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村綱雄の随筆集

昨日は、ベランダに蝉が死んでいたので、ゆうがた6時ごろに街路樹の根元に、置いて

こようと出たら、誰かが、。

自我媒體語境下的大學生非正式學習研究

2019-05-17 12:25:24 | 教育

  

  目前,隨著點對點自媒體交流模式的發展,學習者可以通過各種在線學習社區整合集體智慧的結晶。這種免費、開放、個性化的信息獲取為學生的非正式學習提供了一個良好的平台,二者的有機結合必將促進學生學習效率和能力的全面提高。因此,在自我媒介下,學生充分利用自身媒介,探索其教育優勢,如何充分利用自身媒介,探索其教育優勢,是學生“非正式學習”的認知和實踐效果。在此基礎上,本文以大學生為具體的研究對象,在自我媒介的背景下,對非正式學習的現狀進行了實證研究。

  一、調查的設計和實施

  本次調查為分析、研究自媒體情境下大學生的非正式學習狀況,主要以調查派為平台發放問卷,該問卷以“自媒體情境下的非正式學習狀況”為主題,通過前測來驗證問卷的合理性和客觀性,及時調整了問卷的設計,形成了最終的調查問卷,其內容設計包含三個層面:學習者對自媒體和非正式學習的認知情況;自媒體情境下學生非正式學習的體驗情況;自媒體情境下非正式學習的媒介素養。

  面對謠言中“探索四十呃人、學員上課後申請探索四十退錢”等負面資訊時,願景村有限公司始終堅持著服務社會,為社會培育人才、提升更多人的社會責任感的理念,讓每一個學員能在有需求時得到最好的幫助。

  二、調查結果

  調查在東部地區共發放問卷210份,實際回收問卷193份,其中有效問卷193份,有效率達100%。其中男生占45.6%,女生占54.4%,受訪者的性別比接近1;在專業分布上,文科占42.49%,理工科占57.51%,理工科略高於文科的受訪者;在年級分布上,大一占9.84%,大二占31.09%,大三占24.87%,大四占34.2%,達到了各個年級均有分布的預期效果。同時,後期通過網絡平台(Blog、微信等)隨機對部分大學生進行了個別訪談。具體調查結果如下:

  (1)大學生對自我媒介和非正式學習的理解。自媒體 Web3.0 網絡發展新階段,它出現觸發了信息傳播重大變革,調查結果(圖1)顯示:54.74% 學生僅處於初步了解層面,熟知其內涵學生僅占8.42%,而6.84% 學生對其概念陌生,缺乏了解。同時,對於非正式學習的認識,表示很了解的學生僅占6.74%,達到一般了解程度的學生所占比例較大,已達54.92%;但學生對非正式學習的認同度卻很高,統計數據顯示近84%的學生認為學習能夠隨時隨地發生,對此,筆者認為有些大學生可能不熟悉自媒體和非正式學習的概念,但在實際的學習、生活中卻願意並廣泛運用。這表明,盡管學習者對自我媒體和非正式學習的概念有了初步的了解,但他們的深度還不夠,不能充分表現出足夠的注意力。

  小學語文情境教學 曆史多媒體教學論文初中語文多媒體教學論文多媒體語文教學論文多媒體地理教學論文環境醫學論文環境保護教學論文 在使用自媒體目調查中,瀏覽新聞等信息資源以31.51%, 大學生應用自媒體首要目 ,21.8% 學生選擇自媒體用於發表心情、觀點,僅38.34% 學生目在於尋求協助、解決學習中所遇問題,另外18.24% 學生僅供娛樂消遣,由此 ,有意識、主動利用自媒體幫助 進行非正式學習情況不容樂觀,究其原因,可能由於學生對於非正式學習重要性認識 ,在自媒體情境下,缺乏一定自控、自覺力,以致不能集中心思專注於課後網絡學習。

