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の妄想世界!!!

ただ考えたことをそのままにブログに書く。期待しないでね!ほぼ同人小説。

Lost World 第14章 见义勇为 Part C

2017-03-02 15:40:39 | 同人小説
时间从来都不等人的,就在朱雀还没有想到那个办法之前,又过去了数个小时。
鲁鲁把已知的情报都写下来,和HARO放在一起。
「汤姆。如果有一个茶色头发,绿色瞳孔的人来找我,就把那封信给他看。他会知道该怎么做的。」
「??等等!你不是说会保护他们的吗?你要去哪儿?」
「差不多是时候了。」鲁鲁没有说任何的话,只是站起来,走到外面,找一个角落坐下。
正如鲁鲁的计算,又有人来抓人去做实验。这次抓的居然就是之前调戏鲁鲁的少年A。
「救命啊!我不要!我还不想死!妈妈!救命!你不是说有人来救我们的吗?为什么现在都……」还没有说完,少年A就被扇了一巴
「闭嘴!现在让你去见魔王。你应该感到荣幸,能有机会成为魔王的一部分。」
「我不要!我给你钱,你放过我吧!」少年A开口求饶。
「钱?那是什么?我们魔族不需要。」
少年A来到这里之后就因为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得罪了好多人,所以现在大家都不想救他。
这个时候鲁鲁居然动身。
汤姆把鲁鲁按下来。「别去,反正是他活该。一来就调戏其他的女孩子。」汤姆也对少年A,没有好印象。
「算了。反正我又不是第一次。他……熬不住的。」
「为什么要为这种人受苦。」
「或许……这只是我的赎罪。」鲁鲁不理汤姆的劝阻,叫住了过来的守卫「给我停手。」
「剩下的就麻烦你了。」说完这句鲁鲁就再也没于看过汤姆一眼。
「给我放手!你以为我会让你伤害他们吗?」鲁鲁霸气的命令,并把其他人护在身后。
「我答应过会保护他们,就绝不会让他们受到任何伤害!」鲁鲁以决不退让的气势作出宣言。
「是吗?你打算代替他去见魔王?」守卫逼问鲁鲁。
「如果你敢让我见他的话。」鲁鲁露出了魔王式的笑容。
那个守卫迟疑了,他被鲁鲁的气势压过了。这个时候,被鲁鲁的气势逼退的守卫后面突然出现一个人。守卫一看见来者,就立刻下跪。
狮头人身的干部出现在猪守卫的后面。「你居然已经醒过来了?」
「我知道你想我长睡下去,可是,我不会让你愿望成真的。」鲁鲁高高在上的姿态与对方开始了口舌之争。
「是吗?你愿意跟我们来的话,我可以放过他们。」狮子挑衅鲁鲁。
「你以为我会怕区区的魔王吗?」
「不如这样吧!如果你乖乖听话,我放过你的同伴,不把他们抓来。如何。」狮子继续恐吓。
「你们要是有本事,他们早就在这儿。别拿这种东西跟我谈条件。」鲁鲁依旧思路清晰。
「……」狮子倒是有点不高兴,派出去的手下一个都没有回来这是事实。
「看来,你们也知道我同伴的实力。你放了这些孩子,我让我的同伴留你一條狗命,如何。」
他们两人之间那剑拔弩张,电光火石的气氛,令周围的人都变得战战兢兢,紧张兮兮的。
「看来你还不知道你的立场。」
「是你不明白你们的情势吧!」
「算了,很快就张牙尖嘴利得嘴就会变得只会吸和舔。带走他吧!」狮子用爪子吧鲁鲁身上的外衣割破,并使人用那件衣服把鲁鲁的双手反绑在他的身后,把鲁鲁修推走。
「只懂暴力的野兽。」语气是鄙视,不过脸上的红晕完全出卖了他,很明显的在害羞。
「等……」汤姆想阻止却被鲁鲁的狠瞪制止了。
「这次就放过这些孩子,下次没这么好运的了。不过放心,你没机会看到了。」
然后鲁鲁就被带走。

越來越接近目的地的朱雀,越來越低氣壓,影響到大家都心情低落,於是想找人開解他。可是人选可是非常重要。这帮人战斗力强到没话可说,不过安慰人,恐怕真的不太擅长。
经过大家的商量(推搪),最后当然是看似最会安慰人的基拉被选上了。
「……朱雀。可以去谈一谈吗?」基拉无奈的硬着头皮尝试,还用被遗弃的眼神看着阿斯兰。
可惜这次,阿斯兰都爱莫能助,唯有给基拉一个鼓励的眼神。
朱雀不明所以的点头。于是两人便走到一旁好好谈一谈。
「朱雀,你很担心鲁鲁修,对不对?」
其实朱雀跟鲁鲁很想,有什么都自己收收埋埋,不会跟别人说,可是当朱雀对上那纯净无暇,率直的基拉的眼神的时候,也忍不住回答。「是。」
「其实他既然会这么做,一定有他的原因,让他去做吧!他有他的计划。」基拉总是让拉古丝做她认为自己应该要做的事,即使那很危险。
朱雀再次对上那对和鲁鲁的瞳色很相像的双眼,可是眼神却不一样。
「你不明白。」
「你不说,我当然不明白啊。」基拉继续尝试。
「鲁鲁修他……」基拉一直没有插话,只等朱雀继续。「他跟你们不一样。他……他总是把所有事情扛在自己身上。他……又总是不知道自己有多弱,又爱逞强。」
「放心。鲁鲁修他这么聪明,一定可以保护好自己的。」基拉打算让朱雀安心,却造成反效果。
「对啊!鲁鲁真的很聪明,聪明到总是可以想到能让自己受苦的计划。如果不是我质问C.C.,我永远也不会知道真相。可是我还是无法率直的原谅他做过的事,一想起他杀过的人,他骗过我的事,我就觉得他罪无可恕。可是,我一想到他可能正在受苦,心脏又好像会抽痛。」朱雀眼泛泪光的说着。
基拉果然是最好的聆听者。朱雀终于把郁闷散发出来。
基拉见到向来坚强的朱雀竟然眼泛泪光,基拉也忍不住问「复仇没有任何意义,你杀了我的朋友,我又杀了你,你的朋友又会杀了我。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朱雀进入沉思。
「还是其实你只是气鲁鲁修骗你?」基拉好奇的问。
朱雀好像被基拉点醒了,终于想通了。
「基拉。你真的很聪明诶!」朱雀大力的抓着基拉的肩膀感谢他。基拉替他这个体力笨蛋解决了一个一直找不到答案的问题,朱雀阔然开朗。之前的低气压也消失了。
基拉却是一头雾水,不过低气压消失了,是一件好事。
「你想通了,那就最好。别想着干傻事就好。」基拉也感到安心。
「??什么傻事?」
「就是乖乖束手就擒去找鲁鲁修啊。」单纯的基拉以为朱雀想通了不再担心鲁鲁。
「对哦!还有这个办法!谢谢。」
「!!等等,你想干嘛?」基拉觉得自己好像说了不应该说的事。
这个时候,居然感觉到恶意。以两人的身手,轻易地躲过了第一轮的袭击。看来对方也急坏了,居然派5个人过来,还要趁基拉和朱雀离群的时候发动攻击。基拉正想拉着朱雀逃走,朱雀居然主动接近对方,而且任由对方把他抓起来,带走。
「!!等……等等!刚刚你不是说想通了吗?」基拉激动的冲上去,并且抓住朱雀的手。
于是,意外地连基拉都被带走了。
一眨眼的时间,基拉和朱雀就出现在一个地下牢的地方,基拉听到一群小孩子在嚎哭,好像还有其他的令人脸红的声响。
而朱雀身上的杀气也在听到了叫床声的同时并发出来。「鲁鲁修!」
沿着声音他们找到了一群正在哭泣的孩子面前正在播放一些片段。片段就像那些成人小电影,而且还是轮X为题材,不过主角居然是朱雀发誓要保护的鲁鲁。气到头上的朱雀,一冲动便把播放器给毁了,同时抓着逼这些孩子看这些片段的那个守卫逼供「你们对鲁鲁修做了些了什么!!就是片中那个人!你们到底对他做了什么?把他带到哪里啦!说!」
这个时候汤姆察觉到了朱雀还有基拉两人的存在。
「狮……狮子大人说既然他的……内心不肯屈服,那……那就先从身体开始调教。让……让他知道他……他只是一件属于……魔王的……物件。所以让那些手下轮……轮流上他,操他。还……还要其他人知道……跟他作对的下场,所以……便直播给其……其他人看。之后再把他献给魔……」
那个守卫并没有说完,朱雀就徒手把对方的头纽断了。
「你们居然敢这样对鲁鲁修!!!!!」朱雀的杀气和手段更加吓怕了那些孩子。
「……」可是基拉却无法阻止,而且他自己的手也开始发抖。
汤姆硬着头皮上前「你……是来找鲁鲁修的吗?」
朱雀转头看着汤姆。
「我……是我看着鲁鲁修被抓走也没有相救的,如果要怪,就怪我,可是……其他人是无辜的。」
朱雀看着汤姆的眼神甚至充满了杀意。在場的所有小孩子都開始哭起來。
「こんなに冷たい帳の深くて、あなたはひとりで眠ってる。祈りの歌声寂しいの花を、小さな光が照らしてた。あなたの夢も見てた、子供のように笑ってた。懐かしく、また遠く、それは未来の約束。いつか緑の朝に、いつかたどり着けると、冬枯れた、この空を信じているから、field of hope...」基拉突然唱出了拉古斯的歌。孩子们都静下来听着,所有人都慢慢冷静下来。「冷静下来了吗?请不要抱着复仇的心去挥动你的剑。」
的确朱雀的确冷静下来了「为什么会唱歌?」
「啊啊!这个?以前孩子们在害怕,在哭的时候,拉古斯都会唱歌给孩子们听,所以我也试试看行不行。虽然没有她唱的好听。对了,现在被抓来了,你打算怎样做?」基拉并没有说,因为拉古斯的歌一直都可以让他冷静下来。
「……把鲁鲁救出来。」
「那是当然的,可是怎么救?」
「……」朱雀并没有想清楚下一步。
「对了。鲁鲁修应该是想把那些情报留给你的。」汤姆奔跑过去把HARO和信一同交给朱雀。
朱雀急不及待的看信。
「鲁鲁修那个笨蛋!」朱雀恨气鲁鲁永远不关心自己的态度。整封信只指示了朱雀如何自救和救那些孩子,却没有只字片语提及如何救他自己。朱雀一手捏皱了信。
「根据鲁鲁修的信,他现在应该在最顶层。我……想上去救他。」
基拉不明白为什么朱雀这么犹疑的原因。「当然可以啊!你不是为了救他才被抓来的吗?」
「不,你可以帮我把孩子们都救出去吗?不然如果孩子们被当成人质,鲁鲁根本走不了。」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不是阿斯兰,没有他那么变态的身体能力哦!」基拉向来认为自己很普通,虽然他知道自己是最强新人类。
「总之这些孩子就拜托你啦!」然后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地牢的门已经被破坏,而朱雀也不见人影。
「我们是时候离开了,不然就麻烦了。」基拉说明后,没有一个孩子愿意离开,他们都害怕想鲁鲁一样受到非人的对待。
「如果留在这里,真的可能会有危险,还是快点走吧!」
「可是,如果被人发现的话……」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我当然不会说只靠我救走你们,不过,至少不可以留在这里。我们去找一个地方先躲起来吧!」
基拉那温柔率直的笑容,还是让孩子们有信心。
于是基拉带头把孩子们带到另一个地方。
其实,基拉他们可以说前路畅通无阻,因为朱雀非常之细心的把见到的守卫都打趴了。(你肯定这不是发脾气??)
基拉把孩子们带到放有武器的仓库那里藏起来。并教导他们武器的用法。可是基拉还是很犹豫应不应该把孩子们也卷进来。(其实当中有比你们还大的人……)

