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写真付きで日記や趣味を書くならgooブログ

広告

※このエリアは、60日間投稿が無い場合に表示されます。記事を投稿すると、表示されなくなります。

我那無恥、愚蠢又可憐的親媽

2016-11-23 15:19:32 | 日記

我那無恥、愚蠢又可憐的親媽

這是一個狗血的故事,似乎每個人都是無恥之人。先說說我的親生母親,我對她又愛又恨。我的外公外婆只生兩個孩子。 這是一個狗血的故事,似乎每個人都是無恥之人。先說說我的親生母親,我對她又愛又恨。 我的外公外婆只生兩個孩子,就是我媽和我小姨,從小我外公就會因為沒有兒子為借故毆打我外婆,說我外婆讓激光脫毛他斷後。農邨人,重男輕女,家暴,這些事從上上代就開始發生了。 然而我媽從小很勤快,雖然不醫學美容會讀書,早早就出來工廠上班,到在工廠,一直是頭幾名,肯吃苦,優秀的員工。我小姨,特別會讀書,從小到大,獎狀無數。就是這樣的兩個女兒,我的外公還不滿意。 在我親媽快19歲的時候,決定讓她留在家。於是就找了一個從山上,窮的會餓死的小夥子做倒插門,跟我媽結婚(對,就是我親爸),當時在整個農邨就是這樣,你一定要有兒子,沒有的話,也要招一個上門女婿,生一個孫子。 我媽跟我爸,也是草草見了一兩面,覺得我爸長得眉清目秀,就一起了。本來是不是應該皆大歡喜的結局呢?沒有,因為我出生了,我只是女孩子而已。 出產房的時候,我外婆很高興,母女平安就好,我外公沉著臉,說又是一個賠錢貨。而我的親爸,接過我以後就說,女孩子啊?護士說,你不抱抱嗎?我爸就說,來,叔叔抱抱~這話剛好被我出產房的親媽聽到,瞬間就炸了,覺得我親爸侮辱了她,後面一直拿這個梗冷嘲熱諷我爸,總是對我爸說,你就是個倒插門的,沒有我們家,你早就餓死了(呵呵,當時我家也窮啊,真不知道我親媽哪來的自信)。時不時就這麼嘲諷,我媽的態度,也有我外公外婆的默認,因為我親爸,真的是除了長的好看,其它都沒有用。 在這樣一個。周圍都不是自己親人的情況,總是被嘲諷沒用的情況,我親爸在崩潰下,出軌了…… 和小三出去看電影,被買菜的外婆路過看到了。我外婆當時才四十多歲,特別有力氣,當場一個人對打兩個,完勝!畢竟誰看到女婿出軌都原諒不了啊,鬧到家裡了,我親媽又打了我親爸,覺得我親爸真不是個東西,我爸受夠了,說離婚!輪我親媽傻了,那個時候是90年代,誰希望自己是離異的?我親媽不肯離婚,我親爸就跑了,真的就跑了,後面我親媽主動去找他,我親爸都不回來,他說受夠了,然後我親媽說,那我們的孩子呢?你就忍心念念從小沒有爸爸?我親爸就說,一個小丫頭片子,我根本就不稀罕。後面我爸媽離婚以後,我親媽跟我吵架就罵我,都是因為你!我才跟你爸離婚的!你幹嘛是女孩子!(我???這特麼性別怪我???) 就這樣,不到兩歲。我就變成單親家庭了。而我親媽,覺得一個女人拉扯孩子實在不敢想象,整天怨天尤人,覺得自己被離婚,丟臉,是因為外公外婆,而且也一點都不想再留在這個家庭,一心想要再嫁出去,我外公不肯,說,你得給我個孫子,後面你是死是活不管你。結果我親媽說,我已經給你生了一個孫女,你不就是想要男孩子嗎?等我女兒長大了,再給Green Wall你招一個上門女婿吧!(有時候真的不知道我親媽的腦洞,自己受得苦,難道讓自己的女兒再承受一遍?)沒有經過我的任何同意,我親媽和我外公就這麼立了一個承諾,後面我親媽,經過一個媒人的介紹,認識了她二婚的丈夫(本來我是應該叫繼父,但是此人太人渣!太無恥!說了這麼多的鋪墊,就是為了讓這個人渣出場的) 當時媒人這個介紹這個男人,很猶豫,說,隔壁隔壁的邨,一個離異帶兒子的男人,有一門會做木匠的手藝(自古媒人講好不講壞)我媽一聽,兩眼放光。會手藝就是有飯吃,嫁給這種人當後媽也沒事,自己不也是有個拖油瓶?見個面,三天後就準備嫁過去。這時候我小姨出面了,她說,姐,你這樣決定是不是太倉促了?才三天,我們都不了解這個人,就要結親家?我特地跟媽去打聽過了,這男的前妻是被家暴跑走的,連孩子都不要了。感覺這男的品行有問題。我親媽直接就反駁,我已經離過一次婚了!難道你想我一輩子就一個人嗎?這個男的看起來對我也挺好,不會對我怎麼樣的!我也就配的上他,就是這麼決定了!在我四歲那年,高高興興的嫁過去了!

