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

群青

広告

※このエリアは、60日間投稿が無い場合に表示されます。記事を投稿すると、表示されなくなります。

哈?

2012年12月25日 10時17分29秒 | Weblog
不更新模板就會消失嗎=口=
コメント   トラックバック (372)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鬥士?說教狂?

2011年01月13日 11時17分12秒 | Weblog
最近有变成偏激犯的嫌疑,叹气。
一直觉得自己的接受度还算高,所持的三观和道标准也不过是最普遍的一种,可是最近所见所闻各种事令我迷茫不知从何时起,自以为正常过头的观念已经宣告出局了?为什么人人都可以顺利接受甚至以为理所当然的事我却忍受不了?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小宇宙同一

2010年12月26日 20時48分38秒 | Weblog
只跟喜欢的人来往,只做喜欢做的事情,只相信愿意相信的世界,绝对不要妥协。
如果这样一贯的任性仍有余裕被他人称作『温柔』,可想而知有多么辛苦,真正温柔的人就不需要忍耐么?并不是。强大和软弱都只是外界以难解的标准判定,只要顾及他人,势必就有必须抑制my pace肆虐误伤别人的时刻,总会有舍弃和牺牲啊。
年末的一堆音番一个还没有下,倒是看了老俱特别篇的8cut,久违的昴番怒和T团两位合奏,大家表现得真好,suba唱得真好,重新编曲的乐器退居背后充当和音,人声的圆融温暖充满冬意独有的平静,今年的con他就是以这种状态歌唱的吧,难怪repo里称赞一片。
总觉得suba他一直都没有变过,从十几岁到20代最后的尾巴,曾经是美丽骄傲站在舞台中央闪闪发光的小少年,现在是时而颓废时而狂野爱开工口段子虚弱体质的小老头,可是一直都是一样的固执啊,不会应付,不会敷衍,不会隐藏,仍然只对喜欢的人露出笑容,仍然只为喜欢做的事情马力全开,这样的你能在杰尼斯的世界里生存到现在,简直是一个奇迹。
如果不是因为suba,我会对同团的大家有几分了解几分认同呢?完全不会理解hina酱那样的人,如果在现实中单独遇到,或者还会时不时忿忿然当作敌对的典型吧,笑。善交际不怯场,从不树敌,能和任何人迅速打成一片,又有经营头脑,在我偏执的思维里这简直就是『八面玲珑』的最佳代表,可就是这样的hina,十几年来一直照顾suba,什么被拉出来听烦恼相谈彻夜吃鱼都帮他挑刺之类的不用说,那些来自人际世事的明枪暗箭,如果suba正面用棱角直冲上去大概头破血流不知道多少次,也许早就被踢出局也说不定,但有hina在,就会全部抵挡下来吧。
大家都有自己的棱角,都有自己的骄傲,却从还是小孩子的时候起学会屏息观察残酷的世界,学会委屈和退让,学会包容和守护。是的性格也许是天生的,但能任由本心生存下去的你,我认为那是命运近乎奢侈的幸运赐予,人和人之间可能有太多的相处方式达成平衡,但最珍贵的,即是全盘接受原本的你,包容原本的你,支持原本的你。这是一种近似理想的稀有状态。
谢谢大家一直以语言之外的方式爱着这样的你。
suba少年,要继续以你理想中的模样成长下去,战斗下去啊。
要长命百岁。

如果说有什么样的idol就有什么样的饭,倒不如说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才会喜欢同样的人,笑。
跟他一样顽固不化的我,从小就被老爹摇头叹息乃至勃然大怒过无数次,到现在也在担忧着我为此会碰多少壁,但是没有关系的,这些我真的不在乎,这些我可以全盘接受,但不能忍受的,终究还是不能忍受,不能退让。
一直以来包容过、认可过、鼓励过这样的我的大家,善意地默认我可以守卫自己小宇宙的大家。
不想说『对不起』,只想昂首挺胸地说『谢谢』。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銀色的夕日

