蔵書目録

明治・大正・昭和:来日舞踊家、音楽教育家、来日音楽家、音譜・楽器目録、士官教育、軍内対立、医学教育、林彪、北京之春 

『北京之春』 《北京之春》編輯部 (1979.3-6)

2012年11月16日 | 北京之春
 ○ 北京之春 THE SPRING OF PEKING 1979 1」。

        
 
 発刊詞 … 封二 〔見返しに、「発刊詞」《北京之春》編輯部 一九七九年一月八日:上左から1枚目〕

 記念周総理逝世三周年

 ・周恩来精神万歳    … 民濤
 ・周伴総理宿露天(詩) … 甲必丹
 ・総理却雪中睡 (詩) … 甲必丹
 ・我想瓢洋去日本(詩) … 甲必丹

 ・遂歩廃除官僚体制和建立巴黎公社式的民主制度(理論研究) … 呂民
 ・談談経済管理民主与政治民主 … 市房修二公司 共青団第十届中央委員 韓志偉
 ・応当重新評価少奇同志 … 斉黛
 ・九死一生重逢日 悲喜交加泪縦横 ー彭真同志抵京側記 … 本刊記者
 ・“彭大脖子”的遭遇 … 礼希
 ・実事求是的表率 ー 陳雲 … 薛希
 ・李一哲無罪! … 理応 〔2、3枚目:下は、その最初〕

 在天安門事件平反的今天、広州的李一哲問題理所当然地提到了人民的面前。
 李一哲是広州市三個青年的筆名。這三個人是李正夫、陳一陽、王希哲。他們在一九七三年底、根拠自己多年来的学習和調査研究、写了≪関于社会主義的民主与法制≫一文。(以下簡称≪民主与法制≫)一九七四年経過修改、于十一月九日在広州街頭以大字報貼出后、轟動了広州、影響
遍及全国、世界近百個国家作了詳尽的報道。這一篇基本正確的文章、得到了広州市民的賛同。但這篇文章却被宣布為“反動大字報”。〔以下省略〕

 ・并非奇跡的“奇跡” … 永存
 ・践踏(報告文学) … 延雲
 ・永遠準備接受時代的考験 北京化工学院学生“四五”談判代表 … 陳子明
 ・誰是党内大奸?(節録) … 一個知内情而受迫害的老共産党員

 民主墻詩文選

 ・建議取消対文芸作品的審査和対作者的“政審” ー 致≪文芸報≫主編馮牧同志的公開信 … 一個文芸愛好者
 ・文革小組哪去了(詩) … 懐徳
 ・北京百姓少住房(詩) … 革命市民
 ・民意 … 封三

 編後記

  《北京之春》在一、二期油印本的基礎上加以編選的鉛印本出版了。本刊歓迎理論研究、政論、文芸作品等稿件、来稿請寄:北京大学39楼105号本編輯部収。来稿一経発表、即按国家規定標準付酬。            ≪北京之春≫編輯部

 目録 〔裏表紙:4枚目〕

  1979.3.5.出版 〔三月五日は、周恩来の誕生日〕 定価:0.20元

○ 北京之春 “四五”専輯 79.4. 1979.4.2. 〔謄写版〕

            
 
 ・継続闘争 迎接光明 本刊評論員

 

 在本刊鉛本本発行后的短々幾天中、我們就収到幾百封熱情的来信。全国各地各条戦線的同志們都希望≪北京之春≫能gou長期的生存下去、在闘争中不断成長壮大。也有的同志提醒我們、民主的花朶要用鮮血来澆灌、他們担憂≪北京之春≫這株幼苗是否会遭受初春的寒冷而夭折。
 本刊鉛印第二期原訂四月初発行、但是由于政治上的種々原因、這一計画不能如願以償了。為了記念偉大的《四、五》運動三周年、我們重新●起了油印滾筒趕印了這期《北京之春》ー“四、五”特輯。
 建国卅年来、特別是経過文革十年的教訓、没有人民々主就没有社会主義“這一真理巳被越来越多的人們所認識。勇于為真理而献身的群衆、党員、幹部正在運用自己的力量去積極促進理想的実現。他們是今天、人民々主運動的先鋒和主流。
 〔以下省略〕

 記念“四五”運動専欄

 ・“四五”戦士談民主 -訪問紀要  首都“四五”戦士
 ・記念“四五”運動(詩) 童懐周
 ・向総理告別(詩)  童懐周

 “四五”回億録

 ・白花  共青団十大中央委員 原清華大学学員 周為民
 ・殷紅的血跡  霊犀

 ・難以割断的歴史  亦鳴
 ・“李一哲”訪問記  本刊特約記者 〔下は、その最初〕

 時間: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七日 
 地点:広州東湖招待所

 最近、我們採訪了李一哲的成員:李正天、陳一陽、王希哲、郭宏志等四位同志、請他們談了人們所関心的一些問題和看法。他們声明説:這些談話、有的是共同的意見、有的僅是個人的看法。
 下面就是採訪記録:
 〔以下省略〕  

