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写真付きで日記や趣味を書くならgooブログ

広告

※このエリアは、60日間投稿が無い場合に表示されます。記事を投稿すると、表示されなくなります。

鏡子傳說

2016-07-29 15:59:25 | 日記

鏡子傳說

這是一個南方的小城,不大,寧靜,擁有著所有南方城市的特徵:四季如春。 小城的北郊有一所大學,校園裡流傳著一個宿舍廁所裡的女鬼的故事。據說,有一個女學生失戀後在廁所裡自殺身亡。從那以後,在深夜裡總有人能聽到從那間廁所裡傳 水原共生 出悽慘的哭聲。還聽說有一個學生半夜上廁所撞到了鬼,嚇的病了半個月,後來退了學。鬧鬼的事越傳越恐怖,越傳越真實。還有人能繪聲繪色的描繪出女鬼的樣子:長長的頭髮,血紅的眼睛,鮮紅的長舌頭吐出唇外兩尺多長。她總是照著一面鏡子,一邊梳頭一邊低低啜泣,流的是血紅的淚。要多恐怖就多恐怖。所以,很多學生都不敢半夜一個人上廁所。而每次新生入校後,學長學姐們都會好心的告訴他們:半夜,千萬不要一個人上廁所! 航是這屆的新生,當然也會受到這樣的關照。但一向膽大的他卻絲毫沒把這樣一個無稽的故事放在心上。 「這世界上那有鬼啊!」航不屑的說,「都是人們自己嚇自己罷了。『為人不做虧心事,夜半敲門也不驚』,我就不怕!」 「不怕?那你敢半夜一個人上廁所嗎?」室友頂了他一句。「敢,有甚麼不敢的?今晚我膠原自生就去回回那個女鬼。」航大聲的回了一句。 午夜1點,航獨自出了寢室,向走廊盡頭的鬧鬼的廁所走去。廊燈把他的影子拉的老長老長。長長的走廊被乎明乎暗的燈映的昏暗,在昏暗之中,似乎壓抑著一絲莫名的恐懼。仲航的腳步聲在走廊裡回蕩,一聲一聲重重的敲在他的心上,那是除了心跳之外,航能買賣成交聽到的唯一的聲音。 仲夏的夜,悶熱悶熱的,一絲風也沒有。航傳過走廊來到廁所前,伸手推開門走了進去。廁所裡被燈照的通亮,不大的空間一眼就能看的清楚,甚麼也沒有。航不屑的笑了,搖搖頭轉身要走,就在轉了一半面對洗手池時,他註意到洗手池上面的牆上掛了一面好大的鏡子,他就照著鏡子裡自己的影子理了理頭髮,做了個鬼臉,笑著對自己說:「那有鬼啊!有也是膽小鬼,不然幹嗎不敢出來?哼!無聊!」說Medilase 完走出廁所向寢室走去。就在他要推開寢室的門時,突然他感到一陣冷風吹過後頸。在這悶熱的夏季,這股應屬秋天的寒意實在是奇怪。航轉回頭向窗外看去,樹影一動也沒動,哪有風啊?航奇怪的搖搖頭,沒在意,就轉身進屋了。廊燈拖出航長長的影子,兩條長長的影子,一男一女。 第二天早上,室友們還在洗漱的時候,航就得意的把昨晚的經過告訴他們,當他講到照鏡子時,一個室友突然說:「鏡子?甚麼鏡子?我以前上廁所時從沒見過鏡子啊!」 「是啊dermes 是啊,廁所裡沒有鏡子啊?」室友們紛紛說。「不信咱們去看看」航不服氣的說。於是一行人來到廁所。四邊牆壁雪白如舊,光滑無痕,根本沒有鏡子,就連掛股過東西的痕跡也沒有。「哪有鏡子啊?」室友們問航。沒有?那航昨天看見的是。「鬼啊!」航大叫一聲,昏了過去。 三天後,航死在了雪白的病牀上,瞪大的眼中藏滿了恐懼。在他的手中,緊緊握著一面碎了的鏡子。

