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般的人生

写真付きで日記や趣味を書くならgooブログ

安守低處,未嘗不是壹種恬淡的人生

2014-03-05 15:31:07 | 量力而行

父親喜歡養花,為了花草不惜代價,母親埋怨地對我說父親的不是,我笑著應答。父親已經退休,凡事早已放開,安守低處只為修身養性,與花草相伴,與露水相吻,康泰何嘗不是壹種淡定的人生態度?我是可以理解的。

想起陶淵明那句“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壹個誌向高遠的人,在山腳下種些野菊花、豆苗之類的,結果“草盛豆苗稀”,恐怕這種尷尬境界除了陶淵明就再無旁人了。然身處低處,心思淡定,即便沒有種出茂盛的豆苗也壹樣的悠哉。

那日,在公園看到壹個四十多歲的女人壹邊接電話,壹邊哭泣。心想,這種年紀還像小女生壹樣哭哭泣泣,壹定是內心受到了創傷,這創傷肯定緣自某壹個男人。人到中年,沒有了底氣,再也不是花季的嬌蠻,委屈能夠獨自承受,可這樣大眾場合的哭泣,決絕是心兒傷透。我用多事的心猜測壹定是哪個男人負了她的半生,康泰旅行團何以讓她身在低處卻不肯低眉。

女人,特別是美麗的女人,大都任性有小脾氣。青春貌美的時候,後面追逐壹大群男孩子,自己就是壹個高傲的公主,對任何人不屑壹顧。到後來,心氣沒了,越活越低,低到心冷。

壹直喜歡聽《女人心》這首歌曲,歌手那沙啞的音質把壹個女人的心唱活了,唱得人想落淚。情到深處必然低眉,為壹個男人低眉,低到最低處……

“遇見妳,我變得很低很低,壹直低到塵埃裏去,但我的心是歡喜的。並且在那裏開出壹朵花來。”即便愛的卑微,依然心底歡喜,這大抵就是癡情女子的愛情絕戀。

都說春天是相思的季節,“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願君多采擷,此物最相思。”在這多情的浪漫季節,唯有壹朵花般的女子才能真正領略到春的盎然。如新集團過了壹朵花,兩朵花的年紀,浪漫似乎早已遠離。唉!春又何嘗不是惹了壹身感懷。

 

ジャンル:
ウェブログ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 講“愛和性可以分開”的男人 | トップ | 在葬禮上見面 »
最近の画像もっと見る

コメントを投稿

量力而行」カテゴリの最新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