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則是佛心誠意

2014-01-03 14:18:23 | 牛欄牌奶粉

元旦了,周圍一派喜氣洋洋。節日是團圓的時刻,一人在外,思念家鄉。昨日與家人打電話,媽媽說逢年要去敬香的,這讓我想起小時候離家不遠處有一座寺廟,常聽廟裡的聽老人說:“不在乎你來與不來,有心便可,心則是佛心誠意。”

佛,即是佛心善緣。小小水滴經過無數次彙集形成大海,海可擁抱世界,水則上善若水,佛家曰“心淡若禪,無欲無求”。我是凡夫俗子,理解不了佛家道理,nu skin如新便想起網路裡一首詩“ 嶺南風雨數十年,人在俗世心在禪。無心修身竹秉性,揮墨染心結佛緣!”

詩文作者閆照忠,是我網路的一個朋友。我們相識於去年,彼此不知道怎麼就不見了對方。今年相遇,總不相信這是真的,人確實就在眼前。

閆照忠,山東菏澤人,現居廣東江門。自號簡琴樓主、師心堂主、古韻山房主人。從小受父親引導與指點,幼年便開始臨摹書法,兒時父親常在耳邊叮囑:“做人,做誠實之人。待人,用心用意。名利皆如俗世煙花,我們是平常人,不求富貴,但求真實。習書者,淡名利,與墨相伴,賽似神仙。”

閆照忠,癡于書法,愛於繪畫。十幾歲跟隨王顯扶一起學習裝裱,後有拜師于李庚門下,跟李庚老先生學習書法繪畫,李庚是李可染侄子,當代著名文人畫家。閆照忠尊師重教,勤奮刻苦,閉門修道,潛心學習,視畫室為心室,十年如一日,臨摹鑽研,攻於書畫。後來又六次赴京尋師學藝,問道于范揚,趙衛,王永亮,姚鳴京,謝大川等諸多先生,在京與名家學習交流,互相切磋,受益匪淺,道義大。2011年應邀參加“江門市月滿僑鄉中國畫學術邀請展”此次展覽規模大、層次高,在江門尚屬首次,為江門國畫藝術做出了貢獻。2012年他去江西景鎮畫瓷器,2013年他去江蘇宜興壺上作畫。閆照忠現為青年書畫家,他在書法上,尊師父之教誨,臨古人之碑帖,細心鑽研,苦心學習,爐百家為一家,創自己之風格,他的書法前追唐宋,筆法蒼勁有力,勁秀飄逸自成一家。他的畫作不忘師風,水墨之法,或濃或淡、設色畫法以及構圖上顯現出清明靜美的神韻和高遠空靈的禪宗思想。

說到書畫,想起我們相識。大家都知我是個任性調皮的女子,還略帶點小嬌氣,一般人是不理會我的,我也不理會別人。那日相遇閆照忠,我開口就說:“聽說你是畫家,我本平常,不想與名人為友。”他說:“我根本不是名人,實乃一介漁夫。蘭兒,我們可以為友。”如此便是隨意來往著,很多天過去,才知道他真是書畫家。那時我有點生氣,問他:“說過了我不想與名人為友,你為何如此?”他呵呵笑了。道:“蘭兒,名人不名人,我從來不覺得,書畫家都是別人叫的,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是書畫家,更不是名人,我就是平常之人,如我常稱作自己是漁夫一樣,你若不想與我為友,那就隨緣。”聽了他的這些話,我感受頗深,一個人可做到如此,把名利之身于外,一心只為自己的藝術,實在難能可貴,遇到此人是我的幸運。

對於閆照忠,我不太熟悉。聽說他平時很忙碌,難得有時間與人敘話,即便敘話,那也都是關於書畫的內容,有點三句話不離本行的感覺。一說便是:“你看這畫如何?我半夜沒休息就是為了畫好這幅作品,你看看哪裡不好?題跋怎麼樣?”我聽著他說一些專業的詞語,不懂其中的意思,只有聽他說著,我一直笑著,迎合著。我說:“既然辛苦,你休息吧!”他馬上說:“那可不行,我不敢睡覺,怕一覺過後,靈感沒了,你看看,我前幾天畫的梅花哪裡不好?墨色如何?構圖怎麼樣?留白有何不妥?”他就是等不及你回答,便一直說著一直說著,我笑了道:“很好,很好,看來你真的很喜歡書畫!”他說:“是呀,我的生命是為書畫而活,一天可以不吃飯,一天卻不可丟下手中的筆、放棄心中的畫,那樣就是丟了我的魂,如此活著對我來說如行屍走肉。”他的話我是不太懂的,但是我從他的言語裡我還是讀懂了他對書畫癡愛與追求。

