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写真付きで日記や趣味を書くならgooブログ

竹子

2016-10-13 15:20:36 | 日記

竹子

確切的說,認識竹子純屬偶然。 考入湖北省第一機械工業學院的頭一天下午,楊雨蕭憑著一張潔白的《錄取通知書》,領到了一張現代化的飯票---金龍卡。大概是由於第一次見到這種洋玩意的緣故,他竟然愛不釋手,忘卻了身後那長長的隊伍,幸虧辦理領卡手續老師及時的提醒,才猛然的醒悟過來。他不好意思的朝著站在他身後,那個穿著粉紅色襯衫的女孩笑了笑,算是道歉了。偶爾地,他低下目光,看到了她的名字:她叫竹子,是來自湖北公安縣的,今年才十九歲。至於是哪個班級,楊雨蕭卻沒有看清楚。他也沒有在意,心想:唉!又何必問那麼多呢?反正與我又不是一個地方的! 晚上,我們機制9741班的班主任老師突然找到我,他要我做我們班的班長,同時,還要我和一個女孩做同捉桌,並且讓我好好的照顧她,至於在甚麼方面,老師並沒有說。就這樣,我匆匆的離開了辦公室,直奔教室而來。 到了教室,整個班級好象是炸開了鍋,雖然是第一天到校,各個人都不認識,但是,在一番自我介紹之後,便交頭接耳,好像已經認識很久似的。 我按照桌子上的名字找到了我的位置,當我看到我的同桌時,不禁一聲驚呼:她竟然是那個叫竹子的女孩。我理直氣壯的在我的位置上坐了下來,而她並沒有甚麼反對的意思,這倒出呼我的意料之外,因為我們都是剛剛從那種「封建」的初中時代過來,身上難免還殘留一些封建的遺風,而在老師的循循善誘之下,對於「男女授受不清」的道理簡直就像上了政治課一樣,幾乎達到了耳熟能詳的地步。難道在竹子的身上就沒有一點封建的東西嗎?我不信! 當我看著她,剛剛想做一番別開生面的自我介紹的時候,她卻只是沖著我笑了笑,算是已經認識了,隨後,我們之間便默默無語。這時,看著別的同桌都是談的日火朝天的,我的心裡莫名其妙的怨恨起班主任來。我是一個性格很外向的人,怎麼會讓我與這樣的人做同桌?這不是讓我活活受罪麼? 還好,以後的一個多月是軍訓,都是在操場上度過的,就算我和竹子見了面,也只是笑笑,便過去了。不過,我從一個叫陳莉的女孩那裡得知,竹子和那些女生的關系並不是太好。哈哈,這時,我終於明白班主任叫我幫助她的目的了。 軍訓結束後,便恢複了正常的上課。 無論是在課上,還是課外,竹子都很少說話。說句難聽一點的,她簡直就是一件價格不菲的「彫塑」,很少有人問津。看來,能與她說上幾句話的,就只有我一個人了,漸漸的,她對我的感覺比以前好多了,甚至,有時候,她還會主動的與我說話,我有一點樂了:「今天的太陽是從哪邊出的呀?」而她的臉上微微一紅,把頭轉過去,直到我向她做出道歉的時候,她這才會淡淡的笑一下,再理我。其實,我的心裡很明白,她很喜歡與我說話,因為,除了我之外,她幾乎沒有一個知心的朋友了。不知是從甚麼時候起,我們班(不,確切的說,是整個新生班級)流行著一種風氣:就是在每個男生過生日,或者是節假日的時候,對他心儀的女生便會給他送生日禮物。這樣,便表示相戀了。 最可憐的就是我了。我們班裡每個男生都是「名花有主」,只有我這個樂天派的大掌門與那個竹子是「楚河」與「漢界」,我們之間沒有任何外交關系。哼!我才不在乎這些呢!我是個正派人,才不會向別人乞討呢!看看你們這些男人(雖然還小,但是,我們都是以『男人』自居),簡直把我們的臉都丟盡了!唉!這哪是我 的知心話?我也是迫不得已! 功夫不負有心人,終於在一天中午吃飯的時候,竹子忽然找到我,不容分說,把一個包裝的很精致的盒子遞到了我的面前,微笑著說:「雨蕭,祝你生日快樂。。。。。。」我知道她話中的含義。我有一點喜出望外,連忙說:「謝謝你,竹子!」自從那一次以後,我好像覺得竹子已經無可救藥的喜歡上我了。 就在一天上晚自習的時候,我習慣性的坐在了講臺上(每天的早晚自習,都會有班幹部坐在那裡值日),當我的目光投向竹子的位置時,卻沒有發現她的身影,我問了班裡的每一個女生,卻沒有一個人知道她去了哪裡。