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写真付きで日記や趣味を書くならgooブログ

寄宿的女生們

2016-10-13 15:13:14 | 日記

寄宿的女生們

曹堡中學是一所寄宿中學,數年來保持著晨讀的習慣。 這天,晨讀風氣历來最好的初三(1)班裡,同學們有的在整理書本,有的在檢查昨晚的作業。突然,一個女孩子尖聲叫了起來:「我的軟皮本怎麼不見了?這還是剛買的呢!」大家扭頭一看,是蔡燕,只見她噘起嘴,瞪 著眼看著周圍的同學,一副氣鼓鼓的樣子。 正在這時,肖紅也嚷嚷起來:「我的軟皮本也不見了!」哎呀,我們班出賊了!」蔡燕得知好朋友也遭不幸,氣得一個勁地捶著課桌。 緊接著,大家馬上發現窗戶上缺了一塊玻璃,看來賊是夜間砸了玻璃進來的。又有幾個同學連忙檢查自己的抽屜,還好,其他沒丟甚麼。 曹小玲與肖紅、蔡燕、林英同邨,自然比其他同學更關心,她也在一邊嚷嚷道:「甚麼值錢的東西不能拿,偏拿兩本本子?」忽然,她驚叫起來:「天哪!這是甚麼?」只見她從自己的抽屜裡拿出了兩本嶄新的軟皮本……蔡燕、肖紅走過去一看,正是她們的!」 班長走過來一邊打掃碎玻璃一邊說:「我看哪,可能是甚麼人搞惡作劇。但鬧歸鬧,犯不著打碎玻璃呀。」班長又揮揮手,說:「走吧,走吧,讀書去!」 這件事也該過去了,不過是打碎一塊玻璃,可更奇怪的事還在後頭呢。 第二天早晨,蔡燕起牀時,又開始嚷嚷開了,說找不到自己的毛衣了。她只穿著件棉毛衫,怕冷,便用腳蹬蹬那頭的肖紅:「幫我找找毛衣,我要凍死了。」肖紅不情願地鑽出被窩,幫她翻找:「在哪兒?找不到……哎,我的呢,我自己的呢?喂喂喂,大家都給我起來,幫我們找找!」同宿舍的同學紛紛鑽出被窩,可尋找的結果使大家又一次驚叫起來——蔡燕和肖紅的毛衣,一共五件,整整齊齊曡在曹小玲的牀裡邊! 這時同學們眼睛都盯著曹小玲,曹小玲急得要哭了:「這不是有人存心要害我嗎?」 等拿孩子們七手八腳穿戴完畢、洗漱幹淨來到教室時,教室裡又已發生過一件不太新鮮的故事:剛裝好的玻璃打碎在地,蔡燕和肖紅的軟皮本第二次「跑」到了曹小玲的抽屜裡。 這下班長可不樂意了,板著臉,目光在與蔡燕、肖紅、曹小玲三人同宿舍的女生們臉上掃視兩遍,用神探一般的口吻說道:「問題出在你們當中的一個人身上。」 班長的判斷是絕對正確的,那麼,這個人又是誰呢? 這天夜裡,女孩子們約定,一夜不睡,也得把事情搞個水落石出。但說歸說,做歸做?初三的學習太緊張了,又是冬天,一進暖和的被窩,差不多都只堅持了半小時不到,Medilase 新一代hifu RF射頻 最新租務成交就睡過去了。但只有林英一直睜著眼,她不甘心讓好朋友曹小玲受冤屈。 冬夜很寂靜,宿舍裡只有女孩於們輕輕的鼻息聲此起彼伏。林英有點害怕,不過這樣倒好,瞌睡被趕得無影無蹤了。抬頭看看對面,蔡燕和肖紅熬不過,早已睡得爛熟。「哼,看我明天不訓你們!」林英正在這麼想,睡在腳頭的曹小玲卻動了起來。 林英感到她坐起來了,不覺奇怪:「她是不是要小便?」耳邊聽她塞塞宰宰一陣作嚮,忍不住抬頭一看,曹小玲已穿得整整齊齊,對她根本不看一眼,一掀被子下了牀,往門邊走去。 林英正想喊她,卻被看到的景象嚇住了:曹小玲走路的樣子很奇怪,輕盈盈、虛飄飄的,像精靈一樣一跳一跳。林英剎時被自己的想法嚇壞了:「奶奶說,只有鬼走路才會一跳一跳的,小玲難道是被鬼迷住了?」林英嚇得手腳冰涼,心也「撲咚撲咚」地要跳出來。 曹小玲早巳出了門,林英還怔在那兒。林英被好奇心驅動了,按掐不住,咬咬牙,披了件衣服下了牀,開門出來。寒風直透過衣衫,冷得她打抖;她摸黑走了兩排房子,終於看見曹小玲精靈一般地在前邊飄動,轉過牆角,向教室方向走去。林英的冷汗被風吹幹了,心裡也鎮定多了,她站在那兒,靜靜等候。 「啪啦」一聲脆嚮,在寂靜的夜裡尤為嚮亮,是教室後門邊的玻璃被打碎了。林英的心往下一沉,立即轉身回宿舍,鑽到了牀上。被窩裡熱氣還在,她瑟瑟抖動的身體漸漸安靜下來。 過了一會兒,門嚮了,曹小玲回到了宿舍。林英從被窩的間隙偷眼看去,見她目光直直的,一跳一跳走到蔡燕和肖紅牀邊,伸手從牀上把毛衣一件件全拉出來,轉身全堆在自己牀上…… 終於,曹小玲忙完了一切,上了牀,脫衣睡覺。