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写真付きで日記や趣味を書くならgooブログ

広告

※このエリアは、60日間投稿が無い場合に表示されます。記事を投稿すると、表示されなくなります。

奇怪的胖瘦姐妹  

2016-09-26 10:32:46 | 日記

奇怪的胖瘦姐妹  

 一天,有一個人在一個森林裡迷路了,他想看一下時間,可是又發現自己沒帶表。   恰好他看到前面有兩個小女孩在玩耍, 於是他決定過去打聽一下。更不幸的是這兩個小女孩有一個毛病,姐姐上午說RF射頻 Medilase 膠原蛋白 賣盤推介真話,下午就說假話,而妹妹與姐姐恰好相反。   但他還是走近去他問她們:「你們誰是姐姐?」   胖的說:「我是。」   瘦的也說:「我是。」   他又問:「現在是甚麼時候? 」   胖的說:「上午。」   「不對」,瘦的說:「應該是下午。」   這下他迷糊了,到底他們說的話是真是假? 誰是姐姐? 誰是妹妹? 奇怪的胖瘦姐妹   推理答案:   解析:假設是下午,那麼瘦的說的就是真話,但是到底誰是姐姐就無法確定了。所以不可能是下午。那麼就是上午,此時姐姐說真話,而胖的說是上午,所以胖的是姐姐,瘦的是妹妹。

