広告

※このエリアは、60日間投稿が無い場合に表示されます。記事を投稿すると、表示されなくなります。

第一章(25/4更新,下次更新後完第一章)

2008-04-25 01:15:17 | 自作小說 「曉」
先聲明一下

在本作所登場的人物,故事,資料等均為虛構(機場等的介紹除外)。
所有故事中的飛行技巧等全部均為虛構的,簡單來說就是假如有精通飛機的人士看到一些未必真確的消息,請不要插。多謝合作。




關於25/4更新
總算是作到把飛機降落了,希望大家不會嫌內容過少(笑)
預定寫一寫麻生對曉翔的感想預300字後,便會完第一章進入第二章了。
第二章主要是講述關於那位缺席的原副機師唷。
希望看「親情」的請勿錯過!



第一章

我被帶進了機師及機艙服務員的休息室。航空公司當真沒有待薄員工們,這裡能比得上貴賓室。
剛才的長髮女子替在場的其他人跟我互相介紹。她說自己的名字太羞人,讓我叫她江小姐就好。正當我想說「沒關係」時,身邊的人卻大笑起來,還有一人湊近我耳邊說甚麼「她的本名我知道哦,要說給你聽嗎~」之類的。可是既然別人不想說出來,追問的話會顯得自己不禮貌,於是我婉拒了她的好意。


我第一次飛行的班機編號為SL507,機長為剛才休息室都在場的日本人 麻生宗一郎。雖然名字聽起來是個很嚴苛的男人,實際上卻是一位幽默的男人,廣東話亦出奇地說得好,除了一些俚語以外的都會,不說也不知他是個日本人。
至於副機長,不知為何到現在都還沒來。正當我想著「電視劇裡風趣的副機長通常都配上沉默寡言的機長,倒轉也會是這樣吧」時,剛才的江小姐衝出進來。
「大件事了!副機長突然說不來了!」
「身為副機長可以這樣的嗎!」
我大喊。可能其他人已經對這淡化了,但剛剛才畢業的我知道,機師臨場缺席是「絕對」不能容忍的事。
「嗯。我也這樣認為,稍後一定要給他處分。可是現在的要務是,副機長由誰來頂替!」
麻生先生最後一句的語氣就像在說動畫的次回預告。
「所以,曉翔,就你了!」
這時我冒出兩種驚諤。第一種是麻生他直呼我名字,第二種就是我才幾個月前在飛行學校畢業今天我的身份本來只是隨飛機的附送品那知副機長竟然缺席使我能在工作第一天就能成為副機長這算是因禍得福嗎我看不是吧。
一時間我的思緒就如上一段般凌亂。正當我想說「怎可能找我」時…
「現在候補的就只有你了。」
麻生說道。我頓時無言。
「更何況,你是考到九十三分的天才耶。曾考到這個分數的就只有…..」
雖然是一剎那間,但我察覺到了。在場的所有人在這剎那,均露出悲傷的神色。可是下一剎那:
「無錯…. 就只有『他』呢。」
眾人又回復原來的樣子。
「...好吧。SL507的副機長就由我來當吧。」
總是覺得都是因為自己才讓眾人勾起傷心的回憶。面對以上的罪疚感,我決定答應麻生。
希望我能不拖累麻生。


我看了一下這次飛行計劃(Flight Plan) 的簡介。
本次的航機編號為SL507,由香港飛到中國大陸的首都北京。
航程需時大約兩個小時。預定時間十時三十分起飛。

現在是九時半。距離起飛時間尚餘三千六百秒。
跟剛剛回來香港的機長打過招呼後,我們便到機上駕駛艙檢查。
「我看看檢查清單… 右翼訊號燈…無問題。水平儀表…」
「喂,你!」
麻生呼喝著我。
「檢查引相關的儀表可是最優先的啊。果然見習就是見習,駕得出色又如何,整備不良的話,多有能力都…」
我真想說「閉嘴!」。我希望永遠不會再發生空難,雖然這是個遙遠的夢想。可是這家伙卻……
但再想想,他並沒有說錯。我的確是在檢查方面疏忽了。我向他端正地說了一聲「非常抱歉」。
「哈哈哈,你果然很有趣,哈哈!」
麻生竟然大笑起來。你好歹也尊重一下我好不好!
「我剛剛說的可是騙你的哦。我每次跟拍檔檢查儀表時,我都負責引的哦。你知道為甚麼嗎?其實我是個引迷,只要聽到引『轟隆轟隆』的聲就會很雀躍的了,就像之前…」
我開始不想聽下去了。


