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の成长

写真付きで日記や学会の成长趣味を書くならgooブログ

最有魄力的大叔

2017-06-19 13:55:38 | 日記

黃丁丁是我見過最有魄力的大叔,雖然至今為止我們相識不及兩個月,但仍然擋不住我對他的一片讚美。
至於相識源於一場淅淅瀝瀝的雨,我從五樓最左邊的教室沿著漆著白漆的欄杆一路快走,他這時一隻手遮著腦袋低頭向我移過來,語言急切又利落,記得那時我是如此的漫不經心,以致想早早結束這突如其來地攀談,此刻雨依舊在下,那一排排欄杆沾著晶瑩的露珠將落未落的樣子,隨即俯身往樓下看去,一抹新綠隔著空氣的罅隙扶搖直上,對於我的漫不經心,他絲毫沒有一絲異樣的神色,依然在神采飛揚地自言自語,那一刻我的內心焦灼不堪,時間也在尷尬的氣氛中一點點流淌,終於鈴聲結束了這一個人的獨白,我轉身道了聲再見便匆匆離去,不問歸期,不與交集。
後來的機緣巧合使我們有了第二次的相見,那是五一過後的一星期,他如約來到我的學校,而我也如約等候在一旁,簡單地攀談,恰到其處地交涉,趁著皎潔的月色一切顯得如此靜謐而幽靜。接著又有了第三次不痛不癢的問候,第四次在五月的尾巴中感受到溽熱的暑氣竟如此淩厲。
我曾說過他是一個有故事的人,並且是一個有魄力的大叔。顏值一般,一口蹩腳的普通話呼之欲出,倒是一副粗獷的野性讓人望而生畏,可是這樣一個粗獷的男子竟隱藏了一道明媚可現的憂傷,或明或暗,不知就裏,隻當他內心強大到無堅不摧,或許這才是他的魄力所在吧。
他很能討得女人歡心,總是能恰到其處地指戳她們的內心,或許這就是傳說中的撩妹高手,可令人大吃一驚的是他至今未婚,這實在令人汗顏至極,結果,每當我表現出他是鑽石級剩鬥士的鄙夷模樣時,他倒一副婚姻處處港大理學院院務委員會由學院不同級別和學科的老師、學生及職員代表組成是圍城而堅決單身的既視感。於是,我總在想,國家提倡的晚婚晚育倒在他的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可滿臉的褶子倒是時刻讓我想起他的終身大事,堪憂,絕對堪憂。
那天在我的軟磨硬泡之下,他終於娓娓道來,語氣不乏輕鬆愉悅,可依然掩蓋不住他眼裏隱藏的那份憂傷。少年喪父,不得不讓他在那段艱難的日子裏快速成長起來,我不知他是怎樣度過那段想起連呼吸都會痛的日子,或許麵對母親的撕心裂肺,他隻能絕望到不知所措,卻依然強裝堅強,因為此刻,母親至始至終還需有他的守候,也唯有他;或許在寂靜的夜晚,一人獨自掩麵哭泣,他死死咬住被角而不讓母親察覺到他的異樣,一直到黎明的破曉換來鄉村空穀的一針鳥啼;或許在某個陽光燦爛的午後,他低低地跟著前方那大手牽小手的父子,眼裏豔羨無比,卻徒留一絲落寞而黯然成殤。
後來他如願上了大學,但等待他的不是從此安然無憂的鬆懈,而是馬不停蹄地做各種髒亂差的兼職。或許在烈日炎炎下,他四處奔波,隻為能早點發完手上那份厚厚一遝的傳單,車水馬龍,被突如其來的車撞翻在地上也已見怪不怪;或許有時遇上城管便提著那沉重的漿糊桶趕緊逃之夭夭,末了,大汗淋漓,上氣不接下氣地奔赴下一個地點;或許他要在那鋼筋水泥混合的建築場所,一趟一趟地來回奔波,有時工地上的工人也趁機落井下石……我的腦海裏曾設想過無數次諸多或許,也許還有我無法企及的一麵,但他依然讀完了自己的大學,實在可歌可泣。
有時我覺得他是一個對金錢狂熱追求的人,或許飽經滄桑讓他對生活激起了一份世俗的欲望,盡管他總是說男人有錢,便和誰都有緣這類的話,不置可否,他對生活的透徹和對人性的解讀往往讓我目瞪口呆,我笑笑足矣,不排斥也不爭辯,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過往,或許不堪回首,或許一帆風順,但都有一份自己的獨到見解和另辟蹊徑的解讀。總之,你信也罷不信也罷,它就在那裏不偏不倚。
我總以為,上天會溫柔相待每一個努力的人,事實是它可能變本加厲地再插你一刀,因為這是你永遠也無法預知的變幻莫測。可是,我依然堅信,他會有溫柔的妻,聰明伶俐的孩童,一個溫馨的家園和那盞永遠不熄的燈火,也許在那一刻,所有的悲歡離合統統見鬼去了,畢竟他是最有魄力的大叔。

ジャンル:
ウェブログ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 坦言集:建屯荃鐵路  | トップ |  巴士轉唔到彎 女車長搬走水馬  »
最近の画像もっと見る

コメントを投稿


コメント利用規約に同意の上コメント投稿を行ってください。

数字4桁を入力し、投稿ボタンを押してください。

あわせて読む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ing-URL
  • 30日以上前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送信元の記事内容が半角英数のみ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このブログへのリンクがない記事から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ブログ管理者のみ、編集画面で設定の変更が可能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