コメント

逃殺·樂游原

2016-09-22 10:07:14 | 日記

逃殺·樂游原

樂游原上的青草依然鬱鬱蔥蔥,錦江江水依然流淌不息,都說一直改變的是人心,可是人心,應該也有一些是不變的吧! 序幕 東方露出一絲魚肚白,天將亮沒亮,但鄉下人起得早,一個大姑娘打個呵欠,從自家屋裡出來,抱了一捆草去喂牛。 這大姑娘不到二十歲年紀,穿一件花布衣衫,喂了牛又去打水,正忙碌著,忽聽遠處一陣馬蹄聲,速度極快,雜而不亂,剎那間一隊人馬一陣風似的到了屋前,一個個神情剽悍,各攜武器,為首的騎士一身黑衣,身上的衣衫都被汗水打透。 那騎士見了她,一勒馬韁,本在奔馳的駿馬被他一勒即停:「那女子,你可曾見一個受傷男子來這裡?」 鄉下姑娘沒見過甚麼世面,見這一隊人明火執仗的,早嚇慌了,手裡的水桶「咚」的一聲掉到井裡,看架勢就想逃回屋裡去,腳卻又軟了,吭哧了半天一句囫圈話也說不出來。 那騎士也曉得自己把這大姑娘嚇著了,放緩了些聲音,道:「你不要驚慌,我們是官府裡的人,我只問你,可有見過一個受傷男子經過此地?」 大姑娘定了定神,搖搖頭:「沒……沒見,我剛醒,喂……牛。」 那騎士望一眼周圍,並不見血跡一類痕跡,他們尚帶了數只狼犬,嗅覺最是敏銳,此刻也無動靜。又見面前不過是個鄉下女子,不曉得甚麼。料想追趕的那人並未從這條路逃走,便向身後吆喝一RF射頻 Collagen Medilase Gentlelase Pro 賣盤推介聲,馬隊急匆匆地又向前去了。 直到馬隊走遠了,那大姑娘才撈出水桶,「撲哧」一聲笑出來,一邊笑一邊道:「幫主,幫主,沒事了,出來吧。」 她連喊了數聲,並沒有人應答,大姑娘心裡一緊,叫道:「幫主!」幾步來到方才喂牛的草堆那裡,三兩下扒開幹草,裡面躺著一個青年男子,一身的血,眼見是暈過去了。 這可怎樣是好?那大姑娘雖然方才一番做作,十分鎮定,卻不通醫術,眼見那男子昏迷不醒,情急之下上去「啪啪」兩個耳光,還別說,這兩個耳光打得狠,那男子一睜眼,真醒了。 「幫主!」 「幫甚麼主啊,三年前就不是幫主了。」青年男子苦笑一聲,從懷裡翻出粒藥丸咽了,臉上長了點血色,手撐了地,一瘸一拐站起來,苦笑著道,「還好來的不是陳鷹。」 他又從身上掏出一塊藥餅,嚼碎了,均勻地撒在地上,道:「我走了,也別留下痕跡。」 那是他幫裡獨有的祕藥,方才也是靠這個逃過了狼犬的追捕。 眼見他身上的傷還淌著血,這人就往外走,那大姑娘急了,跺腳直喊:「幫主你的傷!哎別走啊,怎麼說等我爹回來,這兒沒人知道他老人家曾是丐幫的堂主,哎!」 那男子已走遠了,回頭笑了笑,露了顆虎牙出來:「英子,多謝你了。我來過這兒的事誰都別說,孫堂主那兒都別講,會害了你的。」 「到底出了甚麼事啊,幫主!」 男子一身的傷,但走得可不慢,他再沒回過頭,沒多久,人已經不見影子了。 漸明的天光裡,忽然傳來隱約的鐘聲,這裡是京城近郊,裡面的聲音倒也聽得清楚。 「一、二、三……」英子一聲聲數著鐘聲,臉色忽然變了。 「這是皇家的喪鐘……難道真出大事了?」 開明八年,太子遭丐幫前幫主冼紅陽刺殺,薨。德帝病臥在牀,三子程王理政,通緝冼紅陽予天下。 章一狹路相逢 豔陽高照,大太陽底下,一簇紅山茶開得如火如萘。 紅山茶下卻臥了個乞丐,一頭一臉的髒污,一條腿像是給打瘸了,上面還流著膿血。過路之人無不回避三分。 那乞丐正曬著太陽,忽聽遠處傳來官兵的聲音:「一個個搜,乞丐尤其看仔細了!姓冼的以前是丐幫的頭子,最會裝的就是乞丐!」 那乞丐立刻站起來,一條腿雖是瘸了,跑得倒比正常人還快幾分,他不敢走大街,街上兩隊官兵正在搜他;也不敢出城,城門裡有青城弟子守著。他只揀小巷子走,尚要處處留意。 這乞丐正是冼紅陽,如今的他可以說是人人喊打,官府民間,白道黑道,沒一個不知道他,沒一個不想抓他,比較起來,他當年做丐幫幫主時都沒這麼大名氣。 在這重重追捕之下,他居然也逃了一個月。這期間,他和太子手下的侍衞頭領陳鷹交過手;被昔日江湖上的朋友圍過,還被一個當年的舊交賣過,左腿就是被那個舊交打折的。 昔日的丐幫幫主,如今人已經殘了半條,能逃到這裡算是奇跡。照這麼下去,早晚也是一死,但他嗓子裡始終憋著一口氣。 活不起,也得活下去。 小巷深處是座大宅院,冼紅陽認識這裡,當年自己的父親,丐幫的老幫主和這裡的主人,江中大俠宋連城是過命的交情,自己行走江湖時,也曾救過主人的獨生子一命,而今…… 他一閉眼,想起了一個月來,被過去那些朋友追殺嘁打的情形。 罷罷罷!我……就再相信你們一次。 最後一次。 到底還是沒敢走正門,冼紅陽從牆外一個僻靜角落翻了進去。 牆內綠草茵茵,落地時摔了一下,倒也不甚疼,裡面恰有一個青年,攬著一個丫環的腰不知竊竊私語些甚麼,見到一個乞丐摔進來大吃一驚,卻見那乞丐一抬頭,苦笑道:「宋兄,是我。」 那青年正是他曾救過一命的宋家獨子宋輝秀。 宋輝秀上下看了他好幾眼,終於認出來,一瞬間臉上青黃不定,手抖了幾下,向身邊的丫環道:「你先下去,不準多說一個字!」 宋輝秀在女孩子身上向來溫存體貼,忽然如此,那丫環不敢多說,先下去了。 宋輝秀站在當地,猶豫了片刻,終於走過來,.一把扶住了他。 「冼兄,你……怎麼成了這樣?」到底聲音還是顫了。 冼紅陽雖做過丐幫幫主,但他是淨衣幫出身,當年也是個飛揚跳脫笑傲江湖的主兒,如今卻落泊到這般地步,宋輝秀看了,心中大是不忍。 半攙半扶的,宋輝秀給他找了間靜室坐了,因他身份特殊,也不敢讓其他傭人進來,只道:「你先歇息,我去找爹過來。」說著匆匆去了。 冼紅陽坐在太師椅上怔了一會兒,這所宅子,他打小就來過好多次,便是這間屋子他也進來過。那時他爹,丐幫的老幫主還在。成年後雖然沒來過,但冼紅陽記性好,此刻打量四周,見裡面布置依稀還是當年糢樣。堂前依然供著一尊菩薩,慈眉善目,微笑儼然。 一瞬間他竟有幾分恍惚,心卻是慢慢定了下來,這才覺出腿上的傷疼得緊,這一路逃亡,疼也不敢疼出來。 他不顧傷口,自太師椅上下來,一瘸一拐來到菩薩面前,恭恭敬敬磕了個頭。 洗紅陽從不信佛,他也不求菩薩當真能救苦救難,他只想說菩薩,菩薩你看我一眼!你看看世上這些不公! 外面腳步聲嚮,冼紅陽自地上爬起來,抿了唇不應一聲。 進屋的是個白須老者,宋輝秀的父親,江中大俠宋連城,一見他,兩道眼淚簌簌地往下落,沾了白胡子上一片:「紅陽你這孩子……」 冼紅陽不小了,也在江湖上轟轟烈烈過,但在這老者眼裡,自然還是晚輩。聽了這句話,他心中一動,一時間不由想起了父親,面上線條也放松下來。卻聽宋連城又道:「幸好你父母已沒了,也沒其他親人,不然,這刺殺太子、株連九族的罪名,可怎麼得了!」 冼紅陽忙道:「宋伯父,我沒有刺殺……」話還沒說完,已被宋連城截住,把一個小包裹塞到他手裡,道:「這裡面是銀子和金瘡藥,你、你快離開此地吧!」