到了十時十五分,閘口開放給乘客上機。雖然比預定遲了十分鐘,但聽麻生說這是正常的,「準時才奇怪呢!」。
確認乘客到齊後,機艙服務員透過話筒告訴駕駛艙。麻生按下全機廣播鍵,大概說這次航程的入門資料,以給自己跟我的名字。要自己說「我是本班航機的副機長 郭曉翔」還是太早了吧。
再按一下播放航機安全須知的短片的鍵。然後緩緩把飛機駛到跑道旁的馬路中。途中跟控制塔的對答倒也沒出現任何失誤。
跟據控制塔的通知,我們可使用的路道為向東的07L跑道。順帶一提,跑道是以方位角命名的,所以07算是東北偏東的跑道。而L就是為了大部份像香港機場的其他機場般,有兩條互相平行的跑道而加上去的,意思非常簡單,就是左邊(Left) 的意思。
由於跑道還有一架航機在「排隊」,於是按照以往在學校講課時的做法,在距離前面航機約五十米的地方,把飛機停下。
大約兩分鐘後,跑道便清場完成,駛進跑道中心的我,再三向麻生及控制塔確認後,我便緩緩把四支控制引功率一拼推向前。
飛機緩緩地向前奔馳起來——應該說是「看似緩緩」,實際上機內人員感收到的加速力比機外人員看到的大得多了。
飛機的速度愈來愈快。我則留意著速度計。當速度計的指針到達指定數字時,我便把操縱杆拉向自己的方向。
飛機爬升起來了。與地面雜物摩擦所做成的震動頓時消失。感覺到的重力也在調整機鼻的幾秒間漸漸大。
機鼻呈45度角,向上爬升。經過一至兩分鐘,飛機到達約三千尺高的天空。雲層早已穿越了。這處的風暴是一片藍天,騰雲駕霧的景色。
飛機師可無暇觀賞這些。我把操縱杆適量推向左邊,然後拉起。這是讓飛機轉向的基本操作。
飛機往左邊轉了。基本上乘客只會感受到加了的重力,可能會認為「又再爬升了」,也可能有乘客察覺到「雲層在飛機的正左方」。實際上這是因為轉彎時的離心力把向左傾的力抵消了,所以身體感覺不了正在轉彎。
「幹得不錯嘛,曉翔。」
麻生對我讚道。我只敷衍地回應了一些類似「一般吧」的說話。


我在飛機轉彎過後,往上爬升了約七千公尺。然後除了降落前二十分鐘以外就沒有甚麼需要人手操作了。於是我開啟了自動控制(auto pilot)。科技真是一日千里,機上的自動控制比起當年我在書局偷看的飛行相關書籍中說的,效能實在強多了。



麻煩事來了。在起飛後一小時十四分鐘後,我們收到了通知,指北京正在颳起沙塵暴。
正當我打算向麻生提議轉飛別處時,麻生卻擅自回應北京首都國際機場的控制塔說「沒問題」。
「喂,你這傢伙在幹甚麼呀!」我斥道。
他卻回答說:
「這只是很小的沙塵暴。甚至飛行手冊也說沒問題。」
手冊上寫著的是「在緊急情況下」呀!可是他沒有理我的反駁,續道:
「將來的你一定有機會遇到這種事情。在此之前你必須學習實際應對。」
我又無言了。他是想讓我變得「更強」嗎?還是只不過想見識93分的飛行技術?
我盯著他的臉。剎那間,我知道了。一定是前者。他擺著的是一副「我對你有信心」的表情。
現在我心意已決。我要穿過這沙塵暴,降落在北京首都機場。不是因為要「逞強」,而是要「變強」。
絕對不會再讓任何人,遭受到父親生前遭到空難,被幾萬度高溫燃燒的痛苦。
「我了解了。」我對著麻生,只有說出這句話。雖然短促,但他一定能領會到-----
我要「飛翔」。


