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の炎

原発の問題・世界の出来事・本・映画

薄煕来続報−谷俊山の更迭

2012年04月18日 13時16分31秒 | アジア
 一つ前のブログに紹介したように、薄煕来の更迭に関連して、西南方面の軍に、共産党中央軍事委員会の調査が入っているといわれる。

 これは薄煕来が成都軍区を中心に軍を買収していたことに関連していたといううわさに関連している可能性がある―http://business.nikkeibp.co.jp/article/report/20120404/230557/?P=1


 以下この点に関連して更迭された可能性がある、谷俊山・総後勤部副部長に関する以下のブログを転載する。
 
 なお谷を更迭した劉源は劉少奇の子息。

「十八大前夕,中共红二代,官二代乐此不疲上台表演,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上将刘源在军界上演反腐一幕,后勤部副部长中将谷俊山应声落马,正引发舆论的密切关注,北京作家鲁直人对此进行深度报道。


2012年1月27日,龙年正月初五,民间也称“破五”,在京城的一片爆竹声中,一个爆炸性新闻从中共军方高层迅速传来,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勤部副部长、中将谷俊山因违纪被免职,正在接受调查。这也是中共军方近年来,因腐败问题被撤职的又一个高级别的现役军人。值得关注的是,谷俊山被撤职恰恰发生在中共十八大年的新年伊始,而谷俊山本人二十天前还与中国武装警察部队司令员、身披上将军衔的河南老乡吴双战一起参加河南濮阳市在北京五洲大酒店召开的家乡茶话会,并现场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没料到龙年刚至,就被撤职查办。

刘源反腐讲话是前奏曲

而此次突出辣手、铲除总后勤部这个贪污腐败大蠹的,正是接任总后勤部政委整一年的上将刘源。春节前夕,网上广为流传刘源对六百名将领进行的一次新春讲话,可谓悲壮激越,慷慨激昂。解放军总后勤部直接经手土地、住房、财务、物质等项目,是军方利益丰厚、油水最大的一个机构。刘源讲话中直接告诉高级将领们,在他主管的部门中,腐败“非常严重”、“随处可见”、“触手可及”。 “这已经涉及到共产党和解放军的生死存亡,我宁死也不会放手。”刘源说,腐败在军队中已经如此根深蒂固,广为蔓延,要坚决铲除,不达目的,死不罢休。另据一名了解本次讲话的知情人透露,刘源还说:“无论一个人的职位有多高,后台有多硬,我都不会善罢甘休。”刘源甚至说出了:“我即使丢官也要与腐败斗争到底”这样的话与这样的悲情与决心,堪与朱镕基当年要为贪官准备一百口棺材、里面有自己的一口相比。

刘源言出刀举,矛头所指,就是在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任总后勤部副部长的谷俊山。按理说,动一个民愤极大、贪腐明显的军中败类,应是军中反腐败的应有之义。可拿下这个谷俊山绝非易事,牵一发而动全身。有说,得过谷俊山好处并成为他保护伞的,是军委一名大佬。加上作为军委主席的胡锦涛的政治生涯已经开始倒计时,十八大前只想着平稳过渡交班,不想招惹过多的麻烦。再之,中国的腐败,已经到了千疮百孔、无以复加的地步,部队的贪腐行为,更是令人触目惊心,反不胜反。

大年初三晚间八点时十二分,新浪微博发出前总书记胡耀邦的长子胡平一个反腐帖子:“我们所有的媒体都充满谎言!没有一句真话,到处吹嘘歌功颂,我们的官员96%都贪污包二奶,这样搞很危险。我们欠人民的已太多!不要总是拿人民当傻瓜!奉劝一些人不要过于迷恋权力,卡扎菲满脸鲜血被打死还沥沥在目……人民不跟我们玩了,我们就玩完了!”据悉,胡平的新浪微博都是他人替他经营的,是否是胡平的原意难以查实,如果胡平不辟谣就说明胡平本人也赞同,中共腐败确实到了被人民抛弃的关头。

刘源发表反腐誓言之后,刘源挚友、主张重新回到新民主主义阶段的张木生在私下里也屡屡提到谷俊山问题:闹不懂这样一个腐败分子为什么就不能绳之以法,谷俊山不除,军无正气,国将不国。这位据称是中共第五代智囊人物的张木生此前接受大陆“共识网”采访时,居然说出了“中国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了。”危险到了什么程度呢?他悲观地说:“再有一年多就该交班了,下定决心,排除万难,绝不作为。我们现在是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也是针对胡锦涛的安于守成、平稳过渡政治态度的公开批评。

谁是谷俊山的后台?

