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eball revenge

A bird with a beautiful smile

作弊祕訣

2016-10-13 15:07:40 | 日記

作弊祕訣

瞿小秋之所以和吳福成為一對鐵哥們,是因為吳福的老爸是廠長,而瞿小秋的老爸在吳福的老爸開的工廠裡當工人。當時,瞿小秋的老爸下崗後,整天愁眉苦臉,找不到工作。是兒子瞿小秋通過吳福的關系,才使老爸重新有了一個飯碗。所以,瞿小秋對吳福感恩不盡,從此發展對吳福言聽計從,成了吳福的一個影子。 當然,吳福也不是省油的燈,他之所以願意幫助瞿小秋,是因為看中了瞿小秋的領先全班的學習成績。瞿小秋讀書勤奮刻苦,門門功課都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吳福要求瞿小秋在學習「幫助」他。不過,吳福要的幫助兩字是該打引號的,他所希望的幫助,是要求瞿小秋在沒完沒了的測驗考試中作弊,把他的答案讓他抄襲。分分分,學生的命根,考考考,老師的法寶。已是初二的吳福,自是深諳個中利弊關系的。 俗語說,借來的媳婦焐不熱腳。半個學期下來,吳福不但對作弊產生了一種強烈的依賴性,更嚴重的是,他由此變成了Medilase 新一代hifu RF射頻 最新租務成交一個沒有真才實學的繡花枕頭,作為鐵哥們,瞿小秋看在眼裡,急在心頭,他認定自己這不是在幫助他,而是在損害他。為此,瞿小秋想不再向吳福提供作弊的機會。 然而,這僅是瞿小秋的一廂情願。 因為現在作弊已成為吳福的一根須臾難離的拐杖,離開同座的瞿小秋,他簡直一個字也寫不下去了。好幾次,瞿小秋想從正面開導吳福,勸他別再掩耳盜鈴自欺欺人了,然而,一看到吳福那副理直氣壯的神情,他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瞿小秋知道吳福的自私勁與火爆脾氣,萬一直截了當地拒絕他,肯定會惹惱了吳福,而一旦吳福生氣了,那麼,他倆之間多年的鐵哥們關系就算玩完了,而一旦鐵哥們關系破裂了,那麼,吳廠長很可能全請他老爸另謀高就,而老爸一旦...... 想到這裡,瞿小秋簡直不敢往下想了。 但是,良知又一次次提醒瞿小秋:再不能這樣下去了,你不能再這樣變相地害他了,你若真的把吳福當成鐵哥們話,你必須懸崖勒馬,從實處幫助吳福。 瞿小秋活了十幾歲,平生頭一次切實感受到做人難、難做人這句老話中所包含的真諦,他感到自己似被逼到了一條十字路口,迷路了。 有道是天無絕人之路,這一逼,就讓瞿小秋給逼出了一個辦法。在新學期開學的第一天,他推說自己的視力明顯下降,一再向老班哭訴。班主任信以為真,把他調到前排就座,這一來,頓時就把瞿小秋與吳福給遠遠地分了開來。 吳福措手不及,傻了眼,他首先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是,從此他再不能在小秋的幫助下作弊了。他找到小秋,劈頭就說:「完了,完了,這下可全完了。」小秋故作糊塗:「完甚麼呀,不坐在一起,我們仍是鐵哥們嘛。」吳福一指頭戳在小秋的腦門上:「笨,我是說我恐怕在考試上,再也得不到你的幫助了!」 瞿小秋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隨即露出一副苦瓜臉:「我也沒有辦法,誰讓我的眼睛這麼不爭氣呢?」說到這裡,他因勢利導道,「不過,哥們別著急,只要平時裡我多多輔導你,也一樣的。」 「一樣個屁!」吳福狠狠跺了跺腳,「我才沒那份耐心整天做那書獃子呢。」吳福一言道破天機,聽得瞿小秋傻了眼,但心裡卻有一種如釋重負的輕松感。 不過,別看吳福在學習上不肯下功夫,在旁門左道上卻是心眼不少。語文摸底測驗的前一天,他興沖沖找到瞿小秋,神祕地說:「小秋,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我有祕訣了。」「甚麼祕訣?」「作弊的祕訣唄!」「我倆一個在前,一個在後,還能作弊?」「有!它是我冥思苦索獨家發明的作弊祕訣。」「說來......聽聽。」 於是,吳福如此這般,把他發明創造的作弊祕訣向鐵哥們全盤托了出來。說來,這吳福的祕訣也真夠絕的了,他竟想出了讓瞿小秋以手指暗示法,來協助他作弊:試卷中大都有選擇題與判斷題兩大類,遇到這兩大類,其暗號分別是摸耳朵與捋頭髮,而對於下面的具體題目,則接著分別以手指作暗示,例如第一題,則先豎起一根手指,然後緊接著分別以大拇指與小拇指作為對與錯、是與否的區別,大拇指代表「對」與「是」,小拇指代表「錯」與「否」。坐在後排的吳福只要根據前面小秋出示的暗號,往下填答案。 吳福這一招夠絕的了,非但可以遠距離進行作弊,而且還可以當著老師的面進行,並做到神不知鬼不覺!瞿小秋萬萬沒料到吳福居然別出心裁地想出這一招,一時他傻怔在那裡。 「你答應不答應?配合不配合?哥們,你倒是說話呀!」吳福兩眼緊盯住瞿小秋,步步緊逼。 瞿小秋的心都亂了套了,慌亂中,他竟含糊地點了點頭。吳福見哥們點頭了,猛地抱住瞿小秋,高興地說道:「走,我請你吃肯德基去!」 這一夜,瞿小秋失眠了,他躺在牀上,翻來複去合不上眼,他分明感到自己又被人逼到了一座懸崖邊。答應吧?