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の妄想世界!!!

ただ考えたことをそのままにブログに書く。期待しないでね!ほぼ同人小説。

Lost World 第14章 见义勇为 Part D

2017-03-19 01:54:53 | 同人小説
快乐不知时日过,阿兰见过了晚餐时间都不见人,以为鲁鲁醒过来只是谣言,便和部下拿着朱雀的晚餐过去。
进门后。两人便见到正在合体的两人。原本还以为之前的谣言是真的,却突然发现鲁鲁居然被绑着,全身动弹不得。
朱雀反应过来时,就立刻拿被子盖着鲁鲁。
怀中的鲁鲁根本不知发生什么事,因为他看不见,而且在这之前朱雀已经在他体内射了7发,而现在依然在鲁鲁体内的小朱雀依然涨大而且撑着鲁鲁的后穴。
阿兰非常生气的拉开了朱雀,「你在干嘛?」然后解开了鲁鲁身上所有的绷带。
鲁鲁雪白的肌肤上满布着红色的吻痕,嘴角淌流着津液,脸上也布满了泪痕,双目无神最严重的事鲁鲁的双腿以及后穴都无法合上,而从后穴里还有一些爱液溢出来,而且小肚还有一点涨满。
在阿兰将军审问朱雀的时候,他的部下很多手的按压了一下躺在床上的鲁鲁的小肚,然后大量的爱液从鲁鲁的后穴涌出来。
那种不适的感觉把鲁鲁的意识唤醒了。「朱……朱雀?」
那个人立刻缩手。朱雀也挣脱了阿兰将军的制衡冲过去,跪在鲁鲁身旁,握着鲁鲁的手「鲁鲁修,现在是不是可以修改零之镇魂曲?」
鲁鲁感到身上所有的束缚已经被解开于是坐起来,却发现有一些液体从自己的下身某个肿痛的部位流出来了,鲁鲁的脸红了,但并没有躺回去,同时也皱着眉头。「朱雀,你应该知道计划已经不可能回头,我也不会因为任何人的要挟与伤害而改变计划!放心,到时候我会从此消失,改名换姓的,不会在回去,你不会见到我的。不用担心。」
「我不要你离开我。」朱雀像小孩子一样和鲁鲁耍脾气。
「你现在只是一时的迷惑。你爱的是尤菲,这只是因为我跟她有点像罢了。」
「鲁鲁修,在我见到你死了的时候,我的感觉就像我的心被人剖出来了一样,好像有人把我魂魄打散了一样。跟尤菲的时候不一样。那时候我只是感到生气,还有怜惜。」
鲁鲁静静的听着。
「在我杀了爸爸之后,我一直无法原谅我自己,把自己关在一个黑暗,充满死亡的世界里。你的出现为我的世界带来了光明。不是尤菲。」
鲁鲁十分震惊于朱雀的剖白。
「后来,你为了世界的未来杀了你的爸妈。我之所以提出合作,原来根本就不是因为我要你付出代价,而是因为你是唯一明白我的人,你是我的救赎,你就是我的世界。所以不要毁灭我的世界。」
朱雀一直虔诚的跪在鲁鲁面前,情深的看着鲁鲁的双眼,连阿兰他们都被打动到了。
不过看不见的鲁鲁只知道朱雀抓住他的手。
「朱雀,我很震惊你这个体力白痴会思考,但计划不会改变,回去之后就执行,你要在群众面前杀了我。成为世界的英雄。」
「鲁鲁修……」
「听着,我不能答应一直留在你身边,但我答应你有机会会回看你!你忘记了吗?我现在死不了。」「……」
「现在把我的衣服还给我,然后去吃饭。不然之后我们永远不会再见。」鲁鲁说的咬牙切齿。
「……」“可是,衣服已经撕了。”
鲁鲁打算下床穿衣,却在双脚碰到地面的瞬间因双脚无力而跌坐在地上。
因为激烈的动作,他的后穴再度溢出爱液。
鲁鲁的脸红得像苹果一样,脸色也非常难看。
阿兰已经叫自己的部下去找一件衣服了。
「鲁鲁修,我还是先帮你清理一下吧。衣服我也会帮你穿。」朱雀提议。
鲁鲁现在的身体就像不是自己的一样,而且还看不到。「……」鲁鲁也只好勉为其难的点头答应。