春节前刘源在军中进行的“反腐”明志,在部队高层掀起一场波澜。军中的政治气氛,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十分敏感诡异。

元旦之后,也就是在一月十日到十五日前后,中共的军队一些高级将领突然一反常态地纷纷出来亮相讲话。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在武警北京总队海军装备研究院讲话:“要坚决维护胡锦涛主席的权威。”他提出“全军和武警部队要充分认清召开党的十八大对军队提出的特殊政治要求,坚决贯彻胡主席和中央军委的决策指示。”这是徐向全军的一个喊话。弦外之音,在暗示有人在跟胡锦涛分庭抗礼、抢班夺权。

国防部长则梁光烈在北京军区国防大学强调:“确保部队的安全稳定”,并要求“深入学习贯彻胡主席国防和军队建设主题主线的重大战略思想,严密防范各类事故案件的发生,保持部队的正常秩序。”总参谋长陈炳在解放军总参谋部党委扩大会议上表示:“要牢固树立忠诚于党的坚定信念,确保政治上的坚定和思想道上的纯洁,确保部队高度稳定和集中统一。”还有一位中央军委委员、总政治部主任李继耐也公开强调:“要做好党的十八大有关军队组织的人事准备工作,坚持不懈地抓基层打基础保稳定。”

以上军中大佬的表态,几乎都是为保护既得利益集团的平安稳定来代言发声的,也就是中国近二十年来“稳定压倒一切”的传统保守主张的贯彻。中共高层深知,如真的要反腐败,谁的屁股都不干净,盘根错节,一反,党和军准乱,所以还是以确保“安全稳定”、“正常秩序”为当务之急。另外,所谓的反腐败早就成了中共领导人之间进行权力之争的有力手段,而在十八大之前,如果在军队中进行一场反腐运动很有可能会打破现有的利益平衡与政治格局。所以,深谙中共高层斗争险恶的刘源走得也是一步险棋,这也是触发他政治悲情的一个重要因素。

贪腐大蠹 军中败类

从百度搜索谷俊山简历: 一九五六年十月出生于河南濮阳,曾任总后基建营房部办公室主任、营房土地管理局局长,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副部长、二零零七年六月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全军绿化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全军房改办公室主任等职,二零零三年七月晋升为少将军衔。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二零一一年晋升为中将军衔。

一个无根无靠、无无能的河南省的平民,如何能仕途畅通、平步青云地升迁为中共军方的高级将领?据知情人透露,原来谷俊山如大陆倒台的铁道部长刘志军一样,走得都是自己女人的裙带关系,谷俊山的妻子也是军方的一个不寻常的人物。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十年前的二零零一年,同是河南人的军中巨贪王守业卸任总后基建营房部部长,谷俊山升任该部副部长;四年后,中将王守业因为情妇检举落马,获称解放军史上第一贪。谷俊山于二零零七年接任营房部部长,四年后他又在总后副部长职务上重蹈王守业的覆辙,结束了自己的政治生涯。

有所不同的是,谷俊山的贪腐比起前任王守业更是变本加厉,与时倶进。知情人爆料,抛开钱财不说,仅以住房来讲,他在寸土寸金的北京市朝阳区CBD商务区繁华地段耗资上亿元为自己营造了一个销金窟,名曰“将军府”。这个占地二十余亩的将军官邸,里面竟然有三座别墅群,铺金盖银,“白玉为堂金作马”,奢侈胜过皇家,院子里种植的几棵树,每一棵树的价值都在四十万人民币。谷俊山出事后,有大陆网友将他的“将军府”的照片发在网上,旋即被网管删除。中共也知道,每一个贪腐分子的倒掉,都是给他们“伟光正”的形象又抹上一层粪污,所以中共反腐败都要反得鬼鬼祟祟的,不敢大白于天下,更何况军队反腐?能保则保是常态。