 ・彭徳懐同志写給毛沢東同志的信

 ・読者来信 一首好詩的補遺 犂麗
 ・部分商品提価表  本刊編輯  
 ・忠冊申請  本刊編輯 

  本刊定価 0.30元(本刊没有募捐価)
       通訊地址:北京大学39楼105号《北京之春》編輯部

  ※ 本冊は、目次と内容・順番が異なる。

○ 北京之春 THE SPRING OF PEKING 79.6. 1979.6.17.   〔謄写版〕
 
 下は、その内容の一部である。

 ・自治民主与国家消亡学説 ー論南斯la夫自治制度的理論基礎〔上〕‥文其 (1-19頁)
 ・致彭真同志的一封信‥王立山
 ・法官与逃犯(独幕話劇)‥王克平
 
 ・文化大革命中大興県集体屠殺案  你知道嗎  〔「8.31事件」いわゆる「大興県虐殺事件」に関するもの〕

   

 一九六六年、当紅八月的浪潮席巻而来的時候、大興県有四、五百人被殺死了。 
 文化大革命開始的時候、康生的孫女張麗正在大興県黄村公社蹲点、這時有人、凭空捏造、説地富分子要爆動、張立得知這個消息後、立即命令造反派進行鎮圧、他們採取的弁法是召集地反及其子女開会、然後把這些人関進一間大房子、埋伏好的造反派使一●●上、乱棍斉下、乱刀一kan、連抱在懐里chi●的嬰児也未能幸免。 
 此事伝進北京、周総理得知後、非常関心、在傳崇碧同志親自安排下、《解放軍報》和《人民日報》派出記者、進行現場調査。
 記者一行十余人到達廬城公社新立村後、幾百人掌着棍棒守在村口、不許記者進村。記者説明来意後、村幹部把他面帯到大隊弁公室、問道、你們幹什麼来、是否給地富翻安 如果是 那你們今天可就有来無回了。這些“造反派”殺人殺直了眼。経了解、オ知道在黄村公社的影響下、這個村庄在前一天晩上殺死了五十六名地富及其子女。記者要求看現場、回答説巳全部埋在村後沙堆里了。
 在康生的孫女的策動下、四、五百個生命就這様完蛋了。這只不過是中国偉大的文化大革命中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向況這只是殺了園、五百曾有罪悪的人及び他們的子女、而那些無罪有功的人被害的又有幾千万之多呢?
 這件事一九七二年準備復査、但因牽渉到康生的孫女、最後不了了之、一些罪犯逍遥法外、一些人還昇了官。
 西班牙的異端裁判所、法国的聖巴託羅夫惨案 〔サンバルテルミの虐殺〕 、比起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左派中国、顕得温和和節制多了、因為中世紀的受害人数再多、也不会超過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因為ta傷害了一億多人。

なお、『内乱的十年 ー 北京区県文化大革命時期紀略』 中共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編  2002年11月 には、この事件の記述がある〔下は、その一部である〕。 
 
 在這股大破“四旧”、“横掃一切牛鬼蛇神”的zhuo浪沖撃下、大興県発生了厳重的“8.31”殺人事件。従8月27日至9月3日、全県有14個公社的44個大隊和直属局的4個基層単位、先後発生了乱殺“四類分子”及其家属子女事件、共殺324人。殺人事件以8月31日大辛庄公社最為厳重(110人)、因此、這次波及面広、情節厳重的殺人事件統称為“8.31”事件。事件発生後、県委書記王振元、市公安局局長劉堅夫、北京衛戍区政委張益三、市委書記馬力先後gan至有関村隊制止、cai避免了事態的進一歩悪化。

 (三)“8.31事件” 

“8.31事件”是指于1966年8月27日至9月3日発生在大興県的厳重殺人事件。“8.31事件”是這様形成的。
 1966年8月26日、当時的公安部長謝富治在北京市公安局拡大局務会上講話宣布:“過去規定的東西、不管是国家的、還是公安機関的、不要受約束。”“群衆打死人、我不賛成、但群衆対壊人恨之人骨、我們勧阻不住、就不要勉強。”“民警要站在紅衛兵一辺、跟他們取得聯系、建立感情、供給他們情況、把五類分子的情況介紹給他們。”県公安局根拠這一講話精神和市公安局“支持紅衛兵、保衛紅衛兵”的指示、局務会議決定:由治安科副科長張某負責対紅衛兵進行連系。

 “8.31事件”共殺死324人(男232人、女92人)、其中35歳以上的195人、17歳至34歳的75人、16歳以下的54人、被殺人員中、最大的80歳、最小的僅出生38天。殺死“四類分子”175人、家属子女137人、其ta12人;渉及171戸、有22戸被殺絶。
『政治』 ジャンルのランキング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ブログを書く
この記事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 『向資産階級反動路線猛烈開... | トップ | 「五十周年記念」 東京帝国... »
最近の画像もっと見る

コメントを投稿

ブログ作成者から承認されるまでコメントは反映されません。

北京之春」カテゴリの最新記事

関連するみんなの記事