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県木本で虐殺された朝鮮人労働者の追悼碑を建立する会と紀州鉱山の真実を明らかにする会

三重県木本で虐殺された朝鮮人労働者の追悼碑を建立する会と紀州鉱山の真実を明らかにする会

「涛声依旧  7万军民挖山填河建松涛水库,死636人」

2017年10月14日 | 海南島史研究
http://szb.hkwb.net/szb/html/2017-04/11/content_187640.htm
http://www.hnlswhw.cn/nshow.aspx?k=8070
『海口日报』2017年4月11日、「海南历史文化网」2017年4月12日 21:46   
■涛声依旧  7万军民挖山填河建松涛水库,死636人   作者 谢声濂  
南海中有个海南岛, 海南岛上有个人造海, 一代代造海人都想吿诉您。——题记

  2006年以来,每逢双月10日或节日,一群七十岁上下的松涛老人,都会欢聚在茶楼品茶叙谈,多时近50人,少时也有20余人。他们津津乐道松涛的旧事旧闻,如数家珍般讲述着松涛发生过的每件事,生怕离世后被遗忘了。前年有省领导在会议上说“回想五十多年前,7万多海南军民肩挑背扛,历经12年,搬掉13座大山,建成33亿立方米库容的松涛水库,靠的是实干。”这句话引起了松涛老人的强烈共鸣。在随后的茶话会上,大家完全沉醉于峥嵘岁月的回忆之中。一部分老当益壮的老兵,在原党委秘书欧老的带领下,竟奔波回到松涛探亲。
  站在80米高的大坝上,老人们情不自禁地回忆起筑坝与洪水赛跑的日日夜夜,仿佛看见李黎明书记和罗文洪局长像当年指挥打日本鬼子一样,头戴藤条帽,身穿汗衫短裤,拿着锄头铁铲,带领7万军民挖山填河,水涨一寸,坝高一尺,搏斗了278个昼夜,终于把大坝筑至170米拦洪高程,拦腰砍断了南渡江,造就了当今的“天湖”……一幕幕难忘的战斗场景,就像电影般重现在大家眼前。
  移步来到451米长导流隧洞的出口,注视着雕刻在岩石上“八一洞”三个大字,令人为打洞而牺牲的解放军连长韩庆云和他的战友们肃然起敬。从1958年工程开工至1970年底,先后有636人为建设松涛水库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想念起一个个名字,脑海里就会浮现出他们熟悉的脸孔与拼搏的身影。
  站在高耸的南丰进水塔前,仰望着1962年2月周恩来总理为艰难建设中的松涛题写的“松涛水库” 四个大字,欧老回忆起了1978年3月的一件事。那次他去广州拜访罗局长, 罗局长跟他讲起了1960年2月9日见到周总理的亲切情景,并郑重地将两张周总理亲笔题写“松涛水库”字样的原稿交给他, 那是“文革”期间罗局长冒险保存下来的。当时,罗局长再三嘱咐欧老,一定要将一张送给海南档案馆保存, 另一张送交松涛管理局档案室永存。罗局长说周总理的题字, 是对7万军民最大的激励与鞭策!
  老人们听了欧老的讲述,纷纷回忆起全体军民在中央的关怀与鼓励下,坚持一边施工一边生产,自己动手开荒种粮种菜,自力更生度过三年经济困难时期的往事。当时一鼓作气完成了南丰输水隧洞至总于渠前段工程,1963年春就开闸放水灌田。后来“水利诗人”、 老工程师李显扬还步田汉《访松涛水库》诗原韵创作了“松涛颂”:
  不是海洋超海洋, 碧波万顷自芳香。
  周公遗墨悬高塔,田老余吟绕屋梁。
  治水安邦兴伟业,战天斗地起苍黃。
  松涛建设英雄史,长驻人间永不荒。

  当走进输水洞出口的南丰水电站时,看见56顿重的2.5万千伏安主变压器与油压装置,老人们就想起1968年那段动荡不安的日子。当时王学宪老师傅自告奋勇,带领机械工人与车队一起,从沈阳与贵阳二地冒险把设备完好地运回工地,使南丰电站第一台机组提前于当年9月1日投产发电,大长了“抓革命,促生产”者的志气。
  沿着124公里长的东干主渠来到巨龙般的黄竹大渡槽,这里曾经是渡海解放军和琼崖纵队合力解放海南决战决胜之地,英雄的形象与战斗精神激励着全岛十四万军民开展了声势浩大的灌区大会战,一举完成了444公里长的上三级渠道开挖任务,把水送到海口去。如今站在渡槽上看着源源不断的松涛水通过渡槽流向人们最渴望的地方,老人们怎能忘记当年大会战战天斗地的动人情景呢?回到永庄水厂,看着伸向四面八方的水管网络正在输送着清洁甘甜的松涛水,老人们记得最深的是在庆祝水厂建成投产时的那幅贺联:引来松涛甘露水,造福海口千万家。他们说那是一幅最真实的写照了。
  对松涛几十年来的发展与変化,老人们是越谈越出彩。
  陈老从1974年至1994年担任管理局党委书记20年, 他专注的目光与认真的神态呈现在尖瘦旳脸上。他说,说起松涛変化那真是起来话长, 当初管理的日子还是很困难的, 职工家属住在泥草糊墙的临时棚屋內,四县一市百万亩农田用水,只有一部旧吉普车,管水人办事凭两条腿,遇急事才搭手扶拖拉机,经济没有摆脱自给的困境。怎么办?党委一班人广开诸葛亮会议,吸纳群众的智慧,继续发扬松涛艰苦创业精神,走了三步棋。第一步以电养水,筹建水电站,总装机14350千瓦;第二步大力发展渔业,使捕鱼量稳定在20万斤左右;第三步积极发展集体种养业,先后种植水稻、甘蔗、花生、茨类和热带水果共786亩,大量养牛、羊、猪和鸡鸭。至1980年全局总收入达到383.6万元,比管理之初翻了5.4倍, 职工的衣食住行才逐步得到解决。陈书记最后说“牢记创业难,勿忘挖井人;改革促发展,实现松涛梦”是他在松涛工作20年最深的体会与最大的愿望。
  从1958年就来到松涛水库工作的符老说,他参加过“170”战斗,当过泥水工、翻砂工、管水工,虽然没有做出什么突出的成绩,但能在松涛坚守43个春秋,他觉得很自豪。现在他每月有一千多元养老金, 儿子大学毕业后当教师又入了党,女儿也已成家, 逢年过节都拎鸡提鸭回家团聚,生活很幸福。所以松涛每次聚会,他都从定安老家赶来参加。
  要问这些老人为什么这么执著与留恋松涛?回答是每个人都在那里奋斗了几十年, 有了感情,有了缘分,情缘留住了永恒的记忆。他们不但怀念与关心松涛的今昔, 而且汇编出版了《松涛水库赞歌》回忆录,今年又编印了“松涛老兵之恋”纪念册。该部纪念册回忆了1958年以来中央和地方各级领导,对兴建松涛水利工程的关怀与鼓励,并反映了松涛联谊活动十年来的成果与体验。
  十年来,参加聚会的松涛老人已先后有18位离世,也不断有离退休老人接补进来,他们坚持着把余热继续燃烧下去,希望松涛的明天更美好。
     (作者为80岁老人,水利高工,省优专家, 海南省作协会员)
ジャンル:
ウェブログ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 「中国の専門家チーム、米国... | トップ | 「日本の16地方自治体が朝... »
最近の画像もっと見る

コメントを投稿

海南島史研究」カテゴリの最新記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ing-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