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県木本で虐殺された朝鮮人労働者の追悼碑を建立する会と紀州鉱山の真実を明らかにする会

三重県木本で虐殺された朝鮮人労働者の追悼碑を建立する会と紀州鉱山の真実を明らかにする会

「妇人在机场跑道捡斗笠当场被碾死」

2016年10月15日 | 海南島史研究
http://www.lznews.gov.cn/content-584-116421-1.html
「柳州新闻网 」2015-04-14 23:24:10 来源:柳州晚报
【晚报独家8】妇人在机场跑道捡斗笠当场被碾死
  南湾街位于南湾港边,是岛上的集市和商业区所在,我们的房东小陈的二姐也在那里卖海鲜。都说“北海的海鲜十八岁”,而涠洲岛的海鲜更鲜嫩肥美。南湾港呈月亮状,三面山地围拢,风浪不侵,是绝佳良港,每年一逢鱼汛,附近渔船往往集中此处休整,出发。
  我们跟着涠洲镇纪委书记张英辉下了一个火山岩峭立的陡坡,来到南湾街,在狭窄而繁忙的南湾街边上找到了在路边等待我们的李文祥。古铜色的脸庞,板寸头,一身军绿着装,胳肢窝里夹着雨伞,83岁的老人身体仍然很硬朗,讲起话时眯缝着眼,声音洪亮,神情丰富。
  “那里烧了好多船,死了好多人。那里后来停满日本人的水上飞机……”
  作为70多年前日本侵华战争的见证者,83岁的李文祥的记忆里,70多年前,涠洲岛最大的灾难也发生在这里。那便是前文提到的1938年秋,日军入侵制造的南湾港烧船惨案,被毁渔船多达400多艘,大量渔民被生生夺去赖以生存的工具,从此颠沛流离。
  当时,李文祥还是个毛头小子,谈及机场,他脱口而出的就是“割草”。
  他说,日本鬼子抓村民修路、修机场,如果不听话就会被鬼子折磨甚至杀害。他的父亲被抓去修建码头,由于不愿做工,被鬼子拉到教堂大榕树下吊起来,以示惩罚。而在修(扩)建机场过程中,共有110人被折磨而死,伤残者不计其数,史称“飞机场工程惨案”。
  飞机场(扩)建好后,平时是不能随便接近的,否则鬼子就会用枪扫射,只有组织村民割草时才能看到机场跑道和飞机的样子。当时,鬼子规定,每年每户要派出一个人去机场割草。有一次,他和村民正在割草,正好飞机降落,大家赶紧躲闪,有一个20多岁的妇人把斗笠落在了跑道上,便回头去捡,结果被飞机当场碾死。
  “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啊!”李文祥至今回忆起来仍心有余悸。
  当地史料《何振涛狠揍七鬼子》中亦有记录称,经常偷到祖国西南各省扔炸弹,无恶不作、贴着“红膏药”(日本国旗图案)的敌机就是从这里起飞的。飞机跑道旁有一种“大骨草”(当地人称之为“芥个”),生长较快,能高出人头。当年的涠洲流传着一首歌谣:北部湾的海水舀不完它,涠洲岛的大骨草铲不尽它,鬼子要想除完草,除非铁树能开花。
  当时,涠洲岛的日本驻军是支那派遣军南支海军部队(第十八基地),隶属海南岛海口市日寇海军司令部。岛上日军司令部最先设在盛塘村,后来搬到坎仔背,最后搬到南湾街。历任指挥官有福田、斋滕、大冢、七尾、佐佐木等。
  为控制全岛,日寇分别在后背塘、北港、横岭、三婆庙后背以及地势最高的湾顶设置了哨所,同时,加强海上舰艇巡逻,封锁海港,洗劫过往船只,牢牢掌控制海权。日军还实施海禁措施,将渔船进行集中登记、编号,规定渔民只能白天出海,出海前要到哨所领取号牌,回港交牌时要上缴好鱼,如不从,轻则遭打,重则杀害。与此同时,日寇网罗岛上地主劣绅、兵痞流氓等一小撮民族败类,成立所谓的“中华涠洲岛维持会”,设户籍、会计、土木、情报等部门。
  李文祥说,鬼子在岛上长期驻扎有一个营,其中六成是台湾兵。日本兵和台湾兵分开住,日本兵开会时,台湾兵不能参加。涠洲岛沦陷七年间,日军无所不用其极,整个涠洲岛堪称“人间地狱”。
  李文祥说,日军登陆后,岛上大部分人逃回大陆。为制止居民外逃,无工可用,日军封锁港口,实行保甲制度,野蛮实施“出事连保”法。全岛分为17保,每保设11~12甲,每甲10户。一人有事,全家遭殃;一家出事,十户受罪。