コメント

戀人

2016-07-28 14:23:39 | 日記

戀人  

 80歲,老吳住進了醫院的病危室。一步登天的那間小屋裡,一道屏風隔開兩張病牀,誰料那邊牀上躺的老太太竟是他的小學同桌。怎麼知道的?護士叫到老吳時,就聽那邊有人一字一喘地問道:「這老爺子,小時候可是上的幸福裡三小嗎?」老吳說:「您哪位?」「我是布歡兒呀,不記得了?」若非這名字特別,誰還會記得。   戀人「五Medilase年級時,就聽說你搬家到外地去了,到底是哪兒呀?」   「沒有的事,」老吳說,「我們家一直都在北京。」   屏風那邊沉寂半晌,而後一聲長嘆。   布歡兒只來得及跟老吳說了三件事。一是她從九歲起就愛上老吳了。二是她命不好,一輩子連累得好多人都跟著她倒霉。布歡兒感嘆說,沒想到dermes 臨了,還能親自把這些事告訴老吳。   哪些事呢?小學畢業,再沒見到老吳,布歡兒相信來日方長。中學畢業,還是沒有老吳的消息,不然的話,布歡兒是想跟老吳報考同一所大學的。直到大學畢業,到談婚論嫁的年紀,老吳仍如泥牛入海,布歡兒卻是癡心未改,對老吳一往情深。一年年過去,一次次地錯過姻緣,布歡兒到了30歲。偏有個小夥子跟她一樣癡情,布歡兒等老吳一年,他就等布歡兒一年。誰料,Gentlelase Pro  37歲時,布歡兒卻嫁給了另一個人,只因那人長相酷似老吳——從他少年時的照片上看。   「這人,還好吧?」   「他就不算個人。」   為啥不算個人,布歡兒也沒說,只是說,否則母親也不會被氣死。   那人之後,布歡兒心灰意冷,很快就跟第一時間向她求婚的人登了記。婚後才發現,這人還是長得像老吳——從少年老吳的發展趨勢看。   「怎麼樣,你們過得?」   「過是過了幾年。可後來才知道,咱是二奶。」   「這怎麼說的!」   怎麼說?布歡兒一跺腳,離婚,出國,嫁個洋人,再把女兒接出去上學……一晃就是20年。有一天接到個電話,是當年那個一直等她的小夥子打來的。   「過得還好嗎,你?」   「還是一個人,我。」   「咋還不結婚呢,你?」   「第一回我被淘汰。第二回我晚了一步。第三回嘛,這不,剛打聽到你住哪兒。」   「唉,你這個人哪。」   「我這個人性子慢。你呢,又太急。」   約好了來家見面,布歡兒自信已有充分的心理準備水光槍 ,可門一開,她還是驚倒在沙發裡:進來一個完全不認識的小老頭兒……   老吳回普通病房之前,拄著拐棍兒到屏風那邊去看了看他的同桌。   四目相對,布歡兒驚叫道:「老天,他才真是像你呀。」   「你是說哪一個?」   「等了我一輩子的那個呀……」   這是布歡兒告訴老吳的第三件事。

コメント

清末三位皇帝為何均絕後

2016-07-27 14:46:13 | 日記

清末三位皇帝為何均絕後

  擁有眾多妃嬪的皇帝沒有後代是怎樣的奇聞?但是事實就擺在眼前,清朝同治、光緒、宣統三帝個個絕後。愛新覺羅氏皇族到底怎麼了?清朝到底怎麼了?援引《历史不忍細看》的內容,對此進行了解讀。 三朝皇帝均無後   光緒帝前朝皇帝載淳(同治),19周歲死去,身後沒有留下一男半女。   認為皇帝死時皇後阿魯特氏已懷有龍種的,只是野史之說,信史未見確鑿材料。   清代皇子、皇帝大多正式結婚前已有性生活,娶嫡福晉之前就生有子女的也有不少先例。   同治帝於同治十一年九月(1872年10月)舉行大婚典禮,死於同治十三年十二月(1875年1月)。單從大婚之日算起,他與眾多的後妃宮女生活了兩年零三個月時間,居然沒有留下一點骨血,已屬不可思議。   光緒帝本人38周歲死去,身後竟然也沒有留下一男半女。   光緒帝娶有一位皇後,有名分的妃子Medilase  兩名,身邊還有成群的妙齡宮女。   他於光緒十四年十月(1888年11月)大婚,至光緒二十四年八月被囚禁瀛臺前近十年時間,雖然政治上難以伸展手腳,基本上是個傀儡皇帝,但性生活還是有較大自由度的,尤其與他寵愛的珍妃。婚姻生活堪稱甜美。   光緒帝被幽禁在瀛臺期間美白精華素,皇後葉赫那拉氏還是伴著他。光緒帝住涵元殿,皇後住在對面的扆香殿。   葉赫那拉氏入主補濕toner 後宮幾十年,光緒帝對她幾乎沒有興趣,但也絕不是沒有碰過半個指頭,史家說「承幸簿」很少留下光緒帝與皇後的性生活記錄,「很少」不等於沒有,盡管極有可能這是皇帝受「親爸爸(慈禧)」所懾的逢場作戲。   不幸的是,皇後也未能為皇帝生下一男半女,雖然她為此想得心酸,想得發狂。   光緒帝,他的後妃們,慈禧太後,都渴望得到龍子,或者得個新一代hifu鳳女也好,然而心都盼酸了,希望終於變成絕望。   愛新覺羅氏皇族悲哀連連。據史料記載,光緒帝的繼位人宣統帝溥儀,活了六十一周歲,也是絕後。