于是朱雀便抱着鲁鲁,把手指插进去,把自己留在鲁鲁体内的东西抠出来。
逞强达人鲁鲁咬着朱雀肩上的衣服,抑制自己声音。
当朱雀抱着鲁鲁到外面进餐的时候,外面自由号,和泰坦号都在,连同各国的战舰,加起来居然有11艘比泰坦号还要大几乎一倍的战舰停泊在四周。简直是铜墙铁壁的一个要塞似的。还有几个人,有鲁鲁认识的,有鲁鲁不认识的围在火堆旁边进餐。
「太好了。鲁鲁修终于醒过来了!」基拉感动的叫出来。
鲁鲁习惯了作为全世界的敌人活着,突然有人这么关心,只有愣在原地,不懂反应。
朱雀温柔的把被他自己蹂躪到根本不能靠自己站着的鲁鲁温柔的放到那个火堆的圆圈的里面。
终于会过神来的鲁脸红着鲁只说了一句「谢……谢谢关心。」
然后现场陷入一阵死寂。然后朱雀拿着为鲁鲁准备的粥,放到

最先开口的是归心似箭(妹控)的鲁鲁「既然我现在已经醒了,那明天就出发。自由号现在很安全。」
「不行!」3把声音同时否决了鲁鲁的计划。
「你还没有完全复原。」
「你的视力还没有回复。」
「你现在的身体不适合长期的旅行,你自己一个人站也站不住吧!」
朱雀和鲁鲁同时脸红。
「我没事!只是看不到罢了!其他很好!」鲁鲁辩驳,不过因为有些激动,导致鲁鲁有轻微气喘。
「不如下让医生看看,再决定吧!」阿兰将军提议。可是见鲁鲁好像无动于衷便再加点劲「而且我们还有很多关于当时的详细情形的问题想你回答,等你身体好一点我们再说那个。」「不用等了。有什么想问的,现在问吧!」鲁鲁放下手上的粥。
「不行,现在先吃完粥。」朱雀坚持。
于是朱雀威胁鲁鲁如果他不肯吃就亲自喂他的威胁下,勉为其难的把手上的粥吃光。
阿兰将军见鲁鲁终于吃完,放下饭碗。
「其它几个国家的将军都会一同坐在这里听,你真的没有问题吗?」
「没有,要审快审,我想早点出发。」鲁鲁冷淡的说,鲁鲁虽然看不见,不过向来心水清。
「……」阿兰非常尴尬的「不,我们没有想审问你的意思,只是我们也要想牺牲的军人的家人交待,而且……」
「而且什么?别婆婆妈妈的,有话快说。」
「而且有人提出你……见死不救。所以希望你可以交代清楚事情的详细经过。」
「鲁鲁修救了你们,你们却这样责怪他!」朱雀很气愤的挡在鲁鲁面前抗议。
「朱雀,坐下。」鲁鲁命令。
朱雀乖乖的坐到鲁鲁的旁边,不过那凌厉充满杀气的眼神却依然在扫视在场的5位将军。不过看不见的鲁鲁当然不知道!
阿兰硬着头皮的开始介绍其他4位将军。「鲁鲁修,他们是这片大陆上其他4个国家的将军,是为了讨伐魔王而来到这里的。」
鲁鲁努力的分辨出阿兰的声音的方向并且向着那个方向微微的点头。
其中一个将军主动自我介绍「我是卢比,是米索帝国的将军。首先非常的感谢你替我们解决了魔王。我们的部队总共有23人,被抓了去,并且牺牲了。我想知道他们是否光荣的战到最后一刻。而他们的牺牲有是否必要。」
「没有人的牺牲是必要的,只有无法避免的牺牲。唯一可以跟你们说的是,从他们被抓的一瞬间,他们就没救了。他们是被抓去做恶魔的孕育体,把恶魔的卵放进人类的体内,吸取人类的负面情绪,尤其恐惧,成熟之时破膛而出。然后再让新生的恶魔用他们的身体发泄并吸收他们的绝望和恐惧。」
鲁鲁听到四周的人倒抽一口气的声音,甚至好像有些人居然开始干呕。
「放心。可以的话,我都在恶魔出生之前就杀了。」鲁鲁平淡的说。
众人满脸的震惊,不过鲁鲁看不到。
「在爆炸之前已经全都处理完了。」
大家不知道应该安心自己的同伴不用活活烧死,还是应该责怪鲁鲁没有给他们生存的机会。
「我是否应该感谢你替我们处理了我们的部下呢?」有人讽刺地说。
「你为什么不尝试救他们!!你没有权利决定他们的生死!」有个将军向着鲁鲁怒吼!
