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Stray Birds Sq.

夫龍之為蟲也,可繞狎而騎也,然其喉下有逆鱗徑尺,人有嬰之,則必殺人。

“想做法師,哪怕是最蹩脚最愚蠢的法師——只要是法師就行了……”。——斯布雷斯《塔希裏亞故事集-天賦》

広告

※このエリアは、60日間投稿が無い場合に表示されます。記事を投稿すると、表示されなくなります。

Mark

2011年12月22日 10時18分14秒 | 日記

 

——“虽然不知道这是你从哪儿学来的台词……”亚瑟轻抚着男友的脸颊:“不过我就满足你的愿望好了~”

 

  这是阿尔弗雷清醒时候听到亚瑟说的最后一句话,然后目送亚瑟走了出去,再次出现在卧室门口时候已经换上了阿尔弗雷送他的那套充满恶作剧趣味的圣诞节礼物——粉色的连身护士服紧裹住亚瑟身体,女装勾勒出不属于女性的线条,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没扣起来的两粒纽扣将大块胸口暴露在阿尔弗雷的视线中,如果是女人的话,估计现在露出的就是乳房吧。没能被短裙裹住的两条裸腿充满诱惑的在阿尔弗雷的面前晃来晃去,丝毫不在意被视奸的亚瑟转身关上房门渡到阿尔弗雷的床边低头朝着躺在上面的男友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你感觉如何?”

  “超——棒”赞美着男友的特殊服务,阿尔弗雷顺势大手摩挲起亚瑟露在裙子下面的大腿,:“你里面——该不会又什么都没穿吧?”

  亚瑟哼了几声,似乎很满足男友现在的一切反应。抬起被摸的那条大腿单膝跪在床上,一只手撑在男友耳边,另一只手在男友的肚脐附近打了几个圈,然后俯下身将那只不老实的手一路从肚脐滑到脖子轻捏住阿尔弗雷的下巴,脑袋也顺势凑到阿尔弗雷的面前,一双绿色的眼睛眨了眨,最后咬上了阿尔的耳朵:“你要不要确认一下……?”

 

  这一信号差点让阿尔弗雷从床单上一蹦而起,但被亚瑟算好一般迅速压回到床上。之后亚瑟重心一偏干脆跨坐在阿尔弗雷的腰上才算是把对方钳牢,护士短裙因为这个坐姿彻底退守到了腿根的边缘,隐隐约约还能看到胯间隆起之物。阿尔弗雷的视线从腿部挪到亚瑟的脸部——果然,微微喘气有些迷离的亚瑟微红的面孔还带着一丝害羞。

 

  “你脸超红哦——”阿尔弗雷调戏着亚瑟说,顺手又解开护士服的一枚扣子:“很热吗?”

  “我对自己的情况很了解,反倒是你,脸色也从刚才开始就红了起来呢……发烧了吗?”俯视着阿尔弗雷的亚瑟摸了摸阿尔弗雷的脸颊:“要不要不先做个体温检查~?”

 

  虽然有些不明白什么体温检查,阿尔弗雷从小就超级讨厌做身体检查。生怕亚瑟拿出什么奇怪的道具来,盯着亚瑟的手势阿尔弗雷却发现亚瑟没有丝毫要拿东西的意思,只是屁股向下挪了一步,脱起了阿尔弗雷的裤子。

  “亚瑟??”

  “病人不要随便动,让我来吧~”亚瑟一边麻利的帮男友解皮带一边抬起眼睑瞄了阿尔一眼,顺便附送了一个扯起嘴角。接着阿尔弗雷觉得下身一阵骚动然后——整个小弟就暴露在了亚瑟的眼前。捧起阿尔弗雷的性器,亚瑟似乎对他的状态略有不满似的撅了撅嘴,吸了口气,吻了上去。

 

  阿尔弗雷也不是第一次领教亚瑟的口技。但仍旧忍不住感叹工口大使出众的技术。整个脑袋埋在阿尔弗雷双腿间的亚瑟,半闭着眼睑仔细舔舐着阿尔弗雷阴茎上的每一条沟壑、亲吻每一根纹路。双手也没闲着揉搓着阿尔弗雷的阴囊。头发、鼻子、呼吸、一举一动有意无意的骚弄着阿尔弗雷的性器与感官。随着阿尔弗雷性器的逐渐勃起亚瑟喘息的声音也越来越响,他将整跟阴茎含在嘴里,又吐出来,分泌物粘满性器,发出吧嗒吧嗒细小的声音。阿尔弗雷喘着气伸手去撩亚瑟的前刘海,亚瑟的睫毛颤了颤,含在阿尔弗雷的性器一门心思的为男友口交。

