老人说,当时母亲被杀害时,他的后脑勺也被刺刀削到了,留下了一辈子无法消除的伤痕。他还给我看了他的后脑勺,让我确认这个伤痕。我不是研究超过60年伤痕的细胞再生的专家,无法清楚地确认伤痕,只是看到一部分头皮上确实只长了少许头发。
  村子里还有亲身经历过日军侵略暴行的人。村民把我们带到了那个人的家中。以下是我向那位老人询问有关日军侵略事实时的对话。
  老人问我:“你是什么人。”这个时候我一边犹豫一边回答:“我是日本人,为日本人所做的残酷的事情道歉。”对于我来说,这次是我第一次直接与受害者接触。那个时候,我内心的想法全是难过与抱歉。
  但是问题并不是我向老人道歉就可以解决的。与老人接触过的我必须明确的是,今后自己该如何负起责任来。对于怎样负责,我无法找出答案。他们被杀的妻子、丈夫、子女、兄弟姐妹、孙子、祖父母以及其他亲人都已经回不来了,真正的责任是担负不起的。但当我自问,自己该怎样向老人负责时,我明白了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是:让不知情的人了解日本侵略海南岛、虐杀大量当地居民的事实。我会尽自己所能,去传播这一侵略事实。或许受害者及其后代不接受这样的道歉方式,但我仍想通过召开查明纪州矿山真相自治会制作的纪录片上映会来让日本民众了解这一侵略事实。

  ………………
ジャンル:
ウェブログ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 「釜山にも強制徴用労働者像... | トップ | 「海南首个全媒体数字化出版... »
最近の画像もっと見る

コメントを投稿

海南島近現代史研究会」カテゴリの最新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