コメント

「裝忙」:職場生存新哲學

2016-11-21 17:21:59 | 日記

「裝忙」:職場生存新哲學

  近來,「裝忙族」日漸流行,成為職場中頗具數量的人群。裝忙的究竟都是些甚麼人?為何要裝忙?何以會愈演愈烈?   「裝忙」:職場生存新哲學在競爭激烈的職場,「我很忙」成了許多職場人士的口頭禪,而不忙的人仿佛是可恥的。為了自己能樹立一個積極的職場形象,為了能適應職場的生存法則,「裝忙」,似乎成了一些白領的職場招數:   誰必要時會「裝忙」   「裝忙族」主要指一些人(特別是在辦公室時間較長的白領)為了維護自己在同事或領導眼中的形象,以種種手段「裝」得很忙碌。臨近年底,很多白領希望借此給老板留個好印象,為年終的工作考評加分。 某網站的調查顯示,超過半數的人認為「『裝忙』這種行為其實很不好,屬於騙人騙己的小把戲」,但有超過七成的人表示「有過『裝忙』經历」,75%的人「必要時會『裝』一下」。約42%的人表示「裝忙」是為了「不被老板罵」,還有近20%的人是「隨波逐流型」——「人家都在忙,如果我閑的話顯得很沒用」。而「同時開著QQ和寫字板,靈活切換窗口」成為「最便捷、最常用」的「裝忙」技巧。   裝忙族大致分為兩種:一種是假忙族。一些上班族工作明明不忙,但為了讓同事、領導、客戶甚至家人覺得自己重要,只好用「裝忙」來表現自己工作努力。此外,「裝忙」也是職場生存哲學使然,如今大多數老板都喜歡員工忙忙碌碌,能力強的人在上班時間不能表現得很悠閑,就只能裝忙了;還有一種是瞎忙激光脫毛族。這類人忙碌但沒有效率,可稱為「盲目地忙」。辦公室工作大都十分繁瑣,經常需要多個任務同時處理,如果沒有甄別出工作優先秩序的能力,很容易顧此失彼,找不到頭緒……   並不輕松的「裝忙」   忙碌的原因大同小異,裝忙的理由則五花八門。調查發現,雖然大多數白領裝忙是為了生存的需要,為了保住飯碗,但也有為數不少的白領純粹為了「臉面」,為了維護自己在別人眼中的形象而裝忙。閑人多半沒出息。而且,裝忙還能給不了解內情的人一種錯覺:這人一定肩負重任,在單位發展不錯。幾句話就能讓人有此認識,何樂而不為?   忙人即便是偶有不忙的時候,也會裝忙。跟他見面,必定需要提前預約,跟你見面也會偶有遲到,這方能顯示出其「身份不同、時間寶貴」。不過,不管哪一種裝忙,其Vertical Green實都不輕松,都無法瀟灑起來,甚至還透出幾分難言的無奈。   調查發現,「裝忙族」中以白領階層人數居多,「裝忙」也成了白領辦公室的「生存技能」。然而,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裝忙族」也必有被識破的一天。有人形象地把裝忙比喻成「隱蔽工程」,因為裝忙的人時刻把自己新一代hifu偽裝起來。「裝忙族」實際上是一些表面上很忙,一旦被識破,反而會給領導留下不好的印象,除非必要,切勿「裝忙」。   「裝忙族」在現階段已形成了一定的社會氣候,要改變這種心理,營造一個良好的社會環境是必須要走的一步。如果每個人都摘下「忙」的面具,坦蕩做人、坦誠做事,那麼「裝忙族」也將沒有它生存的土壤。   裝忙還是悠著點   「生活的腳步越來越快」絕不僅僅是一個比喻,當前全世界行人的走路速度也真的是越來越快了,尤其在一些經濟發展比較迅速的地區,一些都市人幾乎是「小跑著」穿越大街小巷。匆匆的步履是都市繁忙生活的一個標志,而在競爭激烈的職場,「我很忙」則成了許多職場人士的口頭禪。不忙的人仿佛是沒有上進心的,或者是有可能淪落為職場邊緣人的。 在電話裡問起朋友的近況,誰都在說自己忙,真有這麼多忙不完的事嗎?這是一些人共同的感覺。   我們認為真忙的人,通常是自己安排的,他們能力到了一定程度,職位有了一定高度,需要他們親自過問並最後定奪的事情也就多了起來。工作中,這些人忙而不亂,會把時間安排得更為緊湊。他們也許有些累,但他們會感到充實,同時目標明確,身心愉快。如果你是備受老板青睞的好員工,一旦加入「裝忙族」的行列,必將體無完膚,毀了「一世英名」。在現代職場中,任憑你怎樣巧妙地偽裝成大忙人,都免不了「穿幫」或者被大家拆穿,所以還是悠著點為好。