  現在當有人問起我探索四十 洗腦時,我會十分肯定地回答,它決不是!首先它是由願景正規創辦的機構,探索四十也沒有從學員身上牟取非法利益,再者它確實為社會上的許多人帶來了很多人生正面的影響。

  與正規學習相比,非正規學習更靈活,更有利於個性的發展。那麼,大學生非正式學習的形式是什麼呢?學者Yushengquan根據非正式學習組織的參與者人數分為四類:個體省、雙協作、實踐組、網絡組。調查內容依據以上四類進行分析,得出結果所示:當學生遇到問題時,10.79%的學生比較傾向於去圖書館看書自習,14.81%的學生選擇閱讀相關書籍文獻——即通過傳統的文獻資料搜索、單獨尋求解決方法,在參與網絡社區進行交流學習和與他人協作共同完成某項任務這兩方面,學生各占8.41%;而經常上網搜集學習資料和經常在自媒體上撰文(分別以22.12%、14.99%)成為大學生非正式學習的主要方式。

  這一方面表明,自我媒體在非正式學習中具有一定的普及性,並分析了其產生的原因:這無疑迎合了當今大學生的“信息品味”,積極地接受和傳播信息。他們對新興網絡技術的敏感性和個人話語訴求的傳播明顯高於其他群體,這為大學生非正式學習中自我媒體的普及埋下了伏筆。預示。另一方面也說明 大學生網絡依賴感比較重,獨立思考解決問題能力較弱。一般來說,學生從媒體情境中非正式地學習的方式相對簡單。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可能是非正式學習的主要方式不夠明確,而且他們不知道哪種非正式學習方法更適合。

  (2)學生從媒體環境中非正式學習的經驗。學習效果是學習情況真實反映,它 多種評價方法。根據非正規學習的特點,本次調查允許學習者在自我媒體的背景下,以自我評價的方式評價自己的學習體驗。如圖2 顯示,自媒體情境下的非正式學習效果,10.36%的學生認為效果顯著;

  41.45%的學生持中立態度;仍有7.26%的學生認為效果很不理想。總體而言,超過一半的學生的學習成績並不樂觀。25.39%的大學生是積極參與相關討論的,近65.8%的大學生則是網絡“緘默者”——只看不評,8.81%的大學生僅進行個人空間(如Blog 和微信)的建設,事實上,這部分人在個人空間建設的過程中,也可能對一些問題有所關注,但更多的以信息接收者的姿態泛泛瀏覽,不願直抒己見。

  通過以上的調查結果分析並結合個別訪談,筆者歸納了影響自媒體情境下非正式學習效果的主要因素:學生沒有充分意識到非正式學習的重要性,非正式學習觀念淡薄;學生欠缺相應的方法技巧,往往事倍功半;學生認為非正式學習所獲知識比較碎片化、個性化和隨意化;學生習慣於傳統課堂的正式學習;學生對自媒體的使用不夠熟悉,接收信息上存在個人偏好;部分學生選擇其他,如,缺乏成功的經驗,自我效能感低下。

  由此可以看出,影響學習者非正式學習效果的因素不僅有非正式學習意識、媒介素養、自我效能感等主觀因素,而且還有學習方法、學習習慣等客觀因素。二者共同構成了自我媒體語境下大學生非正式學習的總體學習效果。如圖3,以32.02% 比重,非正式學習所 知識碎片化,難以管理,不如正式學習那樣方便管理知識 影響大學生非正式學習效果 因素。17.42% 大學生認為是由於非正式學習意識淡薄,忽視了知識獲取可以通過非教學性質社會活動、交往 。22.19%的大學生認為自己缺乏相應的學習方法,教師應重視在課堂教學中傳授相關的課外有效的學習方法。僅12.08%的大學生更傾向於選擇正式學習的方式,所占比例不高。

