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irst diary

写真付きで日記やb趣味を書くならgooブログ

啞童巧計除盜賊

2016-10-13 15:09:56 | 日記

啞童巧計除盜賊

山裡山,灣裡灣,童家灣的一個山坡上有兩間茅草房,草房裡住著啞母與小童童。那一年,童童爹過世時,童童還在繈褓中。啞母帶著他,春天上山採野果,秋天上山挖草藥,苦的日子捱著過。眼看著童童長到八歲整,啞母把他領到學校裡,可童童除了像啞母一樣會哇哇叫幾聲外,其餘的音一概發不出。其實童童聽得見,由於母子倆長年離群索居,就失去了與人交談的機會,也失去了說話的能力。小小的山邨學校無力收留他,童童只得含著淚,依依不舍地離開了學校。 母親知道兒子的心情,她買了幾只小山羊,讓童童每天上山去放羊以解寂寞。有一天,童童很晚還沒有回家,啞母「哇啦哇啦」滿山找,終於在一個泉水邊找到了他。原來是一頭小山羊死啦,童童不敢回家。啞母比劃著告訴他,娘不怪他,讓他趕著羊兒回家。 幾天後,啞母看到童童在挖老鼠洞,不一會,從洞中抓出一只老鼠。他帶著老鼠去放羊。啞母以為兒子太寂寞,抓老鼠也是為了玩,沒有把這當回事。可是童童好象抓老鼠上了癮,房前屋後的老鼠洞讓他給掏遍了。一個窮家哪有多少老鼠給他抓,童童開始往半裡多路外的童家灣邨跑。童童自己做了個小竹籠,每次到邨裡捉了老鼠就放進籠子裡然後帶著籠子上山去放羊。一來二去,童童與邨裡人混熟了,能斷斷續續地學著說話,最完整的一句是:「童童抓老鼠。」 南方山區的冬天到得遲,但冬天還是來了。此時,山羊不用放牧,童童也不再抓老鼠,可他人卻變得恍恍惚惚。啞母千比劃、萬比劃仍然沒有弄清童童中的是哪門邪。幸虧春天很快就到了,童童又開始活蹦亂跳地趕著山羊進山灣,提著竹籠捉老鼠了。看到兒子情緒好轉,啞母一顆懸著的心又放下了。不去管他抓老鼠的游戲。就這樣,一晃過去了兩年。 十歲的童童看到了山鄉的巨變,一條公路伸延到童家灣,童家灣人開始奔小康。可童童家沒有變,但童童有了每天看汽車的的樂趣。他喜歡把山羊趕上公路邊,順著山腳再走向山灣,這樣每天可以從很近的地方看汽車。 一天傍晚,童童又順著公路邊趕著山羊往家走,一雙小眼睛一直看著公路,希望能有汽車過。忽然,他看到一個黑色的包,便不由自主地把包撿了起來,提在手中沉甸甸的,順手就把包拿回了家,交給了娘。 啞母一見包內竟是紮好的一捆捆大面額人民幣,嚇得臉都白了。她急忙用啞語問兒子,兒子比劃著回答了,才使她弄明白包的來历。她想應該把包送還給失主,但失主在哪兒呢?而且天也黑了下來。這一晚,啞母是提心吊膽一宿未眠,一直到天明,才拎著包帶著童童一起往童家灣的邨委會走去。 他們家離童家灣雖然只有半裡多路,但也要轉過一個山灣。就在母子倆轉到山灣時,迎面來了一個陌生的男人。啞母一看,本能地把包往懷裡一抱,身子閃到了一邊,想讓陌生人過去。誰知,就是這個動作引起了陌生人的興趣。他站住了,而且說話了,可啞母只能「哇哇」叫。童童一急也只能說:「童童抓老鼠。」那人一聽笑了,他知道自己碰上了一對啞母子。他看看周圍無人,猛地一下從啞母懷中奪過包,啞母急了,忙上前去奪。兩人爭來奪去,用力過猛,包的拉鏈破了,錢一捆捆地掉在地上。那人一看眼睛都綠了,他不顧一切地揀地上的錢。啞母還要撲上去,但被那人死勁一蹬,她慘叫一聲跌倒在地。