コメント

自說自誇的女人

2016-11-16 09:14:27 | 日記

自說自誇的女人

如果你不說,他們會理所當然地認為家裡地板永遠都是整潔鋥亮,孩子永遠是白淨乖巧,飯菜只需吹口氣就能變出來,而髒碗碟自覺都有自潔功能。葛梅懷 如果你不說,他們會理所當然地認為家裡地板永遠都是整潔鋥亮,孩子永遠是白淨乖巧,飯菜只需吹口氣就能變出來,而髒碗碟自覺都有「自潔功能」。 葛梅懷孕六個月時,孕酮減少,醫生建議她住院治療,她卻只肯選擇每天到醫院打點滴,拔了針頭便一個人擠公交車回家。杜剛心疼她,說你媽媽幹嗎不陪著你呢?葛梅淡然一笑:我媽不放心舅舅一個人在家的。 杜剛便不說話了,葛梅有個弱智舅舅,是兩人剛談戀愛時就知道的,杜剛當時還想得很樂觀,覺得舅舅是跟著葛梅爸媽住,又不跟著他們住,能對小兩口的婚姻造成啥影嚮?現在因為自己跑長途貨運,三天兩頭地不著家,老婆做產檢也好,打點滴也好,都得一個人去戰鬥,這才曉得丈母娘身後還跟著一個弱智弟弟的厲害性! 皺著眉頭思考了一會兒,杜剛又提建議:要不,讓我媽從老家過來一段,好好照顧你。葛梅平時嘴巴就笨,一著急更是說不HIFU 水光槍 HIFU Medilase 租盤推介出話來,她拼命搖頭,急得額頭汗都出來了,杜剛看她這麼不心甘情願的樣子,也將接自己媽媽過來的話題擱置不提。 倒是葛梅,幾天後坐在小凳上燙腳,膝頭攤一本花花綠綠的雜志,看得津津有味,忽然爆出一陣大笑,還把杜剛嚇了一跳,跑過來問她身體哪裡不舒服?葛梅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我沒有不舒服,就是看到這個文章好玩。杜剛湊過去瞅一眼,不知是哪個時尚憤青開的專欄,一律以「死都不要……」來當主題,比如說「死都不要穿條紋衫」、「死都不要穿小腳褲」……葛梅擦著眼淚總結道:我死都不要跟婆婆同住! 杜剛的心一凜,當時他選葛梅當媳婦,其實他家人還不太樂意,因為葛梅學历不高,家境又寒酸,但他就喜歡葛梅不多話的凝重樣子,要知道杜剛的前女友那可是個超級話癆,連杜剛亂扔襪子的小事,都能上綱上線地批評他兩個鐘頭!葛梅多好,雖說懷孕後反應大,辭了工作在家養胎,但將家裡整理得井井有條的,從不嘮叨男人。 以前,杜剛只看到葛梅的好,今天她忽然冒出與自己母親「死都不要待同一個屋簷下」的心聲,倒讓他突兀地想起一句俗語:不叫的狗,咬人最痛。 葛梅說到做到,生完孩子,在媽媽家坐了月子,便抱了毛毛回家,從換尿布到買大米,男人的活女人的活她全都一肩挑了。這兩年,杜剛所在的貨運公司生意不景氣,安排出車的次數比從前大幅減少。按理說,杜剛在家獃的時間長了,該幫葛梅分擔一點家務活,但他從來不,不是躺在牀上睡大覺,就是蹺腳看電視。 有天葛梅同學胡紅來家玩,葛梅在廚房燒菜,胡紅倚著門框和她聊天,忽然毛毛哭了,倒臥在沙發上看肥皂劇的杜剛大聲喊:葛梅,你該給孩子換尿布了啊!葛梅哎了一聲,只好關掉燃氣灶,先來照顧毛毛。胡紅看到這一幕,驚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吃過飯,她硬拉葛梅送自己出去,一路上推心置腹地說:你這樣不對!快把男人慣成大老爺了,男人這東西最是賤,你巴心巴肝的,人家說不定根本不領情呢! 葛梅嘴笨,聽了胡紅的慷慨陳詞,也只是笑笑,簡短地說一句:杜剛賺錢也不容易。 胡紅知道葛梅心底有幾分自卑的,現在一無工作二無收入,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在杜剛面前,不自覺就矮了幾分。 葛梅不把好友忠告當真,沒想到這麼快就遭了報應。杜剛爸爸抽了一輩子葉子煙,某天剛點燃煙桿,一大口鮮血就噴在上面。杜剛大哥送爸爸去縣城醫院,診斷說是肺癌初期,只要治療得當,老人家康複有望。大哥趕緊打電話給杜剛,讓這個城裡工作的二兒子有多少力就出多少力。 杜剛當仁不讓,一回家就找葛梅要存折,葛梅一聽公公生病,也趕緊將家裡存活期的銀行卡和兩張定期存單都找出來。杜剛一看,不對啊,怎麼加來加去才兩萬!他心中不禁升騰起一種異樣情緒,極力壓制著,只說讓葛梅再找找,葛梅兩手一攤,眼神無辜地表示:沒了。 甚麼?杜剛跳起來。就算這兩年葛梅沒上班,但他每個月3000多的工資都如數交給葛梅,一家三口怎麼可能用得完?現在存折只有兩萬,那只有一個解釋——葛梅拿自己的錢去貼補娘家那個無底洞了!