护短的朱雀已经站起来备战。
「在那个状况,死对他们来说应该是解脱吧!我不需要你们谢我。怎么跟他们的家人说也是你们的事,我已经跟你们说了你们想知的事情,别再来烦我。」鲁鲁想起当时的情景,心情立刻变差,然后站起来,转身,就像没有瞎一样。
一切的动作都非常的自然,直至鲁鲁被地上的小石头绊倒了。
朱雀终于想起了鲁鲁现在看不到,便冲过去扶起鲁鲁。(天然朱雀的记忆力真的很差……)
其他的人也都想起之前阿兰将军说过有关鲁鲁的现况。刚刚的对话鲁鲁没有看着他们并不是因为他的高傲(谁叫他的语气这么高高在上呢……),而是因为某些原因导致失明了。
「为什么你可以杀得了魔王!还是说魔王现在就附在你的体内。不然你怎么可能还活着!!在大爆炸之后!!」另外一位将军举枪瞄准鲁鲁。
朱雀就好像被侵犯了领域的狗狗一样炸毛拔剑,相向。
看不见的鲁鲁明显的听到了手枪上膛的声音和拔剑的声音,皱了一下眉头。「朱雀,停手。」
可是并没有收剑的声音。「朱雀!收起你的剑!」鲁鲁再次命令。
「可是……」
「不用可是,我不想你在这里跟他们打起来。」
朱雀乖乖的收起剑。
「听着。我只会说一次。当初魔王打算用我的身体复活,往我的体内注入了他的力量,可惜被我反噬了。于是我便利用他的力量消灭他。现在他已经被打回地狱!」
「那……没有回来的孩子呢?」
「……被魔王吸收了。」鲁鲁平淡的回答。
「其他的恶魔呢?」
「不知道。可能在大爆炸中死了吧。还有其他问题吗?」
「……」
「没有了。鲁鲁修你才刚刚醒过来。我们还是不妨碍你休息了。」阿兰将军提醒众人鲁鲁修都已经因为讨伐魔王而失去视力,甚至“死亡”,放过这个孩子吧。
朱雀一声不响的抱起鲁鲁回去原本的营帐,走的时候还顺便怒瞪了刚刚质问鲁鲁的几位将军。
两人走了以后,基拉便站出来说公道话「如果不是鲁鲁修牺牲自己,恐怕会牺牲更多的人。可况他可是代替了那些孩子受苦,成为了魔王的实验品,他们才会没事。而那个时候,你们什么也没有做。」基拉也很不高兴他们怀疑鲁鲁。
众人无话可说。
回到营帐的朱雀轻轻的放下鲁鲁,让鲁鲁躺平,好好休息。鲁鲁刚刚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其实才刚刚活过来的他已经很累了,一躺平就进入梦乡,虽然梦并不美好。
朱雀伤心不舍的看着熟睡的鲁鲁的睡颜。
外面的将军们都因为(他们认为)应该为这次牺牲负责任的鲁鲁离开了而解散。
「真的很对不起,不过刚刚那位将军的其中一名儿子在牺牲的名单当中,所以才会……」阿兰解释。
「应该道歉的并不是你,而对象也不是我。」基拉说完就回去泰坦号准备明天出发,或是说随时出发。
由于这次不愉快的会面,之后的几天双方都没有见面。鲁鲁每天都让医生看看眼睛的恢复程度,希望可以尽快得到离开的许可。
鲁鲁为什么这么听话?鲁鲁每天都说要出发,不过实在是拗不过朱雀的执著,才留下来。
「这是奇迹,我想虽然距离完全康复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是部分视力应该明天就会恢复。」医生和鲁鲁说。
「那我们明天可以出发了吗?」
「明天也只是可以看见一些阴影,非常的模糊,根本看不清楚。不过我见你好像听习惯看不见的生活。」
「……我妹妹以前看不到东西的。所以为了照顾她,我有体验过看不见的生活,希望可以给她更好的生活。」鲁鲁脸上是满满的幸福的笑容。
「以前?」
