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の鳥と呼ばれること。

写真付きで日記や趣味を書くならgooブログ

愛情如同時光和破碎的夢想

2016-10-17 12:00:35 | 日記
 我叫未央。我相信愛情,即使被掩埋腐朽發酵,無法停止,一到夜晚,還是發了瘋擠向霓虹燈。明知物質散發著腐敗萎靡的氣味,卻還是忘不了紅酒勾起味蕾的共鳴。顫抖,厭倦軟弱的曾經,為什麼不夠勇敢,看了一場悲涼的電影,輕易便留下兩行眼淚。
  
  喜歡飛機起飛的那刻,自由自在,感覺自己跟著飛,像風。他們說我像苔蘚,喜歡黑暗、潮濕,寄生在幽暗的牆角。牆角是能帶來安全的地方,所以我選擇坐在她的身邊。我們彼此埋下頭,看著沒有太多紋理的手掌,因為簡單,恍若回到少年的校園時光。我最喜歡江的那頭長髮,每次約會,我都很享受長髮撫摸臉龐。
  
  看著我的臉龐,江會玩味地說:“像個孩子,嘟嘟的小臉,讓我咬你一口”我淡淡一笑,反捏住她的手指。女人的皮膚,柔軟清香,就像花瓣。上完課,我們會牽手走過田徑場,然後坐在圖書館前的那塊草坪上。江喜歡靠著大樹,翻看寫好結局的小說。我喜歡躺著,把頭靠在江的腿上。她會小聲警告我,下輩子變成瘸子就要我養她。而我總是抬眼望著深邃的天空,讓風肆意從我們身邊經過。
  
  我們認識有10年了。後來江去了一所小學支教,而我還在城市漂泊。她說,睡覺的時候要枕著我的手,早上起來要我親吻她。站在高聳的大樓,我還清晰的看見她穿著一襲裙子,像菜地上盛開的油菜花。她笑,天真無邪地把她的臉貼在我的肩上。而我抽著煙,一枝接著一枝,看著火星熄滅又燃起又再次熄滅。幾個星期,我的臉明顯發青,局部眼睛也開始凹陷。巧說我瘋了,說我病的不輕,她很失望和沮喪。她把我扶上床,打來一盆清水,為我梳洗。接著,她輕輕拉開刺眼的窗簾,並叫我坐在椅子上,不太嫺熟地把我長髮剪去以及剔除拉碴的鬍鬚。最後穿上她為我新買的襯衫。巧是一年前認識的一個女孩,在酒吧促銷啤酒。和江分開的那段時光經常買她的啤酒,喝的爛醉,也是她經常送我回家。
  
  淩晨的時候我回家。走到大街上的時候,發現風勢淩厲,樹葉滿地打轉。天空被吹洗得清澈異常,大群大群白色的雲層急速地掠過,掠過這個孤獨的城市。我躲到街角的夾縫裏,給自己點燃了一枝煙,然後沿著空蕩蕩地大街往前走。冰涼的雨滴,小滴小滴地,間斷地,打在我的臉上。在公用電話亭,我給江打手機。她在睡模糊。我說,江,你準備在10月結婚嗎。南方的十月的確不太寒冷,適合江舉辦婚禮。不要再喝酒了,我們已經結束了,已經不可能了,希望你早點找一個新女朋友。江,心平氣和地說。是,我已經有新女朋友了,她叫巧。我緩緩地吐出煙霧。那祝福你,江淡然地說。九月,我會去找你,江。我又深吸了一口。不用了,江表示很肯定。那好吧。我掛了電話。隨意我又找了一家燒烤攤位,喝了幾杯,眼淚不住地流,苦澀地想起江說過,我做的菜她要吃一輩子。我會和她生10個孩子。
  
  南方的天說變就變,這時的遠空飄起了雨。是巧把我拖回了家,我沒喝很多,只是醉在了江的婚禮。當巧脫去我濕漉漉的上衣,我覺得很不甘,一把將巧按倒在床上,瘋狂地用蠻力親吻她的臉和脖子,雙手順勢撕扯她的衣服。這時一道閃電掠過這片充滿欲望的孤城,黑暗仿佛要將其吞沒。依舊是熟悉的街燈,低垂的瓦房。塞滿絕望的大雨,啪啪的打在玻璃、樹葉,同時也深深打在巧的心上,巧也試圖掙扎推開央,可最終還是在眼淚中完成了他們該有的喘息。第二天,巧的臉上一切沒有絲毫變化。安靜充斥了我們一貫的空氣。可我知道,不久的一天,巧也會離我而去。於是,我很懶散地說,巧我們結婚吧。正如當初江和我說結婚一樣,巧顯然很開心。或許,婚姻對一個女孩來說是幸福的開始,可這一切不過一場沒有終點的憧憬,等待的是隨時的破滅。
  
  如果江是一朵玫瑰,在她鮮嫩無比的時候,她的花瓣一片片被撕扯下來,留下指甲的掐痕,然後揉成汁液從縫隙滴落。而巧永遠不會知道,她將成為的是風中曬乾的花瓣,剩下一具乾癟的枝幹插在窗臺的玻璃瓶裏,只有靠著江的汁液,才能活在央的呼吸裏。
ジャンル:
ウェブログ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 這寂靜中尋找最美的淒涼 | トップ |   

コメントを投稿


コメント利用規約に同意の上コメント投稿を行ってください。

数字4桁を入力し、投稿ボタンを押してください。

あわせて読む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ing-URL
  • 30日以上前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送信元の記事内容が半角英数のみ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このブログへのリンクがない記事から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ブログ管理者のみ、編集画面で設定の変更が可能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