在朱雀马不停蹄的向着上面进发的时候,鲁鲁已经被狮子的十几个手下轮j到昏迷。
他们为了让鲁鲁清醒的受辱,还拿一大桶水把鲁鲁淋醒。
狮子的手下看到出水芙蓉的鲁鲁,下身的某的部位又再次精神起来。
被人用水淋醒的鲁鲁心情十分差的狠盯那些猫。那些猫猫被鲁鲁的气势压过了,居然都不自觉的退后了。
「废物!」狮子非常生气的一拳打向自己的部下。「你们怕什么,他只是魔王的所有物!」
可是鲁鲁的脸上却露出了冷笑,却没有说话。
狮子气结了,不过也没有时间让他发脾气了。「算了,反正已经没时间。」
然后粗暴的扯着鲁鲁的头发,走向那间放了魔王的媒介(触手)的房间。

这个时候的朱雀才上了3层。
鲁鲁修无论在气势上多强势,身体上还是弱势的,所以只有被拖行着的份。
被拖行到那个房间的门前的鲁鲁,态度依然是高高在上的「如果你让我进去,我一定会让你们的魔王永远消失!我以Lelouch.V.Britania之名发誓,一定要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什么时候鲁鲁都是这么牙尖嘴利的(毒舌)。
「都什么时候了,还嘴硬。这可能是你的遗言啊!进去吧!」然后狮子粗暴的把鲁鲁推进去。
这次明显跟上一次不一样,一进去那些触手就好像等着鲁鲁一样立刻缠上鲁鲁。
「哈哈哈!如此黑暗的内心,一定可以成为魔王的养分。」狮子非常满意鲁鲁现在的心理状态,然后到管理室监视里面的状况。
朱雀已经上了5层,可是接下来的对手会越来越难对付。
远水不能救近火,所以朱雀这次不可能救得了鲁鲁……不,是救不了魔王的。
被触手缠着的鲁鲁被强迫张开双腿,全身被触手玩弄。最后两条触手同时对着那羞耻的部位。
鲁鲁见到已经觉得不妙,可是另一条触手先往他的喉咙攒,连大叫的机会都没有给鲁鲁。然后,居然两条同时攒进鲁鲁的下身。
「嗯!!」鲁鲁发出无法发出声音的悲鸣。同时他的下身也不断流出鲜红的血液。
可是触手并没有任何的慈悲,继续在他身上抽插,鲁鲁的意识渐渐远去。最后3条触手同时往鲁鲁的体内喷发液体,同时也是魔王的灵魂的碎片。
鲁鲁也因为出血大量而昏倒过去了。

这个时候鲁鲁正在地下10楼和对方大战中,已经从地牢上了7层了。
狮子见魔王的灵魂的注入仪式已经完成,便瞬间转移到那个房间,先用木塞和口塞封住鲁鲁的上下两个口,让魔王的灵魂不会漏出来,同时把鲁鲁捆好,再带到调教的房间吊在房间的中间,下面也画了一个魔王的复活仪式的魔法阵,用来强化魔王的力量。
魔王这次对鲁鲁的身体可以说是志在必得,这次一定要得到他的身体。魔王要得到一个人的身体作为容器有两种方法,一种是让他们的灵魂永远留在美梦中,自愿让出身体,只要接受梦中的邀请就等同定下借出身体的契约;或者只需要把对方的精神击溃就可以了或是让人的灵魂被黑暗吞噬,既可以强行侵占对方的身体。(这是什么设定……)
上一次那个美梦无法困住鲁鲁的灵魂,所以这次只有打击鲁鲁的精神。
鲁鲁一睁开眼,就看见自己被人……猫人轮j的画面。鲁鲁的脸立刻红的像番茄一样,让后怒羞成怒的紧握他的双拳。
然后他见到那些孩子,还有华莲,尤菲,朱雀,娜娜莉,夏莉,甚至是他的母后父皇居然站在一旁看戏,还有一些对他指指点点的,甚至在嘲笑他。
「为了这些人,值得吗?」一把声音传过来。
围观的人行动甚至开始升级,加入侵犯鲁鲁的行列。
「人类就是这么自私的生物,只要自己没事,别人变成怎样都无所谓。为了他们牺牲自己,真的值得吗?」
鲁鲁根本不忍心看下去,闭上眼睛大叫「够了!」
鲁鲁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眼前尸横遍野,而自己身上也满身鲜血,手上还拿着只剩一颗子弹,刚刚发射的手枪。
「把他们杀了也是无可奈何,反正即使你帮可他们,他们也不会感激你,不是吗?」
一个一直本着自我牺牲的心态的人,发现自己亲手把自己想保护的朋友,家人杀掉了,碰巧手上有枪,自杀也是可以理解的。
鲁鲁只见眼前的尸体像是在责怪他一样,同时不远处的朱雀抱着尤菲,一脸憎恨和责怪的眼神盯着鲁鲁。朱雀身后的玛丽安奴皇妃,他的母后,拿着枪指着他,向着他一步一步慢慢的进逼。
鲁鲁深呼吸,并叹了一口气,冷笑了一下。“这种两难的局面,不愧是魔王啊!真是恶趣味。”(你是说你自己吗?)
先不说朋友,一个一般未成年的孩子,被迫着要亲手杀死自己的母亲,又是一个愿意自我牺牲的温柔的孩子(除了鲁鲁)可以承受得了那罪恶感,更何况先前已经有杀了朋友的嫌疑。结局只有被妈妈杀了,或是把妈妈杀了然后承受不住罪恶感疯掉或自杀,或是就这样怨恨着世界然后被黑暗吞噬。
魔王兴奋的等着他想看的镜头——鲁鲁全身发抖向自己的母亲开枪的一幕。可是随着玛丽安奴皇妃一步一步接近鲁鲁,鲁鲁依然没有发抖,可是也没有举起枪,只是闭上眼睛,脸上流露出悲伤。
魔王正在失望鲁鲁居然放弃,不过也可以说是预料之内,谁叫鲁鲁明显是自我牺牲的人。
可是正当玛利安努皇妃走到鲁鲁的十步范围之内的时候,鲁鲁突然睁开眼睛,举起手上的手枪,手起枪开,毫不犹豫向着玛利安努的皇妃开枪,子弹穿过玛利安努皇妃的心口。玛利安努皇妃中枪倒下,地上很快就有一滩血。
魔王感到意外鲁鲁居然开枪了,于是兴奋的等待着鲁鲁疯掉的一刻。
可是只见鲁鲁平静的放下手中的手枪。「魔王,还不出来见我!」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没事!!你亲手杀了自己的妈妈……怎么可能没事。」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不会放过你!」
「??」魔王跟不到鲁鲁的思维。
「只有你!玩弄人心,我决不饶恕。」鲁鲁说很坚定。
「你刚刚不是……」
「你不会以为我会因为这种小事而动摇吧!」鲁鲁脸上浮现出王者的笑容「我可是弑父杀母,谋朝篡位,发动战争,并以暴力的手段称霸世界,被称为恶魔的恶逆皇帝——Lelouch.V.Britinai。只是区区魔王制造的梦境,难道就可以动摇我吗?」
「……」魔王无言。谁会想到为保护孩子而甘愿牺牲自己的人居然是的大恶人。「既然如此我就要你永堕黑暗。」
强大的黑暗力量向鲁鲁袭来,魔王打算同化鲁鲁让他消失。
「你认为能让神服从的人可能被黑暗吞噬吗?说起上来这可是梦境,而且还是我的梦景。你以为我会允许你继续在这里撒野。」鲁鲁不单一点都不怕这种黑暗的力量,合上眼睛任由这些黑烟接近他缠绕他。
再次睁开眼睛时,鲁鲁重新夺得梦境的控制劝,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魔王的身影也被迫显现出来。
「什么……!」魔王开始有点不知所措。而在他有一点点畏惧之心的同时,他就已经输了。
鲁鲁的眼里浮现出异样的红光,向着魔王发命令「魔王!给我永远消失!」
「怎么可能!不,我不会输的!不!我不甘心!我不要回去。」魔王在做垂死的挣扎,希望可以跟一路把他拉回地狱去的力量抗衡。
遗憾的是鲁鲁的GEASS可是连神都赢了,这个魔王也就只有慢慢消失的命运。
所以现实里的鲁鲁慢慢睁开眼睛,同时暴走的魔王的力量造成附近一带地区的地震。
在基地中的基拉和朱雀都感受到不详的气息,同时基拉也担心基地会塌方,所以唯有采取紧急对策。