コメント

張巡射蒿識敵首

2016-09-21 09:51:05 | 日記

張巡射蒿識敵首  

 張巡殺退令狐潮叛軍的第二年——公元757 年,進駐難陽城(今河南商丘南),援助睢陽太守許遠。   城下是安祿山的另一員大將尹子奇。他率領13 萬大軍兵臨城下。睢陽大守許遠召集張巡和將軍南弄雲等商議對策。他說:「諸位,城中的糧草、弓箭已不多了,只有火速殺退叛軍,才能解睢陽之圍。可是,敵人的兵力是我們的幾十倍,他們即使不戰,困也能把我們困死啊!」   張巡說:「太守大人,俗話說『擒賊先擒王』,我們只要殺死尹子奇,讓他們群龍無首,才是最好的退兵之計。」   神箭手南霽雲說:「只要我們接近敵營,認出尹子奇,就能射中他!可是我們誰也不認識尹子奇,怎麼辦呢?」   張巡沉思片刻,說:「我有一計..」   這天夜間,睢陽城裡嚮起陣陣戰鼓,城外的叛軍以為張巡要出城突擊,於是通宵達旦準備還擊。可膠原自生 Medilase Hifu Green Wall是到了淩晨,鼓聲停止了,也沒見一人出城。城外。尹子奇的哨兵在搭起的飛樓上察看城中動靜,只見城樓上一個人影也沒有。尹子奇聽到匯報後,就命令部隊脫下戰服休息起來。   就在他們睡得正香時,張巡和南霽雲十幾個將領,各帶數十人。突然打開城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直沖到尹子奇的住所。叛軍營中頓時大亂。數千士兵在混亂中被殺死。   張巡和南霽雲等已經接近了叛軍主帥營前,尹子奇和幾個部將帶領附近一些軍營的士兵與他們展開了廝殺。誰是尹子奇呢?南霽雲拉開弓箭,在搜尋目標。旁邊張巡已指揮其他將領們射出一支支「箭」,這是用青蒿削尖後做成的,輕飄飄的,射不遠,即使射到身上也傷不了人。只有射到人的臉部才有些作用。   尹子奇的部下見對方射來的箭沒甚麼殺傷力,拾起箭一看,原來是「青蒿箭」,忙跑到尹子奇跟前報告這一重要情況。尹子奇想:原來睢陽城裡沒箭了。正在狂喜之際,南霽雲這時已判斷出誰是尹子奇了,搭上真正的利箭,「嗖」地一聲射將過去,正中尹子奇的左眼。尹子奇「啊呀」一聲,跌下馬來。立即昏死過去。趁叛軍混亂不堪之時,張巡等一齊掩殺過去,直殺得叛軍血流成河。   尹子奇受了重傷,無心再戰,只得下令撤軍。

