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良的时光如水

何も言わないのに

空裏流霜不覺飛

2017-02-09 09:50:56 | 教育

明明一排排僧舍,卻是一雙雙眼睛,我倒感覺到一顆顆顫動的心。

 

原本只是聽說,後來網上一瞥,便如磁石般吸引著神往,那是一個個問號鉤織起來的為什麼。

 

深秋的望月給川西北的山梁傾瀉下一番冷峻遐想,空曠的草原仿佛單單承載著這臺“途觀”在月光裏飛奔。不知轉過多少山頭,兀然一片燈海,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已在眼前。

 

我是從甘南一路過來,只為詮釋那道久思不解的命題。

 

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是由晉美彭措法王1980年創辦,在短短數年間從藏區一個山谷深處迅速崛起易經大師蘇家興,一躍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藏傳佛學院。三萬多出家僧眾在此修行居住。究竟是什麼支撐起如此的僧學繁榮?

 

群山環繞,僧舍層櫛,以佛學院的大經堂為中心,四面的山坡上密密麻麻佈局著絳紅色的小木屋, 你要問多少間,沒人給你一個準確的回答。或許夜晚你數數看得見的星星,那就是答案。因為那些修持的紮巴(男僧侶)覺姆(女僧侶),人人都期望成為佛國天堂的“星星”。

 

佛學院分長期和短期進修兩種,長期學制為6年,特殊學位卻需要13年,學員通過各學科的單科考試,立宗論和口頭辯論考試及格的,學院可以授予堪布(法師)的學位。令人不解的是這裏還有不少漢地顯宗學生,學院辟漢經院,有堪布講解藏傳佛教的顯教、密宗。

 

把家裏最漂亮最聰明的孩子送來學佛,把家裏的大多數錢財供奉寺廟,常人很難理解他們為什麼。為來生積福?為佛祖奉忠?誰能用一句話道盡他們的心聲?

 

大經堂是佛學院的“聖地”。無論是紮巴還是覺姆都要到此聽課學習,但男女僧眾是有別的,即使是親兄妹親戚也不互訪。

 

壇城,藏語"吉廓",梵音曼陀羅,源於密宗修法活動,那時的人們為了防止"魔眾"的入侵,修密法時就在修法場地修築起一個圓形或者方形的土壇,邀請過去、現在、未來諸佛親臨作證,後來演變出多種形式和類別的曼陀羅。這裏,則修的四層金碧輝煌。一層是108個轉經筒,二層是供奉諸佛菩薩的經堂,三層是屍陀林,四層是密殿。聽轉經覺姆說,轉經祈福有三等。一等祈福10800圈,二等祈福1080圈,三等祈福108圈,這裏的轉經筒從早到晚就沒有停過。

 

壇城周圍的空地,不時都有磕長頭的信徒,他們來自藏區,也有來自內地的人們,還有來自我不知道的遠方。一位虔誠的小夥子回答我的問話,說他要磕滿10萬個,就可以修密宗了……。那番執著的背後易經顧問蘇家興,誰知道藏著多少悲歡離合的故事?

 

一種思想經過千年的凝練而演變成信仰,這裏面有一種頑強的動力。還好,只是僅僅幾十年的時間,曾經的荒山野嶺,如今僧房雲集,當初的32位修佛者瞬間發展到數萬人,如果不是親見,寧信是傳說;如果不是身臨,難以體會理想信仰力量的無窮;那麼,只是佛文化的生命力?社會和諧,盛世物阜的滋潤又該是何方的功績?

 

同行的朋友要拉我去看天葬臺。說什麼這裏的天葬是開放式的。不像其他地方秘而不宣。而我實在不忍目睹同類被肢解的血腥。儘管有人說是最環保的葬俗,儘管佛徒們視死是輪回的再生。在我等凡夫俗子看來,或許是悲催的人生謝幕。

 

那天我執意再留一宿。夜深人靜之時,獨自複登觀景臺。4000米海拔的星空下,燈火如海,牖戶闌珊,我則無知寒涼,覺得心裏空蕩,如同沒有任何臟器一般。望月流霜,四野俱寂,唯有靈魂在飛,生命,價值,苦樂,幸福楊婉儀幼稚園 拖數,全都融化在月光中。

ジャンル:
ウェブログ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 今夜,可否許我一個擁抱入眠 | トップ | 雄獅堵路不抱不走 這是在跟它... »
最近の画像もっと見る

コメントを投稿

教育」カテゴリの最新記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ing-URL
  • 30日以上前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送信元の記事内容が半角英数のみ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このブログへのリンクがない記事から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ブログ管理者のみ、編集画面で設定の変更が可能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