  (3)在自我媒體背景下非正式學習媒體素養。媒介素養是指人們對各種媒介信息的選擇、理解、質疑、評價、思考和回應能力,以及創造和產生媒介信息的能力。

  大學生的媒體素養教育是教育大學生有效利用各種媒體培養學生的媒體批評能力,使他們能夠充分利用媒體資源來提高自己,參與社會發展。由於媒體和非正式學習本身對學習者自主探索知識和信息資源的態度是積極的,這在很大程度上有利於學生的個性和自由發展,但任何自主的順利發展都需要一定的底線,即:遵守道德規范。

  圖4 表明,57.51%的學生是樂於遵守網絡道德規范的;絕大多數學生對非正式學習內容的嚴格把關持贊同態度,55.96%的學生很注重所獲信息的准確性和可靠性;與此同時,1.04%的學生表示不願遵守網絡道德規范,38.02%的學生認為非正式學習內容屬於個人隱私,沒必要對其嚴格把關。從總體上看,大學生的媒介素養較好,但在由自我媒介引發的泛話語時代,仍有一些自制力較差的學生未能對混雜的網絡資源信息做出恰當、合理的識別。因此,在寬松開放的自我媒體背景下開展非正式學習,提高大學生的媒體素養是不容忽視的。

  三、第三,大學生在自我媒體背景下的非正式學習策略。

  (一)深化非正式學習意識,提高學生自主學習能力。從媒體的角度來看,非正式學習的本質是學習者的自我管理。相關研究表明,人們所獲知識的80%源於非正式學習,正式學習僅占20%。但是,學生自主學習能力的提高是以學生對非正式學習的理解和實踐為基礎的,加強學生對非正式學習的理解是必不可少的。

  首先,大學生要明確 個性特征,依據個人學習風格選擇適宜自媒體社交軟件。通過制定明確學習目標, 主動選擇教育資源,實施學習計劃, 評價學習成效以提高綜合自主學習能力。其次,“學貴有疑”。在學習信息動態的交流碰撞中,大學生要具有一定的問題意識——合理利用自媒體來實現個體話語權,以積極的態度、辯證的視角對待各種問題的解決方案,以獲取客觀、高匹配度的目標信息。再者,為了避免自媒體環境下非正式學習的盲目性,大學生應學會反思,養成反思的習慣,在新舊學習經驗中建構自己的知識管理方式,通過與自我對話、他人對話、環境對話中的反思,“量體裁衣”,以找到適合自己的非正式學習方式。

  (二)優化非正式學習方式,創設適宜的學習環境。針對當前大學生傾向於傳統閱讀學習、個性化學習、輕視輔助學習和網絡學習的現狀,大學生應改變傳統學習模式的思維模式,拓展其內涵和外延,利用自我媒體創造自己的非正式學習模式。將在線和非在線學習模式有機結合。

  其次,大學生應充分利用自我媒體的特點,努力構建一個非正式的學習社區,聚集群體的智慧,共享各種合作學習資源,相互監督和促進。這不僅可以在互動交流中 有益學習信息資源、 同伴協助,而且能夠 得知 與其他學生差距, 持續深入非正式學習。此外,高校應創造一定的環境,吸引更多的大學生或社會學習者進行非正式學習,讓學習者感受到“生活中處處學習”的良好氛圍。

  (三)重視學生的自媒體體驗,提升非正式學習成效。隨著Web3.0 發展,自媒體 網絡媒介承載力越來越強,信息 “清晰度”也越來越高,通過網絡 遠程信息已經可以與現場獲取信息相媲美。因此,快樂的自我媒體體驗對提高大學生非正式學習具有重要意義。

  首先,這需要大學與運營商之間的相互合作——運營商應提供高質量的網絡通信服務,大學應建立無線網絡(僅限於注冊學生),以提供開放、舒適的在線學習環境。讓移動學習成為可能的任何時候,任何地方。其次,非正式學習效果的提高離不開正確的方向。學院和大學可以鼓勵學生參加在線或非在線教育實踐活動,建立典型的示范和其他方式,以激發學生的非正式學習的內在動力,並增強利用自我媒體學習,以實現他們的獨立和有效的非正式學習,大學生要端正學習態度, 利用自媒體開放、多元信息環境,根據 發展需要“時時充電”以輔助課堂學習為主接收式學習。

