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県木本で虐殺された朝鮮人労働者の追悼碑を建立する会と紀州鉱山の真実を明らかにする会

三重県木本で虐殺された朝鮮人労働者の追悼碑を建立する会と紀州鉱山の真実を明らかにする会

「日本侵略犯罪歴史的可掩盖性和無可抹滅性」

2015年08月18日 | 海南島近現代史研究会
 以下は、今月23日の海南島近現代史研究会第9回総会・第16回定例研究会での邢越(シン ユエ)さんの報告の要旨です。邢越さんは海南島人で海南島近現代史研究会の会員です。


■日本侵略犯罪歴史的可掩盖性和無可抹滅性
 ――和海南岛近现代史研究会在海南岛“现地调查”的感想――

                             邢 越

  1939年2月至1945年8月,是日本军国主义对海南岛实行军事占领和殖民统治的时期。在这6年半的时间内,日本侵略军队对当地老百姓实行了无差别屠杀,犯下了滔天罪行。
  在占领初期,为了逃避日军的飞机轰炸和进村屠杀,大批老百姓恐慌性地携家带口躲进了山区(当地语称为“走日本”)。由于山区缺少食物、疟疾猖狂,因而造成了大批人员的饿死和病死,其中就有很多是婴孩、儿童和老人。
  在占领中后期,日本军队和日本公司以军事高压为手段,反复强迫老百姓从事各种劳役。由此导致的劳役死(包括活埋死、活活打死、为防止疾病扩散而丢入火堆中烧死),更是不计其数。

  据不完全统计,日本占领海南期间,海南军民伤亡人数超过了20万人,约占当时海南总人口的百分之十分之一,是为海南有史以来的最大的伤亡记录。日本侵略海南的这段时间,无疑就是海南历史上最暗的时刻!

  在战争结束70周年后的今天,人们对当年的战争以及战争所带给人们的伤害还有什么样的印记?在此,我想用我6年来随同海南岛近现代史研究会在海南岛进行的“现地调查”期间,所经历的一些事情和见闻,结合当今的一些现状,略谈个人二个观点。

第一、日本侵略犯罪歴史的可掩盖性
  人们常说:“历史事实是不可掩盖的”。但是,古往今来,历史上发生过的事情,并不见得每一件都是让世人知道的。比如,在考古学上,如果没有“线索”的存在,则“考古发现”将无法从何谈起。
  日本投降后,中国以及朝鲜半岛,本来应该进入在废墟上重建家园的时期,然而,命途多舛的人们,却再次陷入了几年你死我活的残酷内战。这样,记录和调查日军犯罪事实的宝贵时间给耽误了。中国大陆在解放后,因和台湾长期的分离和分治,故又造成了双方在意识形态上的严重对立,国共两党互相诋毁和掩盖彼此之间的抗战事迹,致使抗战那段历史的记载和研究存在着很多缺陷。另外,文化大革命以及最近的经济大建设,也使许多文物古迹,抗战史迹遭到极大的破坏!
  我和海南岛近现代史在海南进行“现地调查”期间,所看到的当年的日军侵琼遗址,个个几乎都没有被受到保护,其遗址遭到破坏的程度令人心疼和无奈。随便列举几个例子则有:
  1、海口公园的日军“慰灵碑”。
  2、海口日军的“南渡江铁桥”。
  3、三亚南丁村的朝鲜劳工殉难遗址。
  4、东方八所劳工殉难纪念碑。
  5、全岛各地的慰安所遗址等等。
  试想,若干年后,这些遗址都荡然无存了,我们凭什么向下一代说明这段惨疼的历史?

  澄迈桥头镇沙土垌12个自然村,于1941年农历6月12日遭到日本军屠杀,老百姓死难超过1200人。当中,福留村死亡人数最多,超过400人。多么惨疼的事情,村里人应该人人记得才对。然而,当我们进村问一些年轻人的时候,得到的答复往往是:“只听说当时日本人杀了很多人,但具体的你们要问老人了。我们年轻人,不懂以前的事”。
  澄迈县加乐镇常树村遭日军飞机轰炸和包村屠杀,殉难村民也超过200余人。和上面所举的例子相似,懂历史者,只是老人,而年轻人则一概回答不上来。是否等那些老人一过世,那段历史就会随同老人一起进入坟墓呢?

  综上,日本侵略犯罪歴史的可掩盖性存在于几个方面:
  1、日本政府的有计划、有预谋的美化侵略、否定侵略的一系列的行动,以致形成现在的明目张胆的篡改历史的逆流。
  2、战后乃至现在,对侵略者犯罪事实的调查和研究,不及时、不充分;早期对日本侵略者的清算不彻底,使军国主义势力得以复活。
  3、现在的年轻人不懂历史。
  请大家不要误解了,我这里所说的“可掩盖性”,并不是说它是“可以掩盖”的。我只是借它存在着“可掩盖性”的倾向,强调我们必须及早对历史遗址进行保护、并加快历史的调查和研究的步伐。