現在距離降落只有約十分鐘時間。我透過廣播告訴乘客,機外正在颳沙塵暴,窗外的視野將變得模糊,機體亦會持續輕微震動。
漸漸,機體的震動幅度愈來愈大。我們突入了沙塵暴內。我小心翼翼地握著操縱杆。
我操縱飛機展開了減速用的襟翼。飛機對沙塵的防禦力並不高,假如遇著較大粒的沙塵撞擊機身或機翼時,機身或機翼便會磨損。因此減速用襟翼不可長期使用。
我不斷調節著襟翼的展開幅度,同時也要顧著機身的穩定。一般這種複雜的動作都是機長副機長兩人互相協力進行的,但此刻麻生只有瞪大眼盯著我。
儀器表示飛機已經到達約二百米的高度。於是我打開起落架。
起落架是跟襟翼完全相反,能抵受頗大衝擊的東西。但是這種非流線型的東西多少都會影響到機身的搖擺幅度,因此我要更用心控制著操縱杆。
現在飛機已經跑進了跑道範圍內,隨時都能著地。我鎖定襟翼,雙手握著操縱杆。
跑道跟起落架瞬間摩擦產生巨大的聲音。飛機正式碰到地面了。可是現在並不是鬆懈的時候。我啟動起落駕的制動剎車系統。飛機在七秒間由三百多公里的高速降至一般汽車的速度。
飛機已經成功降落了。麻生甚麼都沒說,只對著我展現微笑。

實在太滿足了,讓乘客安全到達天空的另一端。

(つづく)
コメント

序章

2008-04-19 01:10:51 | 自作小說 「曉」
這是一個飛機師的故事。介紹完畢XDD
其實點子是早上乘巴士回校時想到的。
寫小說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辛苦榨出來的文章,回頭看看原來少字。
就例如以下的序章般,只有頂多八百字,我卻寫了兩個半小時(雖然是一邊上網一邊作的啦)
第一章目前字數也是約八百字。
我預計要作到八千才能把第一章完掉吧(喂..)
另外排版請不要介意,我在MS Word每一段留的空位都無法到這邊XD
廢話少說,本編就在下面:

====================================================================================================


曉 序章

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
鬧鐘響起了。證明現在是五時吧。
我立即起床及按掉鬧鐘。換著是平時的我的話,我看會直接把它直接抓起拋出,然後繼續睡吧。
為甚麼我沒有這樣做呢?那就是因為,這天是我少數絕對不能遲到的日子。
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的日子。「因為這是一份高薪厚職,所以絕不能遲到!」,如果你以為是以上原因的話,很遺憾你猜錯了。雖然還算是高薪厚職啦。
「我的工作可是背著重大的使命」,以上才是真正的回答,而且是認真的。
我的工作是一間航空公司的飛機師。正確來說只是見習飛機師啦,幾個月前才畢業。
我換好衣服,獨自一人離開住家。


我家離機場大概有兩小時的車程。老實說,我覺得這真的很麻煩,可是現在的我要搬家的話,在財政方面跟本沒可能。至於宿舍,我就是不想搬去住。原因我也不知道。
回過神,巴士剛好經過青馬大橋。那是全球最長的行車鐵路雙用懸索吊橋,以及全球第六長的懸索吊橋。大橋全長為二千一百六十米。
之後的十五分鐘我都在聽著音樂。終於到了,香港國際機場。


香港國際機場設有近一百個停機坪,每年可處理旅客五千萬人次及貨物四百萬公噸。是一個多次獲得全球最佳機場殊榮,香港人引以為榮的國際機場。
我所屬的航空公司,總部設於五樓,即辦公室樓層的其中一處。這可是身為見習飛機師必須知道的事情之一。
話說那裡真的是像「傳說」中一般的大。該層東邊跟西邊各有一座升降機及扶手樓梯。從一邊緩步走到另一邊,大概要花五分鐘吧。幸好指示充足,加上我的方向感還不算差的關係,一下子就到達門口了。
「呃…我是新來的見習,郭曉翔…..」
我向櫃台前的服務員說道。她是一個說可愛又不是,樣子醜又不是,總之就是平平無奇的一個長髮女子。
「啊,你就是郭曉翔了吧!我在上頭聽說了。聽說你在模擬飛行的成績比其他人高達兩倍耶!」
無錯,當時我的成績為九十四分,是全班最優秀的,連教練也對我大加讚賞。
「耶…過獎了,以後還請多多指教。」
有時還是謙卑一些比較好。
コメン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