コメント

他與她的字條戀情  

2016-11-11 12:14:34 | 日記

他與她的字條戀情  

 這是一間閑置已久的辦公室。裡面除了幾張辦公桌以外,就是一些過期很久的報刊和雜志。由此可知,這是間圖書閱覽室。   可是不知怎麼,如今的人們可以抱著電視電腦呼呼大睡、捏著紙牌麻將通宵達旦,卻毫無興趣親近書籍。閱覽室裡經常是蛛網密布,人跡罕至。   而他是一個例外。上班三年多,他沒培養出對酒瓶子和「砌長城」的絲毫興趣。閑暇時就躲進這間被人遺忘的陋室,翻閱那些舊報刊,偶爾也寫點兒東西,和靈感做些約會。   她是他的同事,比他大兩歲。有一天,她也信步走進了這間陋室。她看到他也在顯然覺得意外。   她說,我以為單位裡,對文學有些偏愛的只有我一個人,想不到你也是。此話一出,立刻距離拉近不少。   其實,她本來是想躲在這裡靜靜想些心事的。由於他的存在,她找到了傾訴的對象。   她跟他講她與前男友的故事。因為年輕,男的帥,女的靚,自然被眾人撮合在了一起。但令她想不到的是,前男友經受不住各方面的誘惑,常常宿花眠柳,竊玉偷香。她為之苦勸、爭執、忍讓,最後不得不選擇分手。醞釀了三年的情酒,如今卻變酸了、變黃了……   他盯著她甜美的臉龐,側耳傾聽她的話語,心中想著這麼美麗溫柔的女人都不珍惜,那個男人實在太烏龜王八蛋。   可是他卻始終一言不發,只是臨走時,飛快地寫了幾句話在一張紙片上。起身離開時,將字條擺在她面前桌子上的一塊玻璃板上。當然字條的內容只是安慰的話,不過一句古詩詞而已:深恩縱似丁香結,難展芭蕉一寸心。   第二天,他再次走進陋室,