第二、日本侵略犯罪历史的不可抹杀性
  古语说:“欲要亡其国,必先灭其史,欲灭其族,必先灭其文化”。
  这句话用来形容日本军国主义的以“建设大东亚共荣圈”为幌子的对外扩张侵略行为非常贴切。因为日本的对外扩张侵略,是用人类最血腥的手段来实行的,它摧毁了所在国的文明和文化,给东南亚各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这种血腥的灾难,反人类的罪行,受害者怎么会忘却呢?
  在我们进行“现地调查”的活动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又一个纪念碑和墓园的建立,更让我们感到受害国人们铭记历史,不忘耻辱的强大力量。列举一些例子有:
  1、“旦场抗日遇难同胞纪念碑”,为纪念于1939年农历9月23日,被日军屠杀的东方
   旦场村93名村民而立。
  2、“500人碑”,为纪念于1941年农历6月1日,被日军屠杀的琼海博鳌镇大洋、北岸
   二村共499名村民而立。
  3、日本军人下跪谢罪雕像,是文昌流坑村凌先生为纪念于1942年农历3月6日被日军强
   奸凌辱后杀害的奶奶而立。同日,该村男女老少共72位村民遭到日军的屠杀。
  4、“燕岭坡殉难民众公墓”,为纪念于1945年农历3月1日,被日军集体屠杀于琼海中
   原的700余名平民而建。
  5、“三·廿一惨案纪念碑”,为了纪念于1945年农历3月21日,被日军屠杀的万宁月塘
   村190位村民而建。

  我们在“现地调查”中,发现了好多人们用当地方言创作而成的抗日民歌。这些民歌中,有一部分是述说日军残酷屠杀老百姓的经过,以及罗列了日军的各种犯罪行径等等。由于民歌的语言,浅显易懂,咏唱的格调也都是老百姓熟悉的旋律,所以妇孺皆会,影响广泛。这种用民歌咏唱来铭记历史的作用,其实并不亚于刻碑和立传。我们见到的民歌有:
  1、昌江县光田村鍾経倫用村话创作的:《光田村血泪史》和《泣歎血泡歌 鍾経倫家史》。
  2、东方旦场村用村话咏唱的《日寇惨殺旦場同胞 哀嘆長恨歌》。
  3、乐东县黄流镇孙恢尧创作的崖州民歌有:《日本军攻打崖县罪行》《日寇侵占崖县血泪
   案》、《日军血洗乐罗惨状》等等这些民歌。

  日本的对外扩张政策,其侵略的地域之广、时间之长、危害之深,世界罕见,给东南亚各国人们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他们所犯下累累罪行,铁证如山,罄竹难书。无论从那个角度说,他们的侵略犯罪事实是不可抹杀的,因为,这已经是世界的普世价值观。
  20多年来,日本政府,在修改历史教科书、参拜靖国神社、否定对他国的侵略和殖民地统治的道路上,严重背离了世界潮流。然而,任何想篡改历史的图谋,都是不会得逞的。日本政府不承认对外侵略历史,不向受害国人们真诚道歉,继续逆世界潮流而动,必将不断自取其辱。

  最后,请让我谈谈“现地调查”中,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一件事,这是文昌市重兴镇昌文村大屠杀幸存者李重发的故事。

  李重发先生的童年很悲惨。
  他10岁那年(1941年农历3月18日),昌文村全村的130余人中,就被日军包村屠杀、放火烧死了110人。他的父亲、大妹妹、2个伯父和2个伯母一家共6口人就在大火中殉难。幸免于难的妈妈带着他和一个月大的妹妹,因惧怕日军再次进村屠杀,故只好游走于外乡。有家不能回,有田不能种。四处漂泊的颠沛流离的生活,使小小年纪的他就已经尝尽了人世间的苦难。
  日本投降,昌文村的大屠杀幸存者们返回村内居住。
  回村之初,他协助大人,把当年被杀没有安葬而被野狗叼吃而散落四周的人骨收集起来,统一掩埋,立碑铭志。铭心刻骨的经历,使他对那段历史难于忘怀。他有较强的记忆力,长年以来,殉难者的名字,他口答如流。现在年岁大了,他怕脑子出问题,于是,把所有殉难者的名单记在记事本上。每次有外人来调查了解历史,他都充当一个义务解说员。
  李先生的脚虽然有点拐,但是他心灵手巧,任何活儿他一模就会,农村的技术工,如泥水工、木工,样样精通;而高雅一点的,如画画以及毛笔字,他一搁笔,从没有人敢嫌弃。
  70年代,以能工巧匠身份富裕起来的李先生在自家的庭院上建新房。新房的所有门窗以及房子墙壁上的所有美丽装饰图画等,都是李先生一人亲力亲为一一搞起来的。他在他家的中门的两边窗沿上,各画了一只美丽的鸽子,而在鸽子的下方也各题写了“和平”二字。
  当我们好奇地询问他,为何又画鸽子又写“和平”字时,他则深沉地回答说:“当年日本侵略海南,父被杀、室被烧、母带我和妹妹走山躲岭。家不能回,田不能种,无衣服穿、无东西吃,真惨啊!现在社会好,没有战争、和平了,我们想干什么都可以干。和平重要啊,没有和平,则什么也干不了。”
  一个战争受难者、幸存者,对“和平”表示出这样的珍惜和见解,实属正常不过。然而,通过画画和文字来表达,世上罕见!由此也可窥探到,当年老人所遭受到的战争伤害最深,感悟最切!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 南海出版公司編写組の3人の報... | トップ | 海南島近現代史研究会 第9... »
最新の画像もっと見る

コメントを投稿

海南島近現代史研究会」カテゴリの最新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