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念ながら

殘念ながら

日漸滄桑的容顏

2016-10-14 12:18:04 | 日記
 十年生死兩茫茫,人生又有多少個十年呢?十年之前的自己,還是那般的幼稚、青澀,傻傻地以為只要默默等待,等待某個路口一場浪漫的邂逅,等待濛濛細雨中那從雨巷中出現的傘,等待夕陽下走著走著突然牽的手,等待將青春揮霍成了一去不返,卻發現什麼也沒有等。
  
  十年生死兩茫茫,五年生死一茫茫啊。也許是等待的時間太久了,現在最反感的就是無盡的等待,以前很好的耐心,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卻已經消磨殆盡了。開始不喜歡等人了,哪怕是幾分鐘,也覺得是好久。開始不喜歡開會了,哪怕坐在臺上的講的唾沫橫飛,我在底下也是昏昏欲睡,提不起半點激情。早已不是當年一鼓動就熱血上湧的毛頭小子了。當年可以掄拳打死老虎的勇氣,而今早他娘的隨著讀的書都送到狗肚子裏去了。
  
  而今我能想到的,就是如果我被敵人抓住了,那個小兵張嘎裏胖翻譯官的形象我扮演的或許會更好,連妝都不用化的。不用敵人嚴刑拷打,老子只有一個字:我都說!也許我就是天生當漢奸的料,就如同何應欽。雖然他簽訂臭名昭著的《何梅協定》是受國民政府的指派,但是他在當時的歷史環境下,被認為是漢奸,也不能算是錯怪了他。而至於什麼是漢奸,有這樣的一個說法:其他民族入侵時,自願幫助其他民族征服本民族,對抗本國政府。例如:日軍在東北徵兵,被迫入伍的基本不算漢奸。但是你如果在四川定居,聽說日本要打北京,正在徵兵,你專門跑過去入伍,就是漢奸。再如,某人主動找到日軍,告訴他們中國抗日遊擊隊的指揮部在哪,那也是漢奸。如果按照這樣的說法,也許我是不會去當漢奸的。
  
  日子就應該慢慢過,子虛烏有的事情,哪有心思去煩。當不當漢奸,等有這一天再說吧。杞人憂天的事情,就不是我這個人應該做的。我只需要吃飽喝足睡覺就好。
  
  
  到很多地方,做過很多人的老師。我是這麼認為的。因為一日為師終生為父。不需要如父,如兄也可。
  
  那天教師節,給我的幾位恩師發去了祝福,同時,也收到了自己學生的祝賀。哪怕我現在不是老師了,也依舊有人記得。被人記住的感覺真好。
  
  我一直覺得我是適合去做一個老師的,最起碼能把1+1的問題講的很透徹,即使不如愛心斯坦解釋相對論解釋的那般精闢,也不至於誤人子弟。
  
  很多人都說我不去做老師,真是可惜了。我不知道他們可惜什麼,可是我也覺得可惜。我可惜的是又少了一位好老師。不管學生眼中的我是怎麼樣的,我一直覺得我是一個好老師,甚至以後當了校長也是一位好校長,至少女學生不會怕我,也不會怕去我辦公室。
  
  而今卻在做什麼勞什子會計。當初畢業的時候,甚至畢業之前,以及之前的之前,都沒有去想過要做一個會計,還是一個混吃等死的會計。這樣的日子,我一眼就能看到盡頭,是生命的盡頭。覺得甚是沒有意思。感覺自己滿腔的熱血還沒有揮灑,就他娘的又冷下去了。這樣的人生,真是無聊透頂。
  
  所以,會在沒人的時候,朝著老天扔石頭,即使我知道石頭最終是要落地的,可是也不能阻擋我去砸他的心。當年李元霸敢舉錘罵天,難道我還不如一個骨頭都找不到的古人乎?生不逢時,抑鬱不得志。這樣的話在當年參加高考前,不知道聽了多少遍,寫了多少遍了。可是,又想到,不是每一匹千里馬都能遇見伯樂的。如果每一批千里馬都能遇見伯樂,那韓愈的馬說不就是在放屁了嗎?我一下為自己的機智而感到自豪。也許,人總該有一點阿Q精神,這樣的日子才能過下去。
ジャンル:
ウェブログ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 當故事越寫越深入時 | トップ |   

コメントを投稿


コメント利用規約に同意の上コメント投稿を行ってください。

数字4桁を入力し、投稿ボタンを押してください。

あわせて読む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ing-URL
  • 30日以上前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送信元の記事内容が半角英数のみ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このブログへのリンクがない記事から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ブログ管理者のみ、編集画面で設定の変更が可能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