一年多未見,再次相遇,我開口便是大肚閆照忠,牛欄牌奶粉然後哈哈的笑了。他有點莫不著頭腦,無奈的隨著我笑。有日他把頭一,說:“蘭兒,大肚從何而來?”我可不理會他這些,依然調皮的喊著,他越是著急,我偏是不說,等他不問了,我便悄悄的跑到他跟前,道:“你猜呀,你猜呀,你就是大肚,大肚,哈哈哈!”他被我惹笑了,我一轉身,娓娓道來:”難道到你不是大肚嗎?我在這裡聲明,這次所言均屬事實。閆照忠,青年書畫家,風流倜儻,英俊瀟灑,實則俊朗小生也!我之所以喊他大肚閆照忠,因聽朋友說,那年他家鄉有人落難,他不遠千里,寄財寄物,給與幫助和關心。在現在社會裡,錦上添花有,雪中送炭又幾人。這還不算,他私下常常是不留姓名幫助的人更多,若看到誰有困難,他總會叫身邊的人偷偷送東西給別人。那裡有險有災,他總是第一個響應號召,盡自己所能幫助需要幫助的人。他常說;“我本出生農耕之家,知貧苦人的生活不容易,現在我日子好了,不能忘本,幫助別人也是幫助自己。”他不僅如此,在性情上淡泊名利,以報怨,把悲苦看作是歷練。那年有人栽贓他書畫之事。在最困苦時,他不自暴自棄,不怨天尤人,以平常心態對待眼前事,終於經過幾個月後,公安查出事情緣由,還他以清白。經歷過此事後,他更是大徹大悟,常把心隱于田園裡,游走於花草中,以書為友,以畫為伴,這就是肚量,即是度量。”

“ 大肚是容量、度量,不是外向體貌,不是人體吃的肥胖者的大肚。肚,而是大度之心肚,則是有容,豁達,善良之人的心態方可為大肚之人。”我說完。他笑了道:“蘭兒,不知道你哪來那麼多理論。我提前說,其實我是平庸之人,無才無,也談不上你說的大肚之大度之人,我只是做本分的自己,錢財乃身外之物,名利也不過過眼雲煙。蘭兒,你知道塵埃吧?我本滄海一栗,大千世界中一栗塵埃,又何足掛齒!

時間悄無聲息的流逝,不知不覺又是深冬。我依然是習慣遊走在網路裡。常見他還如從前一樣笑哈哈的,笑容燦爛地像一朵盛開的梔子花,溫暖四溢,感染著周邊的人。即便極少理會別人的我也被他感染了,甚至我也學會了,有時不在乎形象就高興的咧著大嘴笑哈哈了,這時才知道心中快樂最重要。他說:“你看,你笑多好呀!愛笑的心無怨氣,愛笑的人無憂無愁,笑解百愁,笑化煩憂。”與他談話中,總是帶著哈哈哈,無形中被他的哈哈衝擊著,澆融著,快樂著,喜著,我相信他的微笑感染著我也會感染著別人,如他的善心一樣,澆灌著身邊需要的人。

風吹著冬的門楣,搖曳過去,頻繁的掀開過往的裙擺。我不留戀過去,只看眼前,盡是美好。如閆照忠的一幅《幽居圖》這是一幅山水作品。淡墨繪出遠山奇峰,輕點細線江河激流欲出。三面環水隱幽山,幾處茅舍依石建,臨水而居不爭名,一生舞文弄墨歡。下邊山石樹林,涓涓細流輕輕拂過,越過青石,氺與石的交錯中像似錚錚琴音嫋嫋而來,近處翠林枝茂伴風嫣,一川江水度華年。若是居於此處,時月光下,竊聽溪流弄清音。忙時農耕裡,鳥語花香戲語田。此幅作品淡墨山水,無需太多鮮明的顏色,幾座山,一片林,農舍幾間,便繪出大隱於市的好心境。

看慣了太多牡丹的妖嬈,是否忘記了梅花的風骨?一幅《梅花圖》老樹發新枝,曲折蜿蜒,無需太多,三兩枝即可。花不在貌,幽香者亦是好花。梅枝不攀岩,反而順老樹而下有點直落著地的感覺,點墨繪出淡淡梅花,根枝處纖竹相伴,此幅畫作創意之處便是很多畫作都已新枝高處攀,而這幅作品的梅花枝幹確已高處向低折,枝幹上幾朵素梅,或開,或放,或苞,或羞,牛欄牌回收無不彰顯梅骨清韻與不為爭春的氣節,又以纖竹為輔影,更表達了作者高古聖潔的思想。歷代文人墨客都知梅蘭竹菊是花中四君子,梅菊竹又是歲寒三友,此幅作品精妙之處便是“我是一株梅花,不為攀高,無需冠壓群芳,素衣清顏,立于冷冬,迎風傲雪,與竹為伴的君子之風。”

很多人、很多事,只所以放不下,忘不了過去,忘不了煩憂。其實不過心病太重。凡事隨緣,心淡則靜,笑看浮華,慢品人生,即使是粗糠醃菜也是其樂融融,逍遙自在。他的《愜意人生》“晨醒聞鳥聲,夜闌聽蛙鳴。推窗賒月色,開戶納紫荊。三五知己坐,品茗賞丹青。壺中歲月老,榮辱本來輕。”

一筆在握隨心成,夢裡丹青追禪宗。大肚融進天下事, 兩袖無利弄輕風。心居畫室坐道公,狼毫揮出山水同。羊毫點畫馥香氣,一生無欲淡泊中。佛心揮灑平常人,無心易結善緣情。自覺陋室無人曉,名揚天下萬人傾。

ジャンル:
ウェブログ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 日子,於波瀾不驚中走過 | トップ | Scentbird plans expansion i... »
最近の画像もっと見る

コメントを投稿


コメント利用規約に同意の上コメント投稿を行ってください。

数字4桁を入力し、投稿ボタンを押してください。

あわせて読む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ing-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