「对。她因为……心理因素而失明了。最近已经复原了。」这句话却说的咬牙切齿,尤其中间的停顿,让人怀疑当中有隐情。
10天后,鲁鲁终于完全康复,他那美丽动人的紫瞳再次恢复神采。他是最后一个康复的人,也代表这次的魔王时间正式告一段落,危机已经被解决了。
将军们特意批准正式举行一次庆功宴,一来犒赏他们的部下,二来希望可以吹散愁云惨雾,让众人从悲伤中走出来。自由号和获救的孩子们也一同参加。
所有人都出席这个盛大的宴会(营火会)。
宴会上从没有跟这么多同龄的孩子玩耍过的杰和奇牙,还有亚路嘉早就疯狂的享受宴会。
拒绝群聚的云雀缺席了宴会,拿了一些食物就回舰了。骸,只要他不想,没有人可以找到他。不过,静静告诉你们,骸拿了一坛酒,尾随云雀回舰,打算挑衅云雀,引他喝酒。(这就是为什么将来云雀不再喝酒的原因)
兵长早早就开始和其他的大叔对饮,而艾连就很不幸的在尝试了一杯烈酒就喝醉了,正在发酒疯,说什么要駆逐所有巨人什么的。
爱德正在跟一个说他个子小的老头子吵架,阿尔从后面拉着自己的哥哥在劝架。
基拉和阿斯兰坐在一旁和其他的技术人员交流。
鲁鲁和朱雀的出现,吸引了孩子们的注意。孩子们立刻扑过去抱着鲁鲁「鲁鲁修!谢谢你!」众人听到孩子们那愉快的笑声,和见到他们脸上天真的笑容,都老怀安慰的会心微笑。
鲁鲁见到孩子脸上的笑容,他的脸上也不自觉地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这个笑容可是非常的诱人,并不是虚假的笑容,也不是魔王的冷笑。鲁鲁向来都把这个笑容留给自己的妹妹和朋友,而平常的鲁鲁又非常的高傲,简直可以说是奇景。
众人一瞬间被鲁鲁的笑容征服了。朱雀见到鲁鲁迷人的笑容,也安慰地笑了出来。原本还想趁机责怪鲁鲁的人都不好意思开口,不想破坏现场气氛。
鲁鲁也因为高兴,同时又有小孩子向他敬酒,也就喝了几杯酒,脸泛红光的,幸福的笑着。
稚子无罪,孩子不应该承受大人的罪孽所带来的后果。鲁鲁见到孩子们幸福快乐,就觉得自己的牺牲是值得的。他们值得拥有一个温柔的世界。
所有人狂欢了一夜,早上很多人都就地睡着了。
所有人因为酒精的关系,都作了一个好梦。
不过,一切当然有代价,就是大部分人因为宿醉而头疼欲裂,精神不振。
想来严以律己的鲁鲁即使是头疼,也不会表现出来的。和孩子们睡在一起的鲁鲁一醒过来就和基拉他们说出发的安排。幸好基拉因为阿斯兰而避免了喝醉酒的命运。
而艾连昨天晚上就被兵长五花大绑,不是因为兵长是S啦,而是因为醉酒的艾连不知道自己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居然突然企图自残变巨人去杀巨人,无可奈何之下兵长也只好把艾连绑起来,并且塞着爱恋的嘴巴免他咬舌。
在营火会的场地醉倒的人倒是没有什么大问题,除了是不是倍占便宜以外,不过最精彩的是泰坦号上的两人(骸和云雀),居然酒后糊涂,睡在一起,不,是发生了关系。全裸的云雀清醒过来的时候,一睁开眼睛,就见到放大了的菠萝头,并察觉到下身一个难以启齿的部位还有点刺痛。云雀怒羞成恼的把旁边睡了他的全裸的骸打飞出窗外。
众人听到了玻璃碎裂的声音,都看过去,就见到一个全裸的身影飞出来,一路下坠。
误会有敌袭的众人立刻那武器备战,然后就见到另一个手持双拐身穿浴衣的身影从被毁坏的窗口跳出来。
刚刚还全裸的身影的身上突然多了一套绿色的衣服和一把三叉戟。
两人在空中开始过招,拐子碰上了三叉戟,然后你来我往的交碰着,而且是一边下跌的情况下。
(相爱相杀!!!!)
