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県木本で虐殺された朝鮮人労働者の追悼碑を建立する会と紀州鉱山の真実を明らかにする会

三重県木本で虐殺された朝鮮人労働者の追悼碑を建立する会と紀州鉱山の真実を明らかにする会

「海口骑楼老街居民的“日侵记忆”」

2017年07月17日 | 海南島史研究
http://www.hi.chinanews.com.cn/hnnew/2015-08-13/392961.html
「中新網」2015年08月13日 14:37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记者 张茜翼
■海口骑楼老街居民的“日侵记忆”
  在海口中山路骑楼老街,一幅幅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档案图片正在展出。而在中山路老街生活了一辈子的李爱梅阿婆的记忆里,几十年前日军荷枪实弹进城的情景仍历历在目。
  海口骑楼老街是海口城市发源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随着海上贸易与航运的发展,华侨在海口水巷口、长堤路一带建起混合巴洛克、文艺复兴、南洋三种风格的独特建筑,也就是分布于海口市得胜沙路、中山路、博爱路、新华路、解放路、长堤路等老街区的骑楼。
  1939年2月10日,日军侵占海南岛。飞机在海口城区低空盘旋,14岁的李爱梅随着家人与人流跑到海口郊区躲避日军侵袭。待日军的炮火声稍微平静后,李爱梅随父亲回到老街的家中。
  “四辆大坦克就停在骑楼旁边,这时候父亲赶紧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白布,写了两个字——‘良民’,给我披在肩上。”数十年后,李爱梅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仍心有余悸。
  日军登陆后随即兵分两翼侵占海口。由日本东京国际情报社出版的期刊《世界画报》,在1939年用一期封面如实反映了日军登陆后踏进海口得胜沙一带的历史画面:日本军官骑着高头大马穿过具有浓郁南洋特色的骑楼建筑,一队队步兵紧跟其后,周围是惊慌失措、避之不及的海口百姓。
  李爱梅的丈夫吴青云记得,日本侵略者上岛之初,在当时海口市最高建筑物“五层楼”升起“太阳旗”,楼顶配机关枪和警报器,在新华北路、得胜沙路、中山路一带,铺面多被日军开商行或驻军,整条路白日行人寥若晨星,“但不时有汽车、军马到大亚酒店”。
  “老街设立了多家‘慰安所’,日本兵三五成群在街上游荡,除了动辄打人,还四处寻找‘花姑娘’。年轻女孩都不敢出家门。”李爱梅说,当时行人多为老人,中老年妇女有急事出门,都得用黑布缠头,束胸赤脚,装成老妇模样,躲开日军。
  今年91岁的李爱梅是中山路天后宫的守护人。因为“日本军对神灵的敬畏”,才让这座有着700多年历史的天后宫幸免于难,并一直香火旺盛。虽后来搬离了老街,李爱梅每天都要步行数公里或搭乘公共汽车到“庙”里,把人生的喜怒哀乐与天后宫的妈祖分享。
  然而让老街人冯运清最难忘的,是祖父留下的琼南酒店。这个声名远播南洋的“琼南酒店”是当年海南最高“星”级酒店。老板冯德运手中出过多个海南传统名菜,还有一手钟表修理的好手艺,被人称之“琼南四爹”。
  1936年12月2日,宋子文带着父亲宋耀如生前的嘱托,开始了首次还乡琼崖之旅。其此行志在海南修建铁路,随行除了亲属,还有广东的军政要员、穗港的银行家及铁路建设专家等。国民党海南官员为宋子文洗尘所设宴席,就在琼南酒店。
  宋子文视察海南形成中外影响,可就在拟定了琼崖开发的详细计划,并准备进行海南铁路和海港建设时,日军侵占海南,将其开发海南的心愿阻断。
  “1942年日军霸占琼南酒店,把祖父和厨师们赶出酒店,改名励进馆,用作吃喝玩乐的俱乐部。虽然此后历经变迁,琼南酒店却辉煌不再。”如今,冯运清在酒店旧址附近开了一家钟表店,把祖辈留下的钟表修理手艺传承下来。
  冯运清说,占领海口的日军在老街实行商业统治政策,导致大量商店关门,商业极其萧条,人们纷纷逃离这个城市,华侨带来的资金也纷纷外流,海口的经济元气大伤,骑楼老街也结束了它最辉煌的岁月。
  骑楼老街的故事并没有结束。2009年,这里被评为中国历史文化名街。海口市政府投入巨资对骑楼老街进行系统保护和修缮。立面修缮、老字号名号再现、修旧如旧……骑楼老街蜕变重生,但日军侵占时的暴行会永远印刻在骑楼的一砖一瓦上。(完)
ジャンル:
ウェブログ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 「海南的抗日战争:日军侵占... | トップ | 「采风团走进万宁大石岭村:... »
最近の画像もっと見る

コメントを投稿


コメント利用規約に同意の上コメント投稿を行ってください。

数字4桁を入力し、投稿ボタンを押してください。

あわせて読む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ing-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