另一边的阿斯兰,发现基拉和朱雀一起失踪了,就轮到他变得焦急,马上赶路。朱雀还比较听话,阿斯兰和基拉一样,都有一些地方非常的頑固,连兵长都无法制止,众人也只好舍命陪君子。所以他们已经进入了受影响的范围了,所以他们也感受到地震。
感受到地震的阿斯兰再次加速,速度已经超过了兵长。

在后面紧跟着阿斯兰的还有根本不用立体机动装置就跑的很快的奇牙和杰。
兵长也跟艾连交待了一声就跟上去了,兵长不高兴的一边埋怨一边加速追上阿斯兰。「那个小鬼,是想死吗?如果中途没气了怎么办!」

刚醒过来的鲁鲁在就因为魔王的力量暴走,身上所有的枷锁都已经全破坏掉。
悬浮在空中的鲁鲁,双眼的通红像是红色的猫眼一样,身上的衣服也开始生成。
狮子原本还在高兴魔王终于复活了,可是见到鲁鲁身上生成的衣服,才开始觉得不妙。
生成的衣服是一件华丽的白色礼服,就是鲁鲁的皇帝服啦!
狮子还在疑惑为什么魔王的品味为什么变了,当鲁鲁双脚着地是却见到鲁鲁脸上那恶魔般的笑容。
「真可惜,你们的魔王已经被我消灭了。一个世界容不下两个魔王。既然我在这儿,很抱歉,只可以请他消失了。」鲁鲁的语气就像是陈述人类为什么要吃饭一样理所当然。
狮子短暂失去了言语能力。感受到魔力的其余两个干部(牛和猴子)也立刻赶过来。
「发生什么事?」看到站在房间中央的鲁鲁,两人同时质问。
鲁鲁和他们两人眼神对上。
「你们一直等待的魔王已经被我消灭了。」鲁鲁非常亲切的解答他们。
「不可能,魔王可是不灭的。」牛这样反驳鲁鲁,并打算冲上去压制鲁鲁。
可是却被魔力弹回。
「怎么可能……难道真的……」猴子难以置信的看着鲁鲁。
鲁鲁以他的笑容回答。
「既然如此,我就要那些孩子陪葬!!!」猴子就此原地消失了。
鲁鲁的笑容同时消失了。根据他的计算,朱雀应该还没有想到那个方法,孩子们有危险。
「你以为我会让你们这样做吗?」鲁鲁继续演他的魔王,完美的掩盖了他动摇的心。

另一边的基拉用他随身的电脑启动了附近的HARO的监视功能。
可惜的是只有他的那只和鲁鲁带过来的两只,可是启动了鲁鲁的那只的时候,基拉发现了一些躺在床上痛苦的呻吟的孩子。
「等等!这是什么?还有其他人吗?我现在去救他们。」基拉头也不回就冲了出去。汤姆想阻止也来不及。当基拉冲到那个房间的时候,只见床上的孩子们都在痛苦的扭着身子,呻吟着,甚至是惨叫。
基拉紧张的过去察看一下这些孩子,见到他们七孔流血,全身痉挛,十分痛苦。
「发……发生什么事了?」基拉感到慌张,因为他什么也帮不了他们。
「我要杀了你!」那些孩子的口中都只是不停重复着一句。同时他们的身体也开始产生变化,肌肉膨胀,变得像野兽一样。其中一个孩子开始吞噬其他变形的孩子,那孩子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大,头上也开始长出一对角。
魔王利用这些孩子身上预先储藏的魔力逃过了一劫,不过他的力量的确是减少了很多,所以现在很不爽,那些孩子们就统统都消失了,只剩下面目狰狞,等于四个大人加起来的体形的魔王。
基拉目定口呆的看这这些残忍的事情发生在他眼前却无法施以援手。
这个时候魔王发现了基拉的存在。然后魔王看到了基拉那紫色的眼眸里充满着责怪,却没有怨恨的眼神。看到那紫眸就想起刚刚叫他消失的鲁鲁,感到无比的愤怒,一手捏着基拉的脖子把他抓在手上。
基拉根本无法呼吸,只好不断的挣扎,很快就因为短暂缺氧而昏倒了。
这个时候猴子出现在外面的房间「怎么这样,居然让他们呢逃了!!」
「是猴子吗?」魔王手里抓着昏倒基拉到外面。「应该是这个放他们走的,已经抓住了。那个可恶的人类在哪儿?」
「魔王大人!你没事吗?」
「哼!幸好有之前的20个后备的容器,不然我早就消失了。我有一大部分的力量被消灭了!所以,我一定要他生不如死!!!」魔王放狠话。
「领命!这边。」猴子恭敬的为魔王带路。
鲁鲁正和那两个牛和狮子对峙着,双方都不敢有任何松懈,尤其鲁鲁,只有一点放松,身体好像随时被魔王的力量吞噬。
通常这个时候总是有一些神经大条的人乱入,这次也不例外。手中拿着步枪(有刀在枪口的那种)的朱雀这个时候打开门进来。
原本在对峙的三人都看着站在门口的朱雀,鲁鲁那一身白衣的王者的身影也同时映入朱雀的眼里。
朱雀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朱雀情不自禁的冲过去抱着鲁鲁,就像小时候一样。
朱雀的这个行为造成了鲁鲁的思考停止了,鲁鲁在心里筑起的心墙一瞬崩溃了,同时也造成了鲁鲁内心的漏洞。
一瞬间鲁鲁心脏像是要碎裂绞痛。鲁鲁捂着心口痛苦的呻吟,并把朱雀推开。
鲁鲁调整自己的心理状态,心绞痛的感觉才慢慢消失。可是被推开的朱雀却非常担心地看着鲁鲁。
恢复思考能力的鲁鲁不爽的责备朱雀「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我担心鲁鲁修,所以……」朱雀不敢告诉鲁鲁
「所以就刻意被抓进来?」看透一切的鲁鲁替朱雀说下去。
朱雀就像一个做了坏事的孩子一样低头听鲁鲁的说教。
「我并没有对你的脑袋有任何的期待,这次这么快想到这个方法也算是进步了。」
朱雀听到立刻一脸求奖赏的看这鲁鲁。
「但是,我应该有留下指示给你,然而,为什么你现在不是跟那些孩子们在一起逃走而是在这里?」
「……我把孩子们交给了一起过来的基拉。」
「为什么基拉会跟你一起干蠢事??」鲁鲁的印象里,基拉是一个冷静聪明的人。
「我怎么知道。你自己去问他!我只知道,我不会让你死在这里。」朱雀生气的向着鲁鲁喊。
鲁鲁看着朱雀那坚定不移还有点责怪的眼神。「我知道这里并不是我该死的地方。我没有忘记我自己的任务。你放心,我自己定的计划,我一定会不惜任何代价去完成。你现在立刻去把孩子们救出去。」
「我不要!鲁鲁修,我的意思是……」朱雀很想向鲁鲁解释他的意思,可惜却被人妨碍了。
魔王和猴子突然出现在这个房间里,巨大的魔王把手上的东西扔在地上。
鲁鲁和朱雀注意到地上的人居然是基拉,就知道不妙。
「这是你们的同伴吧!」魔王指了一下地上昏迷的基拉。
朱雀全身并出杀气打算救人,却被鲁鲁拉着他的手制止了。
「你是忘记了我说的话吗?我可是魔王!难道你认为我会为了区区的同伴而放过你吗?」鲁鲁继续威胁对方「但……如果他有什么事,我要你十倍偿还!」
其他人看不出来,都被鲁鲁精湛的演技骗了,也只有在鲁鲁身边的朱雀能够感受得到鲁鲁的恐惧。
「是吗?」魔王玩味十足的看这地上的基拉,并且捡起基拉,稍稍用力的捏了一下。
「啊啊啊啊啊啊!」基拉就痛醒了。基拉慢慢睁开眼睛,见到朱雀胡这鲁鲁「太好了!你……找到了……鲁鲁……修。」
魔王把基拉提到自己的眼前,恐吓基拉「你的同伴说了要舍弃你,不会救你了。真可怜。」
基拉扭头看了一下鲁鲁和朱雀。「请你放过其他孩子还有鲁鲁修他们。」基拉气弱柔丝的和魔王谈条件,然后和鲁鲁交待一声「替我和阿斯兰,还有拉古丝和卡嘉莉说对不起,这次……我无法保守约定,没能够活着回到他们的身边。」
魔王没有得到应有的效果,基拉听到之后毫无怨言的赴死,没有一丝负面的情绪出现。
于是魔王换一种说法来唬弄基拉「放心,我还不会杀你的。你还有很多用处,何况你的惨叫声还这么悦耳。」魔王一脸享受的看着基拉。
「你敢!」朱雀怒气冲天。
「我有什么不敢!」魔王手上的力度也增加了,基拉感觉内脏都快要被挤出来了。「不如这样吧!你过来代替他,我就放了他。」
基拉突然挣扎起来「不……不可以。」
「你接下来要受的苦都是因为他们的冷酷无情,我可以看在你将会为我产子,我可以帮你报仇。」
基拉瞪大它的眼睛看着不解的看着魔王。
「只是把蛋放到你的体内,让他吸食你的痛苦,悲伤,怨恨等负面的情绪成长,到了孵化的时候,就看我的孩子是从甬道爬出来还是直接划破肚皮而出了。不过,哪一个都可能要你的命就是了。哈哈哈哈哈……」魔王暴虐的笑着。

朱雀气的咬牙切齿。鲁鲁表面上冷淡,心底里早就气疯了。可是心水清的鲁鲁理解了基拉的意思,孩子们依然没有逃离这里。
"阿斯兰。"基拉在心理默默呼唤他的好基友青梅竹马。
同时已经进入了目的地的100公里的范围的阿斯兰早在他的朱雀里面在心里担忧的呼唤“基拉!”
阿斯兰完全无视能源的问题,完全不省能源,不停的前进希望可以尽快再次见到他的好基友青梅竹马。