童童在一邊忽閃了一下小眼睛Medilase 新一代hifu RF射頻 最新租務成交,趁著那人將錢塞進包的當兒,抱起一塊石頭扔了過去,石頭沒有扔中。但那人卻嚇了一跳,童童趁機機抱起那個裝了錢的包飛快地朝山灣的泉水邊跑去。童童在這條熟悉的山路上跑得飛快,那人跌跌撞撞地在後面追,等到那人追到時,童童已經把包扔進了一個灌木叢裡。那人見沒了包狠狠地朝童童撲去,童童眼快腳快,一下鑽進那人的腿下,抱住那人的腿就狠命地咬了一口。那人痛得哇哇直叫,而且腿上鮮血直流。這時,童童揀起地上的一塊小石子,扔進泉水邊的一個小洞,不一會,從洞中飛出來幾十只非常漂亮的蝴蝶,這些聞腥而上的蝴蝶,一下子飛到那人的腿傷上叮了起來。那人起先見蝴蝶飛來不當回事,誰知,蝴蝶叮咬傷口使他疼痛難忍,他雙手亂拍,一下子拍死好幾只蝴蝶。這下可把蝴蝶們惹惱了,它們一下子叮上了他的臉,叮瞎了他的眼。他在蝴蝶的襲擊下痛得滿地打滾,最後一下跳入泉水之中。可泉水池很淺,他只能打個滾,可惜的是蝴蝶們也與他整個身子一起陷入了泉水的泥潭中。看到了漂亮的花蝴蝶變成了泥漿,小童童痛心地哭了起來。 當啞母領著邨人趕到時,童童哭成了個淚人兒,那個人也變成了個泥人兒,泥人兒撈起來時,已沒了氣。淚人兒的衣服已脫下,包著一些花蝴蝶的殘翅殘屍。 錢包的失主終於找到了,失主要用一捆百元大鈔感謝啞母,啞母堅決不收,而是指著鄉邨學校,指指童童發出哇哇的叫聲。後來,失主把錢資助給了學校,學校又為童童請來了醫生,在醫生的努力和大家的幫助下,童童恢複了講話的能力,成了一名小學生。 至於那位死了的陌生人,經過解剖分析,是中毒而亡。原來襲擊他的那種蝴蝶,是一種非常稀有的食肉蝶,它的唾液中含有毒素,任何動物或人被它叮咬後都會致死。可惜的是,這種稀有蝶種就這樣被毀滅了。後來在童童斷斷續續的敘述中知道:他也是在山羊被這種蝴蝶叮死後,才知道它們的厲害。但他不忍心傷害這麼漂亮的蝴蝶,就抓來老鼠喂它們,兩年來與蝴蝶友好相處。而且,他還知道,蝴蝶們只有聞到血腥味才會上前叮咬。所以,那天他要咬破那人的腿,才能引來蝴蝶。對於蝴蝶的毀滅,他很傷心,因為這些蝴蝶畢竟陪伴著他度過了一段寂寞的日子。 後來那位陌生人的屍體一直無人認領,也只能作無主屍處理。但啞童智除壞人的故事,卻被人傳開了。

ジャンル:
ウェブログ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 給自己一個懸崖 | トップ | 農邨才女吟詩救夫的故事 »

コメントを投稿


コメント利用規約に同意の上コメント投稿を行ってください。

数字4桁を入力し、投稿ボタンを押してください。

あわせて読む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ing-URL
  • 30日以上前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送信元の記事内容が半角英数のみ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このブログへのリンクがない記事から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ブログ管理者のみ、編集画面で設定の変更が可能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