2010年12月26日 20時43分31秒 | Weblog
现在回想起来,与你分别的那一日,世界说不定已经终结了。

飞机撞上了邻居的房子,然后坠毁。
结果坠毁的就只有飞机而已,房屋完好无损,歇斯底里的吵架声同样无损,像是精密压缩后高音质的噪音,每一根恶意的毛刺都如急冻时的飞溅液体般探出锐利的尖端,多么奇怪,恶意即使放大一万倍依然精确地保持着原本的形状,每分每毫琐碎的言语都绝对不会失真,光线漫射般穿透一具又一具彼此陌生的躯体。
银色的,光滑的,流线型的飞行器,穿破空气阻力背离地心引力向上直冲,机身反射的日光明亮到耀眼,因为仅仅是纸质的,所以再帅气也不行么?
坠毁在现场一动不动的残骸,聚焦成不规则的金属色光源,一直注视着它,眼角泛起恍惚的虹彩来,未免也太耀眼了一点吧,已经是......傍晚六时了。
本应白昼限定的炽热发光体此时仍然高昂地悬在空中,白色的云彩吸纳了多余的亮度,视觉所司空见惯认定的绵软质地,罕见地呈现出一种冷漠的膨胀感。如果说洞吞噬掉一切可见光,此刻的云层则像是尽数吸收光在内部,以一种既非隐秘也非敞开的空间禁锢其中――过载的灯泡,涨大到临界点的气球,濒临崩溃的精神,处于宇宙密封舱之中的友情......近似那样的存在。
一切都没有中断过,争吵声,不知属于晨间还是晚间的广告穿插着零零碎碎的广播,换气扇单调沉闷的声响,悉悉簌簌交换秘密的私语,一行字也读不进去只得反复翻动书页的声音,在白日发梦里辗转反侧意义不明的吐息,客机低空掠过的轰响,河川流动的水声,光线膨胀的声音。全部声响都好像笃定稳健的单行道,与光一起结成笔直密集的网驰往看不见的未来。
惟有一桩意外――突然消逝的瞬间,曾急遽振动却不曾被接收到的微弱鸣响。
就像指尖蘸水在课桌写下的字,在某个还未设想转弯的地方戛然而止,变成无法完成甚至无法猜测的残迹。

其实说不定,世界已经终结了吧。
这原样飞速运转的一切,就是它终结的证明。
奔驰在白昼的隧道里,白昼攻占一切主宰一切吞没一切,这不是只有白昼的世界,而是白昼本身形成的世界,没有暗角,没有阴影,没有斑驳的角力,没有明晦的交替。
没有夜半的香气和浮尘中化作神话的蝉虫。
我想,那个纷华缭乱却又清见底的世界一定是随你一同去了,变成你的衣角,或者变成你有点羞涩的笑颜。

你大概也不曾想到,所谓广袤到看不见边缘的世界,原来终极的运转竟然是这样的奥妙吧。
就像抽去棱镜的万花筒一样简单,世界塌缩成沙,天堂聚拢成花。

今天是几月几日?
仔细想想,白昼的隧道大概是环形,被封闭其中的不仅是光,还有时间,无法沉落的太阳自然也无法迎接所谓的『明天』。
这一日出生的小孩子,会有长出小小的牙齿,用力吮吸苹果汁水的一天么?会有长成半调子的少年,双手插着口袋站在天台顶独自用耳机听着音乐的一天么?会有和伙伴一路又骄傲又狼狈地奔跑,直到看见灰蒙蒙大海的一天么?会有在平静如常的日子突然接到信,被邀请出席同龄朋友葬礼的一天么?
那个时候世界是不是会再终结一次呢。
......始终还是无法想象。
始终还是想带你看一看啊。不是仅仅目睹终结便心满意足,而是想要看到被定义在终结之后的『未来』将如何开始。