战斗机的动力当然比兵长他们的立体机动装置快,可是兵长也不是省油的灯,他要飙速度当然比艾连更高速,但也只是勉强没有跟丟。
阿斯兰遥距启动了远在敌方基地的HARO,发现HARO已经被基拉启动了。于是调看到现在为止的影像纪录,见到孩子被吞噬的片段已经觉得恶心,后来还发现基拉被那个大块头抓了,心急如焚,在加快速度(阿斯兰的能力来说,这机体会被使用过度的)。
幸好兵长从中途就抓这阿斯兰的朱雀的机身,跟着阿斯兰。
两人很快就到达一个热带森林。阿斯兰见兵长坚持跟上来,就让兵长进入驾驶室。
不过这不是JUSTICE,并不是核能的,能源是有限的,所以在敌方基地的一公里外的位置就因为能源耗尽而停止运作。
阿斯兰和兵长唯有转用立体机动装置前进。兵长带头,可是阿斯兰也能跟上兵长的速度。

基拉被当成人质抓在魔王的手里,鲁鲁和朱雀和魔王还有3个干部对峙着,一直各不相让。
早认为自己满手鲜血的基拉一直都明白自己绝对不会死的轻松(放心!你不会死的!),只不过他的确没有想过自己会在战场以外的地方死的这么侮辱。
但他决不要别人为他牺牲。
魔王再次开口,盯着鲁鲁「不过其实最理想的母体是你!他只是你的替身,怎样?要换回来吗?」
「不可能。」朱雀抢答了。
鲁鲁生气的把朱雀拉到一边说教。
「朱雀,听清楚,我当然不会换,不过我们要假装进行交换。现在我身上有…………」
鲁鲁和朱雀解释清楚后,两人就默契的开始演戏。
鲁鲁突然抢过朱雀怀中的手枪,指着朱雀「你给我闭嘴!你没有资格替我做决定。我换。」
魔王满意地笑了「这才像样!就是像你们这样无垢纯洁的男孩,以童真之身丧失“处女”的绝望和悔恨,就是我的孩子的最好的食粮。」
「……」3人同时无语了,而鲁鲁更是因为想起自己被破朱雀处的画面脸红起来。
在场的3人,没有一个符合魔王的要求,只不过魔王没有想到朱雀因为强X了鲁鲁已经不是童子之身,同样被强x的鲁鲁也理所当然的不再是“处女”。基拉甚至两样都不是……
「好了!你自己一个人走过来。」
「你先放了基拉!」
「你以为你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
「你以为我的智商跟你一样吗?」
「鲁鲁修,我是你的骑士,我代你去!」朱雀一手把鲁鲁扯到自己的身后,自己毫不犹豫的前进。
就在朱雀进入魔王的攻击范围,魔王守信的把基拉归还,只是好像不打算让他活下去一样,向着鲁鲁抛过去!于是鲁鲁便成了垫子,两人一起撞向墙壁,两人同时吐血。
朱雀紧张的回头,魔王趁机攻击朱雀。
这时港吐完血的鲁鲁抱着基拉,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被攻击的朱雀眼中泛着红光,毫不留情的机械式的反击,把攻击他的魔王的手给砍下来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魔王惨叫。
干部们(猴子,狮子和牛)三人分别攻击基拉,鲁鲁和朱雀。
朱雀那活下去的GEASS,配合上朱雀的身体能力,想死都难!
至于鲁鲁和基拉,鲁鲁在紧急关头强烈的拒绝的心,诱发了他体内魔王的力量,攻击它的狮子和牛都被反弹开来了。
鲁鲁可是可以让神服从的人,只是魔王的力量,当然也只有服从于鲁鲁。
基拉和朱雀都看傻了眼。
形势被逆转。
猴子和牛突然消失,然后带回来几个小朋友。
「魔王大人,请慢用。」猴子恭敬地说。
魔王大人把孩子吞进口里吸收掉,魔王得手也慢慢长回来了。
朱雀深感不妙,就立刻左手提着鲁鲁右手提着基拉往外跑。
好胜心强的鲁鲁挣扎,不过朱雀不痛不痒。
至于基拉……没力气去挣扎,也没有力气去告诉朱雀不应该这样对待伤员。
直至基拉忍不住吐血了。朱雀才发现其实不应该移动基拉,就开始不知所措。
左手已经放弃挣扎的鲁鲁命令,「到他们的武器库。不然不知逃到什么时候。」
这时鲁鲁的眼里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景象,他看到了所有的墙壁,不,使所有东西都透明化似的看的了整个基地的构造。
「前面第一个路口转右,之后二个路口转左,之后在下一个路口转右的第三间房间就是武器库。
说完鲁鲁感到身体里魔王的力量突然增大,然后他们人就在武器库,朱雀还因为收制不及差点撞墙。
「现在是怎样?」
鲁鲁冷静的分析「应该是魔王的力量吧。还有部分我强行留在我的体内了。刚刚应该是我无意中使用了吧!对了,基拉,那些孩子们在哪里?」
「地牢上两层的武器库。」基拉有气没力的回答。
朱雀想起自己把基拉卷进来了,还让他受了那么多苦,愧疚地说「对不起!累你受了这么大的苦。还有刚刚其实鲁鲁修他不是真的想……」
基拉却以温柔的笑制止了朱雀继续说下去「我知道。」
基拉果然善解人意。「我想我们应该尽快去就那帮孩子。」
「我们要从详计议。只是我们3个人,恐怕有点难度。其他人什么时候会到。」鲁鲁思考对策。
基拉在脑中计算「如无意外,应该已经在附近了。HARO的通讯机能应该已经可以用了……不过,HARO放在了孩子们所在的房间。」
「……让我试试吧!」鲁鲁尝试集中精神,利用透视的能力找出孩子们的所在位置。
于是鲁鲁终于在现在的房间的18层楼下的地方找到了那些孩子。「抓住我!」朱雀和基拉立刻抓住鲁鲁。
一瞬间他们就出现在一直心慌慌,不知所措,紧张那种武器的孩子面前。
汤姆非常感动「太好了,你们3人都没事。」
3人身上都有大小不同的伤口,也不知道可不可以叫没事。
朱雀还好,身上大部分都只是擦伤;鲁鲁身上的伤因为CODE和魔王的力量,以惊人的速度在恢复;唯一算是重伤的是被魔王抓了的基拉,身上有好几处骨折,而且也没有鲁鲁的恢复力。
「先休息一下,处理一下伤口吧。」汤姆建议。
不过,这三个是什么人,他们都是勉强自己的达人,岂会就此休息。 
基拉艰难的移动到电脑面前尝试和其他人联络。
「这里是基拉。孩子们已经找到了……」
「基拉!你没事吧!我看到影像了……」阿斯兰立刻接到联络。
「没事。大部分的孩子们都已经找到了,剩下的应该……已经……」基拉悲伤的报告。
「……我知道发生什么事。你们先留在原地,我和里维已经在赶过来了,应该还需要10分钟就可以到达目的地。」阿斯兰很像立刻抱着基拉,让基拉安心。
突然身后的朱雀突然紧张的大叫「鲁鲁修,你的眼睛怎么了吗?」
大家看着鲁鲁,只见鲁鲁从双眼流出了血泪。
鲁鲁不解的碰一碰眼角,然后发现有些鲜血沾在他的手指上,才知道自己的眼睛在流血。
鲁鲁把血迹擦掉,也没有多理会。「他们还有10分钟才到吗?我们要移动。那个魔王应该也可以使用透视的能力吧!」
不过,魔王不想鲁鲁这么心思缜密,根本没有想过孩子们还在这个基地。还在原本的房间的魔王正在发脾气。「为什么?为什么它可以使用黑暗的力量!!」魔王大吵大闹的,还对他的干部拳打脚踢。「既然还被哪个人类夺去了我几乎一半的力量。而且他好像还可以运用!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
「不,魔王陛下,300年前曾经发生过,被一个成年的女子夺取了小部分力量的事情。」
猴子提醒魔王「当年那件事之后,我们有派人明查暗访,还有查看魔界留下来的文献,发现如果身上有背负杀害无辜人的罪孽,是有可能可以使用黑暗力量的,当年那个女人好像曾经多次把甩她的男朋友的全家杀光,才有机会控制黑暗力量,虽然只是暂时,但为了避免再次发生,所以才把人选定在未成年。可是……」
「……刚刚那个应该是18岁吧!」牛质问。
「对所以应该很快就会失去力量,看他应该只是因为自卫杀了几个人吧。他的身体这么吸引。不过之后的反噬不是区区人类可以承受的。当年那个女人最后还是心脏爆裂而死的。」猴子补充。「当年那个女人可是因为曾经杀了上百人,才可以有足够力量逃到出口。如果他还要救其它2个人一起离开,他双手至少要染上上千人的血才有可能!!」
魔王突然安心了「派人守住所有出口,还有我饿了。我就和他玩猫捉老鼠。」
可惜,鲁鲁双手可是沾满了成千上万人的血,有足够的罪孽去承受黑暗力量,去救那些孩子们,不过相对的所承受的反噬也更严重,不过这是后话。
无视双眼流血的鲁鲁,合上眼睛思考对策。
「大家齐心合力,要逃走还是有办法的,叫阿斯兰他们到出口的位置接应……千万别进来。」
「你们只有3个人!怎么逃。我进来帮你们吧!」
「阿斯兰,多一个人进来,就多一个人有危险!你应该很明白吧!」基拉阻止阿斯兰。
「……」阿斯兰的理智的确是知道的。

就在他们的讨论僵持不下的时候,魔王已经大口大口的吃下了手下们从不同国家抓来的士兵。
这片大陆的5个国家,在一的星期前就决定出兵讨伐将会复活的魔王。其实是在鲁鲁他们刚离开没多久,另外4个国家的使节就陆续到达阿特兰帝国。
Elina不知如何处理的时候,阿兰将军就提出亲自领兵讨伐,Elina也只有批准。即使是鲁鲁也不会想到会有魔王这种东西出现。
用一天的时间集齐人马,军饷和军备,就立刻启程,其实5个国家的军队,早就到附近会合了,不过在静观其变。

