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写真付きで日記や趣味を書くならgooブログ

不是告狀,勝似告狀  

2016-10-18 14:31:04 | 日記

不是告狀,勝似告狀  

 好歹鄂板板也是副經理,咱領導。對直接領導的操作有疑問,你得多去溝通溝通,說清楚啊!弄丟人家到嘴的肥肉事小,嘩啦就捅到領導的領導那裡,那才事大!   周一。裊裊我下了公交,腦子還是一團漿糊時,剛一進門,一個陌生面孔就從對面的空座位上噌的一聲站起來,底氣十足地介紹自己:「你好,我叫鄂德利!」   一身板直板直的西裝,西褲線直得跟刀鋒一樣。襯衫領子一路扣上喉嚨,下面硬挺挺拴著個領帶,臉上掛著一個標準化的微笑,這人是賣保險的吧?   我應酬式笑笑,哦了兩聲,開電腦一看,馬上就要開早會了,趕緊三口並作一口把早餐吃完。   「這是我們部門的新同事,鄂德利副經理。以後他會負責各項目的具體統籌跟進,細節的問題都可以找他拍板啦。」趙老師正式介紹了這位西裝男。   「大家好,我這人嘴比較笨,以後請各位同事多多包涵!」西裝男再次噌的一聲站起來,憨憨笑著對大家說。他頭轉到我這邊時還輕輕點了一下,似乎絲毫沒有在意我剛才的「不敬」。   我和鄭悅對視了一眼,傳遞的摩斯密碼大意為——看上去挺厚道。   過了兩天,鄂德利的「花名」已經同事中廣為流傳了:鄂板板。一來,那兩條直直的西褲線已成為他的獨有標志;二來,他對所有人的態度也一樣,保持千年不變的微笑,有點「僵硬」,反應慢半拍那種。   不是告狀,勝似告狀有了這位據說經驗豐富的副經理,趙老師自然輕松不少,出差前把手頭的一個大項目交給他統籌。當然,趙老師臨走前也沒忘開會讓鄂板板熟悉一下眾人的工作布置,我自然還是照例負責對接媒體。   「鄂經理,這是我做的初步宣傳方案,需要邀請的媒體都列出來了,你先看看有哪些需要調整的。」每次叫「鄂經理」這三個字時我總有點舌頭打結,老怕一緊張叫成鄂板板甚麼的。   「嗯。」板板眯著眼,使勁盯著電腦上的方案。本來我還挺有信心的,結果看他幾分鐘沒動,屏幕都快被他盯穿了Medilase 膠原蛋白 水光槍 激光脫毛 Vertical Green 租務成交 ,心裡直犯嘀咕:不會出啥紕漏了吧?   「沒問題。裊裊,你工作很細致嘛!」又是一臉板式微笑。   「哦……沒問題的話,我準備明天開始聯絡這些媒體了哦。」   「不用,方案給到我就行了。」 經過幾分鐘無資訊交流,突然聽到這麼一句,我腦子一下子處理不了……呃,看來新領導作風有些不同,那我回去等著領導答複吧。   三天過去了,板板卻再沒找我。   眼見時間越來越緊,我終於忍不住了,小心翼翼地問起他。   「哦,你說媒體?沒事,不用你跟了。」板板從噼裡啪啦的敲鍵盤聲中抬起頭,胸有成竹地循例微笑。我想繼續問清楚,但他不停地發郵件接電話,看起來實在很忙,也沒跟我解釋啥,隨便兩句就把我打發掉了。   難道是我甚麼地方沒做好,為啥不讓我跟了呀?平時這塊工作都是由我負責的,公司也沒別人熟這塊,板板這麼忙,萬一有甚麼疏漏咋辦?如果是整個宣傳計劃取消,那又何必讓我出方案呢?不知道趙老師了不了解情況呢,萬一回來怪我沒做好咋辦?   我這腦子正快死機的時候,趙老師正好來電話了。讓我發個資料後,她循例隨口問起項目進展情況。   「別的都很順利,就是宣傳這邊,我不太明白……」想不明白就是問題,出現問題就要請教領導的嘛,不恥下問是菜鳥提升的最佳途徑,裊裊我一向的做事風格都是如此。   「哦?有這回事!」趙老師的口氣似乎有點生氣,「等我明天回來再說!」   掛了電話,我的心就定了。趙老師說話從不繞圈,處理事情幹淨利落,有啥問題都不怕。   「鄂德利,你拿著裊裊這份宣傳計劃,讓另一家公司負責執行嗎?」一開會,趙老師非常氣憤地質問鄂板板,在場的人都傻眼了。   「趙經理您先聽我解釋……」鄂板板好生慌張,腿在桌子下面直晃蕩,刀片一樣的西褲線被甩得特別淩亂。   「不用說了!我在上次會議裡說得非常清楚,宣傳由我們自己負責,費用也不會委托第三方公司支付,你讓裊裊出詳細宣傳方案,然後私自外包給其他公司做,這種行為是嚴重違規!馬上讓那家公司停止宣傳的所有事情,如果由此產生了費用的話,你自己負責!這一次口頭警告,我希望沒有下一次了!」   我的天神啊……原來鄂板板不讓我跟宣傳是這個原因!我偷看了他一眼,滿頭的黑線,一根根比西褲線還直。   散會出來,鄭悅拿筆記本戳我後脊背,一臉調戲的表情。   「幹嘛啊你!難受著呢!」一想著被鄂板板利用就心煩。   「你也知道戳脊梁骨難受啊……」   「啥意思?明說!」   「好歹鄂板板也是副經理,咱領導。對直接領導的操作有疑問,你得多去溝通溝通,說清楚啊!弄丟人家到嘴的肥肉事小,嘩啦就捅到領導的領導那裡,那才事大!」   「冤死我了!剛好趙老師打電話來問項目情況,那我肯定得一五一十交待清楚,趙老師不是讓咱發現有啥問題就明說嗎?我說的都是實情,不添油沒加醋,更不可能是想告狀啊!天地良心啊!」一聽鄭悅這麼說,裊裊的腦子又燒了。   「沒辦法。反正你這禍是闖定了。別管甚麼良心不良心,板板一定認為你是故意打小報告的。你以後啊,想法子挽救挽救形象吧……」鄭悅一副醫生見著死人的表情,一路搖著頭走了。   我這個笨鳥喲,怎麼就這樣給自己埋了一顆不定時炸彈……

ジャンル:
ウェブログ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 陳大娘與樺樹精的故事 | トップ | 班長快跑   »

コメントを投稿


コメント利用規約に同意の上コメント投稿を行ってください。

数字4桁を入力し、投稿ボタンを押してください。

あわせて読む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ing-URL
  • 30日以上前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送信元の記事内容が半角英数のみ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このブログへのリンクがない記事からのトラックバックは受け取らないよう設定されております。
  • ※ブログ管理者のみ、編集画面で設定の変更が可能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