一起去吧。
踏着破旧的自行车,在灼目的白昼之下,沿着环形的陌生街道。
从每一个隐蔽的地标连根拔起深深的固定桩,产生的空隙之处立刻迎面涌来冬季凛冽的风,像摇晃的海水倒灌进心房,那是从未聆听过的声响。
世界原本就是这么小,小到抵达不了哪怕一次昼夜的轮回也可以将整个世界环抱其中。
世界原本又是这么大,大到吉他弦断掉一万次的时候,仍然写不完一条甬道的晨昏之间,层层叠叠风景交错成的故事。
全部固定桩抵达完成,用力拉住一角,然后像追生命一样全速前进,乘着自宇宙而来的风,乘着耳机里以奇异韵律旋转不止的音乐,将日光结成笼罩苍穹的巨大幕布一下子扯掉――
银色的夕日在西边渐次转暗的丝绒色天空缓缓下沉,温柔,巨大,明明是即将消失在视野,却是无可匹敌的透彻明亮,空气里仿佛到处弥漫着银色漂浮的光点,从人们口中吞吐的白气之间,从匆匆错过的步履之间,飞向遥远的天空。

紧接着,寒冷美丽的平安夜到来,银河降临了。

----------------------------------------
*献给志村正彦。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小初小初啊

2010年11月18日 14時01分48秒 | Weblog
我突然觉得,我们星座最大(或者说唯一?)的优点就是阳气重。
虽然放在自己身上看总是傻乎乎的但是想着同星座的minna桑时常会觉得『真是坦荡又帅气』,笑。
还有那种总是以自圆其说的方式从挫败中站起来的笨蛋回路,对别人完全不慕的地方自信到自大绝不回头的死心眼,真好呢,我们都是这个星座的。
伊坂幸太郎竟然不是我们星座的真讨厌!
コメント (1)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長安

2010年09月27日 12時44分37秒 | Weblog
看到十一很多人行程是西安,就忍不住感慨8月时密集紧凑雷厉风行地去了真好。
西安真的是太美好了,怎么也忘不了在夕阳下的明城墙骑自行车疾行,风从身体每一个角落掠过的气温和味道,城墙内低矮重叠的屋檐,像影子一样的鸟群。
虽然阴雨频繁到我掰坏两把伞。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CAKE

2010年09月26日 15時39分31秒 | Weblog
在豆瓣某个相册里看见这个
想起16岁的冬天明明还未到生日,我妈却坚持提前要买给我的蛋糕。
果然人生中最后一次全家一起度过的生日,蛋糕的味道已经记不得了。其实我也不是多爱吃甜食,小时候似乎总是很期待,只因为那是生日蛋糕而已吧,因为稀少而总是扎实安心的幸福。
后来对生日好像不怎么在意了,上学工作的普通一日间而已,有时在蛋糕店里看见可爱的蛋糕会想『啊想过生日呢』,但是一想到『喂年龄会长一岁啊』立刻『嘛还是算了保持青春比较重要』。用甜食自我奖励什么的,真的不太好,会有种种不应该的错觉。
今年中秋是subaru君的生日,因为没有回家就买了小小一块巧克力蛋糕,一个人飞快地吃掉――从来不知道慢慢吃东西是什么滋味的人。suba先生好像没有很喜欢巧克力,但是我喜欢啊,所以谁要管你- -#
今后也学着在开心不开心的时候买蛋糕吃吧。一个人吃,送给别人吃,和别人一起吃,怎么都好。
不是什么奖励也不是什么回忆,只是单纯的,不依赖于外物的,甜蜜幸福的存在。
コメント (1)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渋谷すばるさ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2010年09月22日 20時55分32秒 | Weblog
不器用食量小虚弱体质怕怕生敏感多心固执爱钻牛角尖绝不回头败家自理能力差吉他一般般作曲苦手自毁形象不倦胡子又留不起来体重没我重(喂...)
但是这样的你,偏偏就是我最喜欢的人
无论何时吐槽你都能一天一夜不间断,请相信这就是我独一无二深沉的爱呢,扭头。
全世界并非人人都爱你,但是爱你的人们却永远不会改变。幸福的家伙,比我想象中更坚强的家伙,就这样跟大家一起走下去吧。
遇见你们这群aho,真的是太好了。
コメント (2)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夏季殘片