  日军经常派出军舰到北海市区一带海面抢劫掠杀,仅1938年一年间,被日寇抢夺的渔船有34艘,被“钩头”(用特制的弯刀将人头钩断)杀害的渔民、船民有262人。1939年,日寇军舰掠夺了一艘疍家船,然后将船上20多名渔民拉到横岭海滩斩首坑埋,最后留下一个小孩,用来做刺刀劈杀取乐。1940年,日寇掳掠一艘民船,把船烧毁,把船上31位同胞押至横岭海滩,逼他们挖坑,然后用勾刀利剑逐个斩杀,全部坑埋。日军一名指挥官叫斋藤的,扬言三天不杀人就不舒服,吃不下饭,不杀人也杀一条狗来取乐。日寇喝醉酒就到处拍门祸害女人,除了逃离涠洲岛外,余下的女青年在涠洲的往往都自己用艾火烧花面部,以毁容来反抗日寇的蹂躏……
  日军除了在南湾街开设“三井洋行榨油所”,发行日币进行经济掠夺之外,还在岛上推行奴化教育,在盛塘村设立日语学校,强迫小孩读日语,入学年龄为9至l0岁,灌输“武士道精神”,实施文化侵略。一个叫金田的日本译员当日语教师,请中国人当汉语教师。学生在涠洲读完日文小学,毕业后可去海南岛读日文中学。 李文祥说,岛上曾有三人读完日文小学去海南岛读完了日文中学。他自己本身也能听得懂部分日语。
  李老对日军的殖民教育和杀害村民的情景同样记忆犹新。他说,当时,村民见到日本军人必须鞠躬,说“先生,你好!”不然,就会挨打。日军要处决人时,先在地上挖一个大坑,然后让人跪在坑边,蒙住眼睛,接着刀一挥,头颅掉进坑里……
  寻访中,我们在一座村庄里意外地找到了另一位亲历者——84岁的陈尚安。陈老在日军登岛时曾跟随家人到北海躲了一个多月,后来也在机场割过草,目睹过日军犯下的种种罪行。他说,看见过机场停的飞机常常有二三十架,南湾港是日军的水上飞机场,船上也停有很多水上飞机。这些飞机早上四五点编队出去轰炸,中午返航,“呜呜呜”地在天空中飞过,让人害怕。
  这就是抗战初期、广西沦陷之前发生在涠洲岛的烽火往事,是日本帝国主义武力侵略中国的一个罪恶缩影,但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日军对涠洲岛的占领,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实现其邪恶的战略意图。在长达七年的沦陷岁月里,涠洲岛的日军基地承担了其四大战略任务:一是驻扎飞机,协助轰炸越南以及我国大陆的粤、桂、黔、川等西南、中南地区;二是承担巡逻在北部湾的日寇舰艇补给任务;三是辅助海南岛日寇基地参与太平洋战争;四是承担侵略越南的后方补给任务。
  同时,它也成了日军入侵广西最重要的跳板。1939年11月,盘踞海南、广东和北部湾的日军完成了优势兵力的集结,以涠洲岛军事基地为中转,于15日悍然发动了登陆广西的军事侵略,在龙门港、企沙沿岸登陆,企图在广西完成“中国事变的最后一战”,将中国置于死地。
  如今,那些登陆点还有什么遗迹留下吗?日军登陆时都发生了什么?还有没有亲历者能给我们讲述那段往事?3月19日下午,我们离开涠洲岛,前往钦州和防城港。请跟随我们寻访的脚步,继续去感受抗日战争中那铁与血的残酷与悲壮!

   (未完待续)
   特别报道小组记者:李广西 赵伟翔 陈跃文 李俊
ジャンル:
ウェブログ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 「涠洲岛有个万人坑 渔民被... | トップ | 「中国军队修筑防御工事 日... »
最近の画像もっと見る

コメントを投稿


コメント利用規約に同意の上コメント投稿を行ってください。

数字4桁を入力し、投稿ボタンを押してください。

あわせて読む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ing-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