林英卻睜著眼睛,驚得一夜沒睡著。 第二天一早,林英就把這一切告訴了班主任。班主任聽了,神情嚴肅地對林英說:「誰也別告訴,中午我們抽空討論一下,該怎麼個處理。」 好不容易到了中午,班主任、班長、團小組長「小天才」、林英四個人在空蕩蕩的辦公室開會。 班主任讓林英介紹了情況。小天才胸有成竹地說;「我知道,這叫夢游。」班主任說:「小玲家境是不是不太好?我看她性格有點孤獨。」林英點點頭:「這次要買寫觀察日記的本子,我買了本小作文本,—蔡燕和肖紅買了四塊五毛錢的軟皮本,小玲只自己訂了一本白紙本。她當時很喜歡那種軟皮本,說漂亮,紙也好,拿在手裡真舒服……」班主任點頭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小玲並不是想占有人家的本子,只是她太喜歡了……」 班長皺著眉頭想了一陣,微笑著說:「我倒有個主意。」他把建議如此這般一說,大家齊聲叫好。 下午,活動課上,三(1)班搞了個有聲有色的班會。文藝演出近尾聲時,主持人小天才宣布:「最後一個節目,抽簽選出本次活動的幸運觀眾。因獎品有限,只選一名。下面,我先抽出抽簽人號碼,再由抽簽人抽出幸運觀眾的號碼。」他徽閉著眼,口中念叨著;「天靈靈,地靈靈……」同學們轟然大笑。小天才的手火中取栗般誇張地一縮,抽出了紙簽,迫不及待地打開一看:「啊哈!老天有眼,我已抽出最佳抽簽人,七號,我們公正的班長。」 掌聲中班長穩步上臺,慢條斯理地搖簽筒,伸手取出一張紙簽,送給小天才,鞠了一躬,下臺。小天才急吼吼打開,一臉笑容道,「是個女生。我有個小小請求,請該女士先為我們表演一個節目,然後接收我們的禮物,好不好?」 「好!」 「三十一號,三十一號J我們的曹小玲同學。」 曹小玲驚喜萬分,紅著臉上了臺,對同學們鞠了一躬,輕輕唱了一曲《好人一生平安》,掌聲雷動。小天才說:「美妙美妙,剛好值這麼多獎品。」他從講桌裡捧出獎品,「四本筆記簿,四季平安;八張音樂卡,八面來風……」曹小玲捧著這一小堆獎品,歡天喜地落了座。 這天晚上,林英對曹小玲說:「小玲,睡的時候把音樂賀卡打開,讓音樂陪伴我們。」曹小玲遲疑了一下:「那,會不會影嚮同學休息?」怎麼會呢?這麼輕柔的音樂,誰不喜歡?」我們喜歡!」肖紅、蔡燕兩個說。「我們喜歡!」其餘的人也齊聲贊同。 於是,《鈴兒嚮叮當》的樂聲像淙淙清泉,流過眾人心頭。大家都屏息傾聽,靜心欣賞,臉上洋溢著溫柔的笑意。林英又說:「半夜裡也不準關了。」她伸手取來兩張音樂卡,「幹脆我做半個主人吧。你忘了放,由我接著。同學們學習都很緊張,有音樂相伴,會睡得很好的。」曹小玲同意了。 女孩子們又談了一會知心話,就一個一個入睡了。曹小玲也睡著了。林英沒有睡,她在欣賞音樂。黑暗中,悠揚的樂聲一遍又一遍在房間回嚮,在女孩子們花一樣美麗的夢鄉裡蕩漾。 這一夜,甚麼故事也沒有發生。從此以後,那樣的故事再也沒發生……

ジャンル:
ウェブログ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 疼痛也是財富   | トップ | 龍三公主報恩獻神眼珠 »

コメントを投稿


コメント利用規約に同意の上コメント投稿を行ってください。

数字4桁を入力し、投稿ボタンを押してください。

あわせて読む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ing-URL
  • 30日以上前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送信元の記事内容が半角英数のみ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このブログへのリンクがない記事から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ブログ管理者のみ、編集画面で設定の変更が可能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