两人都在到达地面之前进行缓冲,一个又一个的紫色的带刺的球体凭空出现,两人以此为脚踏降落到地面上,并且继续对战,金属交碰的声音此起彼落,毫无间断。大部分的人根本连两人的动作也看不清楚。
当然地上躺着的好几个人伴随着悲鸣,成为了他们两人战斗时的“脚下亡魂”,四周的人都开始狼狈的走避,避免成为下一个牺牲者。
不过两人的速度太快,躲也躲不过,被殃及的池鱼已经到达双位数。
几位将军也收到通报赶过来,只见场面混乱,“尸横遍野”。
「你们在干嘛?快点停下来!!」阿兰紧张的劝喻。
不过对这两个人是没有用的,尤其云雀现在因为被骸睡了而很不爽。
骸不能全力对战,因为可能大家忘记了,刚刚骸是全裸被抛出窗外的,现在的衣服是使用幻术做出来的,也就是实际上他还是全裸。世界上除了变态意外,没有人可以在知道自己实际是全裸的情况下全力战斗吧!(虽然骸的确是变态)
至于云雀,昨晚可是他的第一次,身体还有一点不适,再加上身上穿的只有一件浴衣,没法放手一战,更何况体内还有骸昨晚留下的XX。
两人对战了一阵子后,终于分开并停下来对峙着。毕竟昨晚两人的运动量并不小,所以有一点累,便分开一下透透气。
「小麻雀真过分。明明昨晚这么的热情!」骸继续挑衅云雀。
云雀也想起了昨晚两人酒后糊涂得事,甚至想起了他们两人从喝酒,到吵架,然后动武,最后还上床的片段,包括他自己在床上有多主动的事。
(各位,酒能乱性,别喝太多哦!)
不过云雀是什么人,他从来就不是会自我反省的人,把一切的错推到巴酒拿来的骸身上。现在很不爽的云雀决定先咬杀骸才算。
不受任何规束缚的云雀无视周围情况,专心一志的和骸对打,要知道当初他受了重伤都可以和骸打成平手,只是下半身的不适绝不会妨碍到他的战斗。
不过,他可是只穿着一件浴衣,在激烈的战斗当中,当然会有不少春光乍泄,不过前提是你看到他……
几位将军都是靠实力的,当然勉强看得见他们两人的对打,看到了从云雀的领口和下摆露出来的雪白的肌肤上那些明显的痕迹,大概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几位将军见根本无法制止,便打算找鲁鲁他们帮忙,却发现他们几人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在吃早餐。
做早餐的还是刚恢复视力的鲁鲁。
「你们看不见他们在发疯吗?还这么悠闲的吃早餐,还不快点处理?」卢比质问鲁鲁。
鲁鲁看一看朱雀他们的残影(因为鲁鲁的眼睛也最追不上),然后坐下来进餐「他们喜欢打,关我什么事?」
「你们还是快点疏散周围的看热闹的人群吧。不然伤者人数会一路上升……」兵长冷淡的提议。
从他们认识云雀和骸到现在,见到这两人几乎是以一日三餐的形式对战,他们几人都非常聪明的每次都选择避开,懒得插手。反正这两个战斗狂打够了就会停手。
几位将军只好立刻下令让所有人远离那个范围,并全力的准备回航的事宜。
过了一段时间,两人都发泄够了,停下来。一阵风吹过,掀起了浴衣的下摆明显的见到液体沿着云雀修长的腿流下的痕迹。
「真不知道他们两个究竟是关系好还是关系差呢?」基拉忍不住问出口了。
也不能怪基拉,因为这两人明明很强,可是每一次对战却只是受一点点轻伤了事,从没有发生两败俱伤的局面,而且遇到外敌还会把背后交给对方,共同对抗外敌……
「……」众人对此也非常的无语。
有几位军人见到了那诱人的光景都不禁脸红耳赤,流鼻血。
正常人被人这样看着当然会害羞脸红,可是你觉得可能看见云雀脸红吗?
