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思想

2010-11-26 12:44:57 | Weblog
普通人可以平凡,但思想不能貧乏。兩個叫花子到一家餐館討飯,老闆說:“出去,面價漲了,我哪來飯給你吃!”一個叫花子知道沒飯吃,到別的地方討去了。另一個叫花子卻追問老闆:“雞蛋價漲了嗎?”――因為他的破廟裡有討來的雞蛋。 “漲了,高出原來的兩倍,你這個叫花子,要販雞蛋?”這個叫花子立刻跑回破廟把自己的雞蛋賣了,用換來的錢收購其他叫花子討來的雞蛋,其他叫花子爭著給他賣雞蛋,從來不考慮他用雞蛋幹什麼,一個月以後,這個販雞蛋的叫花子成了鮮蛋收購店的老闆,他的同伴們卻仍然抱著討飯棍躥街。弟弟大學畢業不服從分配,我說他大學白上了,他說:“百萬富翁變成叫花子後,一兩年就不是叫花子,因為他交了些百萬富翁做朋友,更重要的是他有不當一輩子叫花子的思想。”弟弟現在日過得熨帖,是大學教育給了他思想,他是思想的強者。

同學兩口子鬧矛盾,都想取得孩子的理解,各自在孩子麵前絮叨自己的不容易,對方的不爭氣,結果孩子不知所從,學習成績一落千丈,還不時逃學,只得向我討招。我批評他們不動腦子,谁愿意聽別人老說自己的親爸親媽不好?他們明白了我的意思,改說對方不容易,專挑對方的優點在孩子麵前誇獎,最後都贏得了孩子的尊重,兩口子的關係也緩和了,現在一家三口,其樂融融。

女孩子上學時單純、愛美、善良,連走路都怕踩死螞蟻,別人砍樹她能感覺到“樹會疼的”,她們最喜歡用鄙夷的目光罵周圍的人素質低,沒文化,沒品位。可一旦成了婆姨,生活的柴米油鹽醬醋茶就會把她累垮,你仔細研究,婚後的女人先從品位上倒掉,他們垮台的第一步是追風,不願意看日出,記不起翠鳥的顏色,聽不見小河在唱歌,腦子裡想的多是時裝架子上的款式和色彩,化妝品的“奇特”功效。街上流行紅裙子,長腿、短腿、粗腿、細腿、退、白腿都穿紅裙子;流行爆炸式髮型,圓臉、扁臉、長脖子、短脖子都“爆炸”。追風是傳染病,得了追風病的人最沒有“思想”。沒有“思想”生活就庸俗了,攀比的對像也俗不可耐。高中時和我同在文學社的一位女生,才華出眾,當了某雜誌社的編輯,按說不俗,結果見了我開口股市,閉口行情,說當了媽媽的女人都腳踏實地了。這“腳踏實地”其實是已經庸俗了,庸俗的背後是沒有思想了,開始追風了,她那個作家夢也永遠是個夢了。奇怪的是她的生活切合實際了,品位卻降低了,整天絮叨絮叨,作家丈夫和她離了,後找了個經理丈夫包二奶了,幸福並沒有因為她的“腳踏實地”而光臨,反倒揮手和她作別了。沒票子,沒房子,沒車子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沒腦子。

你要乾一番事業需有思想,要過較高質量的生活還得需有思想,思想好比汽油,飛機要上天需用它,汽車要奔跑需用它,儘管有了它不一定就能飛、能跑,但飛和跑首先得用它,因為它能提供飛和跑的力量。

ジャンル:
ウェブログ
コメント   トラックバック (3)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 看NBA有感 | トップ | 孝順不是義務 »
最近の画像もっと見る

コメントを投稿

Weblog」カテゴリの最新記事

3 トラックバック

江南有桑 (蘆葦風)
  江南好。江南有桑。<br />  桑有纖弱的身子,纖長的頸,纖秀的臂,纖美的足。桑住在小鎮,小鎮依河而建,小河匍匐逶迤。?昏時桑提著白裙,踏過長長的石階。?昏的河水是粉色的,河面上似乎洒了少女的胭
江南有桑 (蘆葦風)
  江南好。江南有桑。<br />  桑有纖弱的身子,纖長的頸,纖秀的臂,纖美的足。桑住在小鎮,小鎮依河而建,小河匍匐逶迤。?昏時桑提著白裙,踏過長長的石階。?昏的河水是粉色的,河面上似乎洒了少女的胭
江南有桑 (蘆葦風)
  江南好。江南有桑。<br />  桑有纖弱的身子,纖長的頸,纖秀的臂,纖美的足。桑住在小鎮,小鎮依河而建,小河匍匐逶迤。?昏時桑提著白裙,踏過長長的石階。?昏的河水是粉色的,河面上似乎洒了少女的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