2010年09月03日 22時40分38秒 | Weblog
小五月暴走之歌深深击中一颗中二的心,捂胸口
《桃花期》看到6话,我觉得我已经完全宅男附体,那么懂各种闷骚悲苦宅男心是要怎样啊,各种扭曲思维妄想模式底层源头变态纯情什么的。。。完全不用说淡定看一眼即知,俺已经不能融入正常人的世界了orz
这一幕激起了我关于夏天的回忆,立刻来汇报帝都神物SOUND K。(其实都过去一个多月了好吗= =)久闻洋气的大殖民地魔都有各种日语歌ktv,SOUND K就是在这方面填补帝都空白的强力存在,采用的是日本joysound系统更新巨快因此曲目全到洗涤身心,各种跨界日饭都能找到精神上的感动,像我这种悲剧的上班族,就是做好功课特地请了事假去朝圣的呢。。。
位置,五道口西郊宾馆8号楼,地铁下了走不到10分钟,看见西郊宾馆的牌子往里走,8号楼一层是游泳馆2层楼最里面就是ktv,旁边还有两家日料(我是一号线换二号线再换13号,理解为什么要专门请假了吧),12点开始营业。
价格,按小时计那种忘了挺贵的,就是看好它的7小时放题,12点到7点按人头每人80,每个房间再加20服务费,每人送一瓶易拉罐饮料,而且工作日真是超清净我还提前预订来着,结果一整个下午预订表上就只有我一个囧
设施么请参见桃花期第六话,那就是joysound系统的ktv,五月手里点歌的机器跟sound k里完全一样,传说中的高级触摸屏v2机器,据说数量很少为此我才会去预订,因为v1只能点5位号码的歌,偏门一点新一点的曲子都没有,v2可以点到6位,而且,触摸屏相当好用XD可以用歌手或者歌名检索,v1的机器貌似要翻厚厚的歌本查号。当然,在joysound网站上查好号码带过来就更省事了。因为整体规模很小的缘故走廊狭窄,房间一共也就十来间的样子,隔音基本等于无,中途听到隔壁宅男狂吼萝卜歌美好的御姐音唱不知什么曲子,还有到处响起的k-on,世界的k-on真的好红,简直是二次元世界的阿拉西
没pv啊没pv,全是画面古怪的80年代风自拍画面随机播,诡异的是每首还都挺合歌曲情境,散发着一种认真又抽搐的气场,让人很容易分心。。。房间里还有一套韩文机器一套中文机器,韩文的不会用就切了中文,中文歌比较大众的基本都有还是立体声伴奏原版MTV(五月天的歌很全,但后青春期的诗那一整张没有),相比之下joysound的midi伴奏稍显单薄音效一般,只能靠爱了。
进去的时候放着更新曲目信息,我去的时候是7月下旬,8团6月30日发的单曲已经更了,所以说更新速度还是蛮同步的,ACG相关也都有,于是把魔神英雄传魔剑美神TOUCH的主题曲统统都点了,岩崎良美的名字出现在这屏幕上的几率无论在中国还是日本都超低了吧T T(ACG方面基本就是怀旧狂啊)然后就是零散的conan歌曲spitz梦寐已久的ELT之类的,8团的歌点了超多尤其是抽歌,太减压太治愈了,临走的时候还一口气放了好多首刷屏。
最后一定要单独一行说的是,点了fuji的陽炎T T千万种感慨堵在心口说不出来,这歌我也唱不下来只是听着熟悉的旋律觉得很恍惚,之后的很多日子,走在路上都能感觉到充满速度感的阳光猛然倾斜下来穿透身体的样子,融化在刺目的明亮里,渐渐变得温和。
是比任何实体任何历史更鲜明地存在着的记忆,仿佛最真实的生命,附着在那极奥妙的微小之中,无从判断究竟是我携带着记忆还是记忆携带着我。
不存在的一切,才是青春。
コメント (4)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無題

2010年07月31日 20時45分44秒 | Weblog
近一两年内最沮丧的时刻到来了。
就像被抽成真空的内壁里残留下一点污秽,格外刺眼。
涌起了这样的念头,未来的某一日努力看过8团的live后就去死吧。
这种话说出来的瞬间就会后悔,但是我说不出别的。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