那時,我的心裡真的很焦急。於是,我讓別的班幹部代替我一下,然後,我出了教室,到處的找她。 我幾乎尋遍了校園的每一個角落,卻始終找不到她的身影。唉!竹子究竟會去哪裡呢?我感到茫然不知所措! 就在我準備回去的時候,忽然從一個昏暗的角落裡傳來了一陣嚶嚶的哭泣聲,那聲音很低,若有若無的樣子。會不會是竹子?我的腦海裡像閃電一樣,迅速的顯出了竹子的身影。我輕輕的走了過去,問道:「竹子是你麼?」那人沒有回答,仍然低聲的哭泣著。我一陣心酸,我最受不了女孩子的哭泣了。我又問她:「竹子,你究竟是怎麼啦?是不是有誰欺負你了?」一見是我,她這才轉過臉來,低泣道:「我。。。。。。沒有錢充飯卡。。。。。。我。。。。。。餓!」 我很奇怪,有問:「那你為甚麼還要送禮物給我?」她忍不住,一下子撲到了我的懷裡,把頭靠在了我的肩上,抽噎著說:「我沒有辦法。我怕見到那些人用關註『動物』的眼神看著我。她們為了喜歡你們男生,買了好多禮物送給她喜歡的男生。。。。。。那些東西我買不起。。。。。。可是我是真的喜歡你!」 我扶著她那瘦弱的雙肩,很沖動的把她緊緊的抱住,安慰她說:「那我以後給你錢,然後我再給你送禮物,非讓那些女生羨慕死不可!」她終於破涕微笑了。 從那以後,幾乎是每個周末的晚上,校園的角落裡,都會出現我與竹子戀愛的生影 可是當第二學期開始的時候,竹子卻沒有來,我曾打聽她的老鄉,卻都是杳無音訊! 大概又過了一個多月,我以外的收到了一封信,是竹子寫來的。我迫不及待的拆開,其中這樣寫道: 我最親愛的雨蕭: 你好! 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遠走他鄉了。我是一個很不幸的女孩,但是,老天爺沒有虧待我,因為他讓我遇到了你。 我從小父母過世的很早,只有一個姐姐和我相依為命。其實,她並不是我的親姐姐。 你知道嗎?我的姐姐為了我,毀了她一生的幸福。當我接到錄取通知書的時候,我哭了。我沒有甚麼過高的期望。我說,姐,我最不喜歡念書了,就讓我與你一起給別人做事吧!姐姐卻說,傻妹妹,你別自己騙自己了,你放心姐一定有辦法的。沒有想到,在要開學的時候,姐姐還真的給我湊足了學費,還有幾百塊的生活費。我抱著姐姐,高興極了! 然而,我沒有想到,那些錢竟然是別人給姐姐的聘禮!姐姐她居然嫁給了可以做我們父親的男人!那個男人對她很不好經常打罵她。有一天,她終於受不了,喝了農藥。。。。。。當我再見到她的時候,卻是她的墳塋! 。。。。。。 信沒有繼續看下去,也我沒有勇氣再看下去! 而我已經是潸然淚下 我的心理在吶喊:竹子,你究竟去了哪兒。。。。。。

ジャンル:
ウェブログ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 一步一天涯   | トップ | 何仙姑三試文曲星的傳說 »

コメントを投稿


コメント利用規約に同意の上コメント投稿を行ってください。

数字4桁を入力し、投稿ボタンを押してください。

あわせて読む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ing-URL
  • 30日以上前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送信元の記事内容が半角英数のみ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このブログへのリンクがない記事から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ブログ管理者のみ、編集画面で設定の変更が可能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