激光脫毛 RF射頻 RF射頻 Gentlelase Pro Vertical Green 買賣成交竟然發現玻璃板上壓著一張字條。字條上是她對他情緒安撫的回應——最苦是,蝴蝶滿園飛,無人撲。   他看後,竟莫名其妙地怦然心動。他寫下了一張回條,傾訴他對她的愛憐,同樣藏在玻璃板下——莫將清淚滴花枝,恐花也,如人廋。 他與她的字條戀情   他有預感,她肯定會再次光臨。潛意識裡,他更加期盼她對他有所回應。   第三天,他迫不及待地推門進了閱覽室,果然玻璃板下有她留下的第二張回條——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   他雙手捧過,心中對她再添好感和傾慕,想了一想,他拽開筆套,寫了張字條回贈——唯將終夜長開眼,報答平生未展眉。   他們就這樣頻頻用字條傳遞著問候和情意。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之間的字條越寫越多,這份情意也逐漸微妙和熱烈起來了。   盡管如此,但在公共場合他們依然平淡甚至冷漠。原因是他與生俱來的自卑感強烈束縛著他,他從小無父無母,一直寄居在一個遠房親戚家的地下室,度過了漫長的少年時代。他缺少與人溝通的能力,他只善於在字條上傾吐愛情,但在現實之中,他甚至不敢用眼角餘光捕捉她青春四溢的身影,更別提四目相對、含情脈脈了。   她一次次柔腸百轉的眼神,因為不能與他躲閃的雙眸有任何情感的交流,而變得幽怨黯淡。他心想一定要對她有所表白,要不然自己這段感情捅不破,放不下。對自己是殘忍,對她更是傷害。   2月13日,情人節前的那天早上。他推門走進閱覽室,悄悄在她常坐的那個位置的玻璃板下,藏下了一張字條——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   第二天一大早,他心想該是謎底揭開的時候了。他鄭重地穿上了一套新西服,還偷偷地在西服口袋裡插了一枝玫瑰。   走進閱覽室,他發現她已經在那兒。不僅她在,同時還有另外一個男人。他們是那麼般配,女的長發飄逸,男的英俊瀟灑,他使勁不讓自己往最壞處想。   可是,她手中顯然拿著昨天他寫給她的那張求愛的字條,她揚了揚手,似乎是要遞還給他。那個男人卻搶在她前面,高傲地朝他伸出手來與他握手。   當他得知那個男人就是她的前男友,他的心就徹底崩塌了。   出於無知的怯懦,他慌慌張張,來不及找一個理由,將花塞給她,說了句天下最傻的傻話——祝你們幸福!便飛一般逃離了出去。   他扭頭就跑,甚至來不及看她一眼,看她眼神裡滿滿的憤怒、失望和不滿……   半年之後,他收到了她的結婚請帖。請帖中還夾著一大遝他與她以往相知相交的字條。最後的一張,讓他看後,痛徹心扉。   這是一張以前她寫給他的字條——願妾身為紅菡萏,年年生在秋江上;重願郎為花底浪,無隔障,隨風逐雨長來往!   字條下落款的日期,竟是她把前男友帶到閱覽室的那天,那天是2月14日。   為了擺脫前男友無聊且無休止的「回頭草」情結,她那天是要勇敢地當面公開他與她的字條戀情。可他,卻落荒而逃了。

