広告

※このエリアは、60日間投稿が無い場合に表示されます。記事を投稿すると、表示されなくなります。

在我的童年的尾巴上

2011-06-14 14:45:54 | Weblog

一個人的一生會走多少路,這是一個問題,一個我永遠不會知道答案的問題。每次走在那小學六年級走了整整一年的路上,我也心裡總會浮現出些許的疼痛;這種疼痛沒有來由的蔓延,讓我一次又一次地感受到了窒息。生在農村,對我來說,用自己的雙腳丈量山峰的高度,是我重複了很多年的勞作。在老家,傳統的農耕時代的痕跡還未退去,貧瘠的土地沒有留給我們什麼可以耀的資本,於是,我們的行走也是用腳一步一步來完成的。

年歲漸長,生活改變了許多,有多少逝去的歲月,再也無法回首,曾經兒時的遊戲,在現在看來,遠沒有工資的長重要。在紅塵俗世中討生活,就連我的文字,也沾染了太多世俗的氣息。每當我的手指在鍵盤上勞作的時候,,總感覺有些影像在我的腦海裡面閃現。那是我的曾經的疼痛的記憶。雖然依舊很久很久了,可是這些物事依舊沒有被歲月銷蝕,相反,在我的思維的盒子裡面,愈發膨脹了起來,佔據了屬於我的全部的空間。

月亮還沒有落下,星星依舊在天際調皮地眨著眼睛。透過暗淡的星輝,草葉上的露珠明亮著,也藉著月兒和星子的光輝,不停地閃爍著。

那些調皮的水之精靈,在大的樹葉上滾來滾去,想要找到一個合適的姿勢靜靜地躺下。我無法從外貌上分辨出它們彼此的差別,在我十一歲的眼裡看來:它們,都有著空靈的質感在它們圓潤的肌膚裡面冷氣,每一個納米的空間都充盈著早晨特有的清涼;在葉的上面,它們沒有固定的姿態,他們用自己的輕柔,撫慰著葉們毛毛躁躁的性格。所有的葉都靜靜地,就那麼靜靜地呆著,生怕一不小心,傷害了懷裡面的可人兒。

樹下的草上也懸掛著一粒又一粒的晶瑩。它們用自己的微弱的力,把一片片草的葉子壓彎了。彼此之間遙相呼應著,草的葉子也隨之顫動著,似乎要將身上的重負甩下,可是卻又不忍心傷害那一片晶瑩剔透的柔情,於是,他們就一遍又一遍重複著同樣的動作,在太陽還沒有升起之前,它們就一直顫動著,就那樣地顫動著。

我把手伸到葉的中央,想去感受一下那粒粒晶瑩送給葉的柔情,可是當我的手指觸碰到那些清涼的時候,所有的圓潤一下子破了,它們再葉的鋪散開來,我們的手指感受到了早晨獨有的涼意,還有一絲絲的柔滑,那是一種比絲還要細膩的柔滑。那些碎了的晶瑩,在葉的表面蔓延開來的同時,也順著我的手指爬升起來。

我的腳觸碰到了路邊的草,我的干涸的鞋面也潤濕了起來。那些垂在草尖的珍珠,在我這個龐然大物的侵襲下,一顆顆地墜了下去,在地面上發出輕微的聲響。然而,在我的心裡,卻沒有絲毫毀滅了美的愧疚,我所關注的是天邊的太陽,我要在太陽升起之前,趕到我的目的地,被稱為學校的地方。

我不知道我曾經錯過了多少美好,也不知道我曾經毀滅了多少露珠單純的夢,但我知道,在我的童年的尾巴上,有它們一直陪著我走過。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 依舊在自己的原罪中 | トップ | 面對我們萬紫殷紅的夢 »
最新の画像もっと見る

コメントを投稿

Weblog」カテゴリの最新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