谷俊山为什么如此肆无忌惮,不怕招人耳目,就是因为他财大气粗,长袖善舞,又精于算计,多年来四处经营,上下打点,营造了一个靠山强大、后台很硬的政治圈子,一有事情,军中大佬就会为其撑腰。当初他在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任职的时候,一直想再上层楼,时任总后勤部部长的廖锡龙就不同意。手眼通天的谷俊山居然没通过总后,直接由中央军委任命为总后副部长了,让不少人为此大跌眼镜。不仅如此,谷俊山在培植党羽亲信方面也有一套,他的一个秘书,刚及三十五岁,就被他提拔到总后某局就任正师级局长,结果引发十几个下属单位联名告状,说他任人唯亲,但因为上面罩着,后来也是不了了之。据知情人说,谷俊山胃口极大,匪夷所思,其经济问题,已经到了骇人的天文数字,王守业涉案金额过亿只属历史。。

有军委大佬作靠山,谷俊山有恃无恐,早就被自己的权势金钱热昏了头脑,根本不顾忌前任王守业的教训。他的倒台距离他出任总后勤部副部长的时间,恰好一年,在军方的舞台上又演出了一出历代贪官所走过的"眼看他建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的不归之路。

鹿死谁手难以逆料

纵观历届中共换届之际,军队的人事安排,都难以逆料。当年炙手可热的杨尚昆、杨白冰兄弟于十四大召开前夕的最后关头却意外出局就是一例。所以,刘源所讲"我即使丢官也要与腐败斗争到底。无论一个人的职位有多高,或后台有多硬,我都不会善罢罢休。"这些话不但是有所指的,也有鱼死网破、你死我活和绝地反击的双重意味。据刘源将军的紧密的支持者私下说,"刘源是敢于硬碰硬的一个人。"他已经得到了好几位高层领导和中央军委的支持,所以才敢于与那些在政治立场不稳,财务上不干净的人进行斗争。更有人乐观地说,拿下谷俊山祭刀,刘源很有可能在习近平执政时,更有作为。

十八大前夕,中共红二代,官二代乐此不疲上台表演是一道最触目的景观,太子党们将高调崛起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如近期中共主流媒体关于习近平及其父习仲勋的拔高宣传、对薄熙来创立的"重庆模式"大唱赞歌、刘源的在军中反腐杀伐果断、胡平接二连三地举行座谈会,规模越来越大,1月18日,昆仑饭店一餐就高达30万。都是太子党们联手使出一套套组合拳,为自己子承父业、全面接班来争取民心、铺垫合法性和抢夺话语权,大有天降大任于斯人、挽狂澜于既倒的架势。据说太子党们有他们自己的一个基本理念:决不能让自家先辈们创下的红色江山,毁在贪官污吏的手中了,世不我出,如苍生何!

2012年,台湾民主选举,世界瞩目。而对岸中国历史演进了几千年后,又重新轮回到了大泽乡陈胜吴广所质疑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世袭时代了。

作者:鲁直人

责编:吴雨

作者简介:鲁直人,北京作家,长期供职媒体,专注于近现代史、中共党史人物写作。在台湾出版有专集,在大陆多家媒体开设专栏。

国之声
mingjingnews.com 明鏡雜誌 於 1/30/2012 08:37:00 上午 」
ジャンル:
政治
キーワード
中央軍事委員会
コメント (0) |  トラックバック (0) |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mixiチェック
« 薄煕来続報−西南方面の軍に調査 | トップ | 日本のメディアと官僚、そして民... »
最近の画像もっと見る

コメントを投稿


コメント利用規約に同意の上コメント投稿を行ってください。

数字4桁を入力し、投稿ボタンを押してください。

あわせて読む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Ping-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