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首恩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首恩科技為不同無紡布材料打孔需求的用戶提供高標準、高品質打孔機械設備。諮詢電話:13480199939

広告

※このエリアは、60日間投稿が無い場合に表示されます。記事を投稿すると、表示されなくなります。

孤燈夜雨亂翻書

2013-11-13 15:41:54 | 結婚

“孤燈夜雨亂翻書”倒不記得是出自哪一位古人之口了,在現今這科技文化浪潮裏,這詩倒平添了幾分現代的氣息。

“昨夜雨疏風驟”雨在現代還叫雨,只是成分變了不少,不再是單純的水,其中融合了許多現代化工生產的汙染物;燈也還叫燈,但不是“醉裏挑燈看劍”的那盞了,早已換成了LED、白幟燈;書還是書,只是輕便了許多,沒有竹簡般笨重,沒有棉帛般昂貴,伐幾顆樹,再結合現代技術,輕易便可造出來。

於是,這“夜雨孤燈亂翻書”在現代就變了很多。

而我,正是迷茫生活在這變味的詩句裏。(我想,我要表現出的應該多像是我高三那會兒的生活。)

我的房間,打開燈,孤燈把我的房間照得通明,燈光照在牆壁上反射出白色的冷光。夜晚,我對這冰冷的燈光總感覺不踏實,甚至非常厭惡,也就是對光“恐怖”.

孤燈發出的光芒讓房裏跟房外造成了很大的光度差,漆像個牢籠一下子把我的房間封鎖起來,窗外像被裹得密不透風,外面的世界一下子更了。

我本身對就有些陰影:小時候曾被家人關在漆的牛欄牌問題奶粉門外,任憑我在外頭哭得再淒涼他們也無動於衷。不記得我犯的是什麼錯,只知,從此不敢不再聽話了。

現在來說,對夜也許是對過去害怕的寒顫和殘留的不安。

但加上空蕩的房間:一床、一桌、兩凳、兩窗、一堆書。別無他物,身處這樣子空的環境裏,壓迫感步步接近,讓我產生了暫時的空間恐怖,寒氣逼人。

我曾認為,這種對光的“恐怖”應不僅僅限制在這樣的狹小空間,更大的範圍應該也會存在。比如:舞臺。

我還記得我的一次舞臺“恐怖”.繽紛多彩的燈光一下子全部聚齊在了舞臺中央,照在我的身子上,臺下是人海,還有暗。當時,我還不知道該給這個感覺賦予一個怎麼樣的名詞。我就站定在舞臺上,不敢亂動,眼神也不知道要放在哪裏,手指偷偷摩挲著出了汗。當時就緊張,不知所措和害怕,但還是定定地站著,等著背景音樂,盼望它快些響起來,急切地盼望著。

我不記得是怎麼下臺的了,只記得唱歌的時候差點兒就沒唱出聲來,繃緊的心就沒松弛過。

這就是我記憶中的舞臺“恐怖”,不過這都過去了,那時我還小,也就初一還是初二年級。還有,那時是全班大合唱比賽的,不知還有多少同學記得這個事,盡管記得,或許也忘了我了吧!忘了我當時那個衰樣。

說回孤燈。開燈,只想在這夜裏好好學會兒習。伏在幹幹淨淨、清清爽爽的書桌上,擺上課本,一本正經的樣子也就讀了起來…

不知時間過去了多少,突然有書和桌雜合的暗香撲面而來,我輕輕搖晃著腦袋,以快速使頭腦清醒一些,使勁眨了幾下眼睛,眼珠子也變得苦澀。

都說,古人有格物致知的精神,但是我就是這樣看了幾個小時的書,不見得頭腦裝進去了什麼,大腦裏是一片空白。

我常常都會遇到類似於這樣的狀況,明明看了很久很久的書,卻什麼收獲也沒有,所以經常感到苦悶和莫名其妙的壓抑。

跟文字的對視中,就像使兩個在平行時空相遇的戀人,彼此看得見對方,也懷有觸摸對方的欲望,卻怎麼也夠不著。我對文字也有願望,也想去觸碰她,走進她的內心,徜徉在她的香港牛栏奶粉最新事件2013之召回懷裏,但上帝偏偏不讓我得逞,眼神行雲流水般流過每一行字,無法捕獲到任何信息。我有懷疑,是不是我大腦皮層的V區發生了障礙,導致了我看不懂文字。

