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県木本で虐殺された朝鮮人労働者の追悼碑を建立する会と紀州鉱山の真実を明らかにする会

三重県木本で虐殺された朝鮮人労働者の追悼碑を建立する会と紀州鉱山の真実を明らかにする会

「两岸同胞联手打响涠洲岛抗日反攻战」

2016年10月17日 | 海南島史研究
http://www.ngzb.com.cn/thread-948334-1-1.html
「南国网」 发表于 2015-7-14 09:43:04 南国早报网—南国早报记者 彭庆 文/图
■抗战胜利前夕,盘踞在北海涠洲岛的数十名日军欲在离岛前杀光岛民,危急时刻,两名台湾翻译选择了民族大义
 两岸同胞联手打响涠洲岛抗日反攻战
  “天空乌云密布,盟军几架轰炸机呼啸而过,几枚炸弹从天而降,爆炸的黑烟、水柱四起。”这是广西地方志学术委员会委员蓝磊斌在电影剧本《红怒》中描述的片段,在中国抗日军民和盟军的双重打击下,日军对北海涠洲岛进行长达7年的残暴统治之后,于1945年开始节节败退。
  日军撤离前,密谋杀尽岛上居民。面对生死存亡,两名具有民族气节的台湾翻译,联合岛民打响了这场生死反攻战,并取得最终胜利。记者近日寻找到多位知情人士,试图还原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回首  海岛沦陷 备受凌辱
  2015年7月,北海涠洲岛再次进入新一轮旅游旺季。在滴水丹屏、天主教堂等景区,前来观光的游客络绎不绝。
  鲜为人知的是,这座海岛70多年前曾遭遇一场浩劫。1938年农历十一月,日军动用海陆空数百人,在两艘航空母舰及数十架战机的掩护下,登入涠洲岛。登岛后,日军在海岛东、西部均插上太阳旗,宣告占领这一岛屿。
  据《北海文史》记载,日军占领涠洲岛后,第一时间建立了司令部、哨所、电台等据点,并修筑公路和飞机场,以便通行汽车、运输弹药和配合其他军事行动。
  长达7年的残暴统治也由此开始。梓桐木村村民冯长志今年87岁了,谈及往事,这位头发已完全脱落的老人仍止不住情绪,不时握紧手中的拳头。
  “动不动就被打,人活得一点尊严都没有。”日军占领涠洲岛期间,冯长志曾被征用修建飞机场,年迈的父亲也被拉去修工事。他至今记得,父亲做工时因帮村里人说了几句话,就被日军打得皮开肉绽。“屁股都裂开了,只能从一公里外的西角村爬着回家。”冯回忆说,父亲爬回来后,由于没有药物治疗,不久就不幸丧生了。
  今年76岁的荔枝山村村民谭泽明,曾亲眼目睹了日军进村强奸妇女。“当时那个女的30多岁,被两个日本兵压在身下不断撕扯衣服,反抗了很久都没办法。”当时还只是个孩童的谭泽明,躲在门缝里看着这幕场景,“捂住嘴吓得不敢出声”。+ k3 |( e# b6 d3 R) t. ^/ T& I

★转折  截获密电 策划反攻
  村民们说,日军不仅在管理上实行保甲制度,还在文化上推广奴化教育,强制开办日语小学,村里几百个小学生都得去学日语。
  但矛盾的种子也逐渐埋下。由北海市委党史研究室编制的《北海市抗战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一书曾记载,由于长期受欺压和凌辱,村民们对日军早已恨之入骨。当时,岛上除了日本兵外,还有部分被日军征用的台湾籍士兵,由于与日军待遇相异,且平日屡受日军欺压,难免心怀不满。
  转折出现于1945年初,海口日军司令部传来密电,令驻涠洲岛日军杀尽岛民后撤往海南。密电传输过程中,被刚上岛不久的钟、杨两名台湾籍翻译截获,二人最终选择了民族大义,并将该情况告知岛上村民。
  知道消息后的岛民愤怒不已,准备舍身护岛。两名翻译也紧锣密鼓,召集台湾兵和岛民一同揭竿而起。但不少台湾兵觉得曾在岛上做过坏事,担心岛民秋后算账而有所顾虑。见状,杨姓翻译做了大量工作,持续劝导台湾兵,称“我们都是中国同胞,当前最重要的是联合起来,打倒外来侵略者”。
  1945年4月,杨姓翻译组织岛民和台湾籍士兵近200人,在涠洲岛南湾港三婆庙前歃血为盟,共议抗日大计。