コメント

背著繼母攀登長城  

2016-11-08 12:38:32 | 日記

背著繼母攀登長城  

 春節放假的時候,我和妻子商量著該去哪兒玩,妻子毫不猶豫地說:「北京!」   「甚麼?咱倆在北京四年大學生活,甚麼故宮、頤和園、十三陵、八達嶺長城,閉著眼睛也能逛一圈,這回還要去?」我立即提出反對意見。   妻子指指繼母的房間說:「你沒註意到嗎?前些天,媽看電視風光片,播映北京風光時,她老人家長嘆了一聲,眼睛裡閃著淚花。這回帶上她和孩子,我們一起去北京!」   還是妻子細心,我們達成共識後,打點一番,攙著繼母,帶著孩子上路了。   繼母已年過七旬,腿腳不靈便,為了這次旅游,我們專門買了一輛手推輪椅。   繼母是一位小學教師。她甚麼時候走進我們家,我已記不清楚,只記得那時家裡很窮,父親沒有固定職業,一家人的生活,全靠繼母那份微薄的工資支撐著。小時候,我討厭讀書,學習成績是全班的倒數幾名。   繼母發現後,就對我說:「咱家窮,你能上學要珍惜,將來要上北京,上大學。沒文化沒知識,日後你怎麼能在社會上立足?」   繼母一邊說一邊流著淚。雖然繼母的話我還不太理解,但是,為了不讓繼母再因我學習不好而流淚,我便發奮讀書,結果,我真的與北京結下了不解之緣。   我到北京上大學那年,父親謝世而去,只能靠繼母一人獨力支撐著家,供養我上大學。至今我都想象不出,我大學四年的那麼多花費繼母是從哪裡弄來的,反正我在學校裡並不比別人苦。   我每每問起此事,繼母總是漫不經心地說:「牙縫裡擠出來的!」我抬頭端詳已經變得蒼老瘦小的繼母,這「擠」的滋味讓我喉頭髮梗,心裡發酸。   我們一行來到八達嶺長城一游。繼母坐在輪椅上,由我推著來到長城腳下。繼母用手肘抵著輪椅扶手,手掌托著腮,細細地望著巍然起伏的長城出神。   「媽,我們一起登長城吧!」我輕輕地對繼母說。   繼母用手擦拭著眼角的淚珠說:「我的腳不行。你們去吧,我在這裡等你們。」   我和妻子商量了一會兒,說:「媽,我們一起去,有我們三個人在,您就放心好了!我們不能讓您留下半點遺憾!」   說完,我們不容繼母反對,便收拾好輪椅,由妻子先背著繼母在比較平緩的石階上走,她一邊走一邊向繼母介紹著長城的历史和傳說。繼母聽著連連點頭。   眼前的長城比較陡了,我便替換妻子,接過繼母背起來,一步一步地往上走去。   我們走幾步停一停,歇歇氣。走著走著,我便累得上氣不接下氣。孩子跟在我的後面,不做聲,常常停下來靜靜地看著我們。   我知道,此刻我不僅僅是在背著繼母登長城,而且也是在為孩子詮釋著做人的道理。   繼母見我累得夠嗆了,便對我說:「累死你了,快放下我吧,休息一下再走。」 背著繼母攀登長城   累是夠累的了,但比起繼母十幾年的養育之恩,這點累又算得了甚麼呢?我氣喘籲籲地說:「媽,我……我不累,我們……再堅持一下就到頂了。」說完,繼續往上攀登。   繼母急了,便用手拍打著我的頭說:「放下我,再不放下,我可要打你啦!」   繼母不輕易說「打」字,她說要打,準是沒有回旋的餘地了。我只得在比較平緩的地方把繼母放下來歇息。   在我的記憶中,繼母只打過我一次。記得那時候家裡窮,我看中了一本叫《科學家談21世紀》的書,卻不敢向繼母要錢。   一次,見離家不遠的鐵器廠門前堆了一大堆廢鐵,我用書包偷偷摸摸裝了一袋回家,想過幾天風平浪靜後再拿去賣,然後拿換來的錢買那本書。   繼母發現後,氣得臉發青,二話沒說,順手拿起一根竹條,把我狠狠地抽打一頓,完了把我拉到生母的遺像前說:「跪下!向你媽保證,以後不再去偷東西了!」   我一邊哭一邊對繼母說:「我錯了,我以後不敢了!」   之後,繼母流著淚,幫我解開衣服,用「萬花油」給我擦拭背上的鞭痕,說:「兒,痛嗎?」我搖搖頭。   繼母說:「獃會兒跟我去把東西還給人家。」我點點頭。   繼母收拾好東西,與我一道向鐵器廠走去。一路上,她對我說:「咱們人窮但志不短,做人要堂堂正正,清清白白,少時偷針,大了偷金,在歪道上走錯一步,就毀了一生!」   把東西還給廠裡後,繼母從口袋裡摸出錢遞給我,說:「拿去買書吧。」   晚飯的時候,看到繼母只用一點醬油拌飯吃,我感到很內疚。   「爸爸,我們繼續出發!前面就是最高峰了!」孩子興奮的喊叫聲,把我從回憶中拉了回來,我望了望滿臉布滿皺紋的繼母,又把她背了起來,一步一步地繼續往上攀登。   到了山頂的烽火臺,我們四人都已累得氣喘籲籲,但不管怎樣,我們一家子總算走過來了。   回頭望去,只見腳下蜿蜒起伏的長城伸向遠方,四周布滿了紅色的楓葉,在夕陽下爍爍閃亮……

コメン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