コメント

奔跑的狼

2016-07-26 11:10:14 | 日記

奔跑的狼

清晨出發,傍晚歸來。勇敢的獵人,你走過了兩千座山和五百條河流,見過了三百只狼和五十只狐貍。如果你要給人們講故事,那就請你講狼的故事吧,因為狼的故事最好 清晨出發,傍晚歸來。 勇敢的獵人,你走過了兩千座山和五百條河流,見過了三百只狼和五十只狐貍。如果你要給人們講故事,那就請你講狼的故事吧,因為狼的故事最好聽。 見到它的時候,我在西藏阿裡當兵。那天,我們乘坐一輛越野車從獅泉河出發去岡仁波齊(神山)。半路上,我們看見一只狼孤獨地蹲在那裡,我們對它產生了興趣,便將車子向它行駛了過去。它慢慢抬起腦袋,將尾巴軟軟地甩了幾下,然後支撐起幹瘦的身軀向遠處走去。它起身的動作很慢,但走動卻很快。幾乎一閃而過,變成了曠野中的一個黑點,隨後融入蒼茫之中。望著一只狼慢慢融入蒼茫,我們有一種失落感,顯然,一只高原狼也不願意讓人走近它,稍有動靜便迅速離去。 我想,一只狼在夜裡會身居何處?當寒冷圍裹了它瘦小的身軀,它還將走向哪裡?它將在何處卸落疲憊?它是不是將永遠奔走,永不停息,直至變成寒夜的一部分?高原上人畜稀少,因此,狼顯得善良、溫和、充滿善意。它們在高原上緩慢前行,奔走到最後,或許只剩下一副幹瘦的骨架。風雪迎面劈來,它周身戰栗,卻不會停止腳步,仍搖搖晃晃向前行走。這就是高原上的狼,走近了,你才會發現它們是最為執著的遠行者。 那天晚上,當我以為一只狼已經消融在了曠野中,在我們的車子加速往前迅疾時,它的身影又突然在車前出現了。它沒有走遠,並且一直與我們在一起。車中的四個人都很高興。好像一只狼在高原上一直伴隨著我們,從車窗望出去,它奔跑的身影猶如是一種飛翔。我們渴望能和狼友好相處,一起走向高原神祕不可知的深處。就這樣,它一直在車窗外奔跑。 不知現在在我們車外的這只狼要奔跑向哪裡,天亮的時候,它突然不見了。我本來以為它會一直跟著我們的車,加之一夜困頓,便打了個盹,待睜開眼一看,車窗外早已沒有了它的影子。我們停車朝四下裡張望,四周沒有一絲它的痕跡。在甚麼時候,它覺得自己的奔跑,或者說與我們汽車的比賽已經結Gentlelase Pro束,它便停住,將瘦小的身軀閃進了路邊的樹林裡?大家都很奇怪,它為何會突然離開,而且離開時居然不讓我們有任何察覺。大家議論紛紛,還猜測說它只喜歡在黑夜奔跑,在白天不願意讓人看見它的行蹤,所以在天亮後便躲起來了。不論怎樣議論,大家對它都由衷地表示出贊賞——它奔跑了一晚上,對於我們而言,它變成了一種啓示。 因為這只狼,在接下來的幾天裡,我們聽到了很多關於狼的故事。有一群從那曲出發到岡仁波齊朝拜的藏族人,走到半路時發現一只狼在後面尾隨他們。如果換了別人,也許會恐懼,會想辦法打狼或者把狼嚇走,但他們一心向佛,在內心將狼視之為神聖的生靈,所以他們沒有害怕,仍五體貼地向前叩首朝拜。狼離他們越來越近,一直看著他們的舉止,時間長了,他們熟悉了那只狼,那只狼也似乎熟悉了他們。下大雪的時候,人的行進會慢下來,但狼的速度卻不會減緩,它很快便走到了人的前面。人們很驚訝,它怎麼會知道我們要去岡仁波齊,它像是在給我們帶路嘛!到了晚上,人們停下搭起帳篷休息,那只狼在帳篷外蹲下,任大雪一層層落在身上。整整一夜它一動不動,在第二天早上變得像一座冰彫。人們開始上路時,它從地上一躍而起,抖落掉身上的積雪,又和人走在一起。人們有時對它說幾句話,它似乎聽懂了似的發出幾聲嗥叫。人們不知道它最終的目的地在哪裡,但因為一路上有它,便覺得它是朝聖隊伍中的一員。快到岡仁波Medilase 齊時,它卻在一個地方停下不走了。它圍著一個小土包轉來轉去,不停地發出嗥叫。