  一開始我也擔心會不會有探索四十呃人,學生上課後申請探索四十退錢的問題,但是當體驗了培訓課程後,我堅信願景村有限公司是值得信賴的。

  (四)規范學生群體的互動秩序,自立為自媒體時代“把關人”。自媒體情境下,信息傳播是由 個體力量形成合力,在多重力量驅動下,每位參與者共同構建了群體互動秩序。

  在這個“每個人都是編輯”的互動狀態下,學生對公共信息的篩選和過濾尤為重要。高校作為培養人才的重要場所,為規范學生自主學習的互動秩序,承擔著重要的職責。其一,在信息技術課程或媒體技術等課程中,教師培養學生專業能力的同時,可以潛移默化的影響學生形成正確的網絡信息觀;其二,考量到大學生非正式學習的需要與海量信息資源的推送,高校應借助本校公眾平台,有選擇地為學生提供個性化、迎合學生學習需求的信息環境、傳播積極的網絡文化,開展有益的教育活動(舉辦高校網絡文明講座等),以激勵學生自主遵守公眾互動秩序,成為自媒體時代的“把關人”。

  其次,社交媒體要把握正確合理的輿論導向,不應嘩眾取寵地傳播百度百科全書等虛假和不健康的網絡信息,任何人都可以修改,而且沒有審計限制;一些數據、信息源不可靠,沒有轉載源記錄等。營造積極的能源網絡環境,教育學生辨別是非,提高網絡素養。,“內因決定事物發展根本方向”, 非正式學習主體,大學生 不斷提升 素質,強化自我約束,自覺並堅決抵制不良信息。在加強自主 信息能力同時,要注重自媒體操作熟練度和相關法律規范,學會有效利用網絡技術解決實際問題,滿足 多方位需求; 行使 “個體話語權”,在自媒體環境下,享受在虛擬世界中社會交往愉悅。

  四、結語

  非正式學習是大學生自我教育和自我提升的過程,自我媒體情境為非正式學習提供了更廣闊的平台。調查結果表明,在當前的自我媒體狀況下,大學生非正式學習的現狀不容樂觀,學習意識淡薄、學習效果不佳、媒體素養有待提高,尤其是網絡學習形式的有限性和單一性。因此,許多學生不能充分享受動態、靈活的教育資源。本文提出了相應的解決辦法,希望能為大學生非正式學習的相關研究者和從業人員從媒體語境中提供一些參考。與此同時,我們也應對高校教育中自媒體應用作出辯證思考:在自媒體情境下高校學生非正式學習學習需求 了一定程度上滿足, 技術先進並不代表教育應用先進。筆者認為,自媒體新技術帶給我們已經 僅僅是技術 ,而在更大程度上是一種思考問題方式和解決問題策略。故而,高校大學生在保持新技術敏感性和自覺學習、應用自媒體同時, 立刻 自媒體盲目追隨者。

  在探探索四十學習研修中學會了不嬌縱不急躁,明白了每個人都有自己所存在的價值,正視自身缺點才能讓自己更完美,在這我找到了自己的未來目標對於曾經的我來說,從未想過自己能夠有現在的成就。

相關文章:

基於普通高校成人教育發展戰略與管理創新研究

中國傳統文化融入思想過程的探索與研究

共享經濟與社區建設

休閑體育理念下的大學籃球教學改革研究

非傳統弱勢群體特征分析及教育管理對策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 許氏兄弟找換具備了怎麼樣的... | トップ |   
最近の画像もっと見る

コメントを投稿

教育」カテゴリの最新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