我癱在椅子上,疏落疏落脖子,頭微微垂下,輕輕地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決定了,把這段空泛的記憶抹殺掉。

再睜開眼睛,嘗試著有翻了幾頁書,還是絲毫沒有感覺,魂魄似乎早已脫離了肉身,想要重新融合在一起卻怎麼努力也辦不到,惘然的肉體不再受我指揮,我的思想不再控制肉體,原先的無神也變得落寞。我最怕的就是這種感覺,最避而遠之的也是這種感覺,你說“怎一個愁字了得!”

我無可奈何地抬抬頭,這時候,我才發現屋外已經下起雨了。

道是無情卻有情的雨傳來絲絲嘈雜聲。我丟下書本,移步窗前,窗外是清晰的夜,我將頭微微移近窗玻璃,雨珠子不小心打到了窗玻璃上,轉眼又無奈地順著玻璃面滑下去了。

風,是狂風,還是微風,不想讓這場雨停,他們頑皮地又把許多珠子打到了窗玻璃上。本來是清晰透明的玻璃,現在從房裏往外看,一切都變得模糊。然而,平滑的玻璃是無情的,她依舊不容雨珠子在身上停留半刻。瞬間,雨珠子又滑了下去,窗子恢複了清晰。

於是,窗子是模糊了又清晰,清晰了又模糊,就像一種什麼。

前人曾雲:“泣涕零如雨”,古義中的“涕”就是眼淚。對,就像眼淚。當你眼淚停不住時,當你淚水盈眶時,看什麼都是模糊的,但淚水劃過臉頰時,看什麼又是清晰的。然後,又一次滿眶淚水時,看什麼又是模糊的。對,就是如此,我為自己能想到這個比喻而暗暗自喜。

我說不上喜歡雨,但史上的文人墨客卻情有獨鐘。“雲銷雨霽,彩徹區明”、“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還有王維的“空山新雨後,天氣晚來秋”、杜甫的“床頭屋漏無幹處,雨腳如麻未斷絕”、“風雨不動安如山”、還有“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似乎他們在描寫生活,抒發情感時都離不開雨。詩人們賦予雨太多了,雨終歸是承擔不起太多的感情,承受不了再多的壓力,一直往下掉。

這雨,它經曆了多少代人啊!它見證多少代的興衰,傾聽了多少代的愁思。

窗外的雨嘩啦啦地作響,還有樹枝搖擺的中醫聲音,雨好像比以前的更大了,這勁兒看起來似乎沒有盡頭。或許還要下1個小時、2個小時、10個小時?還有不到10個小時天就亮了,還是,它要下多一整天?那也好,我還可以宅在家中多看會兒書。

都說“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可是,此時的我還能把書看進去嗎?還是如舊亂翻翻爾。不敢想,也不想想了,只想好好靜一會兒,好好聽聽雨。

“何夜無月?何夜無松柏。”

但今夜就無月,今夜就無松柏。夜已變深,深到我感到了睡蟲侵蝕著大腦。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又回到桌面伏寫的,但我知道……

這樣的一天又完了。
ジャンル:
ウェブログ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 我要的只是平平淡淡的幸福 | トップ | 流走的時光是一種幸福 »
最近の画像もっと見る

コメントを投稿


コメント利用規約に同意の上コメント投稿を行ってください。

数字4桁を入力し、投稿ボタンを押してください。

あわせて読む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ing-URL
  • 30日以上前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送信元の記事内容が半角英数のみ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このブログへのリンクがない記事から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ブログ管理者のみ、編集画面で設定の変更が可能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