所以被人用充满欲望炽热的眼神盯着的不受常识束缚的云雀只感到被挑衅,非常不爽的瞪着那几个人。
「呢。你们。想被咬杀吗?」云雀举起双拐准备开打。
「Kufufufu,总觉得被观赏的感觉,真的很不爽。」骸也很不高兴的挑衅。然后用三叉戟敲了一下地面,瞳孔的数字变成三,突然从空中出现大量的毒蛇。云雀轻松的把所有蛇一拐两断。另外刚刚在附近看戏(裙底……)的几个人就伴随这惨叫和悲鸣逃离现场。
两人自然的整理一下自己的仪容,然后向着鲁鲁他们走去,并径自坐下来想用午餐,其间两人都用眼神在交战。
非常有面子的5国的将军被鲁鲁批准了跟他们一起吃早餐。顺便鲁鲁也分享了他一大早熬出来醒酒汤。
整队讨伐部队都休息了2个星期,所有伤者都已经痊愈了。所以这一餐可能是和鲁鲁他们分别之前的最后一餐。
几位将军抖表现的不太自在的感觉。第一,之前一直和鲁鲁闹得很僵,如果就这样分开好像有点不妥,第二,是因为云雀穿的浴衣领口很大,可以清楚看到云雀锁骨上和脖子上红红的吻痕。
「那个……鲁鲁修君……那天……语气这么重,真得很对不起。」其中一个将军诚意的道歉。
鲁鲁抬头看了一眼说话的人,然后又回去吃他的早餐。
那几位将军非常的尴尬。其实这几天那些将军和获救的孩子们聊过天,得知鲁鲁受过的苦。
他们认为鲁鲁不会原谅他们口出狂言的。朱雀难得聪明一回。「别担心,鲁鲁没有生你们的气。」“因为你们无关痛痒。”
「那就好了,虽然还是有不少人牺牲了。但是牺牲的数量其实远比我们预计的要少很多。我们在这里多谢你们的努力。」
然后其中一个将军欲言又止的「那个……那个时候……我……我的儿子……临死前……有没有说什么话?」
鲁鲁抬头疑惑的看着那个人,然后下定决心「我不知道哪一个是你的儿子,但,他们每一个都表现英勇,到最后都没有屈服在魔王的力量下。甚至愿意拚死一战。」
鲁鲁还是不忍心告诉他们,那些军人因为痛苦向魔王求饶的事实。
以鲁鲁的演技,对方根本不知道鲁鲁在撒谎,非常激动的自我吹嘘「不愧是我们优秀的部下」「我没有看错人。」「儿子,你是我们的骄傲!」。
鲁鲁无视这群疯子,自顾自的到了一杯咖啡给自己。
突然发出巨大的声响,同时地面也出现了强烈的震荡和咆哮聱。
「地震?」
即使是如何强大的人都无法违反物理定律,这次德巨大的震荡,几个正在和东西的人都把手上的饮料溅到自己的身上。
当然,伴随着咆哮声也没有人在意这个问题……才怪。谁叫这里有两个洁癖重症患者呢。
被咖啡泼了一身的鲁鲁和被牛奶泼了一身的兵长额角冒出了青筋。
还没有开始发作,就有传来一阵龙啸。原本打算去换衣服的兵长停下来,看想声音传来的方向。
原本在那个方向的人都四散逃跑、,大部分的人都跑进不同的舰里,那些人满脸的惊慌恐惧,也不理会进的是哪一艘的舰,只顾逃命。有部分的舰已经启动离开原来的位置,周围都是从不同的舰上传来的警报声。当几艘舰驶离原来的位置,大家终于知道原因了,他们看见了比他们的泰坦号还要高的猩猩一般的血红色的巨人和比之前他们击退过的火龙还要大的巨龙在对战中。
「哇哦!」云雀的战魂燃烧起来了。
「HO~这居然不是幻觉。」骸深感兴趣,打算仔细观察,下次做个这样的幻想出来。
兵长找到了弄脏他的衣服的罪恢祸首,自然是蠢蠢欲动的想上前削后颈肉。
艾连想起累死了他的妈妈的巨人,眼中只有无限的杀意。
杰,奇牙和亚路嘉一边走,一边还是不停回头看怪兽大战,明显的花生友3名……
这群战力爆炸的人还是有正常的反应的。
朱雀率先抱起鲁鲁逃回泰坦号,阿斯兰也果断的拉着基拉逃跑。爱德和阿尔也合拍的对看一眼狂奔回泰坦号。
几位将军也十分尴尬的跟在爱德他们的后面,因为……所谓大难临头各自飞,他们的部队在就关闭战舰的舱门逃难去了。
将军的几位部下非常尽责的跑过来打算向将军回报并领取指示,不过现在他们也只有尽全力向着泰坦号奔跑。
鲁鲁他们几人很快就回到舰上,几位将军也已经到达,可是他们的部下还在远处。「不要!等等我们。别关门。」他们害怕的大叫大嚷。