★惊魂  双方联手 围困日军
  经发动后,参加起义的岛民和台湾籍士兵共有60余人。
  1945年6月19日深夜,抗日人员拿着大刀、鱼叉、禾叉、棍棒、短刀、长枪等武器,在三婆庙聚集。指挥员郑仁甫做了简短的战前动员后,将起义军编成5个战斗小组,分别攻打敌方电台、武器库、运输艇、哨卡和日军司令部。
  借助台湾籍士兵的掩护,抗日人员逐一拔掉日军的各个哨卡和据点,并在南湾街西头顺利会师。集结片刻后,抗日人员向日军指挥部发起总攻,打响了最惨烈一战。
  据中共党史出版社2002年出版的《六万山烽火》记载,当晚,在司令部门前,抗日人员用布团将守门日军塞住嘴后,一涌而入,与屋内的日军短兵相接。一番滚打摔斗之后,几名日本兵被杀死,日军指挥官佐佐木带着几个残兵趁乱向湾顶哨所窜去。
  为减少伤亡,抗日人员决定封锁出口,围困日军。3日后,一名日本兵因饥饿难耐,偷摸下山寻找食物,被抗日人员击毙。见前无去路后无援兵,两名日本兵拔枪自杀,另两个跳崖投海丧命。
  冯长志亲历了这场围捕行动。他告诉南国早报记者,在攻打据点过程中,一名日本兵逃到梓桐木村,不料被村民撞见。“就在我家不远处,村民发现这名日军后,立即挥起禾叉朝他头部砸去。”冯长志介绍说,村民将其制服后,押往岛上的一块礁石处(现西角码头),由台湾兵将其处死。
  根据相关史料记载,当晚的反攻行动,抗日人员共摧毁敌军司令部、电台等9个据点,歼灭日军19名,缴获汽车两辆,重机枪3挺,轻机枪4挺,步枪20多支,电报机等物资一批,而起义军只伤了两人。

★建议 这段历史 应该铭记
  起义结束后,岛民组建了“涠洲人民抗日守岛自卫队”,捍卫胜利果实。如今,硝烟已经散去,曾见证岛民掀起反攻的遗迹或被推倒,或被改造,大多都已不复原貌。
  今年7月上旬,根据涠洲镇政府工作人员的指引,记者来到涠洲岛中部的平顶山水厂,在水厂北侧,一块数个足球场大小的香蕉地映入眼帘。“这就是日军飞机场的旧址,但现在已经完全找不到原迹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战争结束后,机场被闲置,后来政府将这块地分发给了附近村民,用于种植香蕉。
  位于涠洲岛东南方向的一处高地,原是日军司令部所在地,如今也已被改造为广播电视台涠洲转播发射台。据一名值班人员介绍,发射台于2008年建成,主要用于丰富岛上军民的文化娱乐生活。
  “但这段历史不该被遗忘。”作为广西地方志学术委员会委员,蓝磊斌从事地方志工作已有十余年。2012年,蓝磊斌以涠洲军民联手抗日为原型,在国内核心刊物《电影文学》上发表剧本《红怒》。“很多人对台湾兵这一群体并不熟知,他们既是加害者,也是受害者。”他告诉南国早报记者,这次生死关头的反攻行动,正彰显了海峡两岸同胞同为中国人的团结精神。
  北海市市志办原编辑科科长张九皋也认为,当时台湾被日军占领,很多人被征兵入侵大陆,但台湾兵也是中国人,“台兵联合岛民展开自救,完全是出于内心的民族意识与爱国情怀,这样的故事理应让更多人知道”。
  应如何打捞这些沉寂的故事? 北海市委党史研究室一名工作人员说,历经岁月沧桑后,曾亲历涠洲岛抗日的老人们大多都已去世,如今只能加快调研速度,通过出版书籍记录下这些老人的声音。
  据介绍,此前,相关部门曾筹备在涠洲岛建立一个抗日宣传教育基地,但之后囿于资金等因素,计划被搁置至今。“不管通过何种方式,这段历史都应该被铭记。”该工作人员说。
ジャンル:
ウェブログ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 「中国军队修筑防御工事 日... | トップ | 「日军三次入侵涠洲岛 7年共... »
最近の画像もっと見る

コメントを投稿


コメント利用規約に同意の上コメント投稿を行ってください。

数字4桁を入力し、投稿ボタンを押してください。

あわせて読む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ing-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