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問題研究会

中国社会問題について、写真付きの記事

広告

※このエリアは、60日間投稿が無い場合に表示されます。記事を投稿すると、表示されなくなります。

我是这样得法的

2017-02-13 21:58:37 | 修心养性
我是这样得法的

文: 大陆大法弟子松涛

我今年七十一岁了,在大法中修炼了二十三个年头,跟头把式的走到了今天。当年师父传法时曾讲过,有的学员一边听课还一边骂着我,我就是其中的一个。现在回想起来真是羞愧得无地自容。

那是一九九四年四月末,我正住院治疗。当时我病得很重,有心脏病、胃病、结肠炎、脑血管痉挛等等,经常住院抢救。我脑袋左后侧又长了一个包,有小鸡蛋那么大,但不能手术,只能维持。我走路经常往后仰,脸朝天摔跟头。这些年我几乎各家医院都去过,小道气功都接触过,一听说哪儿能治病,马上就去,多少钱都敢花。花的钱无数,可病是越治越重,越治越多。我不知想死多少回了,摸过电,撞过墙,吃过大量的安眠药,可都没死成。我每天早晨醒后常常冒出的第一念就是:为什么自己还活着?我真是没有勇气再活下去了,感觉是生不如死啊。

这次我又是被送医院抢救过来的,然后直接就住院治疗了。在医院每天吸氧、打吊针,但还是上不来气,脸憋得青紫。

这时,一位亲戚来医院看我,给我送来了两张气功报告会的票。让我参加班听课,说这个功如何如何好,祛病健身有奇效等等。她说她已经参加完一个班,还说要一路跟着师父到各地听法等等。亲戚走后,我坐在病床上,手里握着那两张气功讲座的门票,心里这个愁啊!这些年我尽上当受骗了,听了不少气功讲座,也跟着练,可是都没有治病的效果。我早就下决心了,再也不上当了。可现在怎么办?不去参加吧,对不起亲人的一片好心,也对不起人家花的一百元钱。我整天愁眉苦脸的,都没心思吃饭了。我老伴劝我说:“亲戚知道你病重,看你有今天没明天的,才买了两张票。你怕出事就让孩子陪着你,我开车拉你去听课,让女儿扶着你,听完课咱们再回医院。”就这样在大家的劝说下,我想,就被骗最后一次吧。

到了听课那天,我抱着最后再上一把当的心情進了学习班。前两天听课效果不好,因为我还没有進入状态,师父在上边讲,我在台下生气。亲戚看出我不高兴,对我说:“我对你都有私心,把别人安排偏座或二楼,唯独把一楼三排一号座留给你了,没想到你还这样!”

就在这时,听师父讲到:“我这样讲有人还骂我骗他,我真是不好说他啥了。”听到这句话,我的脸“刷”一下子热的不行,心想:我想啥师父都知道?看来这个师父是真有两下子。我往下再听课就好多了。第三堂课我已经很认真听了。第四堂课下来,我流泪了。多年来我的眼泪都流干了,再伤心的事都不流泪,可那天我流泪了。我完完全全被师父的法理征服了。

师父说:“你的病由我直接给你去的,病根已经摘掉了。”我从来没有听过哪个气功师敢这样讲,能这样讲。这下我可找到师父了,我流着泪心里下定决心,我要修大法,我就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没有病。

我决定回家,再也不回医院了。老伴和孩子都不同意,说才四天时间能行吗?不怕出现危险吗?但我自己主意已定,非常坚决,我告诉他们说:“我决心已下,不能更改,我如果真的死了,我乐意。”就这样,我放下了生死。第四节课后,我就直接回家了。

到家楼下,我对家人说:“你们谁也别扶我,我自己上楼。我是大法弟子,已经没有病了,病根师父已经给摘掉了。”就这一念,我竟然自己上到了七楼,心里这个高兴啊!打开房门后我迟迟不進屋,老伴说:“都到家了,咋不進去呢?”我说:“这家咋变样了,不是原来的样子了,看那家具像积木一样小的可怜,摆在那儿就像小孩玩具似的。”進屋后,我不知不觉地踮步跳了两三步。我问老伴说:“刚才我跳了吗?”老伴说:“跳了。”我心里这个幸福啊:我终于找到了没病的感觉了。可我老伴和孩子却担心极了,盯着我的一举一动,生怕我出啥事。

这一夜我过得很好。第二天早晨我对老伴说:今天就给我办出院吧。同时我把所有的药收拾了两大包,送到了垃圾站,心里和它们说“拜拜了”。

我每天心情愉快的去听课。十节课结束了,心里真不愿离开师父呀!

从此,我走上了大法修炼道路,每天参加集体学法和炼功。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我要勇猛精進,不管遇到多大的痛苦魔难,也要走完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全过程,跟随师父回家。

转自明慧网

ジャンル:
海外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 修炼一年的新学员:类风湿性... | トップ | 学炼法轮功 一身病都好了 »
最近の画像もっと見る

コメントを投稿

修心养性」カテゴリの最新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