  撩起刘海以后,自己的阴茎插在亚瑟嘴里的样子一览无遗——犹如摄像机一般想要将这淫绯的场面全部记录下来,光是看着就能让阿尔弗雷兴奋起来了,所以再亚瑟再次吐出那根肉棒,勃起的程度已经相当的客观。亚瑟也想很满意自己的成果的样子亲吻了一下阿尔弗雷的雄起之物,直起身子稍微动了动腰。两条腿仍旧跪在阿尔弗雷的两侧,眼神居高临下落在犹如鱼肉任人宰割的躺在床上的男友:“体温——测量,配合一点哦~”

  接着掀起那条碍事连身群的裙角,

Comment

新刊打樣來了

2011年12月09日 01時19分00秒 | 日記

曬一下~新刊打樣們~~

有興趣這裡:http://doujin.bgm.tv/blog/22766

參加完北京CD6以後回來參加CF2,然後是明年的CC10和CP9~

CF2希望能再出一張明信片,打算迴旋企鵝罐里高倉家三兄妹的,如果來不及就拖到CF2發,如果趕上了我去北京前,CF就爭取出張FATE/ZERO里韋伯和大帝的~

聖誕節還想寫4000字的黃色小說,小護士的!

明年的計劃是CC10趕上一份亞瑟夢遊仙境的明信片套組,大概4~5張。然後兩份無料PAPER,米米英和米英英的~❤

到2月CP9就趕新刊了……雖然沒想好,可能會繼續跟著本家出聖誕節/新年梗的本,也可能會出大大VS腦殘粉2吧~頁數會加哦~之前都是7P,這次想一口氣加到12~13P……希望能學會畫跨頁~~~。

那麼,我繼續準備去北京啦~~/

Comment

TAG

2011年11月18日 18時31分50秒 | 日記

這次打算月底去北京時候出的一張三折免費PAPER。寫的2000字KQ文,配小花邊圖(?)。

待修改,有興趣可以看看~~=w=。名字還沒想好orz

==========================================

  从遮天蔽日的森林里渐渐能看到天空的颜色了。外面的各种活物的声音也开始多了起来。也许是因为看到了天空的关系,也许是离首都的距离越来越近的关系,总之,外面的傻瓜居然开始唱起了歌来了。然而亚瑟的心情并没有因为天空的出现稍微变好一些。从坐上马车开始他就一直在后悔,而外面的那个傻瓜的歌声更让他烦躁。 

   “吵死了!”亚瑟拉开窗帘对着外面狠狠一瞪。卫兵们都习惯了这场景,只有傻瓜本人接住了亚瑟的瞪眼。亚瑟深深觉得骑在白马上的不一定是王子……不,就算他真的是个王子也一定不是那种童话里的王子——阿尔弗雷迎着亚瑟笑了起来,好像亚瑟脸上有什么特别好玩的东西一样。

  “你要不要也下来骑一会儿马?”

  “不要”

  “虽然没有多余的马了,不过可以和我骑同一匹哦~”阿尔弗雷指了指自己的华丽坐骑,脸上的表情俨然在说:和王子同骑一匹骏马是多么威风的一件事情啊!~☆

  “好好听别人说话。”亚瑟扭头拉上窗帘重新坐回到座位上,把头靠在车厢的隔板上继续思考他到底是怎么会答应阿尔弗雷离开森林的。

 

  ……居然因为几句花言巧语……就这么出来了,还什么帝国魔法学院的新院长,简直乱七八糟。

 

  好在外面那荒腔走板的歌声总算是停了,连马车也停了下来。感到车厢外一阵骚动,正准备起身的亚瑟却被打开的车门挡回了座位上。阿尔弗雷钻进来,关上车门坐在了亚瑟对面。等他坐稳了以后,马车再次踏上旅程。

  “怎么回事?”

  阿尔弗雷耸了耸肩膀:“骑马骑累了。”  踏着马蹄声和车轴转动的声音,耐不住安静的他过了一会儿又继续说道:“我们大概再过两个晚上就能进首都了。”

  “……嗯”不知道是同意他的话是纯粹吱声表示自己在听,总之亚瑟算是从喉咙里憋出了一个音节作为回应。

 

  靠在车窗上佯装安静的看着窗外的树木,渐渐地亚瑟发现盯着自己看的阿尔弗雷真的让人浑身不舒服。

  “我说你能不能别盯着我看?”

  “那让我坐你边上。”阿尔弗雷指了指亚瑟边上的空挡,接着也不等回答就乐呵呵的一屁股坐了过来。感到一只巨大的屁股挤了过来亚瑟皱了皱眉头:“死胖子……”

  “HERO不是胖,是结实哦~”阿尔弗雷抬起亚瑟一只胳膊:“像亚瑟你这种就太……”

  “喂喂”亚瑟急着把手抽回来,却发现阿尔弗雷的力气极大,自己的胳膊被拽在他手里完全纹丝不动。

  “太瘦了……嗯?”发现亚瑟在挣扎,阿尔弗雷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粗眉毛脸色越来越红。

  “干……干什么!?”亚瑟忍不住喊道。这才让阿尔弗雷放了手。

  “你反应还真够大的。”

  “不行吗!?皇后陛下没教过你不可以随便和不熟悉的人身体接触吗!?”