不过突然出现一批恶魔把年轻的士兵抓走了,导致人心惶惶。
正当阿兰将军正在头疼的时候,他们的通讯器里出现了一些杂讯。
「你……面……来。」可是内容断断续续的,听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于是不断进行调试,突然他听到了一把他以为永远也不会再听到的声音。
「阿斯兰,在外面等着基拉会把孩子们带走。带他们到安全的地方。一定要进来的话,让里维进来吧!其他的我有办法。」鲁鲁跟阿斯兰说明。
「等等!鲁鲁修你打算一个人留下吗?」朱雀立刻反对。
「我说过我要让那魔王消失。完成我就会离开。」
「那我留下来……」基拉提议还没有说完。
「不了,你一个伤员可以帮得了什么?!我会让朱雀留下的。孩子们就拜托你了。」
「……」
「放心,他不是我的对手。可况我现在有他的力量。如果不把它铲除掉,孩子们根本不可能安全。」
「鲁鲁修大人!」阿兰将军忍不住搭话了。
「!!!」正在通讯的4人非常震惊。「阿兰将军?」
「想不到你们离开之后居然被魔王抓了。我们的大军已经在附近,现在过来救你们。」
「不需要。」鲁鲁一口拒绝。
「将军!糟糕了!」阿兰的部下突然出现。「因为已经有几十人失踪,现在士兵们都在说要撤退。甚至已经开始有逃兵出现了。」
「根据300年前的纪录,魔王的主食是人,我想他们了能已经知道我们的位置,我们尽快撤离此处。」
「没用的。」鲁鲁泼了阿兰一盘冷水。「魔王拥有透视的能力和瞬间移动的能力,根本躲不了。有时候,攻击才是最好的防守。」并且尽力的用透视眼看上去,找到了魔王所在的位置。
阿兰的部下人的这把声音,大叫「咦?鲁鲁修大人,你们不是已经离开了吗?为什么……」
「现在不是说这个。你们的部下反正也没救了。尽快发动攻击过来救人吧!」
鲁鲁看到魔王把干部们带来的人类被触手玩弄着,并强行注入魔王的灵魂。在触手地狱之后分成两批人,一批正被强迫跟他交配至失神后,放一颗卵到他们的身体里,然后吊起来,让卵慢慢孵化;另一批则被料理好送入魔王的嘴。
「魔鬼!他们的牺牲对你来说,连一秒钟的悲伤都不能分到吗?你难道不明白他们因为同伴被抓而担心的心情吗?」阿兰的部下很不愤。
「……不明白。你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是来为牺牲的人默哀的吗?你们没有这个美国时间。魔王都快要完全复活了,到时候你们就可以和你们的好兄弟在莫魔王的肚子里相亲相爱了。」
「你……这个没……」阿兰的部下想辱骂鲁鲁却被阿兰将军阻止了。
「不帮忙的就别妨碍我们,回去阿特兰帝国吧!」
「你想我们怎么帮?」阿兰继续之前的话题。
「基拉,你知道他们的位置吗?」
「刚搜寻完毕,确认他们的位置了。在N36E ,五公里外。」
「你们应该有带炸药来吧?你们先到出口和阿斯兰他们汇合,把出口的守卫撂倒,在外面等我们,我们把孩子们带到出口,你们再分成2队,一队带着孩子离开。另外1队进去魔王的基地,安装好炸药就离开,我会把基地的平面图交给你们。安装好就离开等我的讯号就引爆。进入基地的人绝对不能像你的部下一样冲动,浮躁。」
「好。我明白了。」阿兰答应了并立刻去安排。
「我们已经看到出口了。」阿斯兰报告,「门口大概有30人的守卫。我和里维应该可以解决掉。等等。」
3方都关掉通讯器的时候,朱雀怒叫「鲁鲁修,够了!别再使用那种力量。」
所有人看着他们两人吵架,才察觉到鲁鲁的眼睛红红的,血流不止的不断留出血泪。
「力量都已经在我身上,不用白不用。」鲁鲁冷淡对待自己眼睛出血的问题,就像不是自己的事情。
「朱雀,你应该很明白,没有牺牲,什么都不可能成功的。」
「……但牺牲的可以不是你。」
「我原本早就该死了,只不过之后的计划可能要靠你一个人去完成。」鲁鲁很清楚自己身体的情况。魔王的力量一直在他的体内乱窜,心脏的绞痛没有任何好转。魔王的力量是未知的力量,也不知道CODE的恢复力是不是可以战胜魔王的力量对他造成的破坏。
「可是,为什么一定是你!!!」朱雀还在反抗。
「你知道为什么的。」
「我……」当初就是朱雀要鲁鲁以死赎罪的, 可是现在朱雀后悔了。
「够了。我不是为了别人去做。我不容许如此羞辱过我的人继续留在世上。」鲁鲁那王者的自尊接受不了他会输。
朱雀很明白鲁鲁的自尊心比一般人还要高。
「要吵可以把他们救走了才继续吗?阿斯兰说出口已经受到控制,我们随时可以出去。」

两人停止争执,鲁鲁发号司令「好的,现在就带你们到最顶层。来大家手拖着手。」
「等等!鲁鲁修,别再用那种力量。我保护大家慢慢走上去,好不好?你不是说我是你的剑吗?」
「我也赞成慢慢上去的方案。你敢确保在你在移动的时候不会突然失败,或者那种力量突然消失?」
的确有这个危险。鲁鲁也无法反驳。
「那走吧!每一个人都要拿武器!朱雀打头阵。基拉我先送你上去!」
「不用。我还可以。我殿后吧!」虽然基拉很疼,不过他已经成长了,除了他可以撒娇的对象阿斯兰的面前,他绝对不会随便哭出来,总是在硬撑着。
幸好这次只是轻微骨折。其实比起当年阿斯兰或是他自己在战斗时受的伤也轻。
于是,3个身上有伤的美少年带着其它数十名被掳的未成年的男女。
对那些孩子来说刚刚凭空出现的3人都是英雄。
穿全身白色礼服的鲁鲁是他们的救世主,在前面为他们开路的朱雀是战神,在后面不断鼓励他们,扶持他们并为他们戒备着的温柔的基拉就是他们的守护神。
他们一行人一路马不停蹄的往上跑,基拉在后面捡漏倒是没有很大问题。不过其实大部分的孩子都跟不上前面带路的人的速度。5分钟就上了6层楼,对某位体力差的皇帝陛下来说,可以说是挑战极限了,即使现在有魔王的力量,却并没有提升他的体力。
所以鲁鲁现在是和基拉一起殿后啦!(正确地说是基拉这个伤员扶着鲁鲁这个体力渣前进……)
一开始的几层基本上都么有问题,只是高层剩下来的守卫就越来越多。这次朱雀并不可以避过就算,因为他身后还有他的皇帝陛下和其他的孩子。
即使如朱雀般非人的身手,要同时对付数十个兽人,还要保护这么多人,挂彩是在所难免的。孩子们又不敢胡乱开枪,唯一可以帮忙的基拉也不知道还可以开几枪!要知道他可是肋骨轻微骨折的伤员,即使是手枪,还是有后坐力的,对身体的负担还是有的。

这个基地的外面,奇牙,杰也和阿斯兰他们汇合了。这两个孩子怎么会安于在外面等候呢!所以没有等阿斯兰阻止他们(是阿斯兰不想阻止吧!不然谁帮他去救基拉。),他们就径自闯了进去!
杰和奇牙跟朱雀不一样,他们有跟合成蚁战斗的经历,所以对付这些兽人也比较内行,而且这两人潜行的技术也很好,不过就是躲不过鼻子灵敏的兽人,不过那些兽人也躲不过杰的狗鼻子。
不过对这两个熊孩子来说,这些都只是游戏罢了。
他们两人很快就找到楼梯开始下楼了。

「啊!!!好煩,這些獸人不斷涌出來。」奇犽邊說邊解決兩個敵人。
「奇犽,別怨了,還是快點找到他們吧!」杰這邊也打飛兩個。
「你嗅不到他們在哪嗎?」奇犽隨手又解決了幾件。

「到處都是血腥味,嗅不到啦!!」杰一邊抱怨,一邊還在試他的剪的招式。「最初是拳頭,石頭剪刀,剪刀。」然後杰前面的獸人被腰塹了。
「嘩!我又成功了!!」
「你前面的叫喊還是很多餘……」
這兩個熊孩子依舊在玩他們的寻人遊戲还有招式的练习。
外面那5个国家派过来的百人小队也已经到达了并与阿斯兰他们汇合。
已到达,只见一脸心急的阿斯兰非常之不耐烦的守在暗处。而第一时间发现他们的兵长则只对他们摇头。艾连乖乖的守在兵长身后;云雀……在树上睡觉;骸在等看戏;爱德和阿尔还有亚路嘉也只是屏息静气的等待。
阿兰将军的亲信也被编进这个小队,所以立刻发现他们这群人缺了人,即使包含之前情报所说被抓的那3人。不過他們只認為小孩子可能並沒有來。
魯魯他們已經走了10 層,對魯魯來說早已體力透支,不斷落後下去,即使是傷員的基拉也比魯魯走得前一些。其實不只魯魯,小孩子們亦走得十分吃力。

这个时候前方的朱雀遇到了进来找他们的奇牙和杰。
「太好了!终于找到你们了!你们没事吧?」杰关心的问。
「我没事。」朱雀直接的回答。「你们可以先把孩子们还有鲁鲁修和基拉带出去吗?他们受伤了。」
杰和奇牙点头答应。
不过前方的路已经没有敌人了,都被那两个熊孩子给解决掉了。接下来只要走到顶层就可以了。不过距离出口所在的顶层还有8层……
杰只是用了上2层楼的时间就跟孩子们混熟,有说有笑的。
不用在前面开路的朱雀走到后面,抱(公主抱)起鲁鲁。想反抗的鲁鲁可是走楼梯走到没力反抗了,也就认命的让朱雀抱着自己。
基拉也没有说什么,默默的在后面跟着。不过倒是有几个比较大的青年过来搀扶他。