一位當地的老人告訴了人們原因,去年,這只狼也跟隨一群朝聖者走到了這裡,朝聖者中的一位老人在這裡死了,就埋在這個小土包裡面。人們對這只狼肅然起敬,覺得它不是狼,而是一個人。要上路了,它卻沒有要繼續前行的意思。人們走了,它對著他們的背影嗥叫了幾聲,轉身走進了山穀中。 我們希望那只狼再次出現。又重複著幾天前的動作在車外奔跑。我們多麼渴望它的身影重新填補空白了一天的車窗風景。 「其實,藏北最厲害的動物是狼。」一位僧侶後來這樣告訴我。「狼老了,跑不動了,它絕對不會在沒有遮掩的地方倒斃。它往往會dermes  在黑夜裡消失,沒幾天,在它消失的地方又會出現一只狼,分不清它是原來的那只,還是新的一只。好像冥冥之中藏北是狼的永生地,其中有怎樣的生死更迭,它們依據的是甚麼法則,誰也不知道。」在後來的交談中,我們得知藏北高原的狼和平原地區的狼截然不同,因為高原積雪,狼走過雪地時會把頭低下。而平原地區的狼走過雪地時則高揚著頭,警覺地觀察著四周。高原狼低頭與嗅覺有很大的關系,冬天的積雪使氣息散布得較為緩慢,它們把舌頭吐在外面,是為了更好地獲取雪地四周的資訊。有一位獵人在一個大雪天跟蹤一只狼,雪地上留下狼的爪印,他心想,你就是再狡猾也逃不掉了,我跟著你留在雪地上的爪印,看你還往哪裡跑。但進入一個山穀後,狼的瓜印卻神祕地消失了,雪地上幹幹淨淨,再無一絲痕跡。他想起有人說狼其實是神,在你快逼死它們時,它們會變成別的東西報複你。他害怕了,便轉身回去了。後來有人告訴他,你上狼的當了,狼一定是找了一個地方用雪把自己遮蓋起來了,你走了之後,它便從雪中出來走了。 聽完故事,我們向講故事的人詢問狼跟著我們的車子奔跑的原因,他很吃驚,不相信我們居然會有這樣好的運Green Wall氣,以前他曾聽說過狼和騎馬的人賽跑的事情,一直想看一看,但都未能如願,沒想到我們卻遇上了,真是有福氣。說到狼跟著車子奔跑的原因,他勸我們不要去打聽,這樣的事情是沒有原因的,因為狼在心裡是怎樣想的,人又怎能知道呢?他勸我們把這樣的遭遇當成一次賜福,這樣的話,就會成為一個美好的記憶。 第二天,我們順原路返回,在半路聽到了追逐過我們車子的那只狼的消息——它死了。仔細打聽之下,才知道了大概:我們的車子開過去後不久,人們便發現了它的屍體,它大概是在奔跑中撞石而死的,腦汁四溢,身骨四散。但它最後的姿勢仍在努力向前,似乎還要向前奔跑。 發現它死亡的是幾位到阿裡拍照的攝影家,他們把它的屍體收攏在一起,裝入紙箱中準備埋入土中。但當地的人勸他們說,不要用箱子裝它,直接把它放進土裡就可以了。於是,一只狼的埋葬便只是一道古老悲愴的程序:裸葬,人們將它散亂的屍骨和布滿血漬的皮肉直接埋入土中,讓大地寬廣的胸懷收納了它灼燙的靈魂。 我們趕到的時候,那個簡單的埋葬儀式已經完畢,高原上多出了一個毫不起眼的小土包,它在裡面長眠。我們很想看一眼它,但覺得一只死了的狼和人一樣,也應該入土為安,便打消了念頭。不遠處的邨莊裡,幾個僧侶在舉行一個儀式,他們高聲誦經。整個邨莊一片肅穆。我們坐在石頭上聽著儀式的聲音,似是那只狼還在我們身邊,不停地快速奔跑。儀式進行了一個多小時後結束了,人們四散而去,但我們仍然不能平靜。一位同行者唱起一首低沉的歌。因為傷感,聲音越來越小,但我們相信,此時他的歌聲是對一只狼的贊頌。 幾天後,我們回到獅泉河,這時候又傳來了一個和那只狼有關的消息。埋下它的當天晚上。有一群狼從山穀中擁出,它們在埋它的地方圍成一團,然後嗚嗚嗥叫。很多人都被它們的嗥叫驚醒,出門一看,山坡上密集著一大團黑影,估計有四五十只狼。它們嗥叫了一夜,在天快亮時才安靜下來。早上,人們到山坡上去察看,發現埋那只狼的土堆已被刨開,裡面空空如也。

