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在那壹角落患過風傷

2014-01-30 09:40:15 | 經典的對白

  冬日的雨,纏著風,校員裏,匆匆走過的人來不及看這孤寂的雨,時光就這洋不緊不慢的流逝著,陪襯的,是指尖的冰涼。
  ——題記
  荒蕪的冬天,總有些許薄涼,坐在教室的角落裏,nuskin 如新回憶隔著山歲月水無法,隔著壹程無言的生命,這壹場雨來了多久了?在輕聲的嘆息中祈願最美好的時光。天空百般寂寥,縈繞的是漫天的細雨。天地寒涼,枯葉隕落,輕盈的旋轉,涼風起,依舊聲嘶力竭,踏著破碎的感傷。
  荏苒時光,余年鋪開壹個春天,如此浮生,如此流年。黎明的端坐,為生活舞盡清霜。夜白晝的片段。每壹個角落漫著煙雨塵埃。人生的篇章就如盛世煙花,這是壹個世界的盛典。流星劃過的美好,青蔥歲月的點點滴滴。看過世間太多人匆匆離場,有的人出現,就是為了遺忘。
  寒風拂過我的脊梁,散亂的愁緒,走過歲月,如新集團看到結局萬千,曼珠沙華血紅色的妖艷,壹路的悲歌和絕望的雙眼,都在記憶的影子裏殘缺不圓。壹處風景,壹朵花開之後,誰知它妖艷過後的雕零?
  冬雪牽動著血淚身的記憶,將靈魂牽蕩直至崩饋。試圖著以壹種麻木的生活狀態泯滅生命。落花紛飛,卻暗自帶著幾許蕭颯,內心壹片茫然,忽然發現自己沈默許多,舊時的事,舊時的人,終究會令我魂牽夢縈,宛如置在亭臺樓閣沿著塵埃的古箏,無奈而滄桑。
  在潸然淚下氤氳著年少不知愁滋味的澀意,風輕雲淡,拈起壹些平淡的片段,體會著傷痕的痛,沖壹杯淡茶,層層凝聚,阡陌夾著各自獨特的陳韻。伸出手心,安靜且愁郁,手掌的紋理如神經忽而擴散壹般,心夢若無痕,淚眼如失神,過去的,可以刻骨銘心,也可以輕描淡寫。歲月,無法風化的痛,沈默的傾訴,經過滄桑之後,余音裊裊。
  煙花總是易冷,我曾是那麼努力的傲而執手,落單的將壹切繁華,蔓延深處,卻無力傾訴我生命的壹部分。繽紛的世界,我感受不到了,攜著脆弱。
  萬物眾生,只願濕閏的時光能淺痕我的壹紙墨香。那個天上人間,壹生煙雨壹世塵,壹念落寞壹生疼。時光穿亂蒼涼悲寂而絢麗璀璨。人生如路,我壹如既往的向前走,走過那滿頭青絲的光陰,錯在了繽紛的時刻,塵封淩華。我在世界的壹角,努力的張望,只能孤獨百年。
  心亦是枯萎了,康泰自由行要不然為何壹直停留在這個冷艷的季節?在那壹剎那,只覺得人比紙薄。誰知,我曾在那壹角落患過風傷。

ジャンル:
ウェブログ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 這次的離別時為了下一次的相聚 | トップ | 人只會遇見該遇見的 »
最近の画像もっと見る

コメントを投稿

經典的對白」カテゴリの最新記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ing-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