  “哦~我母亲很早就死了。现在只有我和马修两个人。”

  “!?”没想到会听到这个消息,刚才还怒气冲冲的亚瑟瞬间语塞,楞了两秒才像做错事一般低下头来:“原来皇后陛下她……”

  “……嗯,在你离开以后不久的事情~”

  “阿尔弗雷,我……”这意外的对话让亚瑟不知所措,搜索者要说些什么。

 

  “不过亚瑟也好过分呢。”阿尔弗雷像要活跃气氛般用眨眨眼:“什么不熟悉的人,明明以前就认识了~”

  “那也是好久以前了,我们至少快五六年没见面了吧。”

  “五年十个月十五天。”阿尔弗雷笑了来:“能顺利找到你真是太好了”

 

  惊讶于阿尔弗雷对这种事情的记忆力,抬起头的亚瑟才发现之前自己只是惊讶于曾经小小的少年王子如今已经成长为一名帅气的青年,而面对这个微笑,亚瑟才想起来——这名青年现在已经是这个帝国的新皇帝了。

 

  一阵折腾的两个这才稍微安静了一点,阿尔弗雷顺手玩起了亚瑟手心。

 

  “你会帮我一起保护这个帝国的对不对。”虽然是疑问句,但是用的却是肯定句的语气。被攥在手心里的自己的手也不知为何难以抽出,亚瑟只能嗯哼着点了点头。

  看到亚瑟点头,阿尔弗雷才露出满足的表情,本来挤在亚瑟身边的身体更进一步的挤了过来,在被压到车厢上的亚瑟发出抗议的声音以前,阿尔弗雷捏住亚瑟的下巴一口吻了上去。

  “!!??”完全没搞清楚状况的亚瑟只感到嘴唇一阵湿软,阿尔弗雷像事先演算好一样贴上亚瑟嘴唇,舌头长驱直入伸进亚瑟的嘴里搜索了一圈,最后狠狠吸了一口才依依不舍的离去。留下亚瑟一脸惊讶连反抗都没有的表情。

 

  重新拉开距离,阿尔弗雷看样子是想等亚瑟的反应,难得的只是楞盯着亚瑟而没有因为安静而吵闹。车厢里的空气僵持了几秒,靠在车厢上的亚瑟才有了反应,无视阿尔弗雷的存在一般敲了敲车厢示意停车。然后在对方的目送下摇摇晃晃的开门准备下车。

  “你去哪里!!?”

  “尿尿”

  “我也去!!”

  “滚”

 

  留下一个身影“碰”一声的碰上车门,阿尔弗雷看着绝尘只能坐在车里拉开窗帘乖乖的示意卫兵跟过去。

 

  等着亚瑟回来,坐回座位上的阿尔弗雷不由得笑了起来:马修知道的话,一定会惊讶的说不出话吧。还好,再有两天我们就能回首都了——阿尔弗雷看了看对面的空座,没错——亚瑟,“我们”就快要到家了。  

Comment

∑(= w =;)

2011年10月17日 16時42分09秒 | 日記

  距離我上次更新有兩個月之久了orz

  因为完全泡在微博上啦>口<。

 

  有興趣的可以來加一下喲~對內嘀咕:digu.com/daliang31

                         對外新浪:weibo.com/daliang31

 

   準備參加CP9,還想去北京參加CD6.做了無聊配布的明信片↓。

SWEET DEVIL!!

 

最近回歸開始追片,突然冒出來好多續作、翻拍等等……2012要來了嗎= =。還是說,其實我更希望這是日本動畫黃金時代的回歸(笑。

LAST EXILE真是太棒了迪奧撒嗎!!可是魯西奧拉不會回來了吧Q_Q。

在追的片:

 

⊙二次元

The IDOLM@TSER 2011

Fate/Zero

Hunter×Hunter 2011

Last Exile-銀翼的飛夢

迴旋企鵝鼓

未來日記

⊙三次元

The Big Bang Theory SEASON5

Merlin SEASON4

Downton Abbey SEASON2

 

 

其實爲了CP9還有東西在做哦,不過等我搞完了再說~(希望不會窗orz

Comment

~SWEET DEVIL~

2011年08月20日 20時57分17秒 | 日記

馬克筆練手的東西,SWEET DEIVL~但是顏色畫錯了!!應該是紅頭髮的英啊orz。

嘛,雖然家裡沒有紅色的馬克筆……|||||||等我去買!!

想畫阿米畫不出呢……超苦逼(撐臉。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