增加了战力后,他们势如破竹,很快就带着孩子们回到了最顶层。奇怪的是一路上没有再遇到任何的阻挠,也没有遇到追兵。奇牙,杰不会想太多,基拉向来不擅长计谋诡计,孩子们只顾逃命没有察觉,至于将会成为zero二代的朱雀,有鲁鲁在他不太会动自己的脑袋。
所以只有阿斯兰和鲁鲁感到不妥一直在警戒着。
这两人的不安其实是非常正确的。
魔王不断的利用抓回来的士兵去进行恶魔的生产。他所在的房间里已经对满了肠穿肚烂的尸体了。
那些刚出生的恶魔把那些士兵作为养分吃下去,让他们自己急速的成长。
不过上次鲁鲁的反击让魔王他们更为慎重,所以它们现在先增加战力。
鲁鲁他们轻松的到了出口,见到了守在门口的阿斯兰,兵长等人。
他们理所当然的先阿安排孩子们离开,交给了在现场等待他们的阿兰的部下和他的小队,让他们护送孩子们离开。
然后阿斯兰见到了受了上的基拉,便一个箭步冲上去接替搀扶基拉的两位少年把他抱起来。
「他们那里应该有医生的,我和你过去让医生看看。」
基拉没有鲁鲁这么别扭的,自然的接受了阿斯兰给他的公主抱,并主动的环遮了阿斯兰的脖子。「可是……鲁鲁修他们……」
「没有可是。我们先去治疗。他们不会有事的。」
基拉没有继续辩驳,就点头答应了,然后转头向鲁鲁他们说「你们要小心,如果真的不行,阿斯兰可以留下来帮你们。」
「我不会留下来的。」阿斯兰严词拒绝了。「基拉,你的伤不轻,我先带你去看医生。」
「……」基拉无奈,不过也明白他的阿斯兰是多么的固执。
「我们不需要你们的帮忙。只需要你去跟他们的人说明里面的情况就可以了。我不期待那些孩子可以清晰地说明在里面发生的所有事情!」鲁鲁高高在上的拒绝帮忙。
「……」众人非常的不满意鲁鲁的态度。
「没有时间了,被抓的人数一直在增加,魔王得力量就越大,还是快点把这里炸毁吧!」鲁鲁提议。
「……」的确如鲁鲁所说,就是态度令人讨厌。
于是他们立刻安排爆破小队跟鲁鲁进去。鲁鲁正打算转身回去的时候,被朱雀拉住了。
「鲁鲁修,我去吧!你跟他们一起去看医生。」朱雀制止鲁鲁。
「不。我不知道魔王的力量影响有多大,暂时别离开这里比较好。」鲁鲁见朱雀还是不放心,就在说明「而且我比较熟悉这里的结构。」鲁鲁的眼睛又开始流血。
「……可是太危险了!那个魔王的目标一定是你!」朱雀辩驳。
「够了。这是命令!朱雀!你答应过会遵守我的命令的。你先保护那些孩子离开。」鲁鲁不容反对的下令。
可是朱雀还是一动不动的盯着鲁鲁,紧紧地拉着鲁鲁。
「你……算了。你也一起来,行了吧!」
于是朱雀放手让鲁鲁带路。
基拉,阿斯兰,奇牙,杰,爱德,阿尔和另外一队阿兰将军的小队保护着孩子们一同前往阿兰将军他们营地的。
鲁鲁也指挥着另一小队把炸弹装置好在特定的位置。正当他们把几十个炸弹都装置好的时候打算撤退的时候,他们身边突然有几个人凭空消失了。
那些军人嚷着要去救人,却被鲁鲁严词禁止了。
「不行,现在立刻离开这个基地,被抓的人已经没救,不需要在牺牲多几个人。」
「你这个冷血无情的魔鬼!!」其中一个军人忍不住揪起鲁鲁德衣领正想打下去,却突然被打中小肚,向后飞了几米。
其他人打算抗议的时候,鲁鲁突然抓住心口,满脸痛苦的跪在地上喘气。
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鲁鲁的双眼在留血泪,而鲁鲁的嘴角也流出了鲜血。
「鲁鲁修!!你怎么了?」朱雀紧张的问候鲁鲁。
「没事!我们没时间了。快点离开吧。」
见军人们没有任何反应,鲁鲁在强调「这是命令。你们的将军应该有跟你们说要服从命令吧!」
于是,所有人都不爽的接受命令,迅速的撤退。
「难道你们认为你们可以全身而退吗?」突然魔王的影像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然后发出一道强光,再次挣开眼睛的时候他们就出现在魔王原本所在的房间。军人们见到了自己的同伴和现场入地狱般的景象。
(语言能力不太好,场景描述渣,不明白请自行脑补……)
传入他们耳中的是同伴们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他们眼看着自己的同伴被那些“怪物”强行扳开双腿往他们的体内放进一些不明的物体。已经有几个人因为这个景象转身就逃命出去。然后再看看四周,有很多被开膛的尸体,并且很幸运的它们见证了一个恶魔诞生的过程。
他们的一个被像腊味一样吊起来伙伴的肚子不停的膨胀,然后一阵惨叫,他的肚子被从里面剖开,一只丑陋的手从肚子中伸出来,然后一个恶魔从他的肚子中爬出来。
这个时候,满身鲜血的同伴还有一丝气息,不过……很快就被刚刚爬出来的恶魔大口大口的吞食他的肉,最后一口气也就咽下了,死无全尸。
又有几个军人被吓跑了,只剩下4个还留在原地……不是被吓到双腿无力,逃不了。
鲁鲁看了那些腿软跌坐在地上,甚至失禁的几个军人,叹了一口气。
鲁鲁抓过其中一个军人,小声的看着他的眼睛跟他说「到外面跟兵长汇合后,到了安全的距离立刻引爆炸弹。」
然后那个军人好像着了魔一样转身拔足狂奔,其他几人也开始手脚并用的爬出去。
鲁鲁以完美的王者姿势向魔王挑战「魔王,我们又见面了。」
「对啊!只有你一定要我亲自处理。」
鲁鲁瞄了一下被吊着的人「我也是这么想。只有你,我绝不原谅!」然后再偷偷的瞄一下计时器。2:59。
「这些就是被你抓回来的人吧?」
「对啊!他们会为我们带来强大的战力,我会用那强大的战力蹂躪人类的。不过……你没有机会看到,真可惜。」
「是吗?我想也是。」鲁鲁没有任何情感的说。
两人就好像在聊天一样。
在旁边一路听着两人对话的朱雀开始感到不安并且一直疑惑的盯着他的皇帝。
「原本还以为你已经死了,想不到你还活着。」
「因为我要亲手杀你,杀你之前我还不会死。」
「哦!很大口气嘛!罪孽深重的罪人一个居然还想装正义使者!」
鲁鲁微微的皱了一下他的眉头“为什么他会知道”。
突然旁边的其中一个俘虏突然惨叫,鲁鲁于心不忍,利用魔王的力量把那个人杀掉。
「你……」魔王非常震怒。
「是妨碍我们的谈话的他的错,对了为了不会再有人扫兴……」鲁鲁扫视了所有俘虏一次「还是先解决他们把!」
于是被抓回来的二十多个俘虏瞬间被鲁鲁杀了,鲁鲁甚至眼都不眨一下就把所有俘虏的生命夺走了。
朱雀开始担心的看着鲁鲁。
鲁鲁在看一下计时器0:29。
鲁鲁见魔王没有动作,便转头和朱雀交待「朱雀,谢谢你成为我的骑士。零之镇魂曲就交给你了。」
然后朱雀眼前的景色突然一变,然后他就见到刚刚逃走的人,还有兵长他们。还见到刚刚逃走的人手上拿着一个按钮,并且准备按下去。
「不!你给我停手!」朱雀突然打算冲过去阻止!
不过兵长却抢先挡在朱雀面前。
「让开!」朱雀慌张的拔出长剑恐吓兵长。
兵长这个老流氓不单没有被白色死神的气势吓退,而且已经拔出他的刀。
「让开!他不可以按下去!鲁鲁修还没有离开。」朱雀变的揭斯底里。
「这是他的要求。要把魔王彻底消灭总要有人牺牲的。」兵长平平的说。
一向看上去很强的朱雀已经泪流满脸。
「他总是这样!我根本不是气他杀了这么多人!而是气他瞒着我!为什么他每次他又瞒着我!」朱雀很伤心的向强行挣脱兵长的拘束。「他不可以就这样死!他答应了会给世界带来奇迹,现在什么都没有完成,他怎么可以这样!」
不过接下来朱雀的身后传来巨大的爆炸声,朱雀呆呆得看着远方,只见远方有浓浓的黑烟缓缓的上升,朱雀停止了一切的挣扎,不停无声的流泪。
突然从浓烟中出现了两个一大一小的人形出现在空中。朱雀很快就认出鲁鲁的身形。
「鲁……鲁……修」朱雀楞在原地,注视这在高空与魔王对抗的鲁鲁。
「魔王。你的基地,你的军队都已经玩完了!」鲁鲁挑衅的呛声。
「你……你做了什么?如果你这样做……连你都不可能全身而退!」
「我反正也活不久,可以把你带走就够了。」然后鲁鲁解放他身上所有的力量,包括Geass,魔王的力量,甚至是自身的生命力。
其实鲁鲁真确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的痛楚。
「不!!!!!!!」魔王的惨叫在鲁鲁不顾生命的同归于尽的攻击下响彻这个森林,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化为尘土。
而另外一边的鲁鲁在尽全力之后感觉到他的心脏承受不住负荷而爆裂的痛苦。鲁鲁的眼睛不停的流出血泪,同时嘴里也喷出大量的血液,最后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然后合上他那美丽的紫色的眼睛,直直的往下坠。
所有见到魔王消失的士兵们都忍不住欢呼,并不明白这次的胜利带来了什么样的牺牲。
而看着鲁鲁下坠的朱雀突然爆发,挣脱了兵长的压制,甚至可以说以一种难以置信的速度冲到鲁鲁的所在位置。
冲到原本恶魔们所在的,现在已经是颓垣败瓦的基地的朱雀像疯了一样,每每预见一个侥幸活下来的恶魔都会手起刀落,给他来一个一刀两断。剩下的残余势力也被像只剩下复仇之心,失去了灵魂的朱雀歼灭的一干二净。
最后终于找到了躺在血泊之上,脸上挂着得到解脱的微笑,气绝的鲁鲁。