一进门朱雀就放下鲁鲁。5位将军现在真是很矛盾,既想提醒鲁鲁他们关门,可是部下正在外面狂奔过来,不过还不快点离开又很危险。
不过,基拉他们倒是没有想过快快关门。因为他们早就留意到那些将军的部下正赶过来,另外还因为还有几个人还没有回来

那5名副官经过云雀他们,径直向着泰坦号的门口跑过去。
可是兵长,艾连,云雀,骸却没有任何动作。
鲁鲁满头黑线的问朱雀「他们不会是想就这样去屠龙吧?」
「……」众人觉得很有这种可能。
「至少他们应该用立体机动装置! 」
「……」一瞬间奇犽和杰冲了出去,当然个人拿了两个立体机动装置,然后以他们两人的最高速度,向着云雀他们冲过去,并和那5个副官擦身而过。
「你们的立体机动装置!」奇犽和杰把装置交给兵长他们4人。
兵长和艾连当然非常乐意并且迅速的把立体机动装置装备起来。可是云雀和骸这两个别扭的人却没有行动。
「不需要。」两人神同步的回答,然后就已经冲上去开始战斗,只留下拿着立体自动装置的杰和奇犽。
「……」被留在原地的杰和奇犽,在确认兵长和艾已经穿戴好立体机动装置后就跑回泰坦号。
两人几乎是与那5个副官同时抵达。
「他们几个坚持暂时不会回来了……」奇犽传话。
「……好吧!」于是鲁鲁认命的把门关上。
小雪和小雨立刻扑上来「鲁鲁修!」她们两人非常听话的一直没有离开泰坦号,甚至没有离开他们的私人范围,以免再发生类似之前的事。
「你们没事吧?」鲁鲁修关心的抚摸她他们的头发。
两人摇头「鲁鲁修,你现在看得见了吗?」
「嗯。我已经没事了。」还没有感动完,外面又传来猛烈的震荡。大家都一时站不稳。当然专业垫背阿斯兰和朱雀第一时间飞扑过去护着他们的上司。至于其他人,他们的屁股注定会壮烈牺牲!只有奇犽,杰和亚路嘉借助他们自身的反应力和弹跳力避过了一劫。有人垫背的鲁鲁立刻恢复过来,「我们还是快点到舰桥吧。」
「」「」「」「」「」「」「」「」「」「」「」「」「」「」「」「」「」「」「」「」「」「」「」「」「」「」「」「」「」「」「」「」「」「」「」「」「」「」「」「」「」「」「」「」「」「」「」「」「」「」「」「」「」「」「」「」「」「」「」「」「」「」「」「」「」「」「」「」「」「」「」「」「」「」「」「」「」「」「」「」



(TBC)
回Part A
回Part B
回Part C

回Lofter
序章
第一章~相遇
第二章~共同生活
第三章~夜襲
第四章~落难皇族,最强组合结成
第五章~最强“家族”的潜入
第六章~出风头的校园生活
第七章~殘酷的真相
第八章~俘虏
第9章~势不两立
第10章~蓄势待发
第11章~异世界的奇迹
第12章~人性
第13章~权力游戏
『アニメ』 ジャンルのランキング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 Lost World 第14章 见义勇为... | トップ |   

コメントを投稿


コメント利用規約に同意の上コメント投稿を行ってください。

数字4桁を入力し、投稿ボタンを押してください。

あわせて読む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ing-URL
  • 30日以上前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送信元の記事内容が半角英数のみ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このブログへのリンクがない記事から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ブログ管理者のみ、編集画面で設定の変更が可能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