是繼續在加害他;不答應吧?無疑意味著他倆的哥們關系到此為止了。怎麼辦?怎麼辦?瞿小秋苦苦思索著。他設計了幾種既不顯山露水地傷害了他倆關系、又婉轉地拒絕他的好辦法。 一種是大智若愚法:即裝作自己也考不出來,不向吳福發暗號,然後拖到下課鈴嚮,最後一個交考卷?但不行:此法太露骨,有涉明顯拒絕對方之嫌;一種是詐癡不癲法:即故意攪亂暗示的手勢,把對的說成錯的,把是說成否,讓吳福上當。吳福上當後,就會以後也不相信他的暗示,從此改邪歸正?但也不行,此法太蹩腳,弄不好反使吳福為此記恨他;最後一種,是沒有辦法的辦法,那就是請求校方給他調班級,把他和吳福徹底地分開來?這可更不行,一則自己沒理由申請調動班級,二是仍會使吳福對他此舉產生懷疑...... 左思右想,瞿小秋不得要領,煩惱與困惑,使他輾轉反側,深深痛苦。眼見窗欞外已露出了魚肚白,他還沒想出一個完美的方法來。正這時,早起晨練的老外公出現在窗外,把瞿小秋嚇了一跳,仿佛隔牆有耳,把他的滿腹心事都探知去了。就這時,一道靈感的火花從他心頭掠過,照亮了他心海上空,他竟激動地來個鯉魚打挺,跳了起來。 第二天下午放學後,瞿小秋找到吳福,把他約到校園裡的銀杏樹林中。在一塊假山前,他站定了:「哥們,明天就是摸底測驗了,昨天你跟我說的作弊祕訣,真複雜,我沒記住。現在你再給我說一遍。」 吳福感動地捶了小秋一拳:「夠哥們!」接著,他見四下沒人,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的祕訣向小秋重複了一遍。小秋還有不清楚處,他又不厭其煩地重複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瞿小秋徹底弄明白。 正當吳福眉飛色舞、滔滔不絕、一遍又一遍地向對方炫燿自己的作弊祕訣時,突然,假山後發出一聲咳嗽,轉出一個人。 這人不是別人,就是他們的班長王美娟!但見王班長手捧一本英漢大詞典,戴著一副厚厚的近視眼鏡,然後似笑非笑地沖他倆點了點頭,這才三步一回頭地離他們而去。 「壞了!」吳福的臉色都變了,重重跺了下腳,「我倆剛才說的話,八成都被這個姦細聽了去!」 「可不,看樣子,她在假山後躲了半天了呢。」瞿小秋愁眉苦臉地補充道。 「要是她向老班......」吳福憂心忡忡地不敢說下去了...... 果不出吳福和瞿小秋的所料,吳班長又一次充當了「姦細」,向班主任告了密。因為第二天英語摸底測驗課,老班還沒發考卷,就大聲向全班宣布道:「據可靠情報,為對付測驗考試,有圖謀不規的同學竟發明創造了手勢暗示法,試圖在現場作弊。為此,我警告這個自以為聰明的同學,立即打消你這種餿主意,做個循規蹈距的老實人,要不,只要我一發現膽敢亂說亂動者,別怪我......」 班主任說這些話時,兩眼卻看著坐在前排的瞿小秋。 看得心懷鬼胎的瞿小秋如坐針氈,背如芒刺。 無需贅言,這堂測驗課,瞿小秋是規規矩矩、老老實實,連眼睛也沒敢抬一下。 下課後,吳福垂頭喪氣地走到小秋面前,無力地搖了搖頭,咬牙道:「完了,我苦心發明的祕訣,都完了!昨天,我就料到這姦細要向老班告密的!」 瞿小秋更是一副有苦難言的哭相:「就是就是,老班已像警察捉偷似的死死盯住了我,誰還再敢刀口上舔血呢?」 「嘿!」吳福懊悔不迭,抱頭蹲在地下。 小秋也蹲下身,望定吳福,堅決地說道:「哥們別愁,有我呢。從今起,我每天陪你一起下死功夫,我們暗著不行,明著使勁,不怕你的學習成績上不去!」 事到如今,逼上梁山,吳福面前只有這麼一條路了,他無奈地點了點頭。 往下的故事就不展開了,反正,後來吳福在鐵哥們的真正幫助下,他的學業確實有了長進,學習的態度也端正了,成績也明顯提高了。中學畢業時,他竟和瞿小秋一起,雙雙考上了重點高中。 但有一個祕密卻須在這裡透露的,就是當時瞿小秋約吳福來到銀杏林、請他複述作弊祕訣、不慎被人隔牆有耳全部洩密、並受到班主任嚴肅警告的事情,卻是瞿小秋暗中向班主任匯報後,在班主任的巧妙配合下,共同上演的一出「戲」。瞿小秋為這出戲取名為「打草驚蛇」。事到如今,吳福都是大學一年級的學生了,他還蒙在鼓裡呢。

ジャンル:
ウェブログ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 處處留心皆學問   | トップ | 八仙過海 各顯神通 »

コメントを投稿


コメント利用規約に同意の上コメント投稿を行ってください。

数字4桁を入力し、投稿ボタンを押してください。

あわせて読む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ing-URL
  • 30日以上前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送信元の記事内容が半角英数のみ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このブログへのリンクがない記事から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ブログ管理者のみ、編集画面で設定の変更が可能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