朱雀绝望的虔诚的跪在他的王,他的神面前,绝望的仰天长啸,而且无法阻止他的眼泪。
众人沿着朱雀杀出的血路赶到了鲁鲁倒下的地方,只见泪流不止,像是失去了灵魂一般的棕发男孩跪在双眼紧闭的倒卧血泊的黑发人儿身旁仰天祷告一般神圣的画面,连声音也发不出来,只是感到心塞,甚至连安慰的话都想不到一句,就这样站在他们身后守候着。
早就习惯了接受同伴的牺牲的兵长第一个拿回说话的能力。
「把他的……遗体带回去吧。给他好好的……安葬。别让他继续躺在这肮脏的地方。」兵长提议。
朱雀反应过来,然后温柔的把鲁鲁抱起,就像抱着一件珍品一样,生怕会摔坏。
这次的鲁鲁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脸红着反抗,只是一动不动的躺着。
看着泪流不止的朱雀,众人根本无法说出任何安慰的话。
于是众人就这样默默的走到阿兰将军他们的军营驻扎的地点。
众人正沉醉在胜利的喜悦当中,可是见到了朱雀手中的人儿都不禁感到悲伤。
于是阿兰将军上前打算接过鲁鲁「放心,我们不会忘记他为我们所做过的,让我们为他举办按哀悼会和葬礼吧。」
可是当阿兰将军的手下打算接手的时候却被朱雀一脚踢开「别碰鲁鲁修!谁都别想碰他!」「我们应该让死者得到安息!」阿兰将军责备固执的朱雀。
「不!这不可能,鲁鲁修可是创造奇迹的ZERO,不会就这么死去的,他不会掉下世界不管的,……」朱雀像是在说服别人,也像在说服自己。
不忍心看下去的阿兰将军,扇了朱雀一耳光「振作一点!你是要他死不瞑目吗!」
朱雀一脸无辜的看着阿兰将军,然后恍然大悟「死不瞑目……,对,鲁鲁修不会让自己死不瞑目的。他还没有破坏世界,也还没有创造世界,他不会死的。」
阿兰将军忍痛叫人把朱雀压制住,并打算亲自把鲁鲁的遗体安放好,准备下葬。
可是当他抱起刚刚因为朱雀的激烈反抗而被摔在地上的鲁鲁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朱雀不相信了,就连他都不相信鲁鲁已死,因为他好像只是睡着一样,最奇怪的是他居然还有些体温。
为了消除疑虑,阿兰将军立刻把鲁鲁抱到医生那里。
阿兰的部下同时也把因为接受不了鲁鲁的死而崩溃晕倒的朱雀带到医疗班。
已经在医疗班进行了治疗并且正在休息的基拉一见到双眼紧闭的鲁鲁,立刻不顾伤势的下床去看看发生什么事。刚刚到外面替基拉倒水的阿斯兰,见到基拉下床,立刻放下杯,跑过去扶着他。
然后就见到失去意识的鲁鲁和朱雀躺在床上。
「他们怎么了吗?」阿斯兰替基拉询问,因为基拉上到了肋骨,说话呼吸也会疼。
阿兰将军满脸的遗憾说「鲁鲁修大人为了世界牺牲了自己,朱雀大人承受不住打击而晕倒了。」
医生们为两人进行检查,「朱雀大人只是因为精神崩溃而昏厥,只要打过点滴,身体应该没有多大问题的。不过……心病还需心药医。我建议要见心理医生。至于鲁鲁修大人,很抱歉,已经返魂无术,他的心脏已经碎裂,而且眼球的视觉神经也受到破坏……」医生不忍的看着躺在朱雀旁边的连带微笑的鲁鲁「他生前应该承受了极大的痛苦,我不明白为什么他死的这么安详。」
「……」众人无言。为什么一个只是17岁的少年要经历这么大的痛苦。
众人自动自觉的低下头为这个为了他们牺牲自己的少年默哀。
「怎……怎么会这样!?」基拉震惊的质问。
大家都感到非常的悲痛。也没有任何一个想惊动这个敢于牺牲的少年的“遗体”,认为他值得让他最亲的人(朱雀)送他最后一程,所以也由他的“遗体”躺在朱雀的身旁,并且主动的离开了营帐。
朱雀这次可以说是经历了他人生最长的昏迷,足足昏迷了半天,也就是12小时。
说真的大家都开始担心鲁鲁的“遗体”会不会开始发出异味,可是当朱雀醒过来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见到旁边的鲁鲁,然后发现鲁鲁就躺在他的身旁,「医生!医生!快过来替鲁鲁修看看。」
众人闻声而至,见到朱雀抱着鲁鲁的镜头,都不禁感到揪心。
「朱雀大人,其实……其实……」
「我叫你过来看看鲁鲁修。他身体弱,又晕倒了。快来看看他!」
「……先让我们替你看看……」
朱雀拨开医生的手「我没事!快,过来看看鲁鲁修,然后开药给鲁鲁。」
「……鲁鲁修大人已经死了。」
一瞬间昨天的所有画面流进朱雀的脑袋里,他记起了鲁鲁躺在血泊中的画面。「不!不会的!那只是梦!零之镇魂曲都还没有完成,你怎么可能去死。不会的。」
医生们,还有阿兰将军他们都为朱雀的是失心疯感到惋惜。
「对了。鲁鲁修是在跟我开玩笑吧!我告诉你,我已经不恨你了。所以,你快点醒过来。」
突然,有一个医生察觉到一点不寻常——朱雀非常的自然的搂着鲁鲁,没有任何尸僵的迹象。于是立刻冲过去检查。
「怎么可能!?」那个检查的医生惊叫并退后了几步。「昨天他的心脏碎裂,现在居然有复原的迹象,只不过还是没有呼吸,也没有心跳!这是怎么一回事?」
「??」朱雀听到后,突然开始检查鲁鲁的身体。他也没有想起旁人的存在,就开始扒鲁鲁的衣服,并检查鲁鲁身上每一寸肌肤,也不管那是多么的私密的位置“反正之前已经看过嘛!”。
终于,朱雀发现自己做了多么多余的行为,因为最后他在鲁鲁的后颈处找到了他想找的东西——CODE的标记。
朱雀突然灿烂的笑了出来,搂着鲁鲁感动的哭了出来,并亲吻鲁鲁CODE的标记。「太好了,鲁鲁修不会死。医生,他什么时候会醒?」
可是,医生们的神情有如见到怪物一样,对鲁鲁退避三舍。
「我问你们鲁鲁修什么时候会醒。」朱雀没有愧对他白色死神的称号,看着医生们的眼神充满杀意。
于是刚刚那个老医师便用他那颤抖的声音回答,「确实的情况我们真的不知道,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况。不过根据刚刚那复原的进度,我猜3天之内应该会醒过来。」
「谢谢。」朱雀收回他的眼神,只专注注视着他的王,连一丝丝的关注也不愿意分给其他人。
基拉听到医生说的也感到松了一口气,于是同意阿斯兰搀扶他回去静养。
每天只躺在鲁鲁身边的朱雀,几乎24小时没有离开过鲁鲁的身边,连吃饭都是阿斯兰带过去的。
期间他们的同行者都有来看过鲁鲁,连云雀也不例外。
终于朱雀等到了鲁鲁醒过来的一刻。
一天之前,朱雀就发觉鲁鲁恢复了心跳,只是一直没有醒过来。
他一直紧紧的握着鲁鲁那已经恢复温暖的手,所以当鲁鲁恢复意识,手指动了一下的时候,朱雀就察觉到了。
「鲁鲁修,你终于醒了吗?」朱雀兴奋的扑上去关心鲁鲁。刚睁开眼睛的鲁鲁还没有回过神来,朱雀就自顾自的接下去「你知道吗?你死了,然后又活过来了。我现在去叫医生过来替你看看。」朱雀打算转身离开。
「……先把灯开了吧!」鲁鲁只说了一句。
然后朱雀震惊的回头,看到鲁鲁那紫色的眼睛失去了焦点。
「鲁鲁修,你看不到吗?」
「??」
「现在是中午十分,而且阳光十分充足……」
「……」
「我现在过去叫医生过来看看。」朱雀放开了几天以来一直紧握着的手,跑出去。
鲁鲁在朱雀的手里开的瞬间,只剩下他一个在无尽的黑暗之中,这才开始感到恐惧,不过也没有表现出来,故作镇定。
不过庆幸的是,当初为了了解自己的妹妹的难处,他经常尝试闭上眼睛去进行活动,所以也不是说完全不理解现况。
因为眼睛看不到,其他的的感觉变得灵敏,所以他知道有人进来了。
「是谁?」鲁鲁询问。说真的,这种时候他的骑士不在自己身边,还真有些害怕。
「鲁鲁修?是我。还是看不见吗?」朱雀主动回答。
鲁鲁点头表示他依然看不见。
于是医生在朱雀的威逼之下,替鲁鲁进行检查。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力量,不过看来这种力量优先处理的致命伤,导致他的视觉神经并没有完全痊愈。不过,还是有痊愈的迹象。不用担心。」医生压制着对鲁鲁的恐惧,尽量保持专业的说明,不过声音还是有一些抖。
不过敏锐的鲁鲁还是察觉到对方的恐惧。
「那你还不快点帮鲁鲁处理。如果鲁鲁以后无法看见的话怎么办,你负责吗?」朱雀明显的恐吓医生。
「也没什么。娜娜莉不也瞎了这么多年了吗?我没事,让他出去。」鲁鲁命令他的骑士。
真是皇帝不急骑士急。不过朱雀当然会听话,把那快被吓死的医生送走。
鲁鲁听到营帐的帘子放下,和朱雀步步逼近的脚步声,想起了失去意识之前最后感受到的那巨大的心疼。
「朱雀,你可以跟我说明发生什么事吗?」鲁鲁尝试把自己的眼睛移向朱雀,不过由于无法对焦导致眼神里从满了迷雾。「简洁的。」鲁鲁补充。
可是朱雀却再开始说明之前就投下炸弹「鲁鲁修,你知道你继承了CODE吗?」
「……」鲁鲁顿时失去了语言能力。他之前就怀疑过,只是一直找不到CODE的标记。
非常了解鲁鲁的朱雀,只是一瞬就明白了「你一早知道的。」语气中充满怒气。
鲁鲁依然没有变,对自己不利的时候永远都只会保持沉默。
「什么时候开始的?」
鲁鲁继续保持缄默。
「是策划零之镇魂曲之前吗?」朱雀开始质问鲁鲁。「你是明知道自己死不去所以才制定那个该死的自杀计划吗?」“为什么鲁鲁修你总是欺骗我?”
「我没有。我……」鲁鲁不知道该怎么说。
「没有?你说!你到底想干嘛?为什么你什么总是什么都不告诉我!」朱雀变歇斯底里的抓着鲁鲁瘦弱的肩膀。
