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媚和真诚

写真付きで日記や趣味を書くならgooブログ

五月清涼的風

2017-05-17 15:01:16 | 日記

那時候的我,正在讀高中,還是個青澀的少年。讀書的日子是清苦的,除了每日要正常上的課,晚上還要晚自習。晚自習結束,已經是晚上十點鐘了。其餘同學都是住校,而我則要騎上十幾裏的夜路趕回家,每天到家基本都是臨近十一點了,第二天還要早早的上學去。母親總是因此兩難,覺得我如此奔波自是辛苦,便勸我住校。又知道我對吃飯既偏食又挑剔,功課又是繁重的,還正是長身體的年紀,如果住校忍饑挨餓是肯定的。每每想到此,她又不舍得讓我住校了。每日回家可以坐在一邊,看見兒子狼吞虎嚥的吃下她親手做的飯菜,她的臉上寫的都是滿足,心裏才覺得踏實。而此時,母親眼睛裏流淌出的慈愛的目光,就仿佛那純淨柔和的月光,讓我的心既平靜又幸福。

 

我倒是樂於享受每天上學放學路上這一邊騎行一邊任思想海闊天空自由馳騁的快樂時光。但這也辛苦了母親,至今每每想來,心裏都充滿了無限的愧疚。

 

每天夜晚,我一個人騎著單車回來,我的心裏總是無比踏實的。因為我知道,她就站在那裏,站在離家不遠的公路邊等著我回來。

 

“媽,你別每天這麼晚都站在公路邊等我了。”

 

“傻孩子,快去吃飯吧,媽等不到你回來,能安心睡得下?”

 

有月亮的晚上,每當我拐過最後一個路口,騎進村口最後的那一段公路,我便看見那個熟悉的身影,默默站在那朦朦朧朧的月光裏。我看不清她的臉,但我能感覺得到,她也知道我回來了。然後她就會轉身趕緊回家去了。當我推開門,卸下滿身的疲憊,洗臉水已經準備好了,冒著熱氣的可口的飯菜也已經擺在桌上。

 

但更多的時候的夜晚,是漆黑一片的。再黑的夜晚,當我拐過那個熟悉的道口以後,我也能感覺得到她在那裏的存在,她也能感覺到,她的兒子已經平安歸來,這也許就是母子連心吧。

 

我三下五除二的洗去滿臉風塵,然後就是狼吞虎嚥的掃蕩光她為我做的飯菜。

 

白熾燈發出暖暖的光,她就坐在我的身邊的椅子上。她總是很用心的炒幾樣我最愛吃的菜。她很少說話,只是願意在一邊默默看著我吃。有的時候我吃得慢了一點,她才會問一句:“今天炒的不好?”

 

我趕緊說:“好吃,好吃。”然後迅速大口的吃起來。

 

“媽,你晚飯多做出點來,回來我自己熱熱就行啦。”

 

“學習又累,也正是長身體的時候,飯得吃好。”

 

我不禁握了她的手,眼睛裏有濕濕的東西強忍著沒有湧出。經過多年田裏的勞作,她的手是粗糙的,就像剛剛春播完的田野,有許多的溝溝壑壑。燈光下,我看見她眼角處多了幾道魚尾紋,鬢角處也添了幾根銀髮。我搶著去洗碗筷,卻被攔在身後了。

 

“快去睡吧,明天還要早起。”

 

有的時候,她等到我回來,把做好的飯菜擺好後就去睡了。我知道,今天她一定是很累的。

 

除了正常田裏的農活她要和爸爸一起忙活之外,她還是村裏的赤腳醫生。這個赤腳醫生的稱呼在很多年裏我也沒搞懂為啥要這麼叫,但是幹這個的辛苦從我記事就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不管颳風下雨,不管深更夜半,只要村子裏有人生病,她都要背上藥箱去出診。她幾乎沒有在正常吃飯的時間吃過一口熱乎的飯,也幾乎沒有睡過幾晚踏踏實實的好覺。這其中的辛苦或許只有她自己最清楚了。

 

高中三年,我風裏來雨裏去的在學校和家之間往返了三年。母親也這樣,每天算好時間為我做好晚飯,然後去路邊等我平安回家,她也這樣做了三年沒有間斷。都說父愛如山,母愛是海。在這三年裏,有多少個天寒地凍的冬夜,有多少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她拖著勞累了一天的疲憊的身體,用心給兒子準備晚飯,然後風雨不誤的在路邊守候兒子放學回家。三年,她把怎樣無私的博大的愛,給了自己的兒子啊。

ジャンル:
ウェブログ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 郎平將兼任中國排協副主席 上... | トップ | 總裝線上的瘦小“金剛” »

コメントを投稿

日記」カテゴリの最新記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ing-URL
  • 30日以上前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送信元の記事内容が半角英数のみ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このブログへのリンクがない記事から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ブログ管理者のみ、編集画面で設定の変更が可能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