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香部落格

充実した生活が楽しみ

釀一壺清酒

2013-03-22 12:40:37 | 日記


常常,我都會有一種走出去的沖動。不為逃避什麼,也不為了排遣心中的鬱悶;相反,我只是想把自己那種小小的幸福告訴給山風。

雨後的四月,空氣濕潤,陽光軟軟的。風兒如一位嫻靜少言的少女,輕悄悄的從身邊走過,竟然沒有留下一絲的網上推廣
痕跡。我們一行六人,幾代面包,幾瓶水,幾斤黃橙,去小頂山。

車子行駛在兩旁栽滿了垂柳的103省道上,心兒猶如依依的楊柳那樣隨風蕩漾。情緒正在為楊柳牽絆,有奪目的油菜花在眼前一閃而過。啊,那裏潔白如雪的可是一片梨花?那粉色的呢,我分明看到了它嬌羞的模樣呀!一種不能細看其色,近聞其香的遺憾在心底油然升起。見我驚呼,同伴笑道:不如你就從這裏下車吧。我白了他一眼,心中暗想,如果稍近,我一定會徒步來走這樣一段色彩繽紛的storage system旅程。

車子行至山腳下,早有純樸的山民來打招呼,於是泊了車,我們向著面前的這座山走去。

來了,我終於來了。你挺拔在我的眼前,滿眼含笑。風笑了,雲笑了,迎春花笑了,我也笑了。

你知道我急急的趕來是為了赴我們這一場十萬年或百萬年的邀約嗎?夢裏,是你深情的企盼,夢外,有我深情的向往。不為別的,只為你的Ada Choi and 詩妙健深邃,你的淡泊,你的寧靜,你的悠然,還有你善解人意般的無言。

你說知道我會來這裏,你洗淨了晴空,染了山崖,叫醒了山間的迎春花,那熙熙攘攘的人群你更說是來讓他們作陪的。好一場繁華,我醉倒在你的盛情之下,笑傻了。小丁山,我喜歡的你全都知道,你不是我的知己,那又是什麼呢?

同伴們似乎在進行著一場登山比賽,聽不見了他們的談笑聲,只看見他們彼此趕超的身影。我穿了旅遊鞋出來,當然可以和他們一比高下,只是我不會那樣去做的。放慢腳步,停下身形,我想把你看盡我的眼底。

這裏的空氣很浪漫,深深的吸上那麼一大口,是那種野草和山花的芬芳混合的味道;山間的小花雖然我連它們的名字都叫不上,可是它們依然美麗著我的視線;迎春花盡情的綻放著,她以自己的case for samsung galaxy絢麗和芬芳熱情地招呼著自己遠道而來的朋友;不時走過的陌生人,臉上是那種走出俗世的欣喜,擺脫困擾的悠然。

動聽的歌聲也時不時地在身邊響起,這是從人們手機裏傳出來的。每每聽到那些歡快的旋律,我的心中總是禁不住蕩起幸福的漣漪。我喜歡聽路人那種很隨意的談話,也會禁不住抬眼看看從身邊走過的這個人,甚至會猜一猜生活中的他可能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生活狀況。常常我會為自己的這種可笑的旅行社舉動嘲笑自己,好像很傻的樣子,不是嗎?

一只嬌俏的小鳥幾起幾落後站在了我歇腳的那塊青石板上,它沒有驚慌,而是悠閑地看著我。我不禁啞然失笑:你好大的膽子。“喂”我 叫住了這只鳥,愉快地問它:“你是不是一只逃學的鳥”?只見它頭也不回地展翅飛去。“哈哈”,我這次笑的更是手舞足蹈。看來它真是一只逃學的鳥嘍,不然它為什麼急急地逃跑呢?直到那只鳥消逝的無影無蹤,我才收回了視線。還好,青山還在,歲月還在,它們沒有被它帶走。我的心情是寧靜,好像還帶有點激動。

路上,有時似有煙繚霧繞。峰回路轉之時,時而是左眼讀草,右眼閱人;時而是左眼披覽一個個的人,時而是右眼圈點一顆顆的草。此時無論是眼中亦或心中,除了那山巒,那碧空,幾乎什麼都沒有了。

迎春花不是開的漫山遍野,但也足可以裝點我的視野。不少人從山上下來時懷中抱有大束的迎春花,我羨慕地看著他們從身邊走過。於是,我也很想去采一束回來。也許采花的這個過程就是一種情趣,更不用說把它帶回家插進花瓶時的滿足。我猶豫著,抉擇著。最終還是沒有去,因為我明白了,我來這裏就是為了看到大山的美麗,而迎春花就是它的Pretty renew旺角美麗。

走在通往山巔的路上,我邀麗日,邀白雲,邀偶過的一只小鳥與我同行。

不知怎麼我突發奇想,可否取一縷陽光,一朵白雲,一片山色,一抹微笑,一份閑情,勾兌這微微潤濕的空氣,用歲月發酵,釀成一壺清酒。經年之後,在滿天星鬥之下,用月光溫了那壺清酒來,慢慢品嘗,那該是怎樣的酒香呢?

ジャンル:
ウェブログ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 在路上,我在努力的前行 | トップ | 癡情成殤,僅求毋忘 »
最近の画像もっと見る

コメントを投稿

日記」カテゴリの最新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