コメント

土地神的煩惱

2016-07-25 11:34:48 | 日記

土地神的煩

老莫是靈邨的土地神,土地神雖說也是神仙,但在神仙中級別太低,充其量只能算是神仙中的邨官。最近,老莫卻發現自己連邨官都不如了,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老莫是靈邨的土地神,土地神雖說也是神仙,但在神仙中級別太低,充其量只能算是神仙中的「邨官」。最近,老莫卻發現自己連邨官都不如了,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這天清晨,老莫和土地婆還Medilase在睡夢中,忽然聽見土地廟外有人在吵鬧。老莫睜眼一看,是邨裡的王大貴夫妻倆,這夫妻倆也真是少有,哪兒不能吵架,偏偏要到土地廟前來擾人清夢?老莫豎起耳朵,再細細聽來,頓時氣得差點沒從廟裡蹦出來。 那王大貴簡直無法無天,竟然把老莫的神位從龕臺上搬到了一邊,換上了靈邨陳書記的相片,然後畢恭畢敬地磕頭上香。他老婆在一邊拉都拉不住:「大貴,你到這兒來作踐土地神,也不怕報應?」 王大貴根本沒把老婆的話當一回事,反而吼道:「我一年到頭給土地神上香,不說讓他保佑我,就連一塊宅基地都不給我,還供著他幹甚麼?我還不如把陳書記供著,說不定宅基地就來了!」 老婆急了:「那你也不怕人家笑話?」王大貴說:「你個婦道人家懂甚麼?我就是要讓人家一起來笑話我!」 老莫聽到這裡,總算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兩年前,邨裡拆遷,各家各戶都分到了宅基地,可偏偏王大貴跑了無數趟,就是沒有。甚麼原因呢?因為王大貴是拆遷後才結的婚,陳書記說不符合規定,不批。有人提醒王大貴,從拆遷補償裡拿一點,給陳書記意思一下,可 美白toner Wall Garden王大貴剛結婚,又要存錢建新房,根本拿不出多餘的錢來。一來二去,這事就拖下來了,最後,王大貴竟然弄出這麼一出鬧劇。 老莫看著眼前的這一幕,有些哭笑不得。要說這兩年來,王大貴夫妻倆對自己確實還不錯,隔三岔五地總忘不了來土地廟上點香火,現在弄出這事來,看樣子還真得幫他們一把。 怎麼幫呢?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陳書記,搞定了陳書記這事就算解決了。想到這裡,老莫一刻也沒耽擱,直奔陳書記的家裡。 陳書記家新建的小別墅真氣派,庭院寬敞,富麗堂皇。老莫決定作法,把王大貴家拆遷的廢渣全搬到這院子裡來,這樣,陳書記肯定就會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到時候,還不乖乖幫王大貴把事辦了? 老莫升起雲頭,站在院子上空,凝神運氣,準備開始作法。正在這時,突然聽到耳邊一聲大喝:「老莫,你幹甚麼呢?」老莫嚇得一哆嗦,睜眼一看,原來是財神老海。老莫說了來意,並要老海幫著作法,老海不陰不陽地笑了笑:「老莫,你知道我為甚麼在這兒嗎?」 老莫不解,老海得意地用手一指陳書記的別墅:「你看見沒有,閣樓那間就是陳書記專門留給我的,每天供著上好的香火和貢品dermes 。你說,人家待我這樣,我還好意思給人家添亂?」老海說得有理,老莫只好皺著眉說:「那就不難為你了,我還是自己來吧。」 「那也不成啊,難道人家供著我,我就一點不照顧人家?老莫啊,打狗也要看主人嘛!」老海的意思很明顯,絕不會讓老莫施法打擾陳書記。

コメン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