コメント

盯著你的領口看

2016-09-20 10:03:17 | 日記

盯著你的領口看

大夏天的,李大媽和兒媳婦玲玲買完菜,準備搭公交回家。兩人上了車,一前一後坐了下來。車到下一站,上來了不少人,有一位老大爺和一個小年輕擠到了李大媽面前。 大夏天的,李大媽和兒媳婦玲玲買完菜,準備搭公交回家。 兩人上了車,一前一後坐了下來。車到下一站,上來了不少人,有一位老大爺和一個小年輕擠到了李大媽面前。 沒過一會兒,李大媽坐不住了,只見她一會兒想站起來,一會兒又半張著嘴欲言又止。忽然,李大媽「呼」地站了起來,說道:「我把座位讓給你,你請坐吧!」 老大爺正站得吃力,感激地看了李大媽一眼,並順勢坐了下去。李大媽不高興了,看著老大爺說道:「看樣子你比我還年輕,搶甚麼座?起來!我是讓給這個小夥子的。」說完膠原自生 Medilase Hifu 賣盤推介,李大媽拍了拍年輕人的肩膀。 大家都驚詫地看著李大媽,不知這老太太葫蘆裡到底在賣甚麼藥。在大家驚詫的目光中,老大爺尷尬地站了起來。當然,最尷尬的要數那位年輕人了。這年頭,哪有老年人給年輕人讓座的? 年輕人尷尬地看了看李大媽,不安地說:「這……這怎麼好意思呢?」「這有甚麼不好意思的?」李大媽解釋說,「你們年輕人天天擠公交上下班,多累啊?難道我們老年人就不能給你們讓讓座嗎?」說著,直接把年輕人按在了座位上。 下車後,玲玲狐疑地問:「媽,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您老竟給人讓座,而且還是個年輕人?」 李大媽嘆了口氣,說:「孩子,那個年輕人是條大色狼啊,他一上來,就盯著你的領口看。媽膽小,不敢說他。你拿著菜,又不好意思叫你起來,於是媽只好給他讓個座,這樣他一坐下來,就看不見你的領口啦!」

コメント

賊心

2016-09-20 10:01:07 | 日記

賊心

小李是黃老板的司機,他第一次來到黃老板的車庫便驚獃了,車庫裡全是名車:保時捷、法拉利、奧迪可讓小李納悶的是,車庫的正中央居然停著一輛破 小李是黃老板的司機,他第一次來到黃老板的車庫便驚獃了,車庫裡全是名車:保時捷、法拉利、奧迪……可讓小李納悶的是,車庫的正中央居然停著一輛破舊的桑塔納2000,在這一堆豪車裡,顯得可真刺眼。 黃老板雖有錢,卻很怕老婆,每天按時回家,有應酬時就得請假,也沒甚麼特別的愛好,除了車! 時間越久,小李的疑惑越多:黃老板每天用的車都不一樣。每天出門前,黃老板就背著手,踱著步來到車庫,走向哪輛車,小李便打開哪輛車的車門。此時的黃老板,總是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 為甚麼用車不一定呢?小李問了好幾次,黃老板總是笑而不答。 這天早上,小李早早就候在車庫門前,等待黃老板的指示。可左等右等,也不見黃老板的蹤影。小李決定上樓去看看怎麼回事。剛走到黃老板家門口,屋裡便傳出老板娘聲嘶力竭的咆哮:「想當皇帝是吧?想三妻四妾是吧?哼,沒門!買那麼多車,我還以為你是真的愛車,你去和你的捷貴人、寶貴人膠原自生 Medilase Hifu 賣盤推介、利妃、迪妃住一起過吧,給老娘滾!」 隨著咆哮聲,一大堆東西被扔了出來:一個小木盒,裡面放有許多精致的小牌子,牌子上分別寫著字呢:保時捷——捷貴人,寶馬——寶貴人,法拉利——利妃…… 小李終於明白黃老板每天用車為何不同了,原來是在糢仿皇上翻牌子呢,這可是心靈的享受啊! 這時,又一個小牌子被扔了出來,屋裡繼續傳來老板娘的聲音:「原來我在你心目中就是桑塔納2000啊?我就那麼醜、那麼老嗎?你個沒良心的東西!」 小李撿起來一看,上面赫然寫著:「桑塔納2000——皇後!」

コメン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