「痛……」鲁鲁的心脏才刚恢复,加上本来就体弱,当然禁不起朱雀的折腾,不过高傲的鲁鲁根本不会让别人知道。「放手。」依然非常有气势的命令。
由于身体的习惯,朱雀立刻放开鲁鲁。
鲁鲁松了一口气。
不过很快朱雀就回想起自己的疑问。「鲁鲁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们应该说过不再瞒着对方的。你是不是知道不会死,所以才订下那个计划?」
「不是。只有我死了,世界才会重生。」鲁鲁简洁的回答,而且有一点害怕朱雀会更恨他。「对不起,无法把命还给你。如果你要反口,我可以……」
「不。不是的。太好了。」朱雀感动的抱着鲁鲁。
鲁鲁无所适从愣在原地“这是怎么一回事?”。
「鲁鲁修,我终于想通了,原来我根本不恨你!」朱雀兴奋的解释。
鲁鲁一脸不明所以。
「我之所以恨你,是因为你什么都不跟我说,隐瞒着我。」
即使是鲁鲁这么高的智商,也跟不上。
「原本我还想跟你说终止计划的,不过现……」
「不行!如果你不想做的话,我可以叫其他人做!总之身为魔王的我一定要死。」鲁鲁有点失落。
「……」朱雀又板起脸,气氛突然有变得紧张起来。
(接下来朱雀黑化,慎入!!)
「鲁鲁修,我不会让其他人杀你的。」
鲁鲁没有说话“我也不想让其他人杀我。”
「而且我也不想杀你!」
说到这里,鲁鲁就非常失礼的张大嘴巴惊讶。
鲁鲁这个样子让朱雀情不自禁的抓住鲁鲁的双手,不容拒绝的吻上去和鲁鲁激吻了1分钟。
两人分开的时候,鲁鲁已经因为缺氧而脸红气喘,在朱雀的眼里非常的诱人。
朱雀的眼里充满了情欲。不过可惜的是鲁鲁看不见,不然鲁鲁早就躲开了。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我不可能代替由菲的。」早因为众叛亲离而对生存充满了绝望的鲁鲁但求死得有意义,并且可以死在自己第一个,并且是最后一个好友手上。
还想继续命令朱雀执行计划的鲁鲁再次被一个吻阻止了。
这次的吻比之前的还要色情,还要激烈,所以当俩人分开的时候,鲁鲁的腰已经无法坐直腰了。
「鲁鲁修,我求你不要再牺牲自己了。你为了世界已经做的够多了。」朱雀轻轻的抱着全身发软的鲁鲁,在鲁鲁的耳边轻声懇求。
对于眼中一片黑暗的鲁鲁来说,这声请求触动了他全身的神经。
「鲁鲁修,为什么你总想虐待自己呢?」
鲁鲁闭口不答。
「如果你生无可恋的话……我可以让你感到无比的快乐,让你不舍得去死。」
鲁鲁一脸疑惑的思考朱雀的话。
不过朱雀没有给他足够的时间得出答案,就单手把鲁鲁的双手钳制在鲁鲁的头上,然后单手把鲁鲁的衣服撕开,并且扒了鲁鲁身上所有的裤子。
什么也看不见的鲁鲁之感到身体接触到了空气,鲁鲁便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
「朱雀,你听我说,冷静一点,我们的计划……」还没有说完,鲁鲁又被朱雀强吻了。
「鲁鲁修,那不是我们的计划,是你的。还有,我知道,你总是有你的道理。但……我想再不想听你说话,闭嘴可以吗?」
「那是因为我说的是事实。」不作死不死,鲁鲁已经触及朱雀的底线了。
朱雀手上的力度不禁增加了。朱雀很清楚口舌之争根本斗不过鲁鲁。
朱雀从旁边的小柜上拿过一卷绷带。「鲁鲁修,我看你是真的很喜欢被虐吧。」
(哇!朱雀黑化了……前方高能,注意!!)
鲁鲁感到钳制他双手的手离开了,可是人还是压在他身上,然后他还没有回过气来,就突然被一条布质的东西绑在嘴巴,压着舌头,让他无法说话,连口水也无法吞。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鲁鲁的挣扎比刚刚还要激烈“朱雀,你在干嘛?放开我!”。然后鲁鲁的双手也被同样材质的布条给绑在床头上。
「不乖的小孩子就应该得到惩罚。」朱雀玩味的说。
鲁鲁听到后感到非常的侮辱,于是尽全力努踢,还真的踢到了朱雀的腹肌。
不过这种时候还真是火上加油的动作。
「鲁鲁修,很痛诶!」然后朱雀抓住鲁鲁的双腿「是你自找的哦!」
于是用剩余的绷带,分别把鲁鲁双腿的小腿与大腿绑在一起。现在的鲁鲁也只有人人鱼肉的份了。
朱雀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虽然从小觉得鲁鲁长的很漂亮,只是没有想到原来被限制活动自由的鲁鲁会这么的诱人,尤其当他连话也说不了的时候。
美食当前大野狼(朱雀)很快就开始享用他的大餐(鲁鲁)。
朱雀从鲁鲁的额头开始一路吻下去,几乎吻遍了鲁鲁全身,并且在鲁鲁身上留下了不少吻痕,脖子,锁骨,腹部,手臂,大腿内侧,甚至是后颈CODE的标志的位置都有朱雀留下的记号。
朱雀左手温柔的爱抚着鲁鲁光滑的背部,嘴里含着鲁鲁胸前的一点凸起,右手(狼爪)已经抓住了鲁鲁的欲望上下套弄着。
一直清心寡欲,心中只有照顾妹妹和革命的鲁鲁怎可能承受得了在军队里浸染过的朱雀的玩弄,而且朱雀还有一个花花公子的骑士同事——基诺。所以在朱雀的玩弄之下,鲁鲁很快就弃械投降了。在发泄的同时,因为鲁鲁感到无比的羞耻而脸红得像快要滴出血,而眼泪也不自觉的流下来了。
几乎可以说从未见过鲁鲁哭的朱雀被鲁鲁的眼泪吸引了。朱雀主动的舔走鲁鲁脸上的眼泪,并且展示出满意的笑容,并和鲁鲁解释。「鲁鲁修,有没有觉得很舒服?基诺跟我说过舒服的性爱可以让人欲罢不能。而且基诺说极致的性爱让人产生依恋!」
鲁鲁惊愕的愣在原地“基诺!!!回去我就改变计划,这种人还是先处理掉对娜娜莉来说比较安全!!!”
「鲁鲁修,现在你会放弃零之镇魂曲吗?」朱雀在鲁鲁的耳边懇求。
鲁鲁却转头避开朱雀,拒绝回答。
「是不够舒服吗?」朱雀不明的看着一脸拒绝的鲁鲁。
然后朱雀居然毫不犹豫的扳开鲁鲁的双腿,并且把鲁鲁的欲望含住了。
看不到的鲁鲁因为看不到而导致身体变得非常敏感,现在几乎所有的感觉都集中在下半身,真是正常的生理反应,由不得鲁鲁去控制。
在朱雀的刺激之下,小鲁鲁很快又再次站起来,同时朱雀居然把自己的手指插进鲁鲁的后穴进行扩张。
异物入侵身体的不适感,让鲁鲁非常的想把异物排出体内,于是后穴收紧,勒住了朱雀的手指。
朱雀感到后穴的收紧「鲁鲁修放松一点。」
这句话不但没有任何的帮助,甚至还有反效果。鲁鲁利用双腿夹着朱雀在他双腿间的头,希望可以把朱雀推离。
不过,不但没有推离,反而助长了朱雀的撸动,让鲁鲁顾不了其它,很快就再次缴械,同时因为快感导致全身以至后穴也放松了,鲁鲁的体力已经所剩无几了。
可是迟钝的朱雀并没有察觉到,而是趁着鲁鲁的放松再往鲁鲁的后穴多放一根手指不停的抽插。
鲁鲁开始忍不住鸣叫「嗯,嗯嗯嗯……」。
然后,朱雀慢慢增加插入的手指,而且在鲁鲁的体内寻找着鲁鲁敏感的那一点。
「嗯,嗯~」鲁鲁原本痛苦的鸣叫突然变成浪叫。
朱雀积极的往那一点抽插,鲁鲁不停的发出浪叫声。这个时候朱雀已经把4只手指放进鲁鲁的体内,只可惜认为还是不够扩张并企图把第5只手指放进去。
已经射了第3次的鲁鲁津液从嘴角流出来,眼泪也不停的涌出来,眼睛因为看不见而失神,身上满是自己的精液,真是我见犹怜。
作为血气方刚的少年的朱雀自然是忍不住,便脱下自己的裤子并把自己的欲望插进鲁鲁的后穴。
早就硬嘣嘣的小朱雀当然比5只手指还要粗,插进去的时候,鲁鲁就忍不住尖叫。
跟已经射了3次的鲁鲁不一样,朱雀才刚刚开始,而且朱雀的体力比鲁鲁还好……
在朱雀开始抽插的时候,鲁鲁就已经神志不清了,像一个玩偶一样配合着朱雀的动作。
一整个下午,营帐里春光无限。


回PartB

(TBC)

回Lofter
序章
第一章~相遇
第二章~共同生活
第三章~夜襲
第四章~落难皇族,最强组合结成
第五章~最强“家族”的潜入
第六章~出风头的校园生活
第七章~殘酷的真相
第八章~俘虏
第9章~势不两立
第10章~蓄势待发
第11章~异世界的奇迹
第12章~人性
第13章~权力游戏
『アニメ』 ジャンルのランキング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 Lost World 第14章 见义勇为... | トップ | Lost World 第14章 见义勇为... »

コメントを投稿


コメント利用規約に同意の上コメント投稿を行ってください。

数字4桁を入力し、投稿ボタンを押してください。

あわせて読む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ing-URL
  • 30日以上前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送信元の記事内容が半角英数のみ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このブログへのリンクがない記事から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ブログ管理者のみ、編集画面で設定の変更が可能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