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県木本で虐殺された朝鮮人労働者の追悼碑を建立する会と紀州鉱山の真実を明らかにする会

三重県木本で虐殺された朝鮮人労働者の追悼碑を建立する会と紀州鉱山の真実を明らかにする会

「日军曾三次入侵涠洲岛 老妇被日本兵轮奸至死 」 

2016年10月12日 | 海南島史研究
http://www.lznews.gov.cn/content-584-116231-1.html
「柳州新闻网」2015-04-09 15:56:06 来源:柳州晚报
■【晚报独家5】日军曾三次入侵涠洲岛 老妇被日本兵轮奸至死
 第五篇 涠洲岛往事(三)

【相片】圣堂村的天主教堂

  3月18日下午,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海上航行,我们终于登上了涠洲岛。这座给我们留下了许多烽火疑云的美丽海岛如今是个远近闻名的风景区。
  上岛后,我们看到,虽然名声在外,但这座海岛的许多旅游设施仍有待完善,映入眼帘的还是比较原始的沿海乡村景色。这倒让我们感到高兴,因为相对原始的状态或许保存下了更久远的旧物事,我们要找到的日占时期飞机场和万人坑等或许都还有遗迹。
  还没有放下行囊,我们便迫不及待地想前去寻访。然而,联系后得知,我们原先想采访的老人家还没找到。我们决定先行进行寻访,让村民小陈(也是我们的房东)开车送我们去盛塘村——那个史料中所称日本首次入侵涠洲岛的登陆点、日军飞机场和“万人坑”的所在。
  一路上,我们不断地朝着车窗外张望,看到这座海岛除了渔业,其实还有许多土地种着庄稼,特别是成片的香蕉林给人印象深刻。小陈说,涠洲岛的香蕉可是一绝,可惜你们来晚了。
  然而,在去盛塘村路上,我们不时停车打听日军飞机场或“万人坑”所在,许多村民都表示没有听说过。难道,我们真的来晚了吗?
  车子经过盛塘村村委,里面有人值班,这给我们带来了新希望。那里或许有些村史之类的资料吧?但结果也令人失望,没有资料,也没有知情者的信息。不过,一位工作人员提供的一条线索让我们惊喜不已。他说,当地有个叫张九皋的文化人曾经记录整理出一本《渔岛怒火》,里面记录有一名叫傅亚禄的亲历者的自述,详尽地讲述了日军侵略涠洲岛罪行及涠洲人民痛歼日军的经历。
  经过麦月的努力协助,后来我们顺利拿到了《渔岛怒火》一书中的相关内容。
  根据书中傅亚禄老人回忆,日军曾三次入侵涠洲岛。
第一次登陆是在1938年9月20日凌晨4时,从日本军舰起飞一架飞机在岛上盘旋侦察,同时两舰从南湾港口开往盛塘村横岭角沟门海面抛锚。早上七八点钟,日军放下登陆艇从沟门登陆,直向盛塘沟门村进犯,该村群众即四散奔逃疏散,日军沿途以机关枪扫射,登陆第一天就打死了十多二十人。当时涠州岛上只驻有30多人的警卫队,十来个乡兵,另有受训练的年龄在18—35岁的百余壮丁,驻于龟岭,武器大部分是法制九响毛瑟枪,士制七九。
  日军登陆三天内,见人就杀,见年轻妇女就强奸。我随母亲逃到东安村舅父处,躲于一条深沟内,日夜不敢回屋。每天只吃一餐,要到夜深人静才敢煮东两吃。在恐怖中,连狗见了日本兵也不敢吠,只是夹着尾巴逃。十天后,我随姐夫等十余人乘一张小艇逃往斜阳岛。在逃往斜阳岛的小艇中,有的因为人多超载,酿成艇覆人亡惨剧,如盛塘一当铺老板,身上带了许多大银跟难民一齐涌上小艇,艇不幸沉没.一齐葬身大海。西街有一个约摸八十岁的老妇,名叫白毛婆,被日本兵轮奸至死。
  日军第一次登陆涠洲20来天,涠洲被杀及淹死的就有80多人。过了中秋节,日本兵才撤退,后国民党从北海派出几十名兵驻于岛上,在南湾住了几天又撤走了。
  日军第二次入侵涠洲岛制造了南湾港烧船惨案。那是在1938年农历十月二十八(或二十九)日,当时正值秋汛,来往渔船均集中涠洲南湾港,特别是海南岛西部沿海渔船来得最多,其余的来自北海、合浦的沙田、营盘,广东逐溪县、草潭、石角、江洪等地。大大小小数百艘渔船停集港湾。当时正值北风,没有月色,早上4时多,有些渔船起锚准备出海,吹起号角呼唤“对仔”(拖网对船彼此向对方的称呼),一些先驶出猪仔岭,正值日军两艘舰船驶来,一艘是有两条烟囱的军舰,一艘是机动渔轮。军舰朝出港的渔船扫了一轮机枪,当场打死一些渔民,这些渔船赶快转头回港,其他渔船听见枪响乱作一团,彼此碰撞,动也不能动,离岸较近的渔船赶忙起锚驶向岸边沙滩搁浅,人就跳上岸逃命;泊在港心的渔船只好以小艇驳人上岸,天亮8时左右日军从军舰上放出登陆艇两条驶入南湾港,将许多渔船串在一起拖到港湾两段水仙庙附近海滩,由登陆艇用水泵向渔船喷射汽油纵火,顿时火光冲天,烧红了整个港湾,有些渔民站立湾顶或岸上高处观看,日军用机枪扫射,打死三人,这场大火使数百条渔船陷于火海,从早上8时多一直烧到中午12时,被烧船只达400多艘,有些烧断了桅杆、帆篷,有些连船舵也烧掉了,有些烧断了一截,剩下一截浸在水里。只有搁在南湾街东部海边的百余艘渔船避过了这场灾难。日寇纵的这场大火,究竟烧了多少渔民财产,无法统计。
  而离烧船不到一个月,日军第三次入侵涠洲岛,动用兵力达数千人,来的军舰很多。其中,有三条烟囱的军舰两艘,两条烟囱的一艘,航空母舰两艘,各装12架飞机。日军一早就以大批登陆艇运载士兵上岛,有些在湾顶搭帐篷居住,有些白天上岛,晚上回舰。上岸的日军大部分是穿帆布服的工兵。数日后日军舰逐渐增多,一时海面上我国商船、渔船绝迹。这样大概有两个星期之后日军才大规模登陆。登陆后,先抓民工修通由滴水路(今水产西)至湾顶的公路,以便通行汽车,运输弹药和其他给养。东、西拱手均插上日本太阳旗,在灯楼顶搭帆蓬居住的工兵,四处抓牛、鸡、猪等畜禽充饥。鬼子的指挥官则三五成群往村里窜,找“花姑娘”,碰上年轻妇女就强奸。岛上居民,尤其是南湾街上的大部分人逃回大陆,估计全岛七千余人中外逃的达两三千人。
  这些珍贵的记录让我们得以隔着时空目睹了日军的暴行和岛民生活的水深火热,但文中并没有提到飞机场和万人坑的所在。盛塘村上如今是否还有什么遗址留下?飞机场又在哪呢?,还有哪位幸存者给我们进一步印证那段历史吗?
  我们的车子已经来到了村头,抬头一看,首先遇入眼帘的竟是一座高大的教堂。在这茫茫大海的东方小岛上怎么会出现一座西方教堂呢?这座西方的教堂是否曾庇护过这一方乡民?
  我们希望,诸多疑问都能在盛塘村这里找到答案或是解答的线索。

  (未完待续) 
  特别报道小组记者:李广西 赵伟翔 陈跃文 李俊
  编辑:覃连毅
ジャンル:
ウェブログ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 23回目と9回目の追悼集会... | トップ | 潿洲島侵略にかんする日本政... »
最近の画像もっと見る

コメントを投稿


コメント利用規約に同意の上コメント投稿を行ってください。

数字4桁